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2, 2009

潑辣/《潮池》

潑辣到這個地步,與之抬槓的話,我服輸。

「鄧才女」究竟做錯什麼?她不過是在那本三十多頁的深情小說裏,寫錯一百零九個別字而已。文盲有罪麼?(…)

再說,那不是證明的確是她親手撰文嗎?何不為她的親力親為而鼓掌?你們究竟講不講理?
據我胡亂猜測,三十多頁如有八千字的話,那「鄧才女」已經寫對七千八百多個字了。對她而言,堪稱一項壯舉(…)

……但據雜誌報道,她已經就此作了詳盡解釋,包括「用國語拼音 打字,誰知揀字時揀錯。」或「一時疏忽及太倚賴校對。」諸如此類。這些掩飾,oops sorry 揀錯字,這些「解釋」合情合理合法,正如我每次踩進水渠,都會理直氣壯地賴身邊那個沒喝住我的人,賴在這裏建水渠的渠務署,賴發明高跟鞋的路易十四。難道自認發雞盲?

有人批評「鄧才女」的大作錯字連篇,教壞細路。但你可有想過,你讓細路看她的書,你閣下才應該去驗一驗腦?


再說,那些別字無傷大雅,反正會買「鄧才女」大作的人,根本不會發現那些錯字。要成功找出那些別字,至少需要小二水平。不要把「鄧才女」的錯字歸咎「她只有中五程度」,不要傷害我們中五同學的感情。他們的心靈好脆弱,不要迫他們去援交索K。


(全文見香港書展與我何干

相關舊文:誰是王迪詩?

***

說到書展,我又想談書。有本書一看就好喜歡:區家麟《潮池》。它從第一章開始便緊緊揪住我的心。我看了幾章後還馬上買了一本送給朋友。

本書真的好正,你不要打書釘,你一定要買一本回家細看。
不日再詳細介紹。這裏引幾段:

“如果你在香港鑽一個無底深坑,從地球的另一端爬出來,你會看到,天空是深邃的藍,荒涼的原野寂靜無聲,步行良久,杳無人跡,你開始呼吸困難、有點懊悔:哎!忘了帶水和食物。

那裏是南美玻利維亞與阿根廷邊境的安第斯山區,鄰近世界上最乾燥的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荒原之上,要放慢腳步,山區空氣稀薄,每口深呼吸都是一個恩典…”(自序)

***

“難民回鄉後,發現家園盡毀,一切重頭開始,他們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冀望:一個家。

(…)他們問我香港的情況。那時,香港經歷金融風暴,經濟「陷入困境」,失業率「高企」,很多人買了幾百萬元的樓,成為負資產…

我通通沒有告訴他們。”(科索沃餘生記)

***

“一聲轟然巨響,我倒下了。當塵土散落,我看見自己身首異處。

倒下來的感覺沒怎樣,接著發生的事才真正讓我痛心疾首。你看見我們眼窩長滿青苔嗎?那是因為我們流過太多的淚。”(摩艾moai之魂)

比起余秋雨的《行者無疆》,我更喜歡《潮池》。

9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果然系文化人....呢D甘感性既书我好少睇.

paragraphy said...

哈哈哈真有趣。她是不是在吃麥奀記的時候搞錯了辣椒醬和鎮江醋的位置了?總覺得有點酸味喔,該不會IPO太忙連麵也沒時間吃,大熱天時麵泡久變壞了,釀成這種奇特的酸餿味吧?

但當然,依同此理,我們可以繼續胡鬧下去,例如:

介紹給小朋友看這本書的人,要驗腦;

出版這本書的書商,大概要作全身檢查,包括磁力共振和X光檢測;

買這本書竟為文學鑑賞的人,集中要到奧比斯的飛機上,檢查白內障;

當然,最後少不了,就是那些為這一百零幾個別字而大吵大鬧,或在報紙密集章回式連載o靚模演義,或在博客中如怨婦一樣碎碎唸的人,都應該接受思想改造。當中數那些像是字裡行間伸出同情之手、但實質暗藏深水炸彈送你一程的基因改造檸檬辣椒,最為危險,應該像豬流感患者般,先隔離十多天,停寫憤怒文直至病徵完全消失為止。

Leona said...

小瓶子,
哈哈,以後聽我詳細介紹後,再決定是不是值得看吧。

paragraphy,
說得對!的確是醋味比辣味多!
作為女人,我覺得自己的一大缺點是不潑辣,像王迪詩這番又酸又辣的話,莫說講出口,我連想都想不出來,哈哈哈。

hkeric said...

其實咩係潑辣?

若缺齋老人 said...

的確係,香港人所面對既"災禍",在世界一半人口眼中眼本不算什麼:有食有住、不見戰火,仲想點?

eVA said...

在圖書館借了回來看,今朝看了十幾頁,已觸動我個心,果然好”正” wor,多謝介紹!
看到好書真係好開心

Leona said...

Eva,

這麼快就可以在圖書館借到啦?香港圖書館的效率真不錯!

別人喜歡我介紹的書,我也很開心:)

Leona said...

Oh, btw, 我已在blogroll上放了區家麟的連結,他寫blog也很好,大家別錯過

eVA said...

是ar! 我也想不到圖書館這麼快就有了,我下個目標是你本新書。
看了你介紹的飲食書,我都有興趣看,第一次想看這類型的書。
(我成日都覺你好懂得推銷)
多謝你提醒! 我都 ‘吸到’你連結了他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