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09

新聞系女生

S說:「你們新聞系的女子真特別,各人有各人的風格。」

其實在我們那班裏,她只認識我和K,而K又是那樣出類拔萃的一個女子,再平凡的人與她並在一起,都「各人有各人的風格」了。

說起K,唸書的時候我們是不太熟的,只是年初我們那班有聚會,碰巧我和K都遲到了,坐在一塊兒,又剛剛有共同話題,這才互相了解起來。

K有段時間工作很累,想逃,無論如何要到外國唸書去。
她告訴我,決心要走時已經一月了,好些graduate school都已接近招生的尾聲。但她顧不了那麼多,一鼓作氣,僅僅花了兩個周末準備GMAT,再後補TOEFL成績,硬是把報名表格遞上了。

她記得很清楚:幾個月後一家學校致電給她面試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她仍在辦公室裏搏鬥著,精神透支,累得不堪。
才報了兩所大學,而兩家都錄取了她。

K說她離職求學的時候,根本沒考慮那麼多:錯過考獎學金的時機,回來工作也沒數,但她就是堅持要走,「好desperate」。
一年後回來,負債、沒工作,她說,「當時真是連過海吃頓飯也可免則免」。
幸好這樣的日子不長,不消多久她就轉行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今非昔比。

那晚聚會後我與她同路,一道打車回去,她先下。我坐在車廂裏,目送她走進大廈,長髮及肩的她,背影十分瀟灑。
真像亦舒筆下的女子:清秀、能幹、獨立。

除K以外,新聞系師姐黃明樂的灑脫也是出了名的──有AO不當,出來跑單幫。
記得有回她在博客裏寫郭襄的「除卻巫山不是雲」,說她自創峨眉派,「我自箇風流」──反映了她本身骨子裏的特立獨行。

曾一度與我們同班的謝曉虹,來去都不帶走雲彩,是文壇超新星(她是第八屆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得主,王貽興是第七屆)(唉,我用上「文壇超新星」這個形容詞,她知道了一定嫌我俗不可耐)。
那晚聚會時大伙說要出一本文集,紀念畢業周年,有人提出,什麼噱頭都不用搞,僅在封面印上「作者:謝曉虹及其他」就夠了。
她一個頂我們六十幾個。

是,K、黃明樂、謝曉虹,僅是眾多新聞系女生裏,嶄露頭角的一小撮。
我們還有許多同學,選擇背著背包去流浪、一腔熱血投身NGO、嫁了人生了小孩、正職以外幹著沒有什麼回報的奇奇怪怪的事…而更多人像我一樣,打一份平凡的工,營營役役,是社會裏微不足道的一員。
但我們以身為「新聞系女生」而驕傲。

新聞系女生之所以獨特,說出來原因又很簡單:能考進中大新聞系的多數成績拔尖,足以考進法律、商科或繙譯等有餘。
擱著有前途保證的學系不選,明知傳媒這行出了名多勞少得,還要擠破頭考進來,可見性格裏總有幾分不羈,或浪漫(散漫?),或我行我素。說不定其中還有幾個難得的,身懷理想(有Vision)。
因此才「各人有各人的風格」吧。

我知道有些同學畢業一段日子,仍不大確定自己的路;有些同學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但還未做出成績;還有不少師弟妹們,一想到畢業以後怎麼辦,就惴惴不安。
不要怕。
想想那年夏天,你們考進了中大新傳,吶喊與汗水裏,映著一張張朝氣勃勃的臉。你們曾如此驕傲,如此志氣高昂,未來有什麼你們會跨不過?

相關舊文:
愛在新聞系

致新聞系同學
《壹傳媒》舊生會

2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除了女生外, 男生的境況又如何?

Leona said...

關於K的背景,我是刻意有些真有些假的
免給她帶來不便。
知情的同學莫見怪。

Anonymous said...

關於K的背景,我是刻意有些真有些假的

hahaha.. 假的寫來何干?

真真假假,多少傳奇多少故事,多真多假 haha

Leona said...

人家在英國唸什麼學校,就不必據實給無名氏知道了吧。

EL said...

Leona姐姐, 多謝您的留言, 受寵若驚啊!!
能承蒙您轉載簡直是天大榮幸,焉有介意之理?

人文館的女子是真的很特別的,當年莊裏有兩個莊員是張佬女子,很能幹很搏盡很執著...後來自己也min張佬,上課時就是發現周圍同學們的"磁場"是如此不同,要不秀外慧中,文靜儒雅;要不精鍊能幹,不平則鳴,時而訴說著姚老師怎樣怎樣,大學線又怎樣怎樣,對"新傳"仿佛有著強烈的自豪及榮譽感,這種內歛的自豪及榮譽既不淪於"宿舍式"大夥兒的玩樂狂熱,也不是"校隊式"並肩作戰患難與共的血汗回憶,卻是默默的,靜靜的細水長流,那種可能是新傳人代代相傳對某些價值觀的承傳

Anonymous said...

Leona,
我是一名新聞系學生,讀到女主播及這文很有感覺。你上述描述的問題。恰巧,我也同樣遇上,如薪金不正常地少...
但是我從沒放棄理想,也記得當初為何自己要選新聞系。
記得stanford 大學已故professor, william 曾到我校演講,說,
You owe it to the public, the market dealers, the butcher, the ordinary people. You owe the truth to them.
Brave should be a given, but don't confuse it with fearlessness.
Being a brave journalist is about doing what you think is right albeit fear.
我也不知道將來的路會是怎樣,但思前想後,還是覺得當記者最適合自己。
共勉之

Anonymous said...

P.S.
我也特別欣賞擁瀟灑背影的人,
一定要頭也不回那種。

Anonymous said...

瀟灑但不能無情。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話晒你都係出書0架喎,「打一份平凡的工,營營役役,是社會裏微不足道的一員」, 咁講太謙啩?Inconsistent with 你啲同學嘅 style 喎~

用嚟 describe 我呢啲等多三十年開缺告休嘅低級xx僱員就差唔多...嘿嘿嘿~

Anonymous said...

what a name

martinoei said...

給八卦的無名氏:

自己都不敢報出真實姓名,那為何要別人告知你那人真實是誰?

我完全Leona故意寫得有點假的用意,始終要保護別人,免得給些無謂人騷擾。不少出過鏡的新聞系人,給一些不知精神是不是有問題的男人騷擾,而香港法律是保護不了他們。(香港沒有纏擾法)

政政系路人Martin

港燦 said...

題外話。各位傳媒朋友,如果閣下認識明報記者 覃純健,可否代轉告街坊的疑慮 ?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90414/gga1h.htm

15歲「小」販獎學金創業
傑出生設計cap帽申專利 立志脫貧讓媽過好日子
明報 2009-4-14

有位認識這小妹妹的街坊報料,這位妹妹因 "上報" 後被食環署點相,會被控非法擺賣,及怕引起海關注意,立案再查其貨品是否真的沒有侵權,暫時被逼收檔不敢再公開擺賣。

這篇相信原意有公開對這小妹妹作鼓勵的報導,會不會變成趕絕她生計的屠刀 ?

Leona said...

燦兄:
咁都得...好好好,我睇下有冇人識佢再話佢知

不過你太睇得起在下啦,我個博邊有咁多傳媒人睇吖

忙到癲,返黎再覆你,及其他留言

Galileo said...

燦兄:
小妹妹我未必了解,但我硬覺得整件事都係張校長自己放料自己宣傳用,堆堆砌砌得很明顯。

校長擅此道也罷,用不著如此借刀麻 ...

楊秉基話與其係幫佢,又點解唔敢係菜街開檔淨係話Showcase,應該成條街都知小販管理隊樣樣都管唔到,一收錢就來料。

三撇蘇 said...

同意極了.

Anonymous said...

To Leona: 點解你唔會認為當事人唔會介意你將整晚既對話節錄俾其他人知?!咁樣同Google Street View 大無私樣地侵犯他人私隱有乜分別?唔好同我講話你既blog無人睇。你既fan屎,你既blog既留言者,同你個blog既visitor statistics都反映0左出黎。將當事人個名化做一個英文字母就可以唔負責任地將佢畢業後0既去向跟其他人分享?人0地坐係你隔離,同你傾偈,有代表佢endorse 0左你既blog post嗎?身為傳媒從業員,你究竟點樣draw條line?抱歉,我唔會話你知我係邊個,但係有朝一日,如果你都將我搬上黎,我會非常唔高興。

Anonymous said...

Leona,我諗最錯既係呢句「人家在英國唸什麼學校,就不必據實給無名氏知道了吧。」如果一開始就為著他人著想,想保護她,就不應如斯按捺不住吧。有了這麼的一句,說什麼「免給她帶來不便」都是假的。

再者,平心而論,文章上半部所述的事跡、對答完全帶不出我們的 K 如何聰慧,如何特別!你回頭再細味一下自己的文章,如何?

我想,我愛我們的 K,想好好的保護她。還有,你再讀一下之前的匿名的話,它也許不是一個來挑釁你的閒人,它也許不是真的匿名,它隱約說出了它是誰。又或是,我讀它的文字讀多了。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To 無名氏:

如果閣下有種,不如來我的博客留言比較好。但你這類藏頭露了狐狸尾的傢伙,就是沒這個種。

Leona said...

Anon@11:46pm
You are so right.
I should be more discreet in writing about this. Thank you.

sincerely yours,
leona

Leona said...

世澤,
是我一開始不夠小心,不怪她有話直說。
息事寧人吧。

jonathan said...

世澤兄,我也是來自新聞系的。

對閣下說:「如果閣下有種,不如來我的博客留言比較好。但你這類藏頭露了狐狸尾的傢伙,就是沒這個種。」不敢苟同。

匿名者雖是匿名,但也不會馬上就推論出他是「藏頭露了狐狸尾的傢伙」、「沒這個種」。他的留言也提出他的理據,閣下又何必要用上人身攻擊的字眼呢?

網絡上留一個阿mary、susan的署名何其容易,網上的身份也很少會被深究,依你的說法,「藏頭露了狐狸尾的傢伙」比比皆是。

Anonymous said...

黃世澤自己已經係藏起尾巴的狐狸,最拿手是挑釁人到他的博客留言,又擺人上檯唱人IP,世澤兄咁大反應,你自己就想看大戲

生存 said...

我試圖解讀該11:11pm匿名人的話「將當事人個名化做一個英文字母就可以唔負責任地將佢畢業後0既去向跟其他人分享?」和「我唔會話你知我係邊個,但係有朝一日,如果你都將我搬上黎,我會非常唔高興。」

佢識K﹖
佢同Leona互相認識﹖
佢都係中大新傳系人﹖
點解佢會覺得Leona有可能「將(佢)搬上黎」﹖
難道佢同「K、黃明樂、謝曉虹,(都)是眾多新聞系女生裏,嶄露頭角的一小撮」﹖
佢有值得Leona寫既好野(衰野無人想比人知嘛)﹖
唔通佢既真正用意係想Leona寫佢﹖
佢話唔高興實際係因為Leona寫K而唔寫佢﹖
即是佢眼紅K而唔係真係想保護K的私隱﹖
唔通佢個名點「化」都好intuitive﹖
佢係...(註)﹖


註﹕純粹個人推測

martinoei said...

我正等那位匿名的人上來我這兒,我就看他沒有這個膽量,有種搗亂,沒種真面目示人,正一無膽匪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