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5, 2009

林燕妮之二

前文提到,林燕妮很年輕便擁有一切:名、利、權、愛情。爾後隨年華老去,她不那麼出名了、她的寫作地盤大不如前了、她賺不回那麼多錢了、她的美麗褪色了…她今年六十一歲(根據維基百科,林燕妮生於1948年)。
和她同齡的女子裡,誰堪與她匹敵,但沒有被歲月打倒?
我想起了蕭芳芳。

蕭芳芳生於1947年,比林燕妮大一歲。
蕭芳芳的美貌與智慧、愛情生活的多姿多采、演藝上的成就,不下於林燕妮。
她也離過婚,也曾錯愛過,但她沒有被擊敗。
她少年上學不多,所以一有機會,便跑去外國唸書,直唸到碩士。
蕭芳芳老了,但她仍然美麗;
蕭芳芳不演戲了,但她仍受愛戴;
蕭芳芳耳朵聾了、她的擁躉不再萬人空巷了、她不上娛樂頭條了…但她生活依舊,幽默如昔。
這就是智慧與修為吧。
(當然,也和蕭芳芳擁完整家庭有關吧。林燕妮孓然一身,又接連失去兩個弟弟…那是很悲痛的事。)

如果在演藝的路上一直走下去,或許蕭芳芳也會出現滑坡,但她棋早一著:轉型了。
她另一著,是從「擁有」變成「付出」。她不執著於她曾擁有過的什麼,反而借助她的號召力,為社會貢獻。
我由衷佩服她。
(兩位都是了不起的女人,我這樣胡謅一番,太不自量力了!)

***

林燕妮生於1948, 蕭芳芳1947,亦舒1946。她們十多歲出道(芳芳是童星,出道時更小),廿多歲就嶄露頭角,卅來歲已名成利就。
那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大陸剛剛改革開放,香港正正如日中天。
彼時維港仍水深港闊、山頂的天空萬里無雲/塵、英人治理下香港得享中西之利。我們當年真如東方之珠啊。
唯有那片得天得厚的、鹹淡水交界的環境,才孕育得出這些靈秀的女子:林燕妮、蕭芳芳、倪亦舒。
怪不得為林燕妮寫序的余家強說,林燕妮的寂寞是香港的寂寞,一段美好年代的終結

林燕妮仍戀戀紅塵,勢不由她,笑罵也不由人。
蕭芳芳發奮、轉型、未言休。
亦舒老早移民加國,樂得清閒,只聞書,不見人。
這是三種態度。香港會走上哪條路?

***

有時說起內地的勇進幹勁,對照香港的老氣橫秋,很令人沮喪。
記得十年前首次冒起港滬之爭時,上海一位高官就說過:上海好比少年,香港好比中年,二者競跑,港人哪有勝算?

Well,這樣比,香港當然冇得比。
你想想電視台的「中女」演員怎麼好跟o靚模爭飯碗?輸梗。人家平靚正,波又大,乜都制。
那次上司和我談起這話題時,他就說,香港要贏,就要打國際波;香港要做張曼玉。
這一說我就懂了。

你看鍾楚紅已49歲了,她出來拍廣告,明豔照人,高貴如寶石,豐滿如水蜜桃。
那群發育不良但胸部奇大的o靚模,怎麼同她爭?
一百個都抵不上她。

你可能反駁:周慧敏不是輸了一著給張茆嗎?她到底41了,她才20。
我說那是人家自己想不通。
像那種除口甜舌滑外一無是處的男人,與發姣發到出面、恨當明星恨到發燒的empty flask,才是絕配。
何必自降身價嘛。

***

繞了一大圈,還是要說說林燕妮這本自傳《往事如真》
絕對是一本好書。林小姐那手流麗的文字,當今沒多少人及得上。

我最喜歡書的第一個部份,她談兩個才華橫溢的弟弟、紅顏薄命的妹妹、堅強的母親、還有未成名的李小龍…真是人物描寫的高手。特別是她寫弟弟的那幾篇文章,我讀得冒眼淚。

下一章,談幾段感情故事,也是別樹一格的。說到戀愛,我特別喜歡她這句話:

戀愛時是男人唯一不自戀的時期,依約相逢,絮語黃昏後。如今月似當年,人似當時否?我只知,徹夜東風瘦。

那份幽怨啊。

再下一章,講電視台種種,又是另一番景象。當年無線的朝氣勃勃、年青員工不問酬勞要把工作做好的精神、高層如何hands-off任之自由發揮給予肯定的作風,羨煞千禧年後才出道的我們。
林燕妮這樣寫:

「那個時代為什麼年輕的人能頭角崢嶸?完全是因為各樣優點:自發性強、責任心強、創造力強、工作要求完美;還有,高層沒有壓抑我們的衝勁。」

「高層沒有壓抑我們的衝勁」。真想把此書寄給友報曹先生。

最末是廣告風雲,談創業與管理,我想打工女郎也會有共嗚的。

總的來說,這書實在好。我誠意推薦。
只是我不打算翻看林燕妮的舊作了。我覺得那會使我不喜歡她。因為,寫此書時她已經歷了這麼多,多少沉澱了一些智慧,尚處處顯得自我感覺良好,映照今時今日,透出苦澀味。她年輕時寫的書,我猜多半受不了。

26 comments:

Hoito said...

引得我也想買來看看。

過內人 said...

紅顏薄命。

紅顏兼有身分有她所謂的「智慧」,不苦命才怪。

或許她忘記了每一個人都有平等的一部分,就是生、愛、老、病、死。

她已走到了老這個第三部,後悔還未算遲。只可惜,黃霑的第五部亦走到了。

過內人 said...

不過,黃霑比她幸福得多,就是他在跟一個其貌不揚的女子結婚,而那女子亦明顯比她幸福得多。

寶文雪 said...

我有讀過周刊刊登的部分,寫她妹妹那一段十分感人…上天時公平的,人沒可能擁有得太多…

wong said...

林小姐之所以落得如此寂寞孤獨的下場, 就是因為她太自覺要表露自己的美麗、才華和財富。黃霑不肯跟她結婚, 可能就是受不了她的鋒芒。
畢竟, 婚姻是相濡以沬長途旅程。
想像身嬌肉貴的林小姐哪有能耐紆尊降貴照顧老來百病纏身的黃霑?

林小姐面對滑落的人生還能堅強面對, 實在可敬。
她流麗的文筆和才情也令人羨慕。
只是枉她信佛多年還放不低。
死者矣矣, 還一面抬舉自己從前的風光, 一面數算昔日負心愛人的不濟和潦倒, 此舉實在叫在下看不過眼。

當然, 如她在文中多次強調, 高傲的她根本不在乎外人的看法。
她繼續孤獨下去吧。

孜媽 said...

Leona

下雨的夜晚,來到你這兒,嚇了一跳,全是我喜歡的名字Susan Wong﹑林燕妮﹑蕭芳芳﹑亦舒。

往事如真的文章我想應是壹週這幾年的文章結集,幾年前我無意看到她在壹週寫的文章,自此就為這兒買壹週,很奇怪,她在壹週的文章比在明週和明報的都要好看。

有時看著也無端端擔心,那麼事無巨遺的一個個回憶,像在交待著什麼。

很開心看到自己喜歡的作家也喜歡另一個自己喜歡的作家!

chusherry said...

哎...我錯過了這本書。去年書展想買的,不過又快離開香港所以沒有買。
我覺得這本書好看,是因為她寫七、八十年代的歲月,那麼美好有朝氣,社會還有點decency, 這本書根本是哀悼那個歲月,讀來自然份外感人。

readandeat said...

我沒有真正看過林燕妮的書。記得讀書時,一位老師說:她的書教壞人。

反而現只看了她在明周和明報的散文,壹周的我沒有機會看,覺得她的散文散發著一種看透世情的情懷,針針見血。

不過,看她的文章要小心,她講的東西未必啱大家用的。

kaylee said...

這兩篇"林燕妮"寫得實在太好了, 引得我也想看看這本自傳。(我本來並非林燕妮的fan屎...)

Agnes said...

你的"林燕妮"寫得真好.

我有看她在明報,壹周上的散文. 可能我是一個太平凡的女子, 看到她一直回憶自己的青春時代, 那個美麗, 聰慧, 眾多追求者等等.
總是有一種不太現實的感覺. 真好像那種青春小說.

一直想到的居然是"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Leona said...

Hoito:
我在二樓書店買的;希望仍有貨

過內人:
說到滲透生死,我覺得黃霑的智慧,仍比林燕妮高一著

"其貌不揚女子"...有個男人向我分析,像林燕妮這種女人,自然是萬中無一的紅顏知己
但是,長年和這種女人相處,是很累的
也許這解釋了他最後為什麼會投懷一個平凡的女人
說到底,男人都想有個靠岸的地方,不是一味衝衝衝

寶文雪:
所以我們平凡,也是幸福的

Wong:
你寫得非常好!
"受不了她的鋒芒"--請參考我寫給過內人的那一段:)

你說,"只是枉她信佛多年還放不低"--就是嘛
可惜她還以為自己已頓悟了

孜媽:
我們是英雄所見、英雄所見!
找天Sherry回港,我們三人,或許我再拉上Maren,好好敘一敘,談盡一切名女人--張愛玲/亦舒/林燕妮...
嘩,諗起都興奮

Sherry:
這書實在寫得好,也不造作
我碰巧又借人了(該死!)
你若買不到,不要緊,我借你

讀吃:
雖然我沒看過她的舊作,但相信你老師的話:她的書會教壞人的
她那種目空一切的姿態,平凡人如你我,做得到嗎?

相對來說,亦舒正氣得多

Kaylee:
謝謝,謝謝:)
如真能令你有所行動,對我也是莫大的鼓勵呢

Agnes:
謝謝你的讚美:)
好一句"不許人間見白頭"--長命對美人來說,也許不是祝福啊

chusherry said...

你不用寄給我了,郵費很貴,寄失了也不好,我這邊網上買也可以,不用操心。:)

notationalist said...

早陣子她談10的20次方就會教壞人。
不過書我還是會看看的。

Leona said...

Sherry:
你看,這是Maren在FB上給我的留言:

"cant leave msg on ur blog, so i leave it here :
看你的文章, 我覺得很悲哀. 我因見過林, 與她談過話, 覺得她絕得稱得上才女.
然而, 到60歲了, 還要寫自己的年青材料, 還有黃霑, 覺得很悲哀, 這麼戀戀於年輕時代. 她不能向前行, 幾多人到她的年紀已忘掉過去, 享受退休清福. 對女人來說, 這才是真的幸福."

你現在是不是好恨回來,與我們談一個下午?
:)

notationalist:
我也有所聞。
所以才感喟她笑罵不由人了。

azerodiscovery said...

哈哈! 當妳寫了這正正經經的一篇關於才女的文章時,我卻寫了一篇沒啥正經關於Lenmo的文章。這算不算是一種巧合? ﹝先至聲明,看完說不定妳壓根兒不想有這種巧合...哈!﹞

另外,可能小的入世未深,硬是有種感覺,覺得林才女會不會把世事都看得太沉重,太計較得失?

Leona said...

Alan,

我師姐囑我不准再罵人empty flask,所以我就不回應Lenmo啦...

敝報周一登了一個lenmo專題,也有提及那個Sony的promotion strategy
你可以到我的twitter找到那幾篇文章的scanned copy一讀
同事寫得很不錯的:

twitter.com/wongleona

許港生 said...

談起人言報的曹先生,雖然好像有點不敬,但實在令人忍俊不禁(妳看看/聽聽就知道的了):

http://multimedia.caijing.com.cn/2009-06-05/110178707.html

覺得笑不夠的,可以再看下集:

http://multimedia.caijing.com.cn/2009-06-12/110183592.html

Leona said...

港生:

老天!!!他的國語啊。
簡直是災難。
若是今時今日,以這口國語去見任何一家公司,後果可想而知。

notationalist said...

睇完後我覺得以往港產片扮講普通話唔正既片段完全唔合格!

鐵夫 said...

excellent!!!!

i wanna be 蕭芳芳!!!!!!!!!!!!!!!!!

chusherry said...

快了快了,我年尾回來,十二月初吧!到時再傾到夠。

VC said...

"你可能反駁:周慧敏不是輸了一著給張茆嗎?她到底41了,她才20。
我說那是人家自己想不通。
像那種除口甜舌滑外一無是處的男人,與發姣發到出面、恨當明星恨到發燒的empty flask,才是絕配。
何必自降身價嘛。"

侮辱了張茆、侮辱了倪震,也侮辱了周慧敏。

怎不能尊重別人的不同?

cindyng said...

good

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 said...

":上海好比少年,香港好比中年,二者競跑,港人哪有勝算?"

唔好咁妄自菲薄。上海有長江流域廣大腹地發展;香港無,當年經濟轉型時就被焗死,科技搞唔上,低科技廠家北遷,而家仲要被深圳隔住困住,難以同廣州、廣東整合

香港理工學生冇出路,焗住而家獨沽金融賭局,各大專財務商系獨大,當局又係 borrowed place borrowed time,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六大優勢」令人噴飯, 難以好似新加坡多元化
。。。

imlovelife said...

林小姐之所以落得如此寂寞孤獨的下場, 就是因為她太自覺要表露自己的美麗、才華和財富。黃霑不肯跟她結婚, 可能就是受不了她的鋒芒。
畢竟, 婚姻是相濡以沬長途旅程。
想像身嬌肉貴的林小姐哪有能耐紆尊降貴照顧老來百病纏身的黃霑?

十分贊同wong 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