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09

芭姐

芭姐,Barbara姐也,我舊公司一個頭頭,一個徹徹底底的時裝教母。

她是典型右腦思維/創意爆棚/天馬行空的人。
就以穿衣服作例子,芭姐就算全身穿黑,也和別人穿的不一樣。
她那一身黑,層層疊疊,深深淺淺,粗中有細,錯落有致。
別人的黑,就是黑鴉鴉一片;她的黑,是水墨畫。
不同的衣料,不同的配搭,就穿出層次豐富的黑--有些黑帶紅,有些黑偏藍--一般人看不出所以然來,看得出的也沒這膽量。
芭姐卻可以。

那年我們十多個MT裡,其中一個對時裝最感興趣的,被挑了去當芭姐的私人助理。
結果她苦不堪言--跟過藝術家型上司的大概明白,思維跳脫的老闆一點都不好應付,因為變幻才是永恆,下面的人做到氣咳。
後來芭姐想要我去跟她。

聽說她向我的「大佬」(我部門的頭頭)要人(他們算是平起平坐的),上司不允,他說,我叫糊都得靠這隻牌,不給你。

當年兩位高層的過招,內情當然不會讓我知道;是我要走的那天,人事部經理轉述的。
其實我在公司短短日子,和芭姐接觸的機會根本不多,多數都是一大群毛孩吵作一堆,而芭姐在旁微笑著作壁上觀。
豈知她那時就揀了卒。

我大佬蟬過別枝前,專門給我電郵,囑我以後有事,記得一定要找芭姐商量(別忘記:芭姐和我屬不同部門的)。
他是謹慎的人,沒說別的話。
惜當時我太笨,猜不透他「託孤」的微言大義。
大佬走了約半年,我也辭職,當時已做到意興闌珊,又無可商量的人。
到走的最後一天,芭姐才知道,她又剛巧出差在外,讓人事部說好說歹留我。
但我告訴芭姐,謂心意已定,她也不說什麼,只叫我"follow your dream"。

今天到舊公司附近工作,在路上碰見芭姐(她又是一身的黑),好不驚喜。
她說如今正在"semi-retiring",偶而教教書,中港兩邊走。
我百感交集。
大佬和芭姐,與我只是擦身而過,卻都對我有知遇之恩。
偶而想起大佬臨走前那封電郵,就會鼻子一酸。
已經不是黃毛丫頭了,在社會上跌過痛過,知道多少人在虎視耽耽,幸災樂禍,更加領悟:別人對你好,並非必然。
是以更珍惜對我有恩的人,如大佬和芭姐。

12 comments:

sherry said...

有時覺我上司和下屬是永遠的對立,不過打工生涯如能遇到好老闆真是一件美事,你學到野他還關照你提點你,真是有賺。

加燦 said...

If 芭姐 is semi-retired, why not ask her out for lunch to have a chat? You sounded like you have much to learn from her. Why not ask?

加燦 said...

P.S. I guess it is always nice to put a face to a person. It just came to me that I might find your pix on Flickr and I did. :)

Leona said...

Sherry,就是舊上司讓我知道,上司與下屬之間,不一定需要「對立」。
對他來說,你好我好,下屬能力高,他才有兵可用。
這是一流的管理人。

加燦:
呵我有沒有約芭姐飲茶,沒必要交代吧。
其次,我本人從不把任何相片放到flickr。

EL said...

Loena姐,

絕對同意, 遇上合得來有料又肯給你機會的上司是上班生涯中最大值得劏雞還神的事,我現在的上司也很好呢..

對於以前大佬的恩義,我也只有默默放在心裏,過年給他打個電話拜個年也就是了..(他只說了句咁就乖喇,之後什麼也沒說)...

Anonymous said...

Leona,
You have a good heart and personality. When someone who has a heart to do something, even that's not familiar to them at the beginning, you must have shown passion and enthusiasm to try new things. You are lucky to have great tutors and bosses around you and lead you to your direction.
Yeung

Leona said...

薯條妹妹:
好日唔見,一黎就串錯姐姐個名...不怕我生氣啊?
:)
你努力工作,做出成績,就是對以前大佬最大的報答
當然春秋二祭約出黎飲杯茶,以前大佬更加覺得你念舊,鍚多幾錢添啦

Hi Yeung,
謝謝!
我遇上的壞人與小人,其實不比遇過的恩人與好人少
只是我selectively只喜歡提後者,他們讓我感恩;而前者,不值得佔任何位置,故置之不理

是啊,好阿Q啊,呵呵

Leona said...

薯條妹妹:
好日唔見,一黎就串錯姐姐個名...不怕我生氣啊?
:)
你努力工作,做出成績,就是對以前大佬最大的報答
當然春秋二祭約出黎飲杯茶,以前大佬更加覺得你念舊,鍚多幾錢添啦

Hi Yeung,
謝謝!
我遇上的壞人與小人,其實不比遇過的恩人與好人少
只是我selectively只喜歡提後者,他們讓我感恩;而前者,不值得佔任何位置,故置之不理

是啊,好阿Q啊,呵呵

加燦 said...

抱歉,問芭姐出來吃午飯是一個建議,絕對不是要求您交代。實際上,你問不問只會影響你。

照片當然不是你自己上傳的。

J小姐 said...

LEONA,你好厲害啊!兩帥爭一將,真不是'講笑'..嘻嘻

P.S.看了你的BLOG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留言呢. 我是遙遠的J啊.

Leona said...

J,哪裏哪裏,我們只是人在江湖啊
謝謝你留言--那,你有多遙遠呢?

J小姐 said...

我們至少相隔六千多英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