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3, 2009

從Amazon說起

和Truman認識多久了?兩年吧。
他因為看我寫Leon Ho而電郵給我,當時正在Amazon任程式員的他,希望在將來辭工返港創業。
我們一直保持聯絡,三週前他終於回港了。

日子改了又改,終於從密密麻麻的行程表裡擠出了一點時間,可以和他碰碰面。

「你在Amazon做什麼的?」我問。
「Personalization。」他答。
簡單說就是你在Amazon上東逛西逛,它會按照你的購買習慣和瀏覽喜好,向你作出推薦。用的是data mining的技術,當然還有不少竅訣與計算,與數學有關。

前不久我在上面買了Liar's Poker與When Genius Failed,它便向我推薦了Barbarians' at the Gate,還有Michael Lewis的新作。

「我很喜歡Amazon的推薦,出乎意料地脗合心意。但問題是:如果最終我不是從Amazon上買下某本書,它就不能以這個為基礎來推薦了?或者,給我的推薦就不準確了?」 我問。

「你可以於該書頁面剔選「I own it」(位於rating那兒),那它就可以為你記錄下來,作為personalization考慮的一部份。」Truman答。這個功能我還未用過,可以一試。

「聽起來不錯。可是我的藏書記錄以anobii上面的最齊全,如果能自動將之通通輸進Amazon上的account,使之作出更準確的推薦,不是更好嗎?」其實anobii也有推薦服務,只是似乎不及Amazon的準確。

「唔…如果雙方都有API,理論上是可行的。」他答。

「那即是行或不行?」我不知這算不算白痴問題。API是什麼我也不懂。

「如果硬要hack,也是可以的。」他開始面有難色。驀地想起,人家畢竟不是G,尚未知道我的電腦知識差到這個地步。我想我該換話題了。

「為什麼有些網站的personalization做得很好,有些卻不?為什麼Amazon的似乎格外好?」我問。

這問題Truman答得很快:「主要因為Amazon的數據夠多,此外Amazon起步較早,累積的經驗較多,比如說,知道某些係數無關痛癢,就將之從數式中剔除,增加預測的準確度。」

***

Truman數學好,很喜歡personalization的工作。我覺得他一直呆在Amazon也不錯,反正那工作適合他,似乎沒創業的必要。何況現在風高浪急,小船都想找大船靠攏,他居然跳船去?

原來他曾向上司作出一項personalization方面的建議,為此下了不少功夫,連business model都想好了,計劃得很週全。但上司想先集中火力做好本份,著他暫且放下這個side project。過了一些日子,終於放手讓他試,可惜環境一轉差,又叫他放棄。

此時Truman連prototype都弄好了,他想反正一直都有創業的想法,不如趁此豁出去,自己做。他選了深圳做落腳點。

「為什麼不是香港?」我明知故問。

原因可想而知。第一深圳的人工成本低;其二深圳的創業風氣更優;其三,Truman是海外留學生,國家對他們從事高科技創業,有政策上的優惠,包括財政與土地資助。我問,如果在政策上,香港條件與國內相似,他還會考慮香港嗎?

「要看我招了什麼人。如果我在深圳招了很好的人才,未必會搬回來;反之亦然。」看來人才才是香港長保競爭力之道。

他說深圳也只是次選,首選始終是矽谷:「可是我在美國工作用的是working permit,要創業必須等綠卡批下。」Truman在內地出生,而在美國申領綠卡的內地人成千上萬,他在彼邦唸書和工作這麼多年了,仍遙遙無期。

一般人如你我,假設面對類似的處境,反正在Amazon工作得不錯,多半會選擇邊做邊等,綠卡到手再說。但Truman急不及待了,他覺得自己已深思熟慮,不欲多等。結果他放棄的不止綠卡。

「Amazon給員工的股份,每年按表現派發。如果我未來兩三年內仍留在Amazon的話,可以額外得到的股份,約相當於港幣一百萬。」Truman說。這麼好的工作,他也不留戀了。

「你女朋友呢?」我問。

「女友暫時留在那邊…她其實是希望我拿到綠卡再說的。」Truman的聲音小了。

「這樣很可惜吧?」我問。有點同情他。

「如果這一關克服不了,將來也未必可以走下去啊。」他二十七歲,和女友一起兩年。

「家人呢?父母還支持嗎?」我再問。

Truman說從讀書到就業,父母向來給他很大自由度,而爸爸尚未退休,做一點小生意,家計大約不必他擔心。他小學畢業才從內地來港,因為不懂廣東話,被逼從四年級開始重讀,「結果一年後已考了全級第一」,自覺已浪費了不少時間。有兩個哥哥,長兄比較踏實,已婚;二哥是典型港式精英,八優會考狀元,現任大律師,在剛過去的電盈上訴案中,代表小股東。Truman這個老么,最富冒險精神。

***

Truman成立的公司叫「二木」(MeBrowse),因為他和拍檔的名字裡都有個「林」字,取名「二木」,包含了「雙木成林」的宏願。拍檔也是Amazon的同事,與Truman專長不同,日內會從美國回來與他匯合。

回港短短三週,Truman十分積極參與本地Web2.0的活動,例如WordCamp,面談過的人大概上百個。

但我的經驗是,見人不在乎多少,見什麼人才重要──Leon Ho當年回港,見的人就很精挑細選。我也是這樣。雜務太多,又懶,見人只好貴精不貴多,大部份只能在電郵裡神交一番。我向Truman推薦尹思哲。尹兄在Web2.0人脈比我廣得多(我認識的來去都是那三五個,很沒志氣),而且他是正式在Web2.0市場上廝殺的,不像我,隔岸觀火,又是電腦白痴。

「但我覺得你很好啊。我見了這麼多人,你是最明白我說什麼的,你聆聽好專心,而且你思維清晰,問問題一針見血。」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我一聽甜言蜜語便暈頭轉向,答應送他我的小書;但沒放過他。

「你手頭上的資金,可以熬多久?」我問。

「如果真的一點盈利都沒有,十八個月。」他答。都計算好了。

「假設這個project (touch wood)以失敗告終,你怎麼辦?」我再問。

「再來過。我的意念不止一個,我的老本也還有一點。」Truman說。

我的問題難他不倒;但願艱難的創業環境也難他不倒。

9 comments:

李小龍 said...

做web 2.0 concept的網站,早已到了水尾,即「沒人流,沒盈利,就死亡」的階段。

看表面,他有很好的條件。回深圳創業,成本平,市場大,理所當然在國內起步。

Isaacy said...

Hello Leona, just wondered if you followed up on the IT entreprenuers that you wrote about in your book. IMHO, the environment in HK is bad enough that doing development here tough (mainly based on the lack of VC money) and t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Valley and 深圳.

阿倫 said...

哈哈! 好一個傻瓜,一個比我還要傻的傻瓜。放著好端端的高薪厚職不幹,幹可能是世界上最需要意志的事。

希望他能成功啦!這些問題,你這些問題,在我踢開辦公室寫字枱前一定要有個答案。

對我來說,最難答是失敗後怎算。難道我該說有公援,捱幾年緊日子從頭再來?不過,這個最後可能也真的是我的答案。

C.M. said...

雖則他比他人有更好的條件,讓自己可以無憂創業,但仍要說一句:

Good hunting!

許港生 said...

在深圳創業,煞是有趣,這樣的人材,要認識一下!

史提芬 said...

你好,我是 hket florence 的友刊同事 steven,我上來只是打個招呼。

http://stevenyau.blogspot.com/

Arael said...

到深圳搞其實很合理。在香港,除非是靠朋友介紹,不然很難請到資歷淺而技術好的工程師吧。

Clarence said...

Very interesting story, always nice to learn about Chinese entrepreneurs. Ever since I was back from the Bay Area (I worked for Oracle for ages),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partners, and developing new ideas. However the environment in HK is truly adverse for tech startup.

utalam said...

Leona, I just love this post. What J.J Abram said in the TED talk about mystery, ultimately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the human relationship and life experience. Your interview reveals much more than entreprenuers' business or technology, but including another side of them, the real people and their unique life story.

U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