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大劈腿》

台灣人稱為「劈腿」的,我們香港人叫做「一腳踏X船」。

換了是幾年前,如果我知道有男/女友愛上別人的情人/伴侶,大概會很快作出勸告:不要引火自焚吧。
倒不是完全出於道德的考慮,而是明知道愛情的空間太小,人多自然容易受傷,何苦冒這個風險。
但叫成年男女不劈腿,等如勸喻青少年不要祟拜偶像──動機良好,卻脫離現實。

令我對劈腿這現像深深反思起來的,是台灣記者/作家劉黎兒在《大劈腿》一書裏的一句話:

"不倫的最大好處,就是兩人沒有法律上的連結關係,所以不論是肉體的、精神的,都會讓兩人維持屬於男女的緊張關係!"

說來諷刺,正因為一段出軌的愛情沒有「未來」可言,也不會為其中一方或雙方帶來諸如名份或財產上的回報,這樣的愛情反而比較純正。
想一想,明知和他/她一起不會有結果,仍義無反顧地沉溺下去,除了愛情,還能有別的解釋嗎?
啊,這我以前真的沒想過。

在二十年前的電視劇裏,「第二號女人」通常是個悲劇人物。
愛上一個已婚男人,每次見面總要偷偷摸摸,需要的時候他總不在身旁,和他在一起的快樂無法宣之於口,哀怨也只能單獨承受…
沒想到到了今時今日,卻有女人樂於當「第二號女人」:

"通常男人除非神通廣大,否則是無法搞上第三號女人的,所以自己是居於最佳優勢,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責任…
反正自己想要的,不管是愛或性,只要男人能給就好了,不需要計較自己是第幾號。
"

更匪夷所思的是,有種怕受束縛的女人甚至只跟有了小孩的已婚男人談戀愛,如此對方離婚的可能性大為降低,她也不怕會失去自由。
男人必然覺得這種女人十分美味了。

我不知道抱這種想法的女人有多少,但請先不要對她們口誅筆伐──我認為在現今極度不平衡的男女關係裏,這實在怪不了她們。

首先女子條件越來越好,而質素匹配的男人實在所剩無幾;
其次愛上已婚男人未必是她的選擇:她愛上他,而他「碰巧」已經結婚。
什麼都有了,她們想要的不過是愛情吧。
從男方角度出發,對妻子的忠誠與承諾是一回事,但與別的女人擦出了火花實在身不由己。
都說男人對女人的愛猶如他愛不同型號的車子: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愛,而二者可以毫無衝突。

無意為劈腿男女開脫(我也實在不敢冒特區道德規範之大不韙),但想深一層,若二人的關係並無傷害第三方,這是否完全不能接受?
我想大部份人都未必接受「劈腿」的情形發生在自己的伴侶身上,但若發生在自己身上,卻是另一回事。

對於劈腿男女,我想說的只是,如果接受那是一段「出軌」的愛情,就千萬千萬不要談「未來」。
一旦談「未來」,就代表想擁有;想擁有,即有所求;有所求,就再也無法單純地愛了。
你能否接受「愛,但不一定擁有」?
每個人的答案不同,正如每個人對於「出軌」的定義都不一樣。

我是個「愛,也要擁有」的女人;對於「出軌」,我認為不必糾纏於那些形而上的諸如「只要不上床就不算」的定義──當你開始反省是否出軌時,或許已經邁向出軌邊緣。
是,我的確律己以嚴,並總提醒自己小心愛上。

記得亦舒說過:「有時,談話對象比戀愛對象還要難找。」
談得來的對象得來不易(而他們不一定是單身的啊),若因為一點不受控的激情而變質,實在太划不來了。

Thursday, April 23, 2009

從Amazon說起

和Truman認識多久了?兩年吧。
他因為看我寫Leon Ho而電郵給我,當時正在Amazon任程式員的他,希望在將來辭工返港創業。
我們一直保持聯絡,三週前他終於回港了。

日子改了又改,終於從密密麻麻的行程表裡擠出了一點時間,可以和他碰碰面。

「你在Amazon做什麼的?」我問。
「Personalization。」他答。
簡單說就是你在Amazon上東逛西逛,它會按照你的購買習慣和瀏覽喜好,向你作出推薦。用的是data mining的技術,當然還有不少竅訣與計算,與數學有關。

前不久我在上面買了Liar's Poker與When Genius Failed,它便向我推薦了Barbarians' at the Gate,還有Michael Lewis的新作。

「我很喜歡Amazon的推薦,出乎意料地脗合心意。但問題是:如果最終我不是從Amazon上買下某本書,它就不能以這個為基礎來推薦了?或者,給我的推薦就不準確了?」 我問。

「你可以於該書頁面剔選「I own it」(位於rating那兒),那它就可以為你記錄下來,作為personalization考慮的一部份。」Truman答。這個功能我還未用過,可以一試。

「聽起來不錯。可是我的藏書記錄以anobii上面的最齊全,如果能自動將之通通輸進Amazon上的account,使之作出更準確的推薦,不是更好嗎?」其實anobii也有推薦服務,只是似乎不及Amazon的準確。

「唔…如果雙方都有API,理論上是可行的。」他答。

「那即是行或不行?」我不知這算不算白痴問題。API是什麼我也不懂。

「如果硬要hack,也是可以的。」他開始面有難色。驀地想起,人家畢竟不是G,尚未知道我的電腦知識差到這個地步。我想我該換話題了。

「為什麼有些網站的personalization做得很好,有些卻不?為什麼Amazon的似乎格外好?」我問。

這問題Truman答得很快:「主要因為Amazon的數據夠多,此外Amazon起步較早,累積的經驗較多,比如說,知道某些係數無關痛癢,就將之從數式中剔除,增加預測的準確度。」

***

Truman數學好,很喜歡personalization的工作。我覺得他一直呆在Amazon也不錯,反正那工作適合他,似乎沒創業的必要。何況現在風高浪急,小船都想找大船靠攏,他居然跳船去?

原來他曾向上司作出一項personalization方面的建議,為此下了不少功夫,連business model都想好了,計劃得很週全。但上司想先集中火力做好本份,著他暫且放下這個side project。過了一些日子,終於放手讓他試,可惜環境一轉差,又叫他放棄。

此時Truman連prototype都弄好了,他想反正一直都有創業的想法,不如趁此豁出去,自己做。他選了深圳做落腳點。

「為什麼不是香港?」我明知故問。

原因可想而知。第一深圳的人工成本低;其二深圳的創業風氣更優;其三,Truman是海外留學生,國家對他們從事高科技創業,有政策上的優惠,包括財政與土地資助。我問,如果在政策上,香港條件與國內相似,他還會考慮香港嗎?

「要看我招了什麼人。如果我在深圳招了很好的人才,未必會搬回來;反之亦然。」看來人才才是香港長保競爭力之道。

他說深圳也只是次選,首選始終是矽谷:「可是我在美國工作用的是working permit,要創業必須等綠卡批下。」Truman在內地出生,而在美國申領綠卡的內地人成千上萬,他在彼邦唸書和工作這麼多年了,仍遙遙無期。

一般人如你我,假設面對類似的處境,反正在Amazon工作得不錯,多半會選擇邊做邊等,綠卡到手再說。但Truman急不及待了,他覺得自己已深思熟慮,不欲多等。結果他放棄的不止綠卡。

「Amazon給員工的股份,每年按表現派發。如果我未來兩三年內仍留在Amazon的話,可以額外得到的股份,約相當於港幣一百萬。」Truman說。這麼好的工作,他也不留戀了。

「你女朋友呢?」我問。

「女友暫時留在那邊…她其實是希望我拿到綠卡再說的。」Truman的聲音小了。

「這樣很可惜吧?」我問。有點同情他。

「如果這一關克服不了,將來也未必可以走下去啊。」他二十七歲,和女友一起兩年。

「家人呢?父母還支持嗎?」我再問。

Truman說從讀書到就業,父母向來給他很大自由度,而爸爸尚未退休,做一點小生意,家計大約不必他擔心。他小學畢業才從內地來港,因為不懂廣東話,被逼從四年級開始重讀,「結果一年後已考了全級第一」,自覺已浪費了不少時間。有兩個哥哥,長兄比較踏實,已婚;二哥是典型港式精英,八優會考狀元,現任大律師,在剛過去的電盈上訴案中,代表小股東。Truman這個老么,最富冒險精神。

***

Truman成立的公司叫「二木」(MeBrowse),因為他和拍檔的名字裡都有個「林」字,取名「二木」,包含了「雙木成林」的宏願。拍檔也是Amazon的同事,與Truman專長不同,日內會從美國回來與他匯合。

回港短短三週,Truman十分積極參與本地Web2.0的活動,例如WordCamp,面談過的人大概上百個。

但我的經驗是,見人不在乎多少,見什麼人才重要──Leon Ho當年回港,見的人就很精挑細選。我也是這樣。雜務太多,又懶,見人只好貴精不貴多,大部份只能在電郵裡神交一番。我向Truman推薦尹思哲。尹兄在Web2.0人脈比我廣得多(我認識的來去都是那三五個,很沒志氣),而且他是正式在Web2.0市場上廝殺的,不像我,隔岸觀火,又是電腦白痴。

「但我覺得你很好啊。我見了這麼多人,你是最明白我說什麼的,你聆聽好專心,而且你思維清晰,問問題一針見血。」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我一聽甜言蜜語便暈頭轉向,答應送他我的小書;但沒放過他。

「你手頭上的資金,可以熬多久?」我問。

「如果真的一點盈利都沒有,十八個月。」他答。都計算好了。

「假設這個project (touch wood)以失敗告終,你怎麼辦?」我再問。

「再來過。我的意念不止一個,我的老本也還有一點。」Truman說。

我的問題難他不倒;但願艱難的創業環境也難他不倒。

Monday, April 20, 2009

Dr.Doom - Roubini

他是一個經濟學家。
其貌不揚,表情似苦瓜乾,說話帶濃厚的不知什麼地方的口音。五十歲了,仍未娶妻。
生於土耳其,有伊朗/猶太血統,住在紐約。
從2004年開始,他已喋喋不休地危言聳聽,指美國的金融市場即將崩塌。人人視他為笑話,沒有人把他當一回事。
單憑這樣的描述,你必然認為他是個失意的男人。一個港女尤其不屑的男人。

但一場世紀罕見的金融海嘯捲至。


他長相獨特,可是那張臉幾乎天天都在CNBC與Bloomberg中出現。全球傳媒對他趨之若鶩,世界級領導人也要接受他面命耳提。
他天天唱淡,可是整個金融系統的崩潰,無一不符合他那篇成名作「The Rising Risk of a Systemic Financial Meltdown: The 12 Steps to Financial Disaster」的預言。
他未婚,可是家中大宅夜夜笙歌,金髮美女川流不息。幾乎每次出場,CNBC都要播出的士高音樂來陪襯他。

除了私生活多姿多采外,Roubini的另一特色是樂於和媒體打交道,而且深諳Web2.0時代的宣傳之道。
之所以被發現愛和美女開派對,因為他的facebook profile完全不設防──他不但聲明"Single"及"interested in meeting women",還把左擁右抱的相片一一上載──直到被一個愛生事的博客發現及冷嘲熱諷(電車男的酸葡萄心態嘛...大家明白的)。
他那篇成名作(走向金融危機的十二步)是在08年2月發表的--渠道是他的博客。
此外他還用Twitter,最新一條Tweet是:

is in Hong Kong where he will also speak at the Gaim Asia Hedge Fund conference http://tinyurl.com/c3fc6d

都說人生就像一場接一場的Black Swan,你永遠沒法預計下一步,但下一步卻可能把你的命運改寫。
Roubini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The Black Swan的作者Taleb也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兩個反眾道而行的人,卻出乎意料地惺惺相惜。Taleb說,「When this crisis was evolving, he was the only economist who made sense.」
看過The Black Swan的人都知道,Taleb對一眾「economist」的評價如何。
二人其後在Facebook上成立了一個小組叫「Make Bankers Accountable」,毫不令人意外。
CNBC曾邀請他倆一同做節目,題為「Dr. Doom & The Black Swan」:

***

Roubini訪港開壇,敝報才子M粉墨登場:
衰退未完 惟大蕭條風險降:
「上一次2001年衰退歷時8個月,但今次至少要24個月,上一次國內生產總值(GDP)低位比高位下跌0.5%,但今次已下跌5%,反映嚴重性大十倍,而且今次是全球同步衰退。 要捕捉經濟的轉向,魯賓尼認為,要緊盯的指標並非股市,因股市預測經濟的能力素來不佳,反而較好的指標來自信貸市場。」


網友留言寫照介紹Roubini的經濟學生涯,深入淺出:沒料子的人 別踩鋼線

Saturday, April 18, 2009

章小蕙

大學有一份功課,我想以章小蕙為題材,硬著頭皮電郵她,看了她許多資料後,又把研究的方向告訴她,希望打動她。
她答允了。
有點驚喜。聽說章小姐是個麻煩的女人、勢利的女人,我一介學生,她也給我機會,可見為人並非外界所講那麼糟?

結果當然不是。
按時去到她的店子(位於在中環的The Galleria裡),還約了一個義務幫忙拍照的同學,二人清早自大學老遠出來,興沖沖地。
豈知章小姐一出現,變了另一張臉,說,不如你們訪問我的店長啦,不是一樣嗎?我好唔得閒。
什麼?
整份功課要研究的對象,就是閣下,你叫我訪問你的店長,都九唔搭八!只好灰著臉離開。
當時年紀小,覺得被看不起,報復心態,在功課裡瘋狂地數落她,還引經據典地,說她的所謂「品味」,只是偽中產。

這是陳年舊事。
其後她破產了、拍三級片《桃色》了、遠走荷里活了…消失大家視線。
你都有今日嘞。我心想。
不旋踵,她又似颱風襲港,並挾著「荷里活電影監製」的身份,不可同日而語。
出現在鄭經翰的節目裡,深低胸黑色裙子映襯膚光勝雪看得人心驚肉跳,鬈髮垂肩眼波流轉舉手投足儘是媚態,向一眾發育不良的「o靚模」示範什麼叫La Femme Fatale。

她說她絲毫不以「欠債二億五千萬」為恥,因為若欠的數目少,就不配合「章小蕙」的身份。
又說自己的世界很大,眼光不止一本娛樂週刊,言語間流露對香港此彈丸之地的不屑。
更瞪大雙眼,表示自己從來不需靠美色上位,因為有真材實料。

我邊看邊想:這個女人的生命力好比蟑螂般頑強!
我雖然不喜歡她,但不得不承認她很有本事。只不過,有本事是一回事,所做一切皆為自己又是另一回事。她的出發點是私利,情操有欠高尚,不值得祟拜。
唉算了。不能要求太高。

後來偶而看到四月份《明週》一篇以她為題的訪問,又多了一重認識。
章小蕙犀利之處有兩點:
第一,她懂方法。

「『想做演員嗎?一開始要影相,拍段短片,到處找試鏡機會,搏做茄呢啡,慢慢砌靚個履歷,我諗我做不到。電影界的朋友叫我由高開始,from top down,有人際關係就靠關係,有人幫就靠人幫。』

章小蕙交遊廣闊,在內地、東南亞認識不少有錢又想投資的朋友,現在主要工作就是做電影集資…
『我在荷李活開會,見到很多好出名的監製,他們對我尊敬的態度,一個演員一世也不會得到,除非你是梅麗史翠普,他們叫我money honey。當你是帶錢去的那個人,因為你,戲才開得成,你就有power,荷李活是一個講權力的地方。』」

第二,她願意反眾道而行

「『如果你問我的生存之道,我最叻的是從來不做羊群其中一隻,別人行左,我行右,如果要我跟大隊,由茄呢啡開始,慢慢向上爬,等七年吧。』

縱使她的方法是靠人際關係,她不怕別人說她不是靠自己。
『人際關係幫你打開一道門,你會不會五分鐘後被人踢出來呢?就要靠自己。』」

到了這個階段,我不會像學生時代決定以她為功課題材時那樣祟拜她。
也不會像後來因為被她拒絕後而討厭她。
喜歡她,是無知;不喜歡她,也是無知。
當看穿她的正面反面,對她不憎也不愛時,才發現,咦,進步的是自己喎。

(《明周》訪問全文見:不倦的蝴蝶──章小蕙,via "shall we talk"

Friday, April 17, 2009

由賣帽少女說起

同一宗新聞,分析手法有不同,見地與視野亦有高低。
少女的上進、創意值得鼓勵,此屬可喜。這是一個層次。
另一個層次去看此事,就見到香港這個地方的侷限,此屬可悲。

我認為這一篇專欄文章的水平和一般的不一樣。

經濟日報副刊 方文正(敝報用戶可登入閱讀全文

少女在街頭賣帽,一葉知秋,看出大量社會問題。為何一個有創意的年輕人,會將創意發揮在頭上的一頂帽?十五、六歲,創意澎湃,自行創業發揮,在外國絕不稀 奇,但奇就奇在,外國的少年會開發一個網站,甚至乎一套軟件,又或者是一盤可以擴充的生意。而本地的少女,只想到申請專利權,賣一頂價值百元的 cap 帽,還要冒被控侵權的風險。
這一盤並非生意,只不過是孝順女兒,為幫補家計的手作仔。
證明這個號稱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骨子裡依然未有進步過,繼續停留在七十年代,一家大細拿一些黐膠花、剪線頭的工作回家幫補生計的年代。人最大的功能,在 香港,依然是一對手,用勞力換取金錢。至於以小博大,利用腦筋開創一些新事物,為自己建立一盤事業,在香港仍然未能落地開花…
關於最後一句,方兄似乎未看過小書呢。難怪朋友都說我不努力推銷。嗚。

Thursday, April 16, 2009

有這樣的讀者,所以繼續寫

一個朋友說得好:博客有多少人瀏覽不重要,重要的是擁有怎麼樣的讀者。
前文收到的三十餘個留言,質素之高,實屬罕見。
我想,這至少給我兩個訊息:

第一,你們真令我驕傲。
你們留言,表達支持,我感動得不得了。感動之餘,也警愓起來:瞧,這些讀者是有要求的、懂是非的,所以如果我做得不好,你們一樣看得分明,將來我若有不足之處,相信大家也不會對我客氣。
我向大家學習的地方很多,不能沾沾自喜。 若不努力,怎麼回報大家?

第二,寫博沒有為我帶來名與利,但我十分富足。
這兩天下來,我未有機會面對面向任何一位朋友提過這兒發生的事(太忙了)。給我支持的人,泰半從未相見,即使認識,也不在身邊。
友誼真是奇妙的東西。
你看,我們之間,「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聲色香味觸法」,只有空氣與電波。
空氣與電波都是虛的,可是你們對我這樣好,給我的力量這樣實在!
一起唸書的同學,課後討論習作,晚上睡在一起,衣服都可調換穿。可是數載同窗情誼,竟比泡沫還脆弱,敵不過躍動的數字。

原來真正的友誼,未必看得見觸得到,但當你軟弱時,它卻像金剛罩一樣包裹著你,不讓你受傷害。
另一個朋友也說得好:人心裏的空間很珍貴,不要浪費。
我擰開花灑,熱水嘩啦嘩啦沖下,我昂首迎著它,半晌抹乾身體,感到無比輕鬆。
骯髒的、陰暗的、邪惡的,都隨熱水沖掉。
在我心裏,只剩下珍惜我的人,與我珍惜的人。
真是幸運。

***

Sherry:不會窒礙我的。相反,這樣一逼,倒令我更有決心寫下去。咁大個女,原來未曾下過什麼決心,呵。

Wilson:謝謝。細路你又聰明又成熟,到你三十歲時,姐姐包保你好過眾多「筍盤」。

Anon@5:28am:謝謝你和我分享你的Purpose of Life,非常感動。互勉。

qwerty:謝謝。

CC:開齌啦噃,以後繼續留啦。
:)

南杏:你看,你寫得比我還好。好一個「草船借箭」,讀者的確比我還聰明。謝謝。

Perennial_Loser:丘吉爾這話我也好像聽過,有智慧。我聯想起作家王朔說,罵人前自己先要佔據最低點,就跌冇可跌。以後我們罵人,躺著罵好了。
又,你不如改名叫Winner啦。Freakonomics講過一個兩兄弟分別叫Loser和Winner的故事,你看過沒有?

Eva:謝謝。選好書還可以上anobii.com,那兒高手如雲。

David:你一句話,勝我千言萬語。謝謝。
寫的、被寫的、看的,都有收穫...竟仍有人不快樂,這真令人納悶。
將來你有公司上市,我爭崩頭都要抽一手IPO。Periord。

駒:你看事情,比我還分明。我唯一不理解的是,假設是認識的人,私下發個電郵表達意見不好嗎?為什麼要以匿名留言呢?這樣處事好像有點孩子氣。

小孜媽: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謝謝。也抱你一個。
:)

Pol:你一點也沒有扯遠話題,你說了最重要的話,我太喜歡你的留言了,很中肯,也帶給我很多反省。我希望其他讀者,也花點時間看你的留言。
如果將來(或已經)你發表文章,請務必讓我知道;要不,請你繼續留在我身邊,適時給我提醒。
謝謝。

Alex Cheng:謝謝!這是我的光榮。
:)

Audrey:真的嗎?謝謝。真實的我是越來越沒性格了,還是文字裏的我保留一點風格。

Anon:"Writing is spiritual, blogging is personal, while blaming is universal."--說得好!

李小龍:有啦,不信你上Yahoo Blog看看,好些講飲講食講化粧的博,都有成千上萬瀏覽。
"成功博客都會俾人用匿名放箭"...樹大招風。

生存人:唉,若是同窗,何必做到這樣?
請不必揣測這是誰了--別人要把事做絕,我們管不了;至於我們自己,就凡事留一線好了。
同學,謝謝你。

柏斯:謝謝,讓我知道讀者的想法--「我想看的是,你和你的朋友對某些社會社象/新聞事的看法,故「出賣朋友的私隱,換取讀者」之說不能成立。」
有你這句話,比什麼都重要。

Jonathan同學:你好嗎?很高興收到你的訊息。
是的,我就是「有真有假」那點做得不好,後來改了。我唯一納悶的地方是:若是認識的,難道沒有比匿名留言更好的方法讓我知道嗎?

TinTinBright:你沒說錯,讀者真的比我還高明。你提到亦舒,我記得她說過:作家最怕兩句話--(1)告訴你一件事,千萬不要寫出來;(2)告訴你一件事,一定要寫出來。
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大頭妹:誰說你不懂說話?謝謝你把我的文章介紹給朋友。將來的路還很長,我們都不要忽視朋友之間微小支持的重要。
:)

Connie:你弄蛋糕給我吃、請我喝酒、贈我書本...天地良心,如果你是男人,我死活都要嫁給你;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同Mr.Ho死過,哼!

市場維京人:謝謝。你引了全文裏我最喜歡的話--「博客能生存,不是因為有寫的人;是因為有看的人。」

Alan:好一句不要那麼沉重!互勉。

Fanny:放心,這事只困擾了我一晚而已(是,我明白,已太多了)。我也覺得文字本身已表達了我是怎樣的人,清者自清,但人心多複雜,誰知道有些人總是另有想法?
人情世故,學問多著 。
(你是師姐嗎?)

Kin:師兄你好!謝謝你。 我回應,並非真的覺得它很有價值,而是想借此說一些應說很久的話。
下面我答Isaac留言,會講得詳盡些。

DC:果然是個辯論健將!我自己寫了這麼多話,都不及你一語中的。 幸好我們以前未曾在擂台上較量過,否則我實輸。
你想我多在博客中提你,好呀--前堤是,你打算怎樣討好我先?
:)

令狐大俠:哎,我雖不愛簡體字,但好文章無分繁簡,余華蘇童的小說我一本都不放過。
希望你以後多來交流。

星旋:你們的鼓勵,是最大的動力。你也有寫博嗎?改天我會去看看。

計算士:太太/母親/女兒買東西的時候猶疑著,你是否也說:"喜歡就可以了"?
謝謝:)

Issac:你真聰明,被你看穿了。
那個匿名留言,問心,我本來一點回應的打算都沒有的,她提的問題,答案顯而易見(等會答你);我回它,原因只有一個--請留意原文的話:「不如借這個機會」--我想說自己想說的話。例如,如果不為名不為利,我為什麼仍要寫?這是我不斷問自己的話,那個匿名留言,加速了我的思考,與決心。

答你問題:
條line點draw?
很簡單,用common sense。在現實裏,一個正常人都可以憑common sense,知道什麼話可以向別人覆述,什麼不。 只是在網上,也許要更慎重些。
當然,再謹慎也有可能犯錯,所以為防萬一,我一定會讓對方知道我寫過他的事。
還有,我不是為寫人而寫人,為爆料而爆,背後一定有值得講的道理,才需適可而止地擷取一些故事,簡化道理。你可以看看Tintinbright或DC的留言。他們說得比我好。

Robin:謝。有空會看。

Alex:請閱寫給Isaac的話。不重覆了。

陳大文:謝謝。我和Erica算不算同病相憐?

Hevangel:唔勁,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啦。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回一個匿名留言

匿名留言通常沒有什麼回應的價值,但寫於 11:11pm這個是例外。

她寫得不短,但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你憑什麼出賣朋友的私隱,換取讀者?
我想她對我雖然有誤解,但也必然反映一部份人的看法,不如借這個機會,一次過,乾乾脆脆說清楚。

她對我的批評,分為兩部份:
首先,這是一個「成功」的博客。她認為從留言、「粉絲」、瀏覽人次看來,這兒還算有人認識。
其次,為了達到成功的目的,我的慣技是吐露朋友的私事。

先說「成功」吧。
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博客的瀏覽人次,是世上最不確定的東西之一。而不管它數目再大,它也是虛無的,可以毫無價值(何況我沒有裝Ad Sense)。
你今天看到subscriber(i.e.Feedburner reader)有1,158個,明天或後天,沒有新的文章,它會調整到200左右。我不知道它用什麼方程式來計算,但事實如此。

你認為這兒出名,只是一種錯覺:因為你身邊有不少人都有看。你身處我的讀者當中。
我舉個例吧。不久前和朋友聚會,談到當時商台的HK Toolbar尚未有Mac版,不禁抱怨:怎可以忽略Mac user呢?你可知道香港有多人用Mac機?
朋友立即糾正我:只有用Mac的人才會覺得Mac user多。事實上Mac的市場和PC相比,九牛一毛。
我身處Mac user的圈子,以為整個市場用Mac的比例都這樣高,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同樣,如果作一個全港的博客調查,這兒的瀏覽人次,絕對首一千位不入。受歡迎的博客,每日人次以萬計。成功?這裏不算。

好了,就當我真的很「有名」,又如何呢?它沒有帶給我金錢,更沒有帶給我任何工作上的方便。
我出去工作、公務應酬,用的只是一個「評論版編輯」的名義,不會一邊派卡片一邊自我介紹:我就是博客XXX,然後把域名唸一次;而一接下名片就說,啊,你就是博客XXX的,也絕無僅有。
我曾說過,我的書,起碼要一年賣出幾千本,才有機會填補被扣去的5%薪水。僅僅5%!
在香港,寫書的人不會發達(至少是小眾);發了達寫書,才有市場。這幾乎是市場規律。

匿名客一方面覺得我「成功」,另一方面,她其實也懷疑我成功,自相矛盾。
為什麼這樣說呢?
舉例,如果我是陶傑,我在文章裏寫我的菲傭,會有人跳出來說:你幹嗎泄露了菲傭的私隱,換取讀者?
不會這樣。因為陶傑比菲傭有錢、有權、有地位。不會有人以這個論點來批評陶傑,因為唔make sense。

我寫了快三年,剛開始的整整一年,完全關閉了留言功能、也不去別人那兒留言。我寫博,壓根兒不是為了揚名立萬。
至於我為什麼寫下去,後面再說。

再說第二部份:出賣朋友。
關於這樣的批評,剛開放留言時聽了不少,後來聲音漸漸下去,因為許多人理解了,知道那是很滑稽的說法。但看來樹欲靜而風不息。

不管你相不相信,如果我寫的不是公眾人物、如果我寫的資料,是和朋友私下聊天時談到的,我發表後,一定會把這條link轉寄朋友。若有什麼敏感的東西不能寫,起碼對方會知道,也一定可以撒回來。
這樣做是要尊重對方。他信任我,才會告訴我種種,而我若想和他繼續交往,也不可能瞞著他就出賣了他的私隱。犯得著為了一篇瀏覽人次最多上千的博文,得失一個朋友嗎?
我名正言順在這裏寫了一段日子,如果被寫的人認為我侵犯了他的私隱,我還能寫下去嗎?
你可以說,那是因為你的朋友器量大,不和你計較。尊敬的匿名客,我並非只寫一個人,我寫了一百個人有多了。

再說,什麼叫「出賣」,這在乎你怎樣看別人、看自己。
我看人家的文章,很少懷疑對方用心,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覺得我另有目的?
當然,目的純正,也可能表達手法有誤;就像我今天去聽一個問責高官講話,她說,再小心奕奕,都會開口夾著脷。
上一篇文章,回想我確有疏忽,但那絕非故意。經好心的匿名11:46提醒以後,我又改寫得更隱晦。

如果販賣私隱能保證銷量,小報何須告急、擔心讀者被facebook與youtube搶去?
博客能生存,不是因為有寫的人;是因為有看的人。
而要能令別人看、甚至重看,一定要使他有所得著、使他愛上,這不是說說那麼簡單。
我寫人,可能為了說一個道理,可能因為他有過人之處。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主題。
寫過的百多人裏,公眾人物不少:早期有Steve Jobs李開復Peter Arnett;後來有Randy PaushMichael Gates GillMatt Mullenweg。身邊朋友越寫越少,因為再沒有寫的意義──例如Murphy,我現在再也寫不出那樣的文字了,如此天真膚淺。
最近我連人物都少寫了,因為不重覆、值得寫的人,可遇不可求。我正打算多寫書評──好書的供應,總是源源不絕的吧。

最後,你或者會說,你把自己講得那樣偉大,寫博不為名不為利,那你是為什麼?
告訴你,有好一段時間,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寫。
我只想到幾十個寫的理由;單是閣下這樣一個來勢汹汹的匿名留言,足以使我退縮。
是什麼令我寫下去呢?

去年,有一個名人,親自在書展裏,買了我第一本書。
他的地位比我高,學問比我好,書本銷量比我多得多。
出版社轉告此事,我不信,事後冒昧寫信去問,對方證實了。
他的回郵很簡單,只有幾句話:「妳新書的被訪者充滿熱力,妳的文字也洋溢着陽光…妳一定愛文字,請繼續愛下去。」
於是我繼續寫。

我老師Paul Yip問我,你的purpose of life是什麼?
我答不上來。他責我從小被寵壞,沒有大志,故反問:你為什麼不多寫文章?為什麼不多啟發別人?若自問料子不夠,為什麼不多看書?
於是我繼續寫。

我另一個老師說,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是文章。你多思考多寫,不但對讀者有益處,對你自己更有益。
於是我繼續寫。

一個不認識的內地女孩說,喜歡這個博客「本色待人本色寫人,人情味十足 ,絕不冷冰冰」。
於是我繼續寫。

一個小子看了「千金難買少年窮」後說,他終於鼓起勇氣,下決心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於是我繼續寫。

一個女生說,文章寫出了她感情的傷,觸動她心靈;一個師奶說,文章開啟了她的眼界;一個爸爸說,女兒像你就好了…
於是我繼續寫。

我有一百個強而有力的理由不寫;而支持我寫的,只是這些細細碎碎的、看來無足輕重的隻字片語。
但我決心寫下去。

希望以後不必再作這樣的澄清了。

Monday, April 13, 2009

新聞系女生

S說:「你們新聞系的女子真特別,各人有各人的風格。」

其實在我們那班裏,她只認識我和K,而K又是那樣出類拔萃的一個女子,再平凡的人與她並在一起,都「各人有各人的風格」了。

說起K,唸書的時候我們是不太熟的,只是年初我們那班有聚會,碰巧我和K都遲到了,坐在一塊兒,又剛剛有共同話題,這才互相了解起來。

K有段時間工作很累,想逃,無論如何要到外國唸書去。
她告訴我,決心要走時已經一月了,好些graduate school都已接近招生的尾聲。但她顧不了那麼多,一鼓作氣,僅僅花了兩個周末準備GMAT,再後補TOEFL成績,硬是把報名表格遞上了。

她記得很清楚:幾個月後一家學校致電給她面試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她仍在辦公室裏搏鬥著,精神透支,累得不堪。
才報了兩所大學,而兩家都錄取了她。

K說她離職求學的時候,根本沒考慮那麼多:錯過考獎學金的時機,回來工作也沒數,但她就是堅持要走,「好desperate」。
一年後回來,負債、沒工作,她說,「當時真是連過海吃頓飯也可免則免」。
幸好這樣的日子不長,不消多久她就轉行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今非昔比。

那晚聚會後我與她同路,一道打車回去,她先下。我坐在車廂裏,目送她走進大廈,長髮及肩的她,背影十分瀟灑。
真像亦舒筆下的女子:清秀、能幹、獨立。

除K以外,新聞系師姐黃明樂的灑脫也是出了名的──有AO不當,出來跑單幫。
記得有回她在博客裏寫郭襄的「除卻巫山不是雲」,說她自創峨眉派,「我自箇風流」──反映了她本身骨子裏的特立獨行。

曾一度與我們同班的謝曉虹,來去都不帶走雲彩,是文壇超新星(她是第八屆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得主,王貽興是第七屆)(唉,我用上「文壇超新星」這個形容詞,她知道了一定嫌我俗不可耐)。
那晚聚會時大伙說要出一本文集,紀念畢業周年,有人提出,什麼噱頭都不用搞,僅在封面印上「作者:謝曉虹及其他」就夠了。
她一個頂我們六十幾個。

是,K、黃明樂、謝曉虹,僅是眾多新聞系女生裏,嶄露頭角的一小撮。
我們還有許多同學,選擇背著背包去流浪、一腔熱血投身NGO、嫁了人生了小孩、正職以外幹著沒有什麼回報的奇奇怪怪的事…而更多人像我一樣,打一份平凡的工,營營役役,是社會裏微不足道的一員。
但我們以身為「新聞系女生」而驕傲。

新聞系女生之所以獨特,說出來原因又很簡單:能考進中大新聞系的多數成績拔尖,足以考進法律、商科或繙譯等有餘。
擱著有前途保證的學系不選,明知傳媒這行出了名多勞少得,還要擠破頭考進來,可見性格裏總有幾分不羈,或浪漫(散漫?),或我行我素。說不定其中還有幾個難得的,身懷理想(有Vision)。
因此才「各人有各人的風格」吧。

我知道有些同學畢業一段日子,仍不大確定自己的路;有些同學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但還未做出成績;還有不少師弟妹們,一想到畢業以後怎麼辦,就惴惴不安。
不要怕。
想想那年夏天,你們考進了中大新傳,吶喊與汗水裏,映著一張張朝氣勃勃的臉。你們曾如此驕傲,如此志氣高昂,未來有什麼你們會跨不過?

相關舊文:
愛在新聞系

致新聞系同學
《壹傳媒》舊生會

從《美女廚房》說起

這節目實在俗不可耐。
受不了躲進房間,以為只我一人才如此孤芳自賞,原來女友MC比我反應更大──她準備向廣管局投訴。以下是她的文章,容我轉載如下:

對女人的侮辱!
Yesterday at 10:35pm

《美女廚房》看到一半,實在不得不把電視機關掉。
美少女廚神那一part,是賣美少女的廚藝,更是出賣女性的胴體;如果香港小姐以「美感」作為讓社會眼睛嘗冰淇淋的開脫,那麼美女廚房徹頭徹尾是砵蘭街版本的香港小姐show,不耐煩用甚麼「美感」包裝,直接order一對乳房,兩只半露的酥胸。

一個個看來廿歲出頭的女孩子,戰戰兢兢捧住自己做的菜,用筷子夾進那班男主持的嘴巴中,男主持刻意讓自己看來雙眼發直,循水平線瞪得老大,就是暗示(或明示?)自己正看著美少女的胸脯,然後舐舐嘴巴,動作雙關,是垂涎美食,更是對姣好身段口水直流。

這是甚麼年代,一齣如此品味低的鬧劇,竟在週日的黃金時段播放,對住電視不論男女老少,竟然能笑得捧腹開懷?

請容我申報我不特別是女權份子,但我卻實實在在感到女性的胴體被侮辱。我明日會向廣管局投訴,有同感的請你也這樣做。

我回應MC:
絕對同意!
但反過來看,問題是不少女性根本對這種被注視/被賞玩甘之如飴,你奈何得了?

***

相關舊文:
女人與貓
" 男人說狗是attention seeker,好比女人,難搞。
我說貓才像女人,更難搞。
...
這位腦殘美少女和我的貓有什麼區別呢?
每次黑子食飽了沒事幹,在那兒(很美麗地)呆站時,我和表姐與弟弟們,就會取笑牠:「黑子,你在幹嗎了?你是不是低B的,嗯?」
...
我不輕視美色。美色對女人來說,是福也是禍
因為美色,可以被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也因為美色,可以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這中間的學問,差之一毫,謬之千里。"

Wednesday, April 08, 2009

今年以來最有深度電影──Watchmen

T是個玩也要玩得成專家的人。
我在這裡工作以來,認識的人不少,但論經歷與才智和他相當的,還找不出幾個。
他教我品茶,說一開始不能讓我嚐最好的,「費事返唔到轉頭」。
我記得Joe Chan也說過類似的話("This is a curse…")。
他們這樣與眾不同,使認識他們本身倒成了一種詛咒,「返唔到轉頭」了。

吃喝玩樂,T都是專家,但說到看電影,他倒不及我了(彷彿這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似)。
T問我最近有什麼電影好看,我說最好看的是Watchmen。不懂電影的,看了不出十分鐘就坐不下去;但喜歡電影的,會愛不釋手,深為震撼。
我說你不必找這套電影看,「費事返唔到轉頭」,調侃著他。
他央我解畫。我想這裡有一篇好影評,不如公諸同好。

Watchmen是漫畫故事,主角是幾位奇能異士包括Dr. Manhattan、Ozymandias、The Comedian、Rorschach、Silk Spectre和Nite Owl。

***

Rorschach所代表的是「正義」;
The Comedian所代表的是「智慧」;
Nite Owl所代表的是「責任」(或「務實」);
Ozymandias代表佛家論說中的「大愛」(或者犠牲,甚至勇氣,但絕不是「仁」,因他違反孔子所說的「有殺身而成仁,無求生而害仁」);
Dr.Manhattan已超越了人,所以他並不代表甚麼;
Silk Spectre所代表的是「夢想」。

Rorschach是妓女的兒子(果然英雄莫問出處)出身在十分扭曲的問題家庭。故他擁有比常人奇異的看事眼光亦非不可考究之謎。
從小女孩遇害的那一刻開始,他意識到「有拳頭才有正義」(正正是當年義和團前身的名字 - 義和拳),所以每當在解決罪案時,他絕不吝嗇私刑。
其實在他小時候已親身體驗過這道理 - 他被人侮辱,因為媽媽是個妓女。他受不住過份的言論,憤然揍了那兩個小夥子 - 若然自己的拳頭無力得連自己的尊嚴也守不住的話,遑論握緊世人的福祉、世界的正義。只不過當年他不懂這深奧的道理,而在十數年後,綁架小女孩的案件才令他猛然醒覺。
「貪官奸,清官更要奸」,後面如果要加一句的話,我相信是「壞人惡,好人更要惡」。Rorschach便是一個遊走在極限邊緣的好人。在他的面譜下,永遠只能看見黑白兩色,是非黑白一目瞭然。

他可算是人類正義的最終底線,對罪惡零容忍。所以就算Ozymandias的滅世計劃確實拯救了數十億人,仍然犠牲了數百萬人。對一個對罪惡零容忍的人來說,這可說是瀰天大禍。
他的famous remark,是「絕不妥協」,因為他妥協便代表全世界的人都會妥協,所以他必需企硬。
戲裡他說了另一句很發人深省的話:被送進監獄時說"You people don't understand。 I'm not locked in here with you, you're locked in here with me"。常將"自己乃是大自然的萬物之靈"掛在嘴邊的人類竟親手將正義送進監獄,不是很有趣嗎?;

The Comedian其實十分有智慧,但個性玩世不恭,而且十分風流。曾經想強姦同是英雄的Silk Spectre第一代;
在越戰過後,眾目睽睽下槍殺一個為他懷了孩子的越南女子;
可他卻是最接近大道的人,因他深諳罪惡是必須的,就像是光與影的關係。與其整天憂心如何能肅清罪惡,倒不如包容(不是包庇)罪惡,讓世界繼續自然運行,快快樂樂的過每一天,所以他當上說笑話的角色。而該角色正正是 Rorschach戲中所說的小丑笑話裡的主角 - 小丑柏西 - 他洞悉世事,但他無力改變。唯一可做的,便是正面面對每一件醜惡的事。
要拿古代聖賢做例子的話便是老子莊子。

Ozymandias是最聰明的人(我強調人),他亦看到和The Comedian一樣的東西,不同的是,他採取積極進取的態度意圖去改變,而不是像The Comedian般逆來順受,把自己置身於非黑非白的世界。
而且他深知一山不能藏二虎的道理,英雄不能多,一個他已很足夠。多了只會讓人迷惑,不知跟隨誰才好。所以他殺死The Comedian、嫁禍Rorschach、逼走Dr.Manhattan。
要拿古代聖賢做例子的話便是雍正。

Nite Owl是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說他是英雄,不如說他是個帶上面具的警察罷了(公務員也許更貼切)。沒有主見,經常猶豫不決,容易被感情影響判斷。

Dr.Manhattan是唯一一個擁有超能力的英雄。他不是人。在一場意外後他得到了預視未來、分解及重組物質的力量。雖則他不是人,可他卻最為人著想。
在Dr。Manhattan心裡,他其實壓根兒沒有從人類的角度思考 - 因為他已不能再從人類狹窄的視界出發,他已超越了人的境界,再也不能回到當初了。
他創造能產生無限能源的機器,目的就是為了保護人類,履行他的責任,僅此而已,沒有一絲雜念。這就是人所不能到達的境界。
(可是其他英雄電影中的英雄,居然能毫無難度的從人類的角度出發,可見他們只是單純擁有特殊力量,智慧卻一點沒有增長。就像是神仙界裡的莽漢,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毫無深度可言)

Silk Spectre是Dr.Manhattan在世上唯一的連繫 - 夢想。
人無論在物理心理上都不可能僭越神(Dr.Manhattan)的地位,只有一樣東西能提供平台予人跟神平起平坐,那就是做夢。
夢是無限的。
夢是不受拘束的。
夢是神賦予人諸多特質裡唯一一樣擁有和神同等力量的。
假如人連夢都不會做的話,神也就完完全全脫離了那個社會。
其實不怕忌諱說句,
神的存在也許只是一場夢。

在我眼中,Rorschach才是這部戲的主角,因為他是最高等的人類(勉強要說的話,Dr.Manhattan凌駕於人;The Comedian與Ozymandias稍稍比人高出少許;最後才是Rorschach)。所以電影從他角度出發最合理不過。


***

全文見此:Beyond Myself

寫此文的人只有二十歲,可見領悟力與年齡是沒有必然關係的。

Tuesday, April 07, 2009

Matt Mullenweg

上篇講女主播,一個回應都收不到,證明江素惠/吳小莉離大家太遠。
談美女看來不是我強項;不如談談年輕才俊?


Matt Mullenweg,網誌平台WordPress創辦人,今年才25歲,其公司Automattic已獲兩輪總額超過3,000萬美元計注資。
去年他接受一個訪問(註1),主持問他貴庚(How old are you?)
他答:I'm 24 years young.
慧黠直接,我不禁一笑。開始喜歡他了。

Matt人在香港,週日於科學園與眾網友一聚(Wordcamp),反應很不錯。接著又要上海去。
現在的科網精英與銀幕上的年輕偶像無異:外型討好,能言善道,還得巡迴世界與擁躉見面、「佈道」,影響力驚人(anobii的宋漢生不正剛剛自意大利回來嗎?)。
和銀幕偶像最大的分面是──是,我知凡事有例外,但──科網精英有內涵。噢,內涵。在一個黎三萬之流也可以一夕成名的地方,內涵實在彌足珍貴。

我去聽他的講座前,粗疏地做了一點資料蒐集。在其中一個訪問裡(註2),被問到有什麼書值得推薦給年青programmer、developer或對open source有興趣的人,他提了兩本書

- Producing Open Source Software by Karl Fogel
- Open Sources 2.0 by Chris DiBona

WordPress是因為開放平台而不斷完善、並在短時間內聲名大噪的,對於他舉這兩本書為例,我不驚訝;但令我驚訝的是,他還提了以下幾本書:

- Devil Take the Hindmost: A History of Financial Speculation by Edward Chancellor
- 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orbable by Nassim Nicholas Taleb
- The Halo Effect by Phil Rosenzweig
- Leaders & Followers by Dick Ruch

還記得嗎?我是相信You are what you read的。
25歲的你,是否也懂這些書?
原來Matt是Political Science(政治)的college drop-out,電腦知識他完全是自學的,能做到今天的成就,足證他真的非常聰明。

另一項使我對他另眼相看的地方是,他有vision。
年少有成、聰明機智、賺錢許多的人不少,但他們沒有vision。
你問他為什麼而活、生命有什麼意義,他答不上來,反嘲笑你問得真多餘──都已事業有成年薪百萬了,還去想為了什麼而活?
看過一本書叫《墨跡》,是鳳凰衛視女主播曾子墨的自傳式文章。曾子墨是一等一的美女,從事傳媒之前,她是一個ibanker,名校畢業,聰明之極。
美貌才智她都有,可是看了她的書後,感覺卻很納悶:她沒有深度
她花了整本書去講自己「怎樣」生活,卻說來說去說不出她「為何」這樣生活。用王文華的話說,她是一個不斷「搭便車」的人,不是不努力,但她的成功泰半是運氣在驅使。她沒有vision。

有vision的人真的很少。我批評人家沒有vision,可是我自己的purpose of life是什麼,坦白說,我也還未弄清楚。
所以我才明白能一早找到生命的意義有多難。

說回Matt。他年紀輕輕已建立了一個超過一千萬人使用的網誌平台、擁有3,000萬美元注資、被BusinessWeek選為」25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on the web」(其他人選有Steve Jobs、馬雲、Google/Wikipedia/Amazon等等的創辦人),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他已擁有了。但他沒有滿足於在半山買一座別墅或添一架Ferrari(註3),他對意義的追求尚未停止。問是什麼在驅使著他向前,他答:

I'm motivated by working with great people towards and democratizing publishing on the web。 (註4)

「Working with great people」。Matt的公司做到今天的規模,仍沒有一個真正的「辦公室」。他請了三十多人,一半在美國,另一半分佈世界各地,他說,你不會侷限於只請美國的人,正如你若只請男人的話,等於把自己侷限於世上另一半聰明人之外。WordPress一開始便以開放平台定位,正因為它相信群眾的力量、相信別人的力量。

「Democratizing publishing on the web」。說來或許一切都是意外,WordPress誕生於Matt家裡的廚房,當初發明這個平台,只是想令自己的publishing experience更簡易些。豈知他解決了自己的問題之餘,也恰恰解決了一個市場的問題,然後順勢不斷發揚光大。他的目標是:

「In 10 years WordPress will be ubiquitous on the web, quietly and invisibly running a large portion of content on the web. 」 (註5)

這些就是Vision。

問到是什麼令千萬用家這麼愛WordPress,Matt說,他不去想怎樣可以賺錢,也不想如何令一千萬人喜歡它,他每次只想令一個人喜歡WordPress、令一個人有最愉快的經驗。然後他相信,這一個人的一次快樂經驗,會驅使他把口碑傳出去。事實上他們真的沒有打過廣告,遑論請什麼代言人。

也有人問他若想靠寫blog成名,應該寫什麼題材。Matt答得更爽快:寫你自己熱愛的題材(Topics you are passionate about)。如果你的嗜好是收集匙羮(他真的以「spoon collection」為例啊),無須掩飾,因為網絡世界將你帶到和你同類的人那裡去。

一如他對自己生活與工作的態度:

Do what you love and don't focus on money – life's too short (註6)

參考資料:
Matt Mullenweg的個人網頁
註1/6:10 Questions with Matt Mullenweg
註2/4/5: Interview with Matthew Mullenweg - founder of the WordPress
註3: Founder of blog platform gets venture funding
有關WordPress的business model,它如何營運等(不作覆述了),見此文:Google taken to the Matt

Sunday, April 05, 2009

《我愛女主播》

這是鳳凰衞視副台長程鶴麟早幾年寫的書。
今早我逛圖書館時出於八卦借了回來,發現被騙:有關美女主播的內容其實只佔全書的四分一,其餘都是講關於電視這個行業的種種。我對電視興趣一般,然而還是覺得這本書提供了許多不錯的觀察與反思。

人稱「程台」的程鶴麟說,在電視台,當幕後十分划不來,因為再才高八斗也不出名。
當主持人可不同了,「不但出名,還出臉。」教多少美女趨之若鶩。
美女是電視這行不可或缺的元素,「是刀削面裏的那一口醋」。媒體美女不是封面女郎那麼簡單──封面女郎僅觸動讀者的眼睛,而媒體美女卻深入讀者的心靈。
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女主播,不能單靠一張臉。程台引了一個例子:

在一九八九年的那次江澤民記者會上大出風頭的是華視女主播江素惠小姐,她的提問機會是硬搶來的,當記者會主持人宣佈只剩下最後一個提問機會時,江素惠突破北京記者會點名發問的規矩,自己站起來說:「我是來自香港的記者,代表台灣…我叫江素惠,跟您(江澤民)是本家。」然後連珠炮似地提了三個問題。
江澤民在會上誇獎江素惠「普通話講得比我好」。江素惠跟江澤民的這段電視對話,通過中央電視台的直播,傳遍全中國,江素惠的風采風靡大陸。她在北京的街頭常常被人認出來…甚至有水果販認出了她,堅持不收錢,請她吃水果。

江小姐真是藝高人膽大。從她的自我介紹到提問,我敢說她這一著是「十年磨一劍」的,與平白撿到機會討罵並且一炮而紅的那種女記者,不可同日而語。

程台說,在這個時代,所有人都可被分為兩種:「做秀」與「看秀」。
黎三萬是做秀的;你我是看秀的。
做秀也分高低,江小姐是高手,至於低手…太多了。
不過,許多人只看到做秀出名而風光的一面,卻沒想過代價。書裏講吳小莉就曾被人刻薄地批評,「吳小莉究竟是播音員?記者?藝人?公關小姐?還是交際花?」
結果程台親自為她澄清:

其實小莉不必在意那些刻薄的評論。吃電視這碗飯,其基本內容就是跟人打交道:訪問、調查、寫作,包括跟各種人一起參加宴會酒會招待會代表會,吃請和請吃,說話和聽人家說話,等等,都是吃這碗飯的基本功…如果這也算交際花,那電視台裏的女記者女主持人人恐怕就個個都是交際花了,可惜並不是個個都有小莉那麼出色。

(相關舊文:亦舒・才子・女主播

一個跑了許多年政治新聞的阿姐親自給我說,她的主要工作,是「食飯同傾電話」。
做秀無疑是令人厭惡的,特別是為了成名而做秀;但若有更高的目的在做秀背後,一切變得可以理解。

最後說到電視,程台有一句話我很喜歡:我們的電視首先要學會在功能上滿足觀眾,而不要糾纏在形式的精緻上。更沒有必要刻意去製造什麼「藝術精品」。他還舉了一個主持相親節目的主持人一句話來說明──那位主持人說,XXX不僅是一個相親的節目,事實上我們還具更深一層的意義,我們還肩負教育的責任──程台問:教育誰呢?就憑你那個專門找單身男女尋開心的節目,你就想教育人了?

程台好直率,毫不假道學。電視的目的就是娛樂,憑電視就能教化/教壞人,那教育制度用來幹啥?
(當然,電視影響力太大,必須有節制、有底線,只不過大家也不要把它想得太沉重了)

這是一本講電視如何如何的書。或許在當今Web2.0的年代,電視不再唯我獨尊。然而,不管電視或互聯網,說到底講的是如何影響群眾。道理有兩種:變與不變。關於電視的操作會變,關於如何影響群眾的部份,則不變。此書仍有可取之處。

Friday, April 03, 2009

這時勢,該看什麼書之二

側田唱:「每次當苦惱失意,漆黑的K房裡圍住…」

其實除了去唱K,失意時也有別的事可做。

我向大家推介這本書的第一個原因,是它非常容易讀。
全書只有百來頁、字體超大、初中程度英語。
這晚若你打算不唱K,準可以在一至兩小時裡把它讀完。售價$160,不會比唱K更貴吧?

此外,Peaks and Valleys是Who Moved My Cheese?作者Spencer Johnson的新書,月初才出版,還未打進暢銷書榜。你越早把它看完,越早可以在朋友面前吹噓,你是如何獨具慧眼,洞悉先機。

但這都不是我推薦這本書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只有一個:我覺得它非常好看。

故事很簡單:年青人失意,走去爬山,山上遇到一長者,二人相談甚歡。講的不是什麼深奧道理,只有三件事:如何令低谷(逆境)快些過去,如何在高峰(順境)多停一會,和如何減少低谷、增加高峰。

都是老生常談,你還可以說是舊瓶新酒。但我喜歡的正是它把許多人生智慧都濃縮其中,讀來字字珠璣。

我看書有個壞習慣,如果某頁有什麼精采字句,會把那個頁角摺一下,讀畢全書後再去重溫這些崩掉了的書頁──好看的書摺了又摺,不那麼好看的書只幾個缺角。而這本只有百來頁的Peaks and Valleys,被我起碼摺了十多廿下。

先說如何對應逆境。老人說:

How you experience a Valley has a lot to do with how long you'll remain in it.

如果你以正面的態度面對逆境,塵埃裡也會開出花(還記得Life is Beautiful否?)。

而更重要的是,順逆是一體兩面的:

The errors you make in today' good times create tomorrow's bad times. And the wise things you do in today's bad times create tomorrow's good times.

人生有不少順逆,其實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

但經歷過高低的人或許都有體會:走出低谷不是人生最大的磨練,應付高處不勝寒才是。

Many people don't realize that they need to be truly prepared if they want to stay on a Peak longer

Those who are unprepared for a Peak soon fall from it, and they experience pain.


那如何延長順境?

To stay on a Peak longer: Be humble and grateful. Do more of what got you there. Keep making things better. Do more for others. Save resources for your upcoming Valleys.

全書裡我最喜歡的是這句話:

When you are on a Peak, your ego makes you see things as better than they really are. And when you are in a Valley, your ego makes you see things as worse than they really are.

此話有些禪味了。用股海苦主的例子來說就是,恆指三萬點時,你覺得它還要衝上四萬點;匯豐跌至33元時,你卻覺得它最終也許只值10元… 這樣的心態,怎不成為點心?
其實好事裡有壞的因子,壞事裡也有好的因子,但人的弱點是老被成見束縛,在好/壞裡總是一面倒,悲觀時更悲觀,樂觀時更樂觀,結果過猶不及,越陷越深。

說穿了,本書最重要的訊息是:高低皆為人生的一部份,兩者都有它的意義。在高峰時我們感恩,在低谷時我們學習。學會平常心,如此生命才會豐盛。

若寫到這裡都不能令你買下這本書,是我力有不逮。但我相信,將來如果有人因為這篇文章而買下本書的話,也可能會回來罵我:這不是太老生常談了嗎?三歲小兒都懂的道理還要花一百幾十元買它下來?回水!

親愛的你別生氣。人生的智慧,來去不過那幾十條。只是最重要的道理,往往最被你忽略掉。
***

相關好文推介:沒有最低點 何來最高點 馬時亨分享 戰勝人生4逆境 (經濟日報09年4月3日)

...清減了的馬時亨,笑起來一張臉仍是圓圓。「沒有最低點,又何來最高點?」上週,他在香港大學述說走過的逆境。
「仙股事件後鞠躬道歉,是人生的最高潮!沒有那件事,我離任時大家怎會說我進步大,你們又怎會請我回來講逆境?」馬的睿智,引來全場掌聲。
「我該做的都做了,身體出現問題,又有甚麼大不了?(人生的)底薪,我已經拿了,現在是天天出花紅,好開心!」

(德欣妹子,寫得好!)
***
相關舊文:
低到塵埃裡 卻開出花來
這時勢,該看什麼書

Thursday, April 02, 2009

說兩句滬港之爭

國務院通過文件,要在2020年把上海建設為「與中國經濟實力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此話一出,「滬港之爭」再度沸騰起來。

坊間意見迅速分成兩派:一派認為國際金融中心不是靠文件「通過」出來的,何況國家大,足可容納兩個金融中心,香港不必慌;另一派則認為國家的金融政策將向上海傾斜,香港不思進取,大勢已去。

其實兩派皆失諸偏頗。真正的形勢是:香港能夠,及必須爭分奪秒拉遠和上海在金融中心地位上的距離。而關鍵是六個字:「人民幣」與「珠三角」。

專訪:匯豐銀行亞太區業務策略及經濟顧問梁兆基

全文明天見報

***

報上不能寫得太白,這裡多說兩句。
我覺得國務院這份《文件》,對香港是件好事──這樣特區諸公才清楚什麼叫當前急務(不是驗樹啊, My Goodness!)。

我同意金融中心不是靠一份文件就能「通過」出來的。但這份文件發出了兩個清晰訊息:
(1)中國意識到國力日增,人民幣崛起,要支撐整個國家的經濟活動,必須有一個國際金融中心。
(2)選了上海,而不是北京、或天津、或廣州,不是什麼歷史因素、文化背景、基礎設施(中學會考才以這為標準答案)──而是因為有具影響力的人,不斷向中央作出遊說,終於以文件形式,一鎚定音。
Lobbying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事;華盛頓有多少團體和個人在向白宮進行遊說啊。
令人疑惑的只是,不知道香港特區諸公,有沒有為香港lobby過什麼呢?

好了,既然金融中心不是靠一份文件就能「通過」出來,香港又為什麼要有危機感呢?
香港有足夠條件,和世上任何一個城市競爭(憑那一系列瑯瑯上口的法治、資訊流通、基建等),而這些條件,不會在一夜間消失。
有一個條件,我們和上海的實力太懸殊:人民幣
上海有三萬多億人民幣存款,香港只有五百多億(人家是黎三萬,你是黎五舊)。
不要說做中國的金融中心,做深圳的金融中心都不夠。

人民幣為什麼這樣重要?
很簡單,沒有一個全面的金融中心,不是支撐起背後的經濟實體的。
紐約支持美國,倫敦支持歐洲。要做本國生意,包括融資、借貸、發行債券等,必須有足夠主權貨幣儲量。
過去人民幣地位低,國內要融資,得依賴美元,並以香港為窗口。但將來,用的是人民幣。
香港人民幣不足,怎麼辦?
紐約不做美國生意、倫敦不做歐洲生意,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但不足夠。
若香港將來不做人民幣業務,我們或許仍能做瑞士那樣的金融城市,但斷不會成為紐倫港之一。

所以,做現在開始,香港就要有意識地,累積人民幣儲量。一個最快最好的方法,是夥拍珠三角:單是廣州,就有1.5萬億人民幣,若再加上深圳的,我們才有機會在人民幣儲量上和上海同台較量。

說通過了《文件》是件好事,因為這樣香港才有危機感。
而正因為金融中心不是靠一份《文件》就能「打造」出來,我們更加要爭。

康熙立了太子為儲君,其他九個王子奪不奪嫡?
不爭正笨蛋。

Wednesday, April 01, 2009

關於「黎三萬」,我想說的其實是…

一名月入超過三萬元的美女說,香港的男人很不濟,因為追求她的人,收入都不及她。

關於這點,我想說的其實是:此話反映的不是這位任職補習社導師的美女收入有多高,本事有多大,而是她說話之前有沒有用過腦,其見識會不會太少。

Erica小姐說:「不如你檢討下點解搵3萬蚊以上的男人唔追你,先至話人啦。」
問得好。

或許一個真正的港女,應該這樣說:

「月入超過三萬的男人要追我,我還不一定接受呢。」

相關近期文章: 筍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