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6, 2009

有這樣的讀者,所以繼續寫

一個朋友說得好:博客有多少人瀏覽不重要,重要的是擁有怎麼樣的讀者。
前文收到的三十餘個留言,質素之高,實屬罕見。
我想,這至少給我兩個訊息:

第一,你們真令我驕傲。
你們留言,表達支持,我感動得不得了。感動之餘,也警愓起來:瞧,這些讀者是有要求的、懂是非的,所以如果我做得不好,你們一樣看得分明,將來我若有不足之處,相信大家也不會對我客氣。
我向大家學習的地方很多,不能沾沾自喜。 若不努力,怎麼回報大家?

第二,寫博沒有為我帶來名與利,但我十分富足。
這兩天下來,我未有機會面對面向任何一位朋友提過這兒發生的事(太忙了)。給我支持的人,泰半從未相見,即使認識,也不在身邊。
友誼真是奇妙的東西。
你看,我們之間,「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聲色香味觸法」,只有空氣與電波。
空氣與電波都是虛的,可是你們對我這樣好,給我的力量這樣實在!
一起唸書的同學,課後討論習作,晚上睡在一起,衣服都可調換穿。可是數載同窗情誼,竟比泡沫還脆弱,敵不過躍動的數字。

原來真正的友誼,未必看得見觸得到,但當你軟弱時,它卻像金剛罩一樣包裹著你,不讓你受傷害。
另一個朋友也說得好:人心裏的空間很珍貴,不要浪費。
我擰開花灑,熱水嘩啦嘩啦沖下,我昂首迎著它,半晌抹乾身體,感到無比輕鬆。
骯髒的、陰暗的、邪惡的,都隨熱水沖掉。
在我心裏,只剩下珍惜我的人,與我珍惜的人。
真是幸運。

***

Sherry:不會窒礙我的。相反,這樣一逼,倒令我更有決心寫下去。咁大個女,原來未曾下過什麼決心,呵。

Wilson:謝謝。細路你又聰明又成熟,到你三十歲時,姐姐包保你好過眾多「筍盤」。

Anon@5:28am:謝謝你和我分享你的Purpose of Life,非常感動。互勉。

qwerty:謝謝。

CC:開齌啦噃,以後繼續留啦。
:)

南杏:你看,你寫得比我還好。好一個「草船借箭」,讀者的確比我還聰明。謝謝。

Perennial_Loser:丘吉爾這話我也好像聽過,有智慧。我聯想起作家王朔說,罵人前自己先要佔據最低點,就跌冇可跌。以後我們罵人,躺著罵好了。
又,你不如改名叫Winner啦。Freakonomics講過一個兩兄弟分別叫Loser和Winner的故事,你看過沒有?

Eva:謝謝。選好書還可以上anobii.com,那兒高手如雲。

David:你一句話,勝我千言萬語。謝謝。
寫的、被寫的、看的,都有收穫...竟仍有人不快樂,這真令人納悶。
將來你有公司上市,我爭崩頭都要抽一手IPO。Periord。

駒:你看事情,比我還分明。我唯一不理解的是,假設是認識的人,私下發個電郵表達意見不好嗎?為什麼要以匿名留言呢?這樣處事好像有點孩子氣。

小孜媽: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謝謝。也抱你一個。
:)

Pol:你一點也沒有扯遠話題,你說了最重要的話,我太喜歡你的留言了,很中肯,也帶給我很多反省。我希望其他讀者,也花點時間看你的留言。
如果將來(或已經)你發表文章,請務必讓我知道;要不,請你繼續留在我身邊,適時給我提醒。
謝謝。

Alex Cheng:謝謝!這是我的光榮。
:)

Audrey:真的嗎?謝謝。真實的我是越來越沒性格了,還是文字裏的我保留一點風格。

Anon:"Writing is spiritual, blogging is personal, while blaming is universal."--說得好!

李小龍:有啦,不信你上Yahoo Blog看看,好些講飲講食講化粧的博,都有成千上萬瀏覽。
"成功博客都會俾人用匿名放箭"...樹大招風。

生存人:唉,若是同窗,何必做到這樣?
請不必揣測這是誰了--別人要把事做絕,我們管不了;至於我們自己,就凡事留一線好了。
同學,謝謝你。

柏斯:謝謝,讓我知道讀者的想法--「我想看的是,你和你的朋友對某些社會社象/新聞事的看法,故「出賣朋友的私隱,換取讀者」之說不能成立。」
有你這句話,比什麼都重要。

Jonathan同學:你好嗎?很高興收到你的訊息。
是的,我就是「有真有假」那點做得不好,後來改了。我唯一納悶的地方是:若是認識的,難道沒有比匿名留言更好的方法讓我知道嗎?

TinTinBright:你沒說錯,讀者真的比我還高明。你提到亦舒,我記得她說過:作家最怕兩句話--(1)告訴你一件事,千萬不要寫出來;(2)告訴你一件事,一定要寫出來。
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大頭妹:誰說你不懂說話?謝謝你把我的文章介紹給朋友。將來的路還很長,我們都不要忽視朋友之間微小支持的重要。
:)

Connie:你弄蛋糕給我吃、請我喝酒、贈我書本...天地良心,如果你是男人,我死活都要嫁給你;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同Mr.Ho死過,哼!

市場維京人:謝謝。你引了全文裏我最喜歡的話--「博客能生存,不是因為有寫的人;是因為有看的人。」

Alan:好一句不要那麼沉重!互勉。

Fanny:放心,這事只困擾了我一晚而已(是,我明白,已太多了)。我也覺得文字本身已表達了我是怎樣的人,清者自清,但人心多複雜,誰知道有些人總是另有想法?
人情世故,學問多著 。
(你是師姐嗎?)

Kin:師兄你好!謝謝你。 我回應,並非真的覺得它很有價值,而是想借此說一些應說很久的話。
下面我答Isaac留言,會講得詳盡些。

DC:果然是個辯論健將!我自己寫了這麼多話,都不及你一語中的。 幸好我們以前未曾在擂台上較量過,否則我實輸。
你想我多在博客中提你,好呀--前堤是,你打算怎樣討好我先?
:)

令狐大俠:哎,我雖不愛簡體字,但好文章無分繁簡,余華蘇童的小說我一本都不放過。
希望你以後多來交流。

星旋:你們的鼓勵,是最大的動力。你也有寫博嗎?改天我會去看看。

計算士:太太/母親/女兒買東西的時候猶疑著,你是否也說:"喜歡就可以了"?
謝謝:)

Issac:你真聰明,被你看穿了。
那個匿名留言,問心,我本來一點回應的打算都沒有的,她提的問題,答案顯而易見(等會答你);我回它,原因只有一個--請留意原文的話:「不如借這個機會」--我想說自己想說的話。例如,如果不為名不為利,我為什麼仍要寫?這是我不斷問自己的話,那個匿名留言,加速了我的思考,與決心。

答你問題:
條line點draw?
很簡單,用common sense。在現實裏,一個正常人都可以憑common sense,知道什麼話可以向別人覆述,什麼不。 只是在網上,也許要更慎重些。
當然,再謹慎也有可能犯錯,所以為防萬一,我一定會讓對方知道我寫過他的事。
還有,我不是為寫人而寫人,為爆料而爆,背後一定有值得講的道理,才需適可而止地擷取一些故事,簡化道理。你可以看看Tintinbright或DC的留言。他們說得比我好。

Robin:謝。有空會看。

Alex:請閱寫給Isaac的話。不重覆了。

陳大文:謝謝。我和Erica算不算同病相憐?

Hevangel:唔勁,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啦。

9 comments:

mingmanfred said...

信心回來便好了, 有信心就開心。

mingmanfred said...

還有啊, 那些成千上萬visit的blog, 都係貼圖blog啦.

中坑 said...

你真是一個獨特的女人...

C+ said...

leona, i have war at work & katrina at home and thus the late comment. and gal i have to say, u get the rocking attitude!!!

Share with you an advice from my 前輩 - 莫理閒言,緊守己心.

=)

Pol said...

My pleasure..
I'm delighted knowing that you appreciated my reponse. It was actually my first leaving you a msg and first time to write such a long passage as well.

I don't have a blog coz both my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deplorable. If I can write eloquently in Chinese one day and I become more observant, I might consider starting it.

I reckon I am a reserved person and I don't easily expose myself. Yet on the other hand, I really appreciate you doing so as it requires one's courage, wisdom and more importantly, a breadth of mind to take things easy.

Your response above reminded me of a message by William Arthur Ward

"To laugh is to risk appearing a fool,
To weep is to risk appearing sentimental.
To reach out to another is to risk involvement,
To expose feelings is to risk exposing your true self.
To place your ideas and dreams before a crowd is to risk their loss.
To love is to risk not being loved in return,
To live is to risk dying,
To hope is to risk despair,
To try is to risk failure.
But risks must be taken because the greatest hazard in life is to risk nothing.
The person who risks nothing, does nothing, has nothing, is nothing.
He may avoid suffering and sorrow,
But he cannot learn, feel, change, grow or live.
Chained by his servitude he is a slave who has forfeited all freedom.
Only a person who risks is free.
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And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If you have a gift of writing, don't waste it. Cheers. x

cr said...

我不說甚麽廢話了,引用鍾書先生的話:“罵是一種公道的競賽,對方有還罵的機會;勸卻不然,先用大帽子把你壓住,無抵抗的讓他攻擊,卑怯不亞於打落水狗。他們喜歡勸你,所以他們也喜歡你有過失,好比醫生要施行他手到病除的仁心仁術,總得先希望你害病。”

加油!=)

Leona said...

mingmanfred,
你說得對
以前還有些疑慮,現在都想通了,更加可以輕裝上路

中坑,
獨特?
我都不知這是優點抑或缺點...

Hello C+,
Thank you, I like you too!
:)
一直想把你的link加上,拖呀拖地,再在放進了
(是我知道有點隱蔽;過些時候我會想辦法整理一下)

Hello Pol,
謝謝你
我很喜歡你引的那一段話,咀嚼了好久,真是句句說到心坎裏

天分我不知道有沒有,就是性格有點衝動,管它呢,做了再說,也不知是禍是福

cr,
"好比醫生要施行他手到病除的仁心仁術,總得先希望你害病。"--你引的這段錢鍾書真好!
都說人情練達是文章,真得要好好多看些書才行

謝謝:)

wong said...

先陣子忙得天昏地暗, 剛回過氣才知道發生這樣一場風波。

我想說的是, 無論是你在博上發表對k的欣賞, 以及匿名人的"指控", 出發點都是善意的。

至於「出賣私隱」, 我是覺得說不過去的, 始終沒有開名, 所寫的也未至於會令人感到精神困擾或受侵犯。

雖然未必每個同學都很熟稔, 但難得聚首一堂, 應該珍惜。

希望大家不要心存芥蒂, 我是衷心希望我們以後還有相聚的日子。

--櫻子

Leona said...

櫻子:

謝謝你留言
我當然珍惜彼此的友誼,請放心

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