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09

一篇令人流淚的文章

佩服撰寫此文的人。硬是把「行政長官不可能說髒話」這十個字的意思,以一絲不苟的認真態度,冷靜地用上八百字來詮釋。其專業精神不下於禮儀師。怎不令人動容、流淚。

相比別人寫每一個字都如此可歌可泣,能在博上隨心所欲地「X噏」的,何等痛快。

***

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只有中文)
*****************
下稿代立法會秘書處發出:

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吳文華女士今天(三月十一日)聯同翻譯及傳譯部主管黃健文先生與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會面,就編製二○○九年一月十五日行政長官答問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即議事錄)的事宜進行討論。

吳文華在會後表示,會面時與梁國雄議員一同重聽由立法會錄音系統直接收錄的當天行政長官答問會會議的現場聲帶,並向梁國雄議員講述整個編製議事錄的過程,包括解釋秘書處製備立法會議事錄的一貫方針。她說:「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是按照會議的聲音紀錄如實記錄會議過程的發言內容。」

吳文華指出,秘書處在製備當天行政長官答問會的議事錄時,負責的人員經細心聆聽後認為,行政長官在回應黃國健議員時所說的一句「我不想跟人( )噏辯論」中( )內的字,是一個近似「夠」字的陰去聲的字詞。如果在( )內代入「夠」字,該句子便變成「我不想跟人夠噏辯論」,如此構句並不符合中文文法,而且其意思亦難以理解。

在考慮多個陰去聲的可能用詞後,秘書處人員認為,如果在( )內代入「鬥」字,句子會變成「我不想跟人鬥噏辯論」,便可理解為「我不想跟人比賽爭勝胡說辯論」,可呼應「跟人」的語境,呈現出有超過一個人爭著表達意見和互相辯論的場面。

秘書處人員亦察悉社會上有意見認為行政長官當天的用語是「狗噏」,但從語意及語境而言,「狗噏」可理解為粗鄙地胡說,此語並沒有跟一人或多於一人彼此瞎扯胡謅的含義,與緊接前面的「跟人」和後面的「辯論」兩詞不相吻合。

因此,秘書處按一貫的工作方式,憑藉語意及語境來幫助判斷哪個詞語是合情理的用法,而在此情況下,「鬥噏」顯然是較佳的選擇。議事錄的草擬本因而採用了「鬥噏」,並於一月二十二日發送給行政長官及全體議員在內的與會者置評,直至徵詢意見期於一月三十日屆滿為止,秘書處沒有收到任何修改的要求。而有關的議事錄亦已於三月四日發出。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49分

5 comments:

vc said...

this is an instant classic. should be included in text books.

Anonymous said...

文過飾非. 但世上亦只有這種技能強勁的人, 才有前途.

陳大文部落 said...

她作為立法局秘書,我很理解她一定要為「老細」解畫,只在解畫的手法高低而已。

她的手法算得體了,解畫就解畫過夠吧。

其實,冷笑而論,政府可能到呢個 momemt,仍真心相信,市民係唔識有樣嘢叫『 Youtube』,認為『都只是細路哥玩玩下』才會上網。就好似好多家長覺得網上所有嘢都係鹹資訊一樣。

是但囉,反正「@@" 噏」已成為手機鈴聲,仲有埋 Disco DJ Remix 版,已經 OK 喇。

Anonymous said...

既然是立法會公開的文件, 公眾人士自可評論. 給這位秘書的薪水, 當中自然包括y這些偶發的苦差.

況且, 從整件事情來看, 錯的不是這秘書小姐, 而是曾先生.

Bernard said...

That's another one of those irregular verbs, isn'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