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寫於台北

此文寫於台北,酒過三巡後:

(1)終於明白為什麼台灣人喜歡在名片印上近照--他們每每在一窩峰敬酒時交換卡片,如果沒有近照,一覺醒來,你不可能記得誰是誰。

(2)過去以為只有內地人才好在飯局上大口喝酒,表示熱情,原來台灣人更甚。
他們還會請樂師伴奏,使歌聲瀰漫,甚至震耳欲聾。由是一個飯局,沒有人吃東西,大家通通起身滿場飛,逐桌敬酒、寒喧,繼而高歌,以至咆哮。

(3)光憑兩岸這出奇相似的食飯喝酒文化,足可斷定若非政治上的阻撓,五年前就大三通了。
香港人一早就得靠邊站。

(4)香港人想必受英國人潛移默化得太厲害,豪邁的飲食作風早已成為我們的隱性DNA。
典型香港人的飯局是,一群人坐在昏暗的燈光中,分佈長桌兩側,小口吃著東西,手上輕晃著紅酒,輕輕啜一啜,細聲說話。全場只有刀叉杯碟相碰的聲音,偶而有人講了一個笑話,大家都要想三秒鐘才笑得出--於是用手抿著嘴,吃吃乾笑幾聲。

(5)酒酣耳熱之際,一位女士忽然在我身邊出現。她指指我的手提包說:
我們的包包是同一個牌子呢!
哎喲,我笑,真好眼光。然後我們碰杯。
手袋是女人universal的話題。
其次是男人。

(6)不久來了一位香港的女人。她扁扁嘴:你看她們穿得多戰鬥格,但我們不是沒有,只是不便宜人家而已。說罷她挺一挺胸。
“她們”指的是來自內地和台灣的女人。
“戰鬥格”指的是身上低胸/透視/窄裙/高跟鞋/魚網絲網。
而來自香港的女人,若非深色套裙,就是黑色西裝外套配長褲。就差沒結領帶。

(7)也許我們很專業、很文明、很能幹、很得體。但我們好像沒有什麼競爭力。
(係,我知,我地識講廣東話。)

(8)一直以為香港的高官最不爭氣,普通話說得有多難聽就多難聽,如何表現和內地人打交道的誠意啊?
此行才發現,澳門的比我們更不堪--禾MOON相殉,涼ON的膠樓WOOD東(我們相信,兩岸的交流活動)...
這不怪別人不把你放眼裏,是自己不爭氣。
(一比較之下,才知道香港的高官原來曾痛下苦功。)

(9)問:在台灣人的飯局中,有什麼歌是必點的?
答案:愛拼才會羸
且一定把氣氛推往高潮。

(10)席間有人要點一首廣東歌,台上歌手好不為難:不好意思,我只懂一首廣東歌。
猜猜那是什麼?
(這首歌走紅時,我想有讀者仍未出世。很令人沮喪--廣東歌曾橫掃兩岸啊。俱往矣。)

我奪門而出之際,有人拉著說一起拍照,那兒已站了一男一女。
我在千鈞一髮間摘下鼻樑上的粗黑框眼鏡,站在男人的左側。
另一個女人原來是璩美鳳
別人若看了這照片,定必納悶:這位男士的品味真難捉摸啊。

我完成“有關兩岸三小時飛行圈與香港新角色”的文章後,想想以上觀察大約更有意思,故繼續用這台慢得出奇的電腦,寫下此文。
犠牲西門汀的鴨舌,和錢櫃的卡拉OK,也值得。

1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at song should be 上海灘

Vanus said...

路過的, hi!
我也估那首歌是'上海灘'。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1. 台灣的女人可以戰鬥格得來極為溫柔。

2. 香港人本來就受英國人影響很深,很多香港人一去到大中華地區,那種隱然的小英國人影子便出來,不過沒有新加坡人這麼厲害就是。

Perennial_Loser said...

(10)可能係《上海灘》;但亦可能係《小李飛刀》或《楚留香》...

readandeat said...

很多年前去台灣公幹,台灣朋友已告訴我,台灣人吃飯會灌你酒。我甫一坐下,自以為醒目地說自己感冒。誰知還是要給對方面子,喝下半杯竹葉青﹗﹗


我估我怎樣差勁也會認出你不是璩小姐的。哈﹗

wong said...

最少這場飯局是正正經經的飯局。
如果有幸跟男同事去大陸的卡拉ok開會(當胨係消遣為主), 猜枚攬女飲到嘔, 烏煙障氣, 包你大開眼界。
** 如果覺得眼冤兼太粗鄙, 請刪掉。

加燦 said...

Made me feel like I want to go to Taiwan and experience one of these dinners. Even I am 110% sure they will drink me under the table in record time.

I find this odd and then cute (smile)
"... 一位男士拉著說一起拍照。[...]我在千鈞一髮之際摘下鼻樑上的粗黑框眼鏡 ..."

P.S. A mainland Chinese friend/classmate once told me, they won't start to trust business partners until they have been drinking together and seen each other really drunk! May be thats just an excuse to get really drunk on company's expense account. :)

icatii said...

(7)也許我們很專業、很文明、很能幹、很得體。但我們好像沒有什麼競爭力。
<--- 深表認同。別的不說, 單是最根本的男女關係,港女已沒有競爭力。

Leona said...

開估--對,是上海灘。
看來都難不到大家。

***

ANON,你說得這麼有信心,我們該不會在同一場合吧?

VANUS,既然有緣路過,以後不妨多坐坐

世澤,我懷疑中國人訥於言,不擅在飯局上應酬寒喧,故以飲酒吶喊取而代之。
講真,如果得喝的話,喝酒比想破腦袋說一些言不及義又懶好笑的話容易多了。

又,說到“內儉”,華人裏大概只有新加坡女人和香港女人不相伯仲。

PL:惜估中無獎:)

WONG,我想到四個字:酒色財氣。

(gonna go; to be continued)

孜媽 said...

何以覺得自己很明白你的感受,哦有一段時間我也要參加這樣那樣的飯局。

如果不猥瑣,如果可以讓我靜靜在一旁,其實我喜歡看別人熱鬧,咆哮也當它是高音C,但最好第二天不要見到對方。

曾經遇過很體貼的長輩,一頓飯又親切又熱鬧又開心還要不吵不雜,回到家還激動不己。

4.5.6. 確實是大部份社交的寫照,除了專業文明能幹很體(BTW,這四點我覺得好重要),SOMEHOW就是有些虛偽,我有時想,是不是像不同的土壤同一顆種子種出來的花也不一樣。

真正愛你的人,才不會介意你來自台灣香港還是大陸。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Leona,這與小時候家長們的用餐態度有關。

在香港和新加坡,家長老是要教小孩子,吃飯時靜靜吃。

我就另一種相反,我與朋友吃飯時總講過不停,忘了吃東西,這是我家每次吃飯都幾乎是一趟演說會,這不是故意,這是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民風。

但這不代表,港女沒競爭力。

Leona said...

加燦兄,我猜你說得對,以喝醉來加速彼此的信任度,大概又是另一項「具中國特色」的發明。

Hi icatii,就是嘛…香港女性是不是太獨立了?
這問題常困擾我。

孜媽,相信你也必然是一位獨當一面的能幹女性:)
在這樣的場合,有時真的很想隱形,只靜靜觀察好了。

說到「專業文明能幹得體」,我總覺得海峽兩岸數香港女性最辛苦。

Leona said...

readandeat── 「我估我怎樣差勁也會認出你不是璩小姐的」,嘩哈哈,這句是讚是彈啊?
:)

小汀 said...

哈,港女沒競爭力?誰說的?

身邊的男同事都說上海和台灣的女人,「掂」不得。

做女友時可以戰鬥格與溫柔兼備,但做老婆時男人頓成扯線公仔,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是你有很多錢,和高智商,確定不會被台灣女人和上海女人操控的話,即管墮進溫柔鄉。

港女是太獨立,即是太笨啦,不懂撒嬌。

Leona said...

小汀,你我想法真一致:我總是覺得,香港女生表面精明,裏面卻笨得要死--即你說的,太獨立了,不懂撒嬌

內地與台灣女人表面上柔情萬分,骨子裏算盤打得刮刮響

王文華曾形容:台灣的女人有氣質,內地的女人有味道
香港呢?唉,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就是笨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香港女子不是笨,而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君不見,我仍然優先考慮香港女子麼。

Agnes Tse 艾麗絲謝 said...

我以為是楚留香.... 因為當年在台灣hit到成為白事必備之歌. 當江湖人物身故"出巡"時, 一播"獨行不必相送", 當真有"湖海洗我胸襟、嬴得一身清風"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