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09

入選「十本好讀」

出版社剛剛轉告,原來小書《這雙手雖然小》入選了一個「香港教育城」的「第六屆十本好讀」候選名單(#79)中。
候選名單很長(100個!包括馬家輝/張宏豔/李焯芬的書),投票亦已截止(結果未公佈),得獎機會想必等於黑天鵝。
但總是個鼓勵。
今天是媽媽生日,該不該告訴她呢?對媽媽來說,兒女屁大的成就,也是件了不起的事啊。

又,大家也許聽說過了,敝集團上周宣佈全體減薪
此事令人十分不爽。
有朋友忙不迭安慰:你多賣幾本書獲得版稅,就把差額賺回來了。
我在腦海中迅速運算了一下(平時計算購物折扣鍛鍊回來的本領),如果要在一年內賺回那被扣去的5%,我得賣出幾千本書!
但市場又小又競爭激烈,一個名不經傳的人能賣出幾十本書足可偷笑,一年賣得出幾千本書的,已經小有名氣了,還用打工嗎?
說到底這世界講的是bargaining power,小女子勢單力薄如何殺出血路,得好好籌謀。
這筆以後再說。

購書請往這裏
應是比較方便的途徑,一些書店可能已將書上架/入倉,得花時間找。


(這是蕭Sir去年書展拍了傳給我的,一直不好意思放上來,今天能得見天日,全因金融海嘯──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了。
謝謝蕭Sir。)

Saturday, March 28, 2009

說幾句《小團圓》

閱畢《小團圓》好些日子,本來也想寫點什麼的,但是讀了Maren「走入《小團圓》的迷宮──解構張愛玲的七個謎」(原刊於《信報》,請看宋以朗先生的連接)後,我就無話可說了。
因為她寫得實在太好,我再寫一個字都是多餘的。

可女友們不放過我。
尤其Sherry,她說,「
不不不!你也要寫一篇!每個人的閱讀經驗也不同。我當你是欠我一篇!你說過要寫的!
哎她總是有辦法治我。
好的,我也寫幾句《小團圓》吧,只寫怎麼看她和胡蘭成的邂逅。
沒有什麼文學價值,大家不要見笑才好。

***

直到今天,仍有許多人為張愛玲愛上胡蘭成這個「無賴人」感到不值。
一般的講法是,她才貌雙全,家世顯赫,愛上誰不好,偏是一個結了兩次婚、生了幾個孩子、比她大十多廿年的漢奸。他不配她。
但讀了《小團圓》後,也許要換一種看法。
張愛玲不可能不愛上胡蘭成。

張愛玲甫初道便在上海文壇一鳴驚人,人家看她很風光,但她自己不是這樣想:

「歸途明月當頭,她不禁一陣空虛。二十二歲了,寫愛情故事,但是從來沒戀愛過,給人知道不好。」(《小團圓》162頁)

她的確是個沒落貴族,但與父母皆緣薄,後母又待她不好,生活並非想像中的意氣風發。
本來就不是個活潑的人,天才橫溢更使她與凡夫俗子格格不入;沒有太多人了解她。
寫那句名言「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時,張愛玲只有十九歲。可見她內心多麼蒼涼。

胡蘭成呢?
胡蘭成看了張愛玲一篇短篇小說《封鎖》後,馬上驚為天人。
被關在看守所,他央守衛替他買雜誌、追看她寫的東西、爾後不惜一切要尋著她:

「你這名字脂粉氣很重,也不像筆名,我想著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化名。如果是男人,也要去找他,所有能發生的關係都要發生。」(《小團圓》,168頁)

想想一個男人只因為看過你的文章而被你傾倒,這是多大的癡迷!換作今天,也沒有多少人擔當得起這份「知己」吧?
而更重要的是,胡蘭成不是泛泛之輩:他是個美男子,在汪精衛政府任宣傳部政務次長(唔,用現在的眼光,大約是特區政府一個年薪數百萬的副局長之類吧),且具才情,和張愛玲在一起後,光是對話就展現了他的魅力:

「他除了講些生平的小故事,也有許多理論。」(《小團圓》,166頁)

胡蘭成是個世故的男人,他懂得女人,在兩性關係上,佔著絕對的優勢(關於這部份,我就不好意思多說了)。
這樣一個老練的男人,如果立定心意追求一個單純的女人,她恐怕一點扺抗力都沒有。
後來張愛玲愛上胡蘭成,且愛得「低到塵埃裏」,毫不出奇:

「她祟拜他,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小團圓》,165頁)
「男人對女人的憐憫,是近於愛的;一個女人絕不會愛上 一個她認為楚楚可憐的男子,女人對男人的愛,是帶有崇拜性的。」(《心經》)

他是她的偶像,也是她的書迷──他既傾倒於她,也支配著她。還有比這更深刻的關係嗎?這兩個人真是注定走在一起的。
可惜胡蘭成太多情,並不是當丈夫的人。
在一篇馬家輝的訪問裏,記者就把胡蘭成的「愛情邏輯」講得很透澈(還是男人懂得男人):

「談到自己的『多情』,…(女人)似乎分了ABC級,就可以同時擁有,像車一樣。」

這是一段傳奇的愛情,卻不是一場圓滿的婚姻。
婚姻失敗,這不是張愛玲的錯誤。
她只是運氣不好罷了。

延伸閱讀:梁文道「張愛玲與胡蘭成歷史觀上的較量」
“那么这也就说明为什么张爱玲会爱胡兰成…就是她是没办法治得了这个人的。”

***

支開一筆:


在《傾城之戀》裏,白流蘇認為那一場轟轟烈烈戰爭,只是為了成全她和范柳原。正是這句話,提升了《傾城之戀》的層次(我認為)。
原來這也是張愛玲對自己和胡蘭成這一段情的看法(《小團圓》,241頁):

「二次大戰要完了,」他抬起頭來安靜地說。
「噯喲,」她笑著低聲呻吟了一下。「希望它永遠打下去。」
之雍沉下臉來道:「死這麼多人,要它永遠打下去?」
九莉依舊輕聲笑道:「我不過因為要跟你在一起。」


她是對的。因為邵之雍是個不安份的男人,若不是戰爭,他愛的人會更多。

Friday, March 27, 2009

一篇令人流淚的文章

佩服撰寫此文的人。硬是把「行政長官不可能說髒話」這十個字的意思,以一絲不苟的認真態度,冷靜地用上八百字來詮釋。其專業精神不下於禮儀師。怎不令人動容、流淚。

相比別人寫每一個字都如此可歌可泣,能在博上隨心所欲地「X噏」的,何等痛快。

***

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只有中文)
*****************
下稿代立法會秘書處發出:

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吳文華女士今天(三月十一日)聯同翻譯及傳譯部主管黃健文先生與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會面,就編製二○○九年一月十五日行政長官答問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即議事錄)的事宜進行討論。

吳文華在會後表示,會面時與梁國雄議員一同重聽由立法會錄音系統直接收錄的當天行政長官答問會會議的現場聲帶,並向梁國雄議員講述整個編製議事錄的過程,包括解釋秘書處製備立法會議事錄的一貫方針。她說:「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是按照會議的聲音紀錄如實記錄會議過程的發言內容。」

吳文華指出,秘書處在製備當天行政長官答問會的議事錄時,負責的人員經細心聆聽後認為,行政長官在回應黃國健議員時所說的一句「我不想跟人( )噏辯論」中( )內的字,是一個近似「夠」字的陰去聲的字詞。如果在( )內代入「夠」字,該句子便變成「我不想跟人夠噏辯論」,如此構句並不符合中文文法,而且其意思亦難以理解。

在考慮多個陰去聲的可能用詞後,秘書處人員認為,如果在( )內代入「鬥」字,句子會變成「我不想跟人鬥噏辯論」,便可理解為「我不想跟人比賽爭勝胡說辯論」,可呼應「跟人」的語境,呈現出有超過一個人爭著表達意見和互相辯論的場面。

秘書處人員亦察悉社會上有意見認為行政長官當天的用語是「狗噏」,但從語意及語境而言,「狗噏」可理解為粗鄙地胡說,此語並沒有跟一人或多於一人彼此瞎扯胡謅的含義,與緊接前面的「跟人」和後面的「辯論」兩詞不相吻合。

因此,秘書處按一貫的工作方式,憑藉語意及語境來幫助判斷哪個詞語是合情理的用法,而在此情況下,「鬥噏」顯然是較佳的選擇。議事錄的草擬本因而採用了「鬥噏」,並於一月二十二日發送給行政長官及全體議員在內的與會者置評,直至徵詢意見期於一月三十日屆滿為止,秘書處沒有收到任何修改的要求。而有關的議事錄亦已於三月四日發出。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49分

Thursday, March 26, 2009

不可思議公主男事件三則

敝報才女F為了她和才子M合寫的那個專欄苦惱不已,不是欠題材,就是時間不夠。
剛才我們在過道上碰頭,我看到她愁眉苦臉的,便隨口提了一個另類題目,也不知管不管用。
結果才女F對我的點滴之恩,湧泉以報,告訴了我不可思議「公主男」事件三則:

事件一:
才女F兼教一群少年跆拳道,某天練習,一個學員要求不戴頭盔,才女F不置可否。
示範時,才女F一拳把少年擊倒,扶起時忙不迭問他有否受傷(他沒有戴頭盔嘛)。

少年表情痛苦,問:「Miss我個頭有冇亂到?」
他說他花了許多時間「Gel行個頭」,所以才不載頭盔。
才女F以為這種誇張情節只會出現在電影中。她當場呆若木雞。

(聽說當年劉德華拍《天若有情》時,每次取下電單車頭盔後,貪靚的他都反射式地先撥好亂髮,結果被導演杜琪峰破口大罵「你D偶像##$^$$@#!」

原來對頭上青絲注重如斯的,不限於劉天王。 )

事件二:
男記者:「F,你眼睛大,畫眼線很容易嘛。」
才女F:「是啊,但你怎知道呢?」
男記者:「因為我也有畫囉,你看。」說罷他湊近把眼皮翻給才女F看。

才女F吃驚得幾乎翻白眼。

事件三:
另一個會修眉、畫眼線、化了粧才出門的男人,落款是這樣的:

Beauty & Wisdom,
XXX

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城市是遭詛咒了還是怎地。
那些癡情的、運籌帷握的、比我本事又把我教壞的、有男子氣概的男人,是否已絕種(Mr. Darcy!),抑或只存在於武俠小說中(請留意女人們在留言中對這種男人是多麼的嚮往)?

這真比匯豐跌至三字頭還令人傷心啊。

Sunday, March 22, 2009

筍盤

其實不想把男人物化,但為求傳神,將就一下。

我們在那些無聊的研討會之類的場合認識。
偌大的會場人很多,眼光落在對方身上,遂交換卡片,自我介紹。
人很主動,先以電郵跟進,又被加到Facebook上,終於單獨見面。

在「港女」眼中,他是一個「筍盤」:
三十多歲、外型俊朗、專業人士、家裏有錢。很有風度、開朗健談、嗜好正常、非同性戀。
而且,仍然單身。

看到這裏你一定忍不住打岔:這樣「筍」的男人怎可能仍上市?是否只顧數他的好處,刻意隱去其缺陷與僻好?
親愛的小姐,請相信我,以他的條件,哪怕家裏藏著一具木乃伊,仍有許多女人前仆後繼。

但這位「筍盤」有一個很大的煩惱。
他有很多約會的女人,但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他並非壞男人之流,對感情認真,渴望結婚。
他也不是那種沒性格的所謂「好男人」,與三線女明星調情絕無問題。
問題出在哪裏?

問題不在他身上;在他約會的女人身上。
那些女人把他寵壞了。

基於上述各項「超筍」條件,約會這位帥哥的女人絡繹不絕。
專業人士有之、溫室小花有之、大家閨秀有之、模特兒與女明星亦有之。
女人不但樂意與他約會,亦毫不掩飾引他為入幕之賓的意願,對他完全不設防。
一切得來太容易,「筍盤」不費吹灰之力,眾女已願者上釣。他根本沒必要向女性展開追求。
而由於他在市場上的炙手可熱,其結婚的代價(opportunity cost)亦異常龐大。

打個譬喻,一個條件一般的男人若選了一顆樹,最多放棄一個維多利亞公園;但這位「筍盤」一旦選了一顆樹,放棄的是一個亞馬遜森林。
若非為了一個超高條件的女人,實在划不來。「筍盤」為此更加慎重。
結果,他越慎重,女人們越趨之若鶩;越多女人對他趨之若鶩,他越不得不慎重。
就像一隻被高追的股票,當其價值越被高估,它越搶手,以致市值與價值的差距完全不合理;嗯對,一如當年的科網股。
「筍盤」終於單身至今,並抱憾尚未成家立室。

造成這樣的結果,「筍盤」本身有一定的責任──上上床調調情的女友也許很容易就可以得手,但妻子絕不可能自己送上門;在任何環境下,好女人一定要搶回來。 但「筍盤」已被寵壞,沒有鬥心。
但更大的責任來自那些求偶心切的女人身上。

像「筍盤」這樣的男人,雖然不錯,但供應仍是不缺的,各位女仕何必表現得太急不迫待,死命高追?結果一個市場被搶高至不合理水平,而另一些(未必更差的)則乏人問津。
再說,你有問過自己,這真是你喜歡的類型嗎?抑或只是隨波逐流?
專業人士的眼光也許很狹隘;他很有錢但他對生活沒熱情。
你選的不應僅是外在條件,而應是那個人本身。

不是想辯論愛情與面包,也不是論條件高低,想說的只是「選擇」──忠於自己的選擇,也不要局限自己的選擇。
若肯睜開眼睛,在“三十多歲、外型俊朗、專業人士、家裏有錢。很有風度、開朗健談、嗜好正常、非同性戀”之外,仍有芳草。

(糟糕,我這樣一寫,必被標籤為港女之流,呵活該)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低到塵埃裡,卻開出花來


一天我和女友在PP喝茶。
她提到她一位uncle,五十來歲,在一家銀行的IT部門位極人臣──升至VP,金融海嘯不久,即被僱主手起刀落,裁掉了。

「你叫他怎麼辦?五十多歲人還能重頭來過嗎?難道真的去應徵酒樓侍應嗎?」女友皺著眉。
是有這樣的新聞,說一個五十多歲原職經理的,無奈到酒樓捧餐盤。
只要金融海嘯持續,傳媒只會刮出更誇張的新聞來。唯恐大家不心慌。

我想起不久前,網友Alex(他是Foodeasy.com的創辦人)在facebook上分享的一段影片,一個六十多歲的美國阿叔,講他如何被Starbucks救了一命。
你可能聽過這本書:How Starbucks Saved My Life,寫的人叫Michael Gates Gill

Gill是含著銀匙出生的人:肄業於耶魯大學,家世顯赫,在大機構任職高層,年薪過百萬。
然而在53歲那年,他被公司解僱了。
在其後十年,他將經歷生意失敗、婚姻觸礁、女友意外懷孕、和被診斷患上腦瘤。
所有可以想像的壞情況,通通發生了。猶如一場perfect storm。
而最悽涼的是,人生走到這一步,向來精英自居的Gill竟不知該如何求救。
他仍每天穿上西裝結好領呔去上班,假裝很成功,但內心異常痛苦。就像一個遇溺的人,卻連揮手求救的力量都沒有。

然後他闖進了一家Starbucks,復被聘為兼職員工。在一家不問背景、龍蛇混雜的小店裡,Gill竟然重新發掘生命的意義,並活得比過去更快樂。
有人甚至買下電影版權,並讓Tom Hanks飾演Gill的角色

這真是一個曲折故事。
我覺得在這個時勢,與Gill身同感受的人應該不少(因為本次金融海嘯裡,受創最深的,是社會上本來最富有最成功的一群,而他們最難放下身段,走出困境),我們格外需要這樣的故事,看看別人怎樣捱過逆境。
我想在報上更完整地寫出這個故事。但問題是書不新(已面世年餘),電影又未峻工,我不知如何說服上司,讓我把它寫下來(用我們的話說,這故事無新聞性)?今天之前,你聽過這故事嗎?你認為我該寫出來,告訴更多人嗎?
***
相關文章:窮途末路 《星巴克救了我一命》〔寫了:)〕

Tuesday, March 17, 2009

Je ne connais pas la finance - 3

做這份工最大(唯一?)的好處是,遇事不懂,多數求教有門。

下文(舞弄收市價 撤U盤亦難杜絕;敝報訂戶可按此進入)是浸大麥萃才教授應邀為我們撰寫的文章。
他講的都是基礎,對金融從業員來說一定太淺,但對散戶來說,如果連最淺白的東西都不明白,怎能期望他們弄明白整個機制?

Dr. Mak沒有在技術層面中解釋什麼,但他卻恰恰幫我理清了來龍去脈:

(1)正常交易時段順序以價格、時間、成交量促成交易,競價交易時段則以先行,股價隨後(該時段最大成交量的成交價,便自動成為收市價)。

(2)目的之一是便利指數基金以同一價格調整組合減少tracking error

(3)有心人之所以想利用競價時段舞弄收市價,因為該價格最舉足輕重(詳見內文附表)。

(4)競價機制在全球主要市場皆有,為何恰恰香港出了風波?因為港交所在推出機制時,並無設立保險機制,例如限制波幅,或實行隨機收市。

(5)競價機制並非洪水猛獸,相反,對市場有利。而且即使被撤銷亦無法杜絕嘜價。

熟悉金融的同事說,港交所出於少做少錯的官僚作風,一旦撤掉競價機制,可能一年半載內都不會重設。
這次他們嬰兒連水一併倒掉。

相關連結:攪明白U盤
(作者是金融從業員,大概是看我前篇文章實在太幼稚了故忍不住出手--提升敝博質素--具參考價值。專業人士可直接閱讀,不懂的人可以看了下文再說。)


***

舞弄收市價 撤U盤亦難杜絕

滙豐股價在收市競價時段大幅波動,最終導致港交所決定在3月23日,亦即滙豐供股權(02997)在港交所買賣首天,回覆舊制,取消4時以後的競價交易時段(亦即「U盤時段」)。

U盤事件引發國際關注,是因為滙豐是國際性大型企業,在美國、英國及香港同時上市。在全球一體化之下,不同地區的滙豐股價互相牽引。上週一滙豐在U盤時段股價跌至33元,引發倫敦開市時段銀行股急挫,雖然收市之時股價已收復失地,但顯示出全球化之下金融市場的關係愈來愈密切。特別是滙豐是不少指數的成分股,滙豐股價的波動,令到不少投資者財富受到影響。U盤事件的爭議,凸顯了交易方式上的問題,現先由交易系統方式說起。


***
經濟學會告訴大家,供求關係所決定的,就是成交價及成交量。而香港股市所採用的持續交易機制,是買賣盤(Order driven)所帶動。買方及賣方可以在交易系統(自動對盤系統,Automatching system,簡稱AMS)輸入買賣盤指令,而成交配對會按股價、時間及盤量進行。
簡單來說,買家及賣家可以按自己能承受的價格出價,可以是市價盤或者是限價盤買賣股份。如果按盤價能夠符合買家賣家的要求便能配對。而決定因素是股價先行,成交量行後,例如限價40元購入1萬股股份,如果市場沽盤只有4,000股,那麼便先成交4,000股,每股40元,其餘的6,000股買盤,會繼續留待配對。最終如果缺乏沽家的話,買家可能會買不足貨量,但成交價會是預期之內。


***

但因基金在股市投資中愈來愈重要,特別是指數基金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興起,交易方式有必要配合市場的發展,於是才有競價時段的出現。早幾年前,開市前15分鐘已經引入了競價時段(Opening Auction Period),而U盤的名字來源,亦源自英文Auction之中的「U」字。引入U盤開市時段,是希望透過競價方式,找尋合理的開市價,而不再受外圍收市價大幅影響香港開市價。
讀者不難發現,倫敦港股收市價與美國預託證券的收市價,對於港股開市價的影響已沒有90年代那麼大,這就是引入競價時段的作用。原則上,開市時段已用U盤,收市時段也可考慮U盤交易。而所謂競價,是買賣雙方可在U盤時段輸入買賣盤的指令,但配對的模式與持續交易時段不同,是以成交量行先,股價隨後,交易系統會配對最大成交量的可能,然後其成交價便會是收市價。因為收市價是U盤時段成交量最大的,因此應該有一定參考價值。

U盤利基金 乏保險機制肇禍

U盤時段的出現,更加方便基金作出投資組合的調整。香港過去協調發展資產管理市場,而成績亦有目共睹,不少基金公司,包括傳統及對沖基金也在香港運作。而收市價便成基金運作關鍵,因為基金單位資產值淨額(NAV)計算,是使用每日股票收市價計算。任何更改收市價計算方式,也會直接影響基金單位價值。特別是指數基金,每逢指數更改成分股,指數基金便要把被剔除成分股沽出;把加入成分股的股份購入。指數基金所擔心的是跟蹤錯誤(Tracking Error),亦即指數基金表現是否與指數相符。而最佳降低跟蹤錯誤的方式,是在調整指數成分股當天,按收市價買入及賣出相關股份。而且U盤是以量先行,而U盤價亦是收市價,因此指數基金可以在U盤時段買賣股份,而且成交價是以收市價(U盤價)進行,大大減少跟蹤錯誤的程度。所以環球主要市場都有收市競價交易時段,就是方便基金的運作。

***

為何香港實施收市交易時段,又會出現滙豐U盤問題?而同樣在倫敦上市的滙豐,在倫敦又不曾出現狀況?原因之一是市場深度。有些意見認為,香港股市規模小,深度不足,但筆者認為這是妄自菲薄。香港股市已是世界十大,而滙豐股票成交量,與倫敦的相差不太遠,整體市場深度當然不及英美,但單計滙豐股份成交,又似乎不是。而主要原因是因為香港U盤設計的漏洞。

在外國的U盤系統,通常有以下的保險機制:(i)收市價格最高波幅及(ii)隨機收市機制。因為U盤時段時以量行先,價格行後,如果碰上極端的買盤或賣盤,成交價可以偏離持續交易時段很遠。特別是收市時段,其U盤價就是收市價,而收市價往往是衍生工具的重要決定價格因素。

因為利之所在,各方人士都希望能夠影響這個收市價,以達致自己最大利益。而避免U盤價遠離持續交易時段按盤價太遠,限制收市價變幅是其中一個辦法。而原定今年6月會實施U盤價上下波幅2%規定,卻因滙豐事件打亂。而隨機收市的保險機制,是增加有心人「嘜價」的成本,因為根本不知何時才定出收市價,因此在競價時段要全程買賣,才有機會達到目的。不知怎樣港交所在引入收市競價時段之時沒有引入以上的保險機制,所以才出現問題。


***

香港特別之處是衍生工具發達,認股證及牛熊證市場是世界最大市場之一,而期權、期貨、結構性票據也相當活躍。而決定這些衍生工具的價值,就是現貨市場的正股價格,而正股收市價就是關鍵。收市價高低,決定了衍生工具的贏家及輸家。一個遊戲更改了遊戲規則,贏家與輸家可能會換位,利之所在的情況下,他們必定想盡辦法來爭取權益。

競價時段利市場 勿視作猛獸

港交所暫時回覆舊有收市機制,不能防止「嘜價」的出現,因為過往在舊制下亦出現多次懷疑「嘜價」事件,但回覆舊制「嘜價」的成本會高些。如果收市競價時段有利香港金融市場發展,也不必視它為洪水猛獸。港交所在未來更改機制時應作更詳細的諮詢及模擬測試,而考慮的影響應是跨產品的,特別是衍生工具對現貨市場影響,而投資者教育亦要加強。

----------------------------------

收市價為何舉足輕重?

收市價影響衍生工具的價值,特別是指數成分股的收市價,滙豐更因是權重股(佔恆指15%比重),因此影響尤甚。


撰文:麥萃才 浸大財務及決策學系副教授(原刊於經濟日報三月十七日國是港事版)

Saturday, March 14, 2009

懷才不遇

朋友曾經在自己的facebook裡引了一句話,大約是這樣子的:

懷才就像懷孕一樣,日子一久,終會被發現。

當時想也不想就認同了。係吖,啱吖。
其實想深一層,這句話太天真。

就像《浮生路》裡面的April,許多人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我們不滿意生活像白開水一樣平淡,我們總期待著有一天轉變會發生。
我們以為,懷才就像懷孕,日子一久,終會被發現。
各位,錯了。
世上懷才的人何其多,懷才不遇並非不幸;懷才不遇根本是常態。

「懷才不遇根本是常態。」(*)
這是我一個懷才已遇的朋友吐出的話;我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這裡先差開一筆,講講另一位我認識的人。姑且稱他為Z。

我認識Z時,他有一份穩定而有前景的工作,不錯的媒體曝光率。在不少人眼中,他已經算是做得不錯了。
但這遠不是他最輝煌的時候。
在這段時間,我們合作過。Z的專業知識一流,研究做得很紮實,簡直不可多得。但是人非常傲慢。
他的口頭禪是,條街咁多人認叻,我使乜咁謙。
他的傲慢與我們不大配合,後來雙方同意中止合作。
不久,金融海嘯捲至。
Z是少數看準這事的人,所以他的知名度在極短時間裡迸發。他升了職,爆光率大增,飯局不斷,不計其數的人想訪問他,聽他一席話…他紅得燙手。

其後有人專訪Z,我才多瞭解一點他的過去。
他在經濟最不景的時候出道,是那種寄一千封求職信才獲得三個面試機會的那種不景氣。
初出道時薪酬與學歷(及他對自己才華的評估)並不相配,所以懷才不遇與不安全感,他並不陌生。
我猜,Z當時一定向自己說過這句話:
懷才就像懷孕一樣,日子一久,終會被發現。
或者這句:
我最多埋怨自己運氣不好,從不懷疑自己的才華。

大家不妨想一想,如果金融海嘯並沒有發生,Z不能憑這個機會一炮而紅,我們在談這個人時,會怎樣說他?
我們會說,他啊,IQ是不錯的,就是EQ不佳,太囂張,與人合作不來,所以仍浮浮沉沉囉。懷才不遇就是這樣子了。
然而金融海嘯發生了,他紅了,別人又是怎樣講的?
別人會說,他根本就是人中龍鳳,只是過去時勢不配合,幸虧他一直不放棄,努力熱愛的工作,終於魚躍龍門。瞧,世上並無懷才不遇。
其實Z的才華,在我認識他的時候(金融海嘯前)與後來,並無顯著不一樣;天淵之別的只是他的名氣。

同一個人,兩種「解讀」。
不同的是什麼?
不同的並非才華。是運氣而已。
對,只是運氣。
今天你或許懷才不遇,但只要風向一變,你明天就可以飛黃騰達。

我不是鼓勵宿命論。而是想指出世事本來如此。
現在說回我那位講「懷才不遇根本是常態」的朋友。
朋友想脫離自己的職業,一直苦苦求變。他走了一條迂迴曲折的路,費了不少精力,逐吋朝著目標接近,終於讓他得償所願。
在成功的時候,他回望走過的崎嶇,有感而發:
「懷才不遇根本是常態。」他說。
他意識到他能走到今天,並非他的才華比別人多,僅僅是因為他比別人幸運而已。

不要迷信世上沒有懷才不遇,也不要埋怨自己老是懷才不遇。
因為看穿了,懷才不遇是常態,沒有懷才不遇,也是常態。

*朋友的原話是這樣的:
「叻人通街都人係,但能夠成功的只有少數。這是不幸的現實,懷才不遇原來是正常的,是norm!」

***

以上道理,我也是最近才想通。憑的是這本書:

Thursday, March 12, 2009

病倒了

病來如山倒。

昨天約了女友中飯,出門時只覺略有寒意,想是自己穿太少了,沒放在心上。
說說笑笑,還幹掉整整一份肉眼扒,心想這女人太能吃了。
回到公司,開始感覺不妙,混身骨節發痛,且覺得冷。
緊緊地裹著大圍巾,仍在些微發抖。
撐到晚上,出去喝了一口熱湯,感覺稍好,回來一坐下,竟覺得天旋地轉。
知道吃不消了,唯有提早離開。

腳下千斤重,走在馬路上竟還下雨。很想有人送回家,故想起某次生病的情況來。

剛進大學時(i.e.還未結交男友),有一次病倒在宿舍。發燒,咳嗽不止。
那晚是週五,許多同學都回家去,我也打算回家。
但實在支撐不起,撥電話給表姐,請她來接我。表姐平時出個門可艱難了,梳頭也大半天,那次二話不說就出來了。
幸虧有她。老遠從家裡出來,來到大學,又把我送回家。一句怨言都沒有。

另一次也在大學。感冒/腸胃炎,徵狀與這次類似。
那次有男友了,對方還巴巴地從大埔買了粥回來給我吃。見我不在,擱下就走了。
印象中總覺得他還買了兩件精緻的蛋糕給我兩位同房(賄賂她們好使她們心甘情願照顧我?)。他說他沒有,說當時討好女友的手段還不致於那樣高明。
也許是我美化了。我總是把喜歡的人/事美化。

其實每次病,自己受苦不算,總是辛苦媽媽
像今天。看完病回家,告訴媽媽昨夜睡不好,混身痛,媽說替我刮痧。
我伏在床上,媽一邊刮一邊和我談家常。我說,媽媽,你不老就好了。
媽說,不老,媽媽不會老,媽老了誰來照顧你,還有你的子子孫孫?
廚房還熬著粥。元貝加魚片。
要永遠記住這一幕。不能辜負媽媽。也不能再讓她吃苦。

Tuesday, March 10, 2009

Je ne connais pas la finance – 2

匯豐被「質」至33元,全港痛罵大戶於競價時段(「U盤」)舞高弄低。
但是,我搞不懂什麼是「U盤」。花了接近一小時閱報,仍被什麼「競價限價盤」與「參考平衡價格」弄得頭昏腦脹(可否發明一些比較淺白的中文名稱?)。
猜想敝報金融版的才女F已受夠了我,這次唯有向謙謙君子M求教。

L:「都說大戶於U盤造市,我想問,這與正常交易時段『造市』有什麼不同?是不是正常交易時段無法下手?」

M:「其實當你手持三億多時(當時成交價33元,成交股數1,186萬股),你想怎樣造市都可以,正常時段一樣可以逐級逐級把股價壓低。
相反,競價時段反而把成本推高。」

L:「成本更高?」

M:「對,因為競價時段的成交價,是以當時可以達成最高交易股數的買/賣盤價來釐定的。理論上會把要造市的成本推高──而這正是當時港交所決定推出競價盤的原因。

而競價之所以令眾人譁然,是因為在正常交易時段,你可以見到股價逐個逐個價位上落;但在競價時段,當雙方輸入買賣盤時,你不會看到價格變動──直到揭盎那一刻,所以格外始料不及。」

L:「哦,明白。大家在痛罵誰以33元沽出匯豐,可是,如果沒有人同時願意以33元接貨,此次成交便不會達成,對不?」

M:「你問對問題了!關鍵不在於誰在那個價位沽貨,而是誰竟如此神通廣大,好整以暇等待大手接貨。要揪出的,是接貨那位。」他很認真地說。

L:「你快在專欄裡把這個寫出來!」

M:「哎,我那個欄以寫國際金融為主…讓我看看能否於網頁裡寫幾句。」

***

敝報才子M與才女F(我懷疑他倆智商加起來該有300)合寫的專欄,愚以為是全港最好看的報章金融專欄。不容錯過。

至於什麼是「收市競價交易時段的交易規則」,我且把今天敝報「投資理財」中有關描述轉載如下,不日再將之翻譯成師奶都看得懂的中文(當然,若有高人出手,願意把這堆文字化成寥寥數句深入淺出普渡眾生,更加感激不盡):

  收市競價交易時段為16︰00至16︰10,歷時10分鐘,大致可分為「輸入買賣盤」、「對盤前」及「對盤及收市」三時段。

1. 輸入買賣盤時段(16︰00至16︰08)

在交易時段內(16︰00前)所有未完成的限價盤將會被帶進收市競價交易時段,以競價限價盤形式掛牌。投資者亦可自動輸入、修改或取消競價盤(沒有指定價格的買賣盤)及競價限價盤(有指定價格的買賣盤)。而競價盤將較競價限價盤享有優先的配對次序。

 2. 對盤前時段(16︰08至16︰10)

收市競價交易時段的最後2分鐘為對盤前時段,投資者只可輸入競價盤(沒有指定價格的買賣盤),不可更改或取消買賣盤。

  3. 對盤及收市時段:(16︰10)

於16:10,港交所繫統會按買賣盤類、價格及落盤次序等按序對盤,並釐定「參考平衡價格(IEP)」。參考平衡價格是指在最高與最低競價限價買賣盤中,可以達成最高交易股數的買盤價或賣盤價。

16︰10對盤完成後,最後的參考平衡價格便是對盤價,亦即是最終收市價。

所有在收市競價交易時段掛出的賣盤,只要賣出價在對盤價(收市價)或該價格之下,便會以對盤價成交,而在該時段掛出的買盤,只要買入價在對盤價或該價格之上,亦會以對盤價成交。


***

當真有高人出手了:

南杏:好彩買菜冇咁煩
世澤:競價時段的loophole

這時勢,該看什麼書

金融海嘯講了大半年,至今,我們才感到切膚之痛。

此前,雷曼倒閉,你我都不是苦主,所以我們不痛。
AIG股價從最高70美元暴跌99.5%至33美仙,但它在千里之外,我們也不痛。
直到匯豐跌到「三字頭」,青姐淚灑人前...終於,我們痛了。

我發現這時勢讀The Black Swan,格外好看,禁不住飢渴起來:還有別的書更好看嗎?

聽說講Lazard Frères崩塌的The Last Tycoons很好看(作者且完成了新作House of Cards),於是在Amazon上瀏覽,並順著這線索找下去。
我在動手訂書前,還問過幾位朋友的意見,認為這兩本書絕對值得和諸君分享:

When Genius Failed: The Rise and Fall of 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by Roger Lowenstein



當天才失敗。LTCM由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打點(包括兩位諾貝爾經濟學家),它為什麼會輸得一塌糊塗?
aNobii的書友SG是我發掘好書的明燈,他們其中一位推薦的書,都沒有不好看的。
本書他倆同時給予最高評分,一定信得過。

Liar's Poker: Rising Through the Wreckage on Wall Street
by Michael Lewis


前一本講的是LTCM的倒閉,本書講的則是Salomon Brothers的殞落,敝報金融版才子M說(雙手捂著頭,表現出歇斯底里的樣子):「好勁,真係好勁,Michael Lewis真係好厲害...幾乎最好看的書。」

我知道從Amazon訂書需時,所以於此空檔,推薦本地最佳經濟學家之一寫的文章(而且這是免費的):

博士管理層脫離現實 匯豐敗因


各位抹乾眼淚後,趁心情仍沉重,讀書特別記得牢,試試用新的眼光看這時勢,期望這會對人生有所得著,不必輸到貼地。
祝君好。

Saturday, March 07, 2009

美女分手記

美女坐在我面前,紅著眼,忍著淚,訴說著她和一名賤男的分手經過。

「我們在一起半年後,才知道他有一名舊女友,藕斷絲連。我要分手,他說他會儘快處理。好,我忍;

不久我們發生小風波,和好如初後,他才告訴我在冷戰的短短兩週裏,他曾愛上別的女孩。我要分手,他說已經了斷。好,我再忍;

前陣子他失踪了一天,我追問,才知他和另一個女人去了澳門。我大發雷霆,說要分手,他說是那女人自己送上門,他已臨危不亂。好吧,我姑且多忍一次;

最近被我發現他的SMS,原來他和那位前女友從未分手過!而且他們在一起已整整六年了!我怒不可遏,馬上就和他一刀兩斷!」

美女說到這裏,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說如果一早和賤男分開,就不會一波接一波地令自己難受:

「你想,這像不像買匯豐──你發盈警,但我對你有信心,所以我等;

你跌穿100元,我心想你終會回來,我還趁低多掃幾手貨;

你改變漸進式派息政策,我也理解,仍舊默默地守著;

現在你居然還要我供股! !想也不要想!」美女幾乎拍案而起。

***

據我所知,美女已經把賤男從自己的MSN與Facebook戶口中剔除。
至於匯豐,目前她一手都沒有。

我建議賤男和懂股票的女人談戀愛前要三思。
因為她們的練習比較多,分手也來得決絕些。

Thursday, March 05, 2009

Je ne connais pas la finance

Je ne connais pas la finance.
因此以下內容,只涉及常識及高小程度數學。

設若一名散戶,在高位以$100買入一手匯豐,他應不應該供股?

如果這是一道小學數學題,供股合理:

只要再多買兩手,便湊夠一手的供股權。
假如以45元入貨,那總成本便是:
($100 x 400) + ($45 x 400 x 2) + ($28 x 400) = $87,200
這樣,每股便被攤薄至$54.5 ($87200/1600)
不計手續費等,只要股價超過$54.5(而不是原來的$100),便不會蝕本了!

但問題是,這不是一道GMAT數學題(By the way, I hate GMAT!) 。
這裡有一些現實考慮:
首先,多買兩手的成本未必低於每股$45(相信有專家會找出低吸的合理價錢);
其次,匯豐不一定升至$54.5或以上(相信有另一些專家會找出升不升上這個價格的理由);
而最重要的是,你得多取$47,200現金出來以達成以上目標(記住這是你自己口袋裡的錢)。

雖然「條數計得過」,但整件事實在和直覺相悖--我的意思是,憑什麼要把錢這樣用呢?
除了什麼「股權被攤薄」外,我實在找不到一個合理的供股理由(記住,這裡不涉及財經分析;我們僅以常識判斷)。

於是我向我們財經版的才女F印證想法。

L:「一名匯豐散戶選擇不供股,他的損失在哪裡?股權被攤薄?」
F:「有什麼損失?不過是心理因素而已!」她頓一頓,繼續連珠炮發:
「就好像你以正價買了一件衣服,冷不防它銷情不佳被減至三折--三折喎!同樣的價錢可以買三件喎--你覺得好抵、覺得多買幾件可以減少買第一件的代價、覺得沒有不買的理由,僅此而已。」
L:「人們難道不想想這要付出現錢嗎?」
F:「對啊。所以那些本來手持萬來股的,為了供股得另外調出數以十萬以至百萬的資金,便寧肯不供--」
L:「至於那些千億身家的大孖沙...」
F:「大孖沙可以直接向包銷商拿貨,$28當然抵啦(且不要忘記,他們可以同時作出對沖,減低風險)。」
L:「換句話說,散戶若供股,純綷心理因素,沒有什麼理性可言...」
F:「理性?誰會去研究匯豐的資產負債表啊!」

結論:純以常識和高小程度數學作判斷,一名(理性的)散戶實在沒有供股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