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鄒頌華--一個女子,由絲路的盡頭開始

林輝約稿,他說要介紹一個女孩子給我認識:

「你會喜歡她的。」他很肯定。

碰巧Marie從青海回來,也約了這個叫鄒頌華的女生碰面,林輝興緻勃勃,叫我一道去。
這麼難得的事,再忙我也要去。

頌華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港大法律系畢業,曾經一個人背起背囊環遊世界。
博客來這樣形容她:

「2003年,不論對香港和對全球來說,也是艱苦的一年,戰火和瘟疫,四處蔓延,就在這一年,一位香港女生毅然「離家出走」,帶著僅四千美元的盤纏,背著行囊獨自上路,走過最不為人瞭解但又最被人所誤解的古老地域,從希臘穿過土耳其安那托利亞高原,來到高加索山三個前蘇聯加盟國,尋訪諾亞方舟和伊甸園的遺蹟,再跟著亞歷山大大帝的蹤跡向伊朗邁進,來到南亞的巴基斯坦後,又隨玄奘和法顯的步伐翻過帕米爾高原,到達新疆,踏遍八個國家,渡過愛琴海、地中海、黑海和裡海,歷時七個月。」

回港後,頌華便寫了這本叫《從絲路的盡頭,開始》的書。
頌華說,在旅程中她最深刻的是對自己身份的反思,但她打趣道,那樣的文章,現在無論如何也寫不出來了。回看也覺得太天真。
我重看自己的第一本書,也有同感。只能說它忠實地記錄了當時的想法,回望頗覺尷尬。真是舊夢不須記了。

頌華留著長直髮,外型清秀得幾近弱不禁風,難以想像她曾孤身走過那麼多艱難地方。現今女子真不容小覷。
她說,在旅途中有個有趣的發現:隻身上路的華裔不少,但大部份都是女生,男生幾近零。
Marie也這樣附和。她們都曾去過寸草不生之地。
一個解釋是,華裔社會對男生的期望較高,巴不得他們一讀完書出來便出人頭地,扶搖直上,不比女子,還有尋夢的奢侈。

頌華現在是個全職自由工作者,主要的工作是撰寫Lonely Planet,那天約Marie見面,就是要和她瞭解一些青藏地方的現況。
我喜歡和像Marie或頌華這樣的女生打交道:她們為人爽快、性格豪邁、光明磊落,沒有心思搬弄是非。她們有男生的明快,也有女生的細膩。
頌華住在我公司附近,第一天見面便約我去吃點心,直到吃撐了才捨得走。我們在Facebook上加入了對方,她馬上把她的博客轉寄給我看,我也只好告之我的,不久頌華便回覆:喂,我在自己博客上加上你啦。
十分爽直可愛。

這是頌華的博客,我也將之加入在我的連結中了(見左列的"Often Visits"):
一個人在途上

你會喜歡她的。

8 comments:

EL said...

謝你了姐...好利害啊頌華小姐,曾幾何時我也想過應徵去寫LP...

我會好好看看準備的~

tintinbright said...

今天陶傑的小品竟與此文遙相呼應.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_php/art_main.php?iss_id=20090513&sec_id=12187389&art_id=12750037

能幹的港女們, 加油啊!

Leona said...

EL:
得啦得啦,阿妹,家陣又唔係叫你交功課
lol

TinTinBright:
香港女生的機會的確很多
你可選擇上美女廚房、出任美麗與疑似智慧並重的女主播、在「港女」節目裏博出位…
或好好實踐自己的夢。

Leona said...

又,陶傑那篇文章明捧暗踩港女,令人倒胃口。

我不同意。
不過算了,我們不同他計較。

tintinbright said...

陶生的文章很多時為cynical 而尖刻. 有時真懷疑他因瓣數多,要怱怱填滿格子,下筆不夠嚴謹. 早前曾說SARS起源於香港,因而命名,就非常爆笑.

妳寫的兩位女生就非常能幹 ...光是 "爽快、性格豪邁、光明磊落" 己是非一般港女.

只是見其內容與此篇恰巧關連, 非常有趣. 遊戲文章, 不必認真 :-P

Van Van said...

對於一班連有假都不敢放的香港人,頌華小姐真的好型。

MissLee said...

鄒小姐也是環保有心人,替環團寫文講綠色旅程

http://climatehero.greenpeace.org.cn/greendiary/?p=237#more-237

Leona said...

VanVan:
對呀。她好有guts。
所以凡有那些第二代人(請閱我twitter上引用的那篇「與曹仁超對談」的文章)對我們這一代指指點點,說什麼我們身嬌肉貴、不敢往外闖、所以他們不打算交棒予我們…我就好慶。

Miss Lee:
是呀,那天我們也有談及環保的話題。
我們這一天,真的不是只追求發達,諸如此類。多多少少有些人文理想。
我很為我們這一輩出了頌華這類人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