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香港人的危機感(與相對優勢)

前文從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談起,提及一些港人與內地朋友在價值觀上的分別,不但吸引了港燦兄與一眾讀友留言,更因此得到宋以朗先生閭丘露薇女士轉載,討論一下子熾熱起來。

如果大家仍未厭,不如容我就這題目「斬多四兩」,彼此再交流交流。

先說港人的危機感。我這一代香港年青人對內地同胞的印像,應該和內地人所想像的有出入。與父母那輩最大的分別是:我們不敢歧視內地人;我們誠徨誠恐。

用個比喻來說明:
Clyde Prestowitz (美國華府智庫「經濟策略研究所」總裁,原列根政府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寫過一本書,叫Three Billion New Capitalists,講印度的崛起。書裏提到兒子想游說他合資搞一家剷雪公司,他因此大惑不解,身為高階軟件設計師的長子,為什麼會對如此平凡的行業產生興趣?

兒子說:「爸,他們總不成把雪運到印度去吧!」

Clyde Prestowitz終於弄明白兒子的意思──越來越多大公司把業務外包到印度去節省成本,令即使從事高增值行業的人才,也開始擔心起自己的生計來。

香港人對內地的崛起,就好像美國人對印度的冒起那樣,感到惴惴不安。
Thomas Friedman也在The World is Flat一書裏用上了相同的比喻:過去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連飯都吃不飽呢。現在的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就要搶你飯碗了!

再舉個例子:影星杜汶澤引述他也是演戲的太太(她今年三十歲,屬於「第四代香港人」)說,現在香港的女演員好desperate。開工,擔心工作被內地女演員搶去(香港女演員青黃不接,越來越多港產大片起用內地女明星如周迅、張靜初等);放工,擔心老公被內地女演員搶去(近年許多香港男明星北上娶妻,大家對此不陌生吧)。真是情可以堪。

我們這代香港人,對內地的崛起,感覺就是如此危機重重。

***

再說一個故事,談香港人的相對優勢:

女友以寫作為生,受聘於一家國際出版集團,職務之一,是替內地的翻譯把關。具體來說,出版社先把英文原稿給予內地的翻譯譯成中文,再把這個譯好的中文版本,給我女友潤飾。

不要小看這個「潤飾」的工序!如果沒有這個步驟,整篇文章即便是一個錯字也沒有,還是很難讓人讀明白的(你試過用google translator英譯中沒有?大概就是那個水平)。

女友說,她看一些交上來的文章,即使每個英文字都譯得很完美,但句子仍不通順,她得費不少勁,把這些句子「變成中文」。潤飾的同時,她還需要為這些英譯中寫報告,就內地翻譯的作品給意見,供那家國際機構參考。

不久發生怪事。聘用這些翻譯的內地中介,最近頻向她說項,請她改作品時不要太狠,寫報告也務必手下留情。其言詞懇切,說她若太「大公無私」的話,會令內地一些翻譯飯碗不保。

我問她會不會妥協。她輕輕搖頭,道內地的編輯如果加強把關,交上來的作品水平夠高的話,她自然不必大改,否則,就不能怪她「鐵面無私」了。

我也有類似的經驗。有些作者很想在我們這裏寫專欄,托人請食飯、買書索簽名,盛意拳拳,禮貌週週。可是一些作品真的水平不夠,請對方改了又改,最後還是過不了我們的門檻,專欄沒開成。記得有一次在家和媽媽閒聊時提及此事,忍不住嘆了口氣:「人家又是長輩、又有社會地位,三番四次向我這個『o靚妹』紆尊降貴,不讓他登,好像很沒人情味?」左右為難。

媽媽一語道破:「不夠好的自然不能登!你是專業編輯,如果人家請你吃餐飯你就登了他不合格的作品,這和手上有點兒權就徇私的官員有何分別?」果然薑是老的辣。我豁然開朗,從此知道原則是什麼,不再感到為難。

從這些故事總結了什麼呢?那就是相對內地的崛起,港人至少還有兩大優勢,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輕易妥協了:

第一, Soft skills 。以剛才舉的翻譯為例,內地在「技」(hard skills)的層面,表現可能遠超我們,但在「道」(soft skills)的層面,則仍未完全掌握,譯出來的文章不能令人看得愉快。推而廣之,就是內地可以「平靚正」地縫出千千萬萬件的成衣,但不懂打品牌;內地可以平地起高樓,但物業管理服務做得不熨貼,等等。

第二, Quality control。內地人可能覺得港人太沒人情味,但人無信不立,香港這塊「專業」、「高質」的金漆招牌,可是歷經數十年、幾代香港人辛辛苦苦累積下來的寶貴資產啊。這就是為什麼內地企業要來香港上市、食品檢測要在香港做、學位要在香港唸…的原因。

我從閱讀閭丘女士博客內的留言,還看到港人第三個優勢:訊息自由。我們可以無限制地接收訊息,也可以無限制地發表訊息,你可知道這是多大的優勢!憑這點,第一我們金融的地位保得住(秒秒鐘幾十億上落喎,信息有時差/誤差那還得了),第二我們創作的地位保得住(廣告、電影等設計可以沒有框框,靈活多變,更不必政治正確)。

寫了這麼長,當然不是想說港人多麼棒、內地如何趕不上(豈不太小器了!),我想為感到焦慮的香港年青人打打氣,也希望大家開心見誠,多了解對方的優缺點,彼此砥礪。誠如港燦所言,內地人有許多優點,比如做大事的氣魄、開創的精神、離鄉別井的勇氣……很值得港人學習

抛磚引玉至此。希望兩地的朋友多多指正。

7 comments:

hkeric said...

人情味,係先救人後比錢,唔係用係揾好處喎。

港燦 said...

1. soft skills - 內地有套處人潛規則,與港人那套差異仍大,須長年於當地生活,碰過釘才明白。港人要學,單看 "雍正皇朝"、"潛伏" 等劇,或研讀史書去領會也不懂。

同學們不惜倒貼也要爭取回內地交流,實習,當義工的機會。親身接觸不同階層,來自不同省市的內地人吧,網上留言,會偏向將個人經歷視為大眾的普遍經歷。


2. quality control - 成本壓力高,為 "多走幾轉" 趕工,"事事旦旦" 之風於港資企業也很普遍。

更非內地所有機構和企業為求賺盡及快賺,不談 QC。

肯不肯抓緊 QC,視乎個別企業文化,管理人的風格,難一概而論,或簡單把中港企業比較。

3. 正因資訊封閉,謠言滿佈,內地人更珍惜學習各種翻牆技巧,更渴求學習獨立思考,更肯花時間研習如何分辯傳言與數據真偽,發掘給 "河蟹" 但切身的訊息。

另推 :

- 閭丘女士的博文留言值得一看。

- "量子" 最近也比寫過同類題目。他對國情的認識比我們深 :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955.html

港燦 said...

那麼,港人的優勢在哪 ?

親身認識不同文化,國籍的人,相對內地容易及自由。

只是大家不去珍惜,利用,或誤解。

何謂 "誤解" 舉個例 : 不少家長以為每年暑假都安排子女參加 "遊學團",子女們即具 "國際視野"。

結果,子女們對各國的認識,只限當地特色美食,名勝古蹟,遊客常用口語,或僅止於自小掌握攝影技巧而已。

kwan said...

Leona,

尾三段的闾女士应为 “闾丘女士”。

Tks!

Allen said...

“港人第三個優勢:訊息自由。我們可以無限制地接收訊息,也可以無限制地發表訊息,你可知道這是多大的優勢!憑這點,第一我們金融的地位保得住(秒秒鐘幾十億上落喎,信息有時差/誤差那還得了),第二我們創作的地位保得住(廣告、電影等設計可以沒有框框,靈活多變,更不必政治正確)。”
很贊成。補充:
憑這點,還可有第三條好處,即不易受人--尤其是政府官方--誤導,無論它是港府、中央政府,或是他國政府。面臨人生重大抉擇之際,有無這條好處,其結果可以有天壤之別。

Leona said...

hkeric,
你說得對。港人對什麼時候講制度,什麼時候講人情,分得很清楚,幾乎是natural的。不怕被人罵媚外都要講句:這是殖民地教出來的好事之一

燦兄,
你對國情,的確比我了解得多。我完全是閉門造車的,太幼稚了。

說到soft skill / QC等,表面看來,的確我們這套佔優;但問題是:內地人係咪care先?

寫了此文後,有對國情比較了較的朋友告訴我,國內不是不知道西方那套有好處,but they don't care。現在全球市場,一半是international market,另一半就是中國的天下。大佬,你咪同我講乜乜soft skills乜乜QC啦,你學好大陸那套潛規則先黎同我做生意啦!

為了市場,現在大家都要學內地那套,是不是劣幣驅逐良幣?大家自己想。

Kwan,
謝謝指正。手文之誤,已改過來了。

Allen,
你說得對。希望港人珍惜這些自由,網上也好,傳統媒體也好,輿論千萬不要一面倒。這是我們最寶貴的資產之一。

Hoito said...

訊息自由真的是優勢?或是客觀的優勢?
如是的話,香港應該早已成第二個紐倫東,香港的資訊、創作、文化產業又發展到那裏去了?不都是要伸手向政府乞嗎?
如果說大陸沒有訊息自由這個香港自以為傲的所謂優勢的話,大家不是都害怕內地的精英嗎?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訊息自由的優勢,不會帶來提升競爭力的優勢。
香港幾乎是最自由的地方,但競爭力不是一直衰退嗎?我懷疑,自由,是沒有什麼值得珍惜。
我們不是"國人",真的是不懂"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