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7, 2009

《香港華爾街的孩子》


如果你在二十歲以下、打算去書展買書的話,除了考慮《Kissy Chrissie》(周秀娜寫真集)與近期大熱的鄧麗欣力作《陪著我走》外,不妨看看這本:《香港華爾街的孩子》
這本書是否好得沒話說,我不保證,但我向你保證兩點:

第一,無胸部特寫
第二,無大量錯字

***

看過一則新聞:記者採訪在小學名校外排隊的家長,問他們希望孩子將來做什麼,出乎意料,除了答醫生、律師、會計外,還有不少答:投資銀行。

反映了香港的「中產」,是何等的對投行趨之若鶩。

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可能是香港少數投資銀行家的自白書(另一本是黃元山寫的),這引起了我的興趣。
昨晚我把它看完後,打算在本周五見報的專欄裏作詳細介紹。今天只寫幾句話,希望讀者在這兩天進書展時,可以考慮它。

如果你看過Michael Lewis的Liar's Poker,對不起,妍宇這本書多數會令你失望。
當年Michael Lewis作為Salomon Brothers的初生之犢,離職後完成此書,把華爾街的貪婪與狂妄描寫得淋漓盡致,使之成為金融財經書的經典。你想真正認識華爾街、認識華爾街的人性,Liar's Poker乃不二之選。

妍宇也是初生之犢,才二十八歲,朝氣勃勃,幹勁十足,但她這本書,並無對人性有深入刻畫。
對投行的描寫不是沒有,但十分泛泛(雖然已足夠供財經報章大寫特寫一番)。這點你不要有太高期望。


但和美女曾子墨的《墨迹》相比,妍宇的這本《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就值得捧場得多了。
妍宇和曾子墨的背景有點類似:從小到大都是尖子,讀書成績好,靠自己努力考進美國頂尖大學,然後一出道便被投資銀行羅致。
但從二人的自傳來看,妍宇顯然比曾子墨有深度得多,情感也豐富、敏感得多。

曾子墨全書最有深度的一段話出現在頁160-161,當時她坐在飛機上,看著棉棉的《糖》,忽然頓悟,覺得上班這樣累到底為了什麼,是不是該把別人的豔羨目光拋諸腦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僅此而已。
曾小姐只知道自己很漂亮、很聰明、很用功,但她好像沒有反省過,其實她很幸運,一直搭便車(或者她有反省過,但沒有寫出來吧;對美女,我們應該疑中留情的)。

至於妍宇,這位香港姑娘的內省能力強多了。
剛才我說,妍宇對投行的百態描寫不多,但她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卻毫不掩飾。她的文筆很好(堪當會考範文),觀察細膩,情感纖細,讓你覺得,如果擁有一個這樣的朋友,會很不錯。
書裏有一段話,我想許多年青人會有共嗚:

“在眾人捧腹大笑的背後,我回頭想:我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小學、中學、大學,反正考到哪一家便去哪一家;畢業了,有投資銀行向我招手,就一直做到現在。我們的人生,真的是如此無選擇嗎?大半輩子後,我也會如此唏噓嗎? 而我呢,則希望在我失去華爾街孩子的童真以前,把這些零碎的記憶記錄下來,將之出版,並把收益捐贈給有需要的孩子們,讓他們也有機會追逐他們的理想。”

妍宇並沒有因為自己精英的身份,便感覺高高在上。她會自省、會推己及人,憑這點,我會給她很多很多分。

我還想說一點。比較曾子墨與妍宇的自我簡介(就是書本封面摺頁那一小段字),你會馬上明白為什麼我喜歡妍宇多些:

這是曾子墨的──
“畢業於「常春籐」盟校之一的達特茅斯學院。畢業後任職於美國著名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參與完成大約700億元的併購和融資項目…”
(「常春籐」、「著名投資銀行」、「700億元」…一疊聲告訴大家「我有幾勁」;她以「成就」來define自己)

這是妍宇的──
“生於香港,擁有八分之一的馬來血統,80年代新移民的獨生女,死心塌地的亞洲人,通曉五種亞洲方言。畢業後一直在香港的華爾街工作,卻始終是不折不扣的狂想一族…”
(她以「根」來define自己,而非忙不迭告訴大家,她先後畢業於「著名的」聖保羅男女與芝加哥大學,且是會考九優狀元)

總的來說,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很適合中學生:文字好、價值觀正面,值得推介。

20 comments: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我這樣看黃元山、曾子墨和妍宇的書,以我一個能比較看清投行狀況,但又不是投行的人來看:

1. 黃元山根本不在乎他的中文文筆,他的文筆未到爛的地步,但黃元山本書有很多涉及CDO的技術細節,很難用中文表達,這本書是給內行人看,主要是「立此存照」。

2. 妍宇典型南洋人之後(誰無端端有八分一馬來血統呀,南洋人才會馬來、印尼、荷蘭血統都有一點),南洋人很在意自己的根的,她反映價值觀,是不少在投行做,血仍未冷的人的一些想法,很難得。

3. 曾子墨,一如我對很多來自中國的所謂「投行精英」,我投予鄙視的眼光。他們連自己只是一群「用完即棄」的人都未搞清楚,便以為自己好了不起。

Michael Lewis寫Liar's Poker這樣辣,因為Salomon Brothers以及後續的花旗銀行Investment Banking部門有些作風確實非常令人側目。他們做交易那種搵錢手法,確實不敢恭維。

Lee said...

唉~我其實都係書展見到佢呢本書,不過書展太大太多人搵唔返...
我唔係好睇呢d書(自己唔係精英身份,睇咗會自卑),不過都幾覺得佢寫出好有深度。
下次可能會購買,不過唔知道香港乜有華爾街既咩?

李小龍 said...

打書釘睇了幾頁,不但內容十分泛泛。

個個寫投行人工高,工作多兼四處開會見客,工時超長......就好似寫阿媽係女人,有乜好睇?今時今日個個都工時長,女人街小販一年工作三百六十幾日,每日十幾個鐘,邊個工時長?

對投行一切避而不談,個人覺得失望。

imoney孫先生的新財經書大部份重覆舊作,不知跟去年市況低潮有所關係。

Philip Wai said...

Leona,其實你的Blog不及你Fans的comments好看。太過四平八穩,沒有太大驚喜(美女廚房一文另外,充滿不修飾的個人反應)。不是說你寫得不好,而是Comments太過癮了。
我特別喜歡黃世澤先生的comments,永遠有他的博學和過人深度,如「我一個能比較看清投行狀況,但又不是投行的人來看」,勵害勵害!
魯賓在金融海嘯後也嘆了一句,作為高盛和花旗的「大佬」,他也搞不清如 liquidity put的真正含意。行外人?
很多時,我們都以為倒垃圾好簡單,因此我們會以「非垃圾佬」的身份去品評「垃圾佬」。
畢竟投行生意比倒垃圾應該簡單上百倍。

港燦 said...

李小龍 :

"對投行一切避而不談,個人覺得失望。"

原因 : 她要事先得其任職之投行首肯,手稿先經投行過目才可把著作出版。因此,想知投行實際如何運作,還是看黃元山的著作吧。

想多點認識她?參加 "無止橋" 義工計劃,你有機會與她夫婦倆一起回國內做義工。

對我而言,看畢全書,唯一覺得有得著的是 "面試手稿" 那三頁,以及卷末 "銀行家與漁夫的對話"。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To Philip Wai:

如果你想挑動罵戰,我的博客隨時候教,不要打算像恐怖分子一樣,拿別人的blog來做人質,我對一些找碴的人是不失憶的。

你都很久沒出來,是嗎?

To 李小龍:

港燦講的事實,投行的公關部把關會好嚴。黃元山那本,是了解投行運作的一本好書。

Leona said...

世澤:
咦,沒想到你對曾子墨的批評,比我還辣哩

Lee:
香港沒有華爾街,只是代表香港金融界的一個借喻而已

不用感到自卑喎
像這種人中龍鳳,有多少人能達到此水平?
不必要求自己像他們那般樣樣都有一百分;在你喜歡/熱愛的範疇,發揮到你應有的潛力,就對得起自己有餘了

還有一點:他們不是天生便擁有這一切(例如比較何鴻燊的子女們),而是通過努力而來
這樣一想,你會覺得:為什麼人家可以,我不可以?

李小龍:
都說你不要抱著看Liar's Poker那樣的心態看咯
還有,都說此書適合中學生啦
我們看未免淺了一點

燦兄:
我也是尤喜漁夫故事與面試那章--表現了她率直與真實一面,不矯揉造作,可見是投行的料子就是那樣的料子,不是刻意經營的

又,這對夫妻很匹配,也討人喜歡:)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我對曾子墨這類人,是有親身的接觸,妳不要忘記除了做時事評論,我另一個工作是金融融資,見到這類人實在多。

像曾子墨這種,不止一個,妳有機會在花旗銀行大廈間Simplylife食午餐,聽到那些中國來投行中人的對白,你明白我感受深到什麼程度。都未計同他們談融資方案,他們那些不知所謂情況,真的越講越火滾。

不要我復出在報章寫金融,恐怕寫出很多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的辣椒文章,比我在《自由時報》寫得更辣。

孜媽 said...

Leona

我上一個留言說得不清楚,其實我想說我會買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 )

關於在投行工作的國內人,我因工作關係也接觸不少,對你和世澤所言頗有同感。

國內同胞有時很可愛,投行也好文人也好,總給我二極化的感覺,要麼極為厚道老實有深度,要麼極為功利膚淺趾高氣揚。但他們總體而言,知識面比同齡香港人廣,關心的事情較為宏觀,普遍追求體面點的東西,所以什麼美女廚房﹑口靚模是不可能在大陸流行。

有時侯覺得他們沒什麼誠信,樣樣求求其其。但在大陸又有很多公司經營上億的生意不用銀行貸款,完全靠朋友間借貸,利息比銀行高,沒任何手續,這種信在香港又是不可思議的。

我有時也很困惑,或一切都與土壤天氣周圍的環境息息相關,我們剛出生時,大家的分別並不大,後天的改造是那麼驚人。

另 - 喜歡看你的文章,健康又充滿生氣! 你那些人物專訪那些常看著我心潮澎湃呢。

Leona said...

孜媽,早上好:)
坦白說我沒有親身接觸過來自內地的投行精英(遠觀過李晶,這不算數吧?),我只是看曾子墨的書看得頗不爽,她太自覺高人一等了。而不少年輕人卻視之偶像,我大惑不解:你祟拜一個人,就因為她幸運?

港人有許多缺點,也如你所說,知識面不夠廣也不夠深。只是與內地的精英相比,港人勝在正直(integrity)、專業、守法,公民素養較佳。這些特質,內地精英恐怕很不屑呢,他們似乎太注重以名成利就來衡量一個人了。
說到價值觀,港人有其可愛之處。

Kris said...

會計同房曾拿曾子墨的書著我看,當然沒看。我跟他說,以她為目標,你灰十世都不夠,你根本沒有那種出身和運氣,即使她可能不比你聰明多少。

閃令令的明星好看,但我們最多只是凡人。過完海嘯,應該有不少人不再視她為偶像,只是仍沒有想清楚自己的限度在哪,不要追些太遠太空泛的目標。

Lee said...

感謝你既回應,我其實都係外國有名氣大學讀書返黎,在2004年以後係本地的上市IT公司工作。
工作雖然辛苦,不過我成功設計一個web2.0+mobile platform系統同管理工作上獲得上司、同事、下屬肯定。升職加薪兼事業有成(老細想要重點培訓我),不過我覺得生活唔應該只想賺錢,我離開公司後,由Technician做起兼讀碩士學位,希望係技術知識上提升。
稍事休息後,繼續往上攀登。
我想說我只係自卑自己,佢咁年輕就有投資銀行工作際遇。一條平坦既事業之路,係有好多運氣既因素存在。有好際遇通常勝過單靠努力...

Leona said...

Lee,
不用客氣
這樣看來,你也是頗有自己想法的人,恭喜你:)

際遇這回事,實在很難和別人比較,而且很多時候都會落入"你睇我好,我睇你好"的圈套

就以妍宇來說,就算給你有這樣的機會與智慧,你又是否捨得如此辛苦?你願意承受這麼大的壓力嗎?
凡事都有trade-off,我們不要光看別人表面的光輝,忽略人家的努力(鴨子划水這個道理你聽過嗎?)

很長氣,我只想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把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做好,已很了不起啦

Kris,
姐姐真是沒看錯你,諗法夠哂成熟喎
:)

港燦 said...

Re : 孜媽

"總體而言,知識面比同齡香港人廣,關心的事情較為宏觀,普遍追求體面點的東西"

香港既同學只要唔好學以前既我咁,除 past paper,study pack 及雞精書外謝絕所有讀物,一定可以追到內地同學既視野,知識既深度及廣度。響香港無論透過上網,買書,或參加各類活動獲取知識,相比內地方便及自由。關鍵在於,你有無決心去解開各種心障,令學習成為嗜好,心癮,而非負擔。

較輸蝕比內地生,但仍有機會補救既,係生活體驗。

香港同學既生活體驗,大部分源自屋企 、屋苑會所、學校、補習社、商場及康文署管理既場所。佢地有個共通點 - 場所內每個人既行為及活動空間,無時無刻都受高度管理。結果係,就算場所內有任何突發事件,同學們也不用/不能自行諗計應付,因管理者會先行替你解決。

大陸同學呢 ? 上述場所帶比佢地生活體驗所佔既比重無香港既咁大。耕地、魚塘、農貿市場、工廠、礦山、垃圾場、火車站 ... 比到佢地更多生活體驗。呢 d 場所既共通點係,理論上有,但實際無王管。大陸同學響呢 d 場所須隨時自行應付各種意外。年紀小小就要養成一種,響香港呢個處處受高度管理既城市長大既孩子,所欠缺既應付危機能力。

我老婆響大陸出世,讀完初中至移民來港。佢唔止一次同我講,由於內地太多亂規劃 / 欠完善規劃既城市及鄉鎮,每個大陸人響成年前,至少已親歷一次天災/人禍,包括水災、持續兩日 40 度或以上既熱浪、雪災、大旱、走火警、被拐賣、打劫、打荷包、食水污染或車禍。

此外,內地年青人有三樣較香港年青人強既風氣 :

- 較肯自細離鄉別井,告別屋企的 comfort zone,出城、跨省、出國打工或升學,四處流浪找機會,以及愛幾個同學埋班搞自助單車、火車旅遊

- 愛 DIY,山寨,尤其是自製電子、影音器材或配件

- 較敢趁後生創業。我太太話,一個小鎮只要有間啤 cap 帽既廠,就會有個學鄭金鈴自己設計 cap 帽放上網賣既細路

上述三種風氣,令內地的年青人較香港既敢趁後生冒險,靠自己 / 自組團隊解決種種難題。

香港既同學可以點補救 ? 暫時想到既,係課餘多點試試各種不同性質既義工,參加各類團隊活動,未搵到工也自行搞些義工團 / 自製兼職 (例如昨日明報報導的 "高登義工補習團" 及自製期刊),唔好獨沽一味呆坐電腦前下載0靚模寫真或漁翁撒網寄 resume。

既然現時讀大學不但不能保証獲取入職敲門磚,連貼錢打工的機會都唔多,何不自細,趁父母未須你供養時,就自己的興趣、網絡及能力,抓機會試試各種雖可能要倒貼車馬費,但可以累積實際經驗,從而測試出自己適合從事那類行業的工作 ?

父母及長輩既壓力,僵化既課程及教學方法,繁重既功課與課外增值班,以及網上由 "四代香港人" 引發的各種,好易令年青人未踏足社會,腦裡已充滿無奈及無力感既討論,使自己細細個就喪失對身邊事物既好奇心及求知欲,找不到目標,失去自信,繼而自閉,再成毒男腐女,甚至開始靠濫藥或吸毒逃避現實。

時刻提醒自己,切勿除0靚模的身體外,對天下萬物失去興趣。

共勉之。

Leona said...

燦兄:

恭喜你小登科先!
我最近看網誌越來越少,連你榮升人地老公都miss左,見諒見諒
:)

你的回應這麼好,可否容我張貼出來,讓多些朋友互勉?

港燦 said...

Leona :

當然歡迎。

一語道破現時年輕人所面對的困局者多,但想出拆局方法者少。

街坊們更灰,指這一代除考公務員,使自己的薪酬與 master pay scale 掛勾外,很難找到其他工作使個人收入保持穩定及追上通脹。他們盤算,一致認為,讀 nursing 較易成為公僕,其他科目的機會率,如跑馬射蚊鬚。

無緣當護士或加入公僕行列的,難道只能坐以待斃 ?

得想些法子。

Maleizi said...

Dear Leona,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
擅自quote了你的文字到自己的blog仍未有問准您呢sorry!

當時在寫畢業論文寫到我有點沮喪 XP 跟着連珠炮的在想人生目標啊生存意義啊於是就在blog發了點牢騷 ^^"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ement hee...

我會...
努力快快寫完論文去玩! (不對!!!!!! 是要搵工 ORZ)
hahahaaha

:)
Cheers,
Maleizi

Leona said...

Maleizi:

收到你的留言,萬分安慰
寫論文寫到想死,我都試過,請你信我:會過去的

我最喜歡對自己有要求、上進的細路
你莫使姐姐失望哩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To 港燦:

恭喜晒先,大把街坊好樂意俾人情你嘅。

有時候,香港嘅父母應該醒水,係真。

我係一個唔係典型香港人教出嚟嘅細路,我成日都話自己係南洋人。由於南洋人永遠有走難嘅預備,特別印尼人唔駛講。所以,中五過後父母都唔會理你,甚至迫你自己一條友出去旅行,迫自己有解決生活嘅能力。亦唔會點你行乜路,因為當你走佬果陣,有路就要行,就算你喺印尼點勁,可以走難果陣乜都無。

就係咁樣,我至會中五後半工讀咁完成預科同大學課程,我係靠寫報紙自己搵喺預科同大學嘅駛費嘅,之後你查實未必好要自己搵工,因為好多時你拆掂果啲疑難雜症,已經製造咗好多機會俾自己。總之你自己認為有乜做到,就試吓去變成搵錢嘅一盤生意。

ming said...

很多在大陆工作的香港人才是觉得“自己精英的身份,便感覺高高在上”, 我觉得和人有关, 和自己从哪里来无关。

而且, 为什么中国人(不管香港,台湾,大陆人),总是喜欢互相比较。比较只会带来生活压力的加剧。为什么不能像欧美人那样enjoy life。 成就和学业, 和雇主无关, got it? Stopping being sooooooo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