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0, 2009

五年之後…

1. 最好已經成為一名師奶。

2. 有無正職無所謂,希望《這雙手雖然小》仍有讀者。你會否還在?

3. 若能貢獻部份家用也不錯,但志願是成為全職主婦。可否不靠月薪維生?

4. 若一年至少讀五十本書,屆時在anobii上列出的「已讀完」書藉,剛好有五百本了。
(希望anobii仍存在...)

5. GMAT的成績已過期,不用再逼自己去唸MBA,太好了!

6. 持一手EditGrid的股票/IPO。我堅信那是最佳投資之一。

7. 仍穿得下小號衣裙吧?

8. 已找到Purpose of Life。

9. 仍然愛造夢。吃美味的食物會笑出來。看感動的電影會流淚。聽美麗的音樂會屏息靜氣。
知道有人破口大罵「第四代香港人很不濟」時,仍有辯論的衝動(那些baby-boomers不會仍在指指點點吧?)、目睹小動物被欺負,會義憤填膺、但再遇到《美女廚房》之類俗不可耐的人或事時,只會淡淡然。

10. 可以每天向男人說「我愛你」。婚後不管再如膠似漆,仍會跟他講「請」、「謝謝」、「對不起」和「老公你真係好叻」。

***

兩週一聚

Friday, May 29, 2009

《人民不會忘記 》


小樺與我合寫書評專欄,除了因為她實在寫得好外,也因為我倆看書的口味南轅北轍。
我預計我們介紹同一本書的機會微乎其微,如此對讀者最有益,也便利我倆──事前不必作太多協調功夫。

但世事往往出其不意。 沒想到這麼快便「出事」了。
《人民不會忘記》。

這本二十年前由64名前線記者撰寫的書,最近再版,我和小樺不約而同盯上了它。
今天該輪到小樺的見報,下周(六月五日)才到我,豈知就這樣被小樺捷足先登了。

更難得的是,就連撰文的角度,我的想法也與小樺的高度相似。
這是她寫的:

「本書見盡香港新聞工作者的傳統、情懷、功架,對歷史是多麼重要。



本書娓娓道來,層層鋪墊,堆疊情感與願望,讓我們明白會有一些時刻,人會自動為非親非故者攔坦克擋子彈,發出人性的罕有光輝。

書中的人物特寫亦冷靜透析,從沒將「將學生領袖神化」,反而在情緒的最高峰也對明星保持懷疑,同時用心傾聽知識份子。書中「專題」部分就有比較宏觀的政治分析和宮闈片般「派系鬥爭」和間諜片般的「內情」,資料翔實,眼光知性。」


不得已,在敝欄為《人民不會忘記》作的介紹裡,我大大話話貢獻了50字,如下:
「(編按:《人民不會忘記》今年再版5,000本,現於二樓書店有售,亦將於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現場發售,每本100元。可電6129 9518訂購。將推出網上版供市民免費下載。)」
***

另外,香港大學將於六月二日於港大圖書館舉行《人民不會忘記》一書之讀書會,出席者有有線電視直播新聞台台長陳潤芝、傳媒顧問陳慧兒、前香港記協主席麥燕庭及南華早報編輯楊健興。

有與趣者請先登記

***

小樺,下週我只好從舊書中挑一本來品評品評。我會寫Outliers,這本暢銷書,相信不大引起你興趣了吧。

Thursday, May 28, 2009

多些、再多些

上週放了Les Miserables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上來,不少朋友都喜歡。
這時勢嘛,理解的。

Les Miserables是我最愛的musical之一,許多歌都好聽得不得了。
除了這首慷慨激昂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外,另一首大受歡迎的曲目是前一陣子被Susan Boyle唱得街知巷聞的I Dreamed A Dream
這兩首歌風格迥異,但同樣動聽。

而我喜歡的還有這首──Confrontation──Javert與Valjean這兩個宿敵見面時的對唱,正到不得了:

[JAVERT]
Valjean, at last,
We see each other plain
`M'sieur le Mayor,'
You'll wear a different chain!

[VALJEAN]
Before you say another word, Javert
Before you chain me up like a slave again
Listen to me! There is something I must do.
This woman leaves behind a suffering child.
There is none but me who can intercede,
In Mercy's name, three days are all I need.
Then I'll return, I pledge my word.
Then I'll return...

[JAVERT]
You must think me mad!
I've hunted you across the years
A man like you can never change
A man such as you.

[VALJEAN (in counterpoint)]
Believe of me what you will
There is a duty that I'm sworn to do
You know nothing of my life
All I did was steal some bread
You know nothing of the world
You would sooner see me dead
But not before I see this justice
done
I am warning you Javert
I'm a stronger man by far
There is power in me yet
My race is not yet run
I am warning you Javert
There is nothing I won't dare
If I have to kill you here
I'll do what must be done!

[JAVERT (in counterpoint)]
Men like me can never change
Men like you can never change
No,
24601
My duty's to the law - you have no
Rights
Come with me 24601
Now the wheel has turned around
Jean Valjean is nothing now
Dare you talk to me of crime
And the price you had to pay
Every man is born in sin
Every man must choose his way
You know nothing of Javert
I was born inside a jail
I was born with scum like you
I am from the gutter too!

[Valjean breaks a chair and threatens Javert with the broken piece. Turns to Fantine]

[VALJEAN]
[to Fantine] And this I swear to you tonight

[JAVERT]
[to Valjean] There is no place for you to hide

[VALJEAN]
Your child will live within my care

[JAVERT]
Wherever you may hide away

[VALJEAN]
And I will raise her to the light.

[VALJEAN AND JAVERT]
I swear to you, I will be there!

***

還有Red and Black──把革命與愛情相提並論,同樣的置諸死地而後生,還有比這更淋漓盡致的描述嗎?



COMBEFERRE
At Notre Dame the sections are prepared!

FEUILLY
At rue de Bac they're straining at the leash!

COURFEYRAC
Students, workers, everyone
There's a river on the run
Like the flowing of the tide
Paris coming to our side!

ENJORAS
The time is near
So near it's stirring the blood in their veins!
And yet beware
Don't let the wine go to your brains!
For the army we fight is a dangerous foe
With the men and the arms that we never can match
It is easy to sit here and swat 'em like flies
But the national guard will be harder to catch.
We need a sign
To rally the people
To call them to arms
To bring them in line!

(Marius enters)

Marius, you're late.

JOLY
What's wrong today?
You look as if you've seen a ghost.

GRANTAIRE
Some wine and say what's going on!

MARIUS
A ghost you say... a ghost maybe
She was just like a ghost to me
One minute there, and she was gone!

GRANTAIRE
I am agog!
I am aghast!
Is Marius in love at last?
I've never heard him `ooh' and `aah'
You talk of battles to be won
And here he comes like Don Ju-an
It's better than an o-per-a!

ENJOLRAS
It is time for us all
To decide who we are
Do we fight for the right
To a night at the opera now?
Have you asked of yourselves
What's the price you might pay?
Is it simply a game
For rich young boys to play?
The color of the world
Is changing day by day...

Red - the blood of angry men!
Black - the dark of ages past!
Red - a world about to dawn!
Black - the night that ends at last!

MARIUS
Had you been there tonight
You might know how it feels
To be struck to the bone
In a moment of breathless delight!
Had you been there tonight
You might also have known
How the world may be changed
In just one burst of light!
And what was right seems wrong
And what was wrong seems right!

GRANTAIRE
Red...

MARIUS
I feel my soul on fire!

GRANTAIRE
Black...

MARIUS
My world if she's not there!

ALL
Red...

MARIUS
The color of desire!

ALL
Black...

MARIUS
The color of despair!

ENJOLRAS
Marius, you're no longer a child
I do not doubt you mean it well
But now there is a higher call.
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
We strive toward a larger goal
Our little lives don't count at all!

ALL
Red - the blood of angry men!
Black - the dark of ages past!
Red - a world about to dawn!
Black - the night that ends at last!

ENJOLRAS
Well, Courfeyrac, do we have all the guns?
Feuilly, Combeferre, our time is running short.
Grantaire, put the bottle down!
Do we have the guns we need?

GRANTAIRE
Give me brandy on my breath
And I'll breathe them all to death!

COURFEYRAC
In St. Antoine they're with us to a man!

COMBEFERRE
In Notre Dame they're tearing up the stones!

FEUILLY
Twenty rifles good as new!

(Gavroche rushes in shouting)

GAVROCHE
Listen!

JOLY
Twenty rounds for every man!

GAVROCHE
Listen to me!

JEAN PROUVAIRE
Double that in Port St. Cloud!

GAVROCHE
Listen everybody!

LESGLES
Seven guns in St. Martin!

GAVROCHE
General Lamarque is dead!

ENJOLRAS
Lamarque is dead.
Lamarque! His death is the hour of fate.
The people's man.
His death is the sign we await!

On his funeral day they will honor his name.
It's a rallying cry that will reach every ear!
In the death of Lamarque we will kindle the flame
They will see that the day of salvation is near!
The time is near!
Let us welcome it gladly with courage and cheer
Let us take to the streets with no doubt in our hearts
But a jubilant shout
They will come one and all
They will come when we call!

Sunday, May 24, 2009

Les Miserables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Les Miserables真係一套正得好緊要既musical。幾時都咁應景。



ENJORLRA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COMBEFERRE: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Beyond the bar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COURFEYRAC:
Then join in the fight that will give you the right to be free.

STUDENT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FEUILLY:
Will you give all you can give, so that our banner may advance?
Some will fall and some will live,
will you stand up and take your chance?
The blood of the martyrs will water the meadows of France.

CHORU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Thursday, May 21, 2009

宣傳二則

好,姣也發了,幸福也哂了,我想我們彼此都需要冷靜一下。
不如來兩則宣傳(別噓)。

***

(1) 《香港經濟日報》國是港事(評論版)網上平台全面開放
除了所有評論文章全部上網任看外,即日起,登入用戶還可作出留言
這事實在太刺激了。我想除了少數外,許多身為「第二代香港人」的評論人,不曾接受過公眾留言的洗禮。

明天(五月二十二日)也有文章見報:介紹張純如小姐寫於1997年的The Rape of Nanking(《被遺忘的大屠殺》),建議作為入場觀看電影《南京!南京!》前的讀物。

“張純如當年以不足三十之齡,經大量查證、訪談、資料搜集後,寫下這部氣勢磅礡的報告文學,展現出非凡的天份、毅力與正義感。

她是美藉華人,父母都不曾目睹過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她並無責任重塑它。然而,如命中注定,或良心呼喚,當張純如逐步接觸有關大屠殺的史料後,她無法不把這個擔子一力挑下。她問:如此滔天罪行,為什麼竟沒有人用英文寫一本非小說類的專書?為什麼受難者如此沉默?為什麼日本竟可公然忽略這段歷史?

不論看書或看戲,我都不主張沉溺於大屠殺的暴力和殘酷上,正如張純如說:

「本書…目的並不是要建立一個數量上的紀錄,說明這個事件夠資格成為歷中上最邪惡的行徑之一;我的目的是要了解整個事件,並希望世人從學習教訓,記取沈痛的殷鑑。」



很可惜,張純如在完成此書後七年,因為抑鬱症而自殺身故,終年才三十六歲。”
全文明天見報。希望能在敝報的網上平台上,讀到你們的留言。
(只須登入,毋須付費──他們且已加上日期了!真令人感動。 )

登入網址:http://www.hket.com/eti/res/feature/chinahk/index.html

(2) 0 to 0.1
這個被我們自己稱為「001」的活動,將於周六上午在城大舉行(詳見此)。

雖然這個活動原意為大學生而設(入選隊伍可以在宋漢生和Leon Ho的指導下,於13週內完成一個project,成功的話,還有機會獲推薦予angel investors),但如果你對IT/創業有興趣,不必身為大學生都可以出席這個info-session,聽聽四位年輕創業家:Editgrid李景輝Anobii宋漢生Stepcase Lifehack何樂頌(Leon Ho)和耿春亞的分享。

他們將各自以「創業的首十三週」為題發表十五到二十分鐘,然後再於台上的panel discussion上接受發問。
我記得在我的新書發佈會上,根本沒有足夠時間滿足所有台下發問,所以大家請務必珍惜這機會。

我以此書作者的身份參與這活動,擔當主持/Evangelist──雖然宋漢生口口聲聲說,數十年後回顧,我對香港Web2.0發展的貢獻可能遠超自己想像──至於為什麼宋漢生有此一說法,出席者不妨親自問問他。 事關我自己也想不通一個連C++都不懂、只會寫blog和twitter的女生,何德何能發揮上述作用。

只餘十來個名額,報名從速。

Wednesday, May 20, 2009

哂幸福

為免風頭被王迪詩搶去,我決定出賣自己的私事。
但如此坦蕩蕩地說明是私事,又有幾成真呢?
看倌自行定奪了。

***

接過菜牌,他問:「你想吃什麼?還是照老習慣,讓我挑?」

「嗯…你記得The Reader裡有一幕,男女主角到郊外上館子?」我反問。

「記得。」他大惑不解。

「因為女主角是不識字的,所以她不懂點菜──其實,你有沒有懷疑過我是不識字的呢?」我問。

他沒好氣,作「真拿你沒折」狀,然後揮手召喚侍應。

咁人地鍾意比你話哂事丫嘛。

***

「你知道嗎?看你的文章真是種享受。」他說。

「你享受我的文章多些,還是享受這一刻多些?」我問。

「這問題真難答。就好像你問我享受吃東西還是喝水的道理一樣。不喝水會死,不吃也會死。不喝水死快些,不吃就死慢些…」

你噏乜呀。我心想。轉身封住他嘴巴。

***

「如果這一刻發生交通意外,我都不知道怎麼解釋。」從山頂盤旋而下,他忽然說。

「嗯?」我不明白。

「警察問:『先生,你幹嗎撞車?』我便答:『因為我只用一隻手控軚』。

如果警察再問:『先生,那你另一隻手呢?』──」他望我一眼。

因為他全程握著我的手。

Saturday, May 16, 2009

誰是王迪詩?

一天,開完社評的會議後,我上司忽然冒出一句:

「喂,《蘭開夏道》的王迪詩,你知道是誰吧?」

噢!

連敝報總主筆也好奇起誰是王迪詩起來,這個「任職國際性律師行」的「廿八歲女律師」,真不簡單。

不想被滅口,就儘管寫寫她不是誰吧。以下純綷我的推測,諸君不妨視之為智力遊戲,一起動腦筋:

1. 她不是集體創作
《信報》「蘭開夏道」專欄誕生於07年年中,最初上載到博客的幾篇文章,我都有看。
開頭還准許讀者留言,直到某天某文引起軒然大波、非理性聲音排山倒海而來後,留言功能就被終止了。
若是集體創作,不必這樣上心。
又,從彼時讀到現在,文風十分統一,難以想像創作班底超過一人。
找一個寫文章獨特如王迪詩的都難,何況兩個或以上?

2. 她不是方卓如/龔耀輝
這點王迪詩本人已經澄清了:

「By the way,坊間曾一度謠傳王迪詩其實是龔耀輝。甚至有讀者來信,要求我公開澄清我不是他,否則會發起罷看《蘭開夏道》。現在,王迪詩的「身份之迷」又多一個線索了。大家都知道無論我是什麼人,都不可能是龔耀輝。我何德何能?」

3. 她不是陶傑
我上司說:「很像,但未到那個水平。比起陶傑的文筆,略遜一二。」

4. 她不是林行止的千金林在山
信我,淑女寫文章不會開口閉口「我Daisy認為XXX」──再驕傲也不會。

5. 她不是「廿八歲女律師」
一個廿八歲的女人,不會白紙黑字寫明她廿八歲。因為人人都能計算出,二十四個月後,她就三十了。
踏進三字頭…噢這真難為情。
何況,王迪詩自稱「廿八歲」的時候,為2007年年中。

6. 她不是女人
若要逐一羅列證據,我可以再寫八千字。
但一個原因就足夠了:

一個男人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女人不會以「難開下道」作博客別稱。

說實話,當我知道這一語雙關後,在書店查詢《蘭開夏道》時,還真有點尷尬。

7. 她不是我,也不是《信報》職員
Oh please!是《信報》的專欄啊。我變節也不致於變到這個明目張膽的地步吧。
但王迪詩也不像是《信報》職員,因為《東週刊》與Cosmopolitan,也有其專欄。

連數七個「不是」後,我想有幾點倒是頗肯定的:

8. 她熟悉法律這行

9. 她畢業於港大

10. 她也曾赴笈倫敦

王迪詩若當真不是女人,憑什麼寫女性心態寫得如此絲絲入扣?
最合理的解釋是:這是個相當瞭解女人的男人。嗯,說不定是個「女殺手」。
一個資優兒童估計,真正的王迪詩,大有可能是那個開Aston Martin跑車、送雪花耳環給王迪詩的Philip:

「「王迪詩」這角色太誇張,串得過了一個女人的限度。事事挖苦得過分,反而更假。

破綻就在這了。為了讓「王迪詩」多回一分女人味,就加了個「Philip」,充當撲朔迷離的情人。我敢說這Philip是作者的化身。

「Philip」正好切合觀察者的身份。從女人口中聽過不少是非黑白,聆聽一堆「情陷夜中環」的故事,再編成一個個小故事。噢,還有,挖苦女人、嘲弄自己,都是壞男人的愛好。用男人身寫,看來會有點八卦精,女人身就沒問題了,還可以作弄一下她們。」

你又認為王迪詩是誰?

Thursday, May 14, 2009

這個女子,如此令我神不守舍

前文提到,我開了一個以書評為主的新專欄,想找一個女生作搭檔。
這個女子「幽默、慧黠、尖銳、敏感、悟性高、超聰明」,為了得到她說句「好」,我「千方百計聯絡她,用盡多種通訊科技:電話/電話留言/SMS / email / Twitter / Facebook / blog…」
大家很好奇:是誰教我如此神不守舍?

其實論性格可愛、文思敏捷的年輕女性,小城裏根本屈指可數。
不就是她──鄧小樺

從打算寫這個專欄開始,心裏第一個想找的人,就是小樺。根本不作他人想。
打電話給她,談到書評的念頭,小樺說與她的想法不謀而合,馬上答允一試。我好不高興。
她的聲音很好聽,我急不及待與她見面。

終於約了在一個下午。
她點了一客甜甜圈,我叫了一大份雞肉三文治,再加上兩杯咖啡,一份《香港經濟日報》,兩個從未見過面的女生,就這樣高談闊論起來。

與人交談,我自問理解力已算稍勝常人;對方的一字一句,我都記得很清楚,聽得懂的也總有七八分。
而小樺的悟性猶在我之上。
開頭是她問得比較多:貴報有什麼方向?評論版又有什麼目標?文章風格怎樣?取材有無禁忌…等等。
我口沫橫飛、手舞足蹈地回答她。但說著說著,發現有些異樣:明明是她在向我發問,怎麼好像她還比我更掌握我在說的話?
她好像已經有了一套想法,只待我說出來而已。
莫不是她在引導著我?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問,小樺,剛才我說的那堆話,是不是其中有好些地方自相矛盾了?
小樺微笑,不打緊的,抽象的東西都是這樣,慢慢做了出來,脈絡才會清晰。 她早就聽出來了。
真使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一直不敢公開拍檔的身份,是怕握在手裏的風爭也會斷線。
直至收到小樺第一篇稿,心裏才踏實起來。
這篇書評,叫做「當愛情成為呈堂證供」,談的就是那比電視連續劇更俗不可耐的爭產案。
明天見報。

***

另一件相關,也是想說又不敢說的事,就是敝版的革新。
除了內容更豐富、題材更聚焦、班底重新打造外,一個全新的部署是把五月四日起的評論版內容,完全開放予登記用戶,分文不取。
將來還會有留言功能。
這是評論版的一小步。會不會成為敝報的一大步?不知道。我們是排頭兵。

這個網址,請廣告親朋好友:
http://www.hket.com/eti/res/feature/chinahk/index.html
(請先登記,不須付費,需時一分鐘)

幾天前,國是港事(評論版)的全部內容已上載了。
我一看版面,嘩不得了,與想像中還有一段距離。但不管了,邊試邊改吧。
昨天我與相關同事開會,提了幾個要求,今天便去跟進。

「咦,不是可以把文章的見報日期加上去嗎?」我問。
「是可以,但要花些時候。」同事答。
「僅僅在文章後面註明日期而已…我以為會很快。」我疑惑地。
「是很快──若你懂programming。可是現在要假手於人嘛,只好等幾天了…」同事耐心解釋。

此際,我十分後悔當天沒有聽從宋漢生的話,去學C++
嗚。

Tuesday, May 12, 2009

鄒頌華--一個女子,由絲路的盡頭開始

林輝約稿,他說要介紹一個女孩子給我認識:

「你會喜歡她的。」他很肯定。

碰巧Marie從青海回來,也約了這個叫鄒頌華的女生碰面,林輝興緻勃勃,叫我一道去。
這麼難得的事,再忙我也要去。

頌華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港大法律系畢業,曾經一個人背起背囊環遊世界。
博客來這樣形容她:

「2003年,不論對香港和對全球來說,也是艱苦的一年,戰火和瘟疫,四處蔓延,就在這一年,一位香港女生毅然「離家出走」,帶著僅四千美元的盤纏,背著行囊獨自上路,走過最不為人瞭解但又最被人所誤解的古老地域,從希臘穿過土耳其安那托利亞高原,來到高加索山三個前蘇聯加盟國,尋訪諾亞方舟和伊甸園的遺蹟,再跟著亞歷山大大帝的蹤跡向伊朗邁進,來到南亞的巴基斯坦後,又隨玄奘和法顯的步伐翻過帕米爾高原,到達新疆,踏遍八個國家,渡過愛琴海、地中海、黑海和裡海,歷時七個月。」

回港後,頌華便寫了這本叫《從絲路的盡頭,開始》的書。
頌華說,在旅程中她最深刻的是對自己身份的反思,但她打趣道,那樣的文章,現在無論如何也寫不出來了。回看也覺得太天真。
我重看自己的第一本書,也有同感。只能說它忠實地記錄了當時的想法,回望頗覺尷尬。真是舊夢不須記了。

頌華留著長直髮,外型清秀得幾近弱不禁風,難以想像她曾孤身走過那麼多艱難地方。現今女子真不容小覷。
她說,在旅途中有個有趣的發現:隻身上路的華裔不少,但大部份都是女生,男生幾近零。
Marie也這樣附和。她們都曾去過寸草不生之地。
一個解釋是,華裔社會對男生的期望較高,巴不得他們一讀完書出來便出人頭地,扶搖直上,不比女子,還有尋夢的奢侈。

頌華現在是個全職自由工作者,主要的工作是撰寫Lonely Planet,那天約Marie見面,就是要和她瞭解一些青藏地方的現況。
我喜歡和像Marie或頌華這樣的女生打交道:她們為人爽快、性格豪邁、光明磊落,沒有心思搬弄是非。她們有男生的明快,也有女生的細膩。
頌華住在我公司附近,第一天見面便約我去吃點心,直到吃撐了才捨得走。我們在Facebook上加入了對方,她馬上把她的博客轉寄給我看,我也只好告之我的,不久頌華便回覆:喂,我在自己博客上加上你啦。
十分爽直可愛。

這是頌華的博客,我也將之加入在我的連結中了(見左列的"Often Visits"):
一個人在途上

你會喜歡她的。

Monday, May 11, 2009

忙中取樂:狠批當然是有巿場的

四個小時前,小樺在Facebook裏寫:

「狠批當然是有巿場的。」

李學斌技癢,改之,成了:

「市場當然是要狠批的。」

K君覺得有趣,搬幾個字眼,再來:

「批市場當然是要狠的。」

一位S君也不示弱:

「狠批市場是當然的。」

小樺樂了,續下去:

「市場有狠批是當然的。」

才女陳寧見狀,也來一個:

「當然是有狠批市場的。」

我覺得有趣,貪玩試一試:

「有市場的當然是要狠批的。」

哈哈,忙得要死,當然是有市場的才值得狠批嘛。

Sunday, May 10, 2009

從0到0.1

一個看了我的律師朋友問:你和你筆下那六位主角,還有聯繫嗎?
當然有。
和他們相處是件非常愉快的事:大夥兒都是說到做到的人,如果要做一件事,絕不「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這是一例:

From 0 to 0.1: Build Something You Want in 13 Weeks


最初提出這意念的是anobii宋漢生
一次我們喝茶聊天時,他提到不少有志從事IT創業的年青人向他請教,說自己最大的困難,是不知怎樣開始。
他便想,從零開始,門檻是否真的高得令大多數人卻步?
他很好奇,到底可不可以用有限的時間,做出一個「至少有100個(非親友)users」的網站?
他很想找一些大學生做這個「實驗」,一起尋找答案。

坊間也有不少形式類似的活動,但予人印象卻似乎是考驗參賽者運用PowerPoint與做proposal的能力,多於激發其創作欲。
這類傳統的「創業比賽」,可能會令一些不擅做演示與計劃書的年青人不得其門而入。
宋漢生就想,不如由他和Stepcase LifehackLeon Ho親自挑選幾隊大學生,並與之在暑假期間定期見面,給予指導,看能不能幫學子們從0走到0.1,朝建立自己夢想踏出小小的第一步。
如果成事,中大創業研究中心還可以安排聯繫angel investors。

這件事本身從0到0.1只發生了幾個星期。
其實我們都沒有組織此類活動的經驗,但與其只說不做,不如搞一個小規模的pilot run,試試水溫,又可累積經驗。
此事就這樣定下來了。

對此有興趣的年青人,除參考上述網址外,更好的方法是來我們定於5月23日(周六上午)的Info Session(詳見0 to 0.1 網址介紹)
屆時宋漢生、Leon Ho與我都會出席。他們將解釋整個構思的來龍去脈與活動形式,順道分享創業經驗。
上次我們的新書推介會向隅者眾、時間又不足,這回再續前緣,十分難得。
有興趣的請電郵宋漢生報名(gregATanobiiDOTcom),並請將這訊息轉發出去。

嗯,此事可一,未必可再。要把握機會啊。

Thursday, May 07, 2009

大前研一・《再起動》

Link“ 年過35,有點高不成低不就。
30歲前還會不安於室,頻繁地轉換工作,現在理想已褪色,成家立室後更不容自己太任性。
過去好景,偶而會幻想有一天大權在握,今時今日,只怕朝不保夕。

這是不是你今天的寫照?

不必太沮喪,在金融海嘯肆虐職場的今天,這是普遍現象。套日本趨勢大師、前麥肯錫顧問大前研一的說法,已踏足職場十餘年的人,不少已進入「惰性行駛」,他們雖有危機感,卻沒有足夠意志力改變現狀,結果裹足不前。人的惰性一旦形成,「再起動」的確很難,但若有心做,倒不是沒方法。

大前的「再起動」分兩部分:第一,暖身操;第二,提升「中年綜合力」。

所謂「暖身操」,秘訣只有一道:不要再說「沒時間」。

要學習「中年綜合力」,需要持續地吸收新知識。

敝報登記用戶詳見全文


***

每次看大前研一關於職場的書,都令我很有危機感,當然,也覺得躍躍欲試。這本也不例外。
上面的引文也許仍未打動你,但若你身為不滿現狀的上班一族,想看一點書幫助思考出路的話,我還是建議你把這本《再起動》買下。錯不了。

「暖身操」與「中年綜合力」只佔全書兩個章節(而書裏內容又比我寫的豐富得多,值得一讀),後面還有大前提及他對Web2.0的看法。
令我訝異的是身為五十開外的中年人,大前研一對Web2.0帶來的新趨勢包容力很高,還能侃侃而談其powerful之處,觀察敏銳,絕不脫節。
可見年紀大與經驗老絕不是拒絕新事物的藉口。

如果你的上司、你上司的上司,對於Web2.0的接受能力和大前相若的話,我相信你的職場生涯會過得快樂得多。
最起碼,你不必鬼鬼祟祟地在上班時間使用Twitter和看blog。

***

前文提及找到令自己讀書不中途而廢的法子,現在揭盎:

我將定期為讀者撰寫書評。上文引的是第一篇。

這樣,為了不脫稿,只好拼命看了。
幹嗎有此一著?唉,說來話長。

數周前,奉命擴充與強化評論版 ,得加開幾個新欄目。
寫什麼?找什麼人寫?費煞思量。
評論版陽剛味太重,想為讀者提供一些女性角度;又想到過去曾在原先的專欄裏介紹過幾本書,讀者反應不錯(居然真的有人打電話來問,某書在什麼地方買得到,而那並非和股票/財經有關啊),於是決定自己扛下,開個新欄目叫「這時勢、該看什麼書」,摸著石頭過河。
書評這念頭,與敝報知識導向的路子一脈相承,可以試試。各地大報不是都有書評嗎?可見讀者有此需要。

但我對自己的缺點還是很了解的。
萬一無以為繼怎麼辦?
萬一想偷懶了怎麼辦?
最好有個拍檔,與我輪流寫。
除了自己的擔子沒那麼重外,最重要是能為讀者提供新鮮觀點。

想找一個女性。文筆要辣,學識要好。最好與我和而不同,這樣才有火花,讀者才不會悶。
從一開始,我就有了人選──而且不作他人想。
她幽默、慧黠、尖銳、敏感、悟性高、超聰明。
文章完全令我甘拜下風。

我倆從未見面,只通過電郵。
千方百計聯絡她,用盡多種通訊科技:電話/電話留言/SMS / email / Twitter / Facebook / blog…
只為聽到她說「Yes」。
向來以驕傲自居的我,什麼時候這樣討好過一個人了?啊,我也想不起來。

結果?

她說,「說到討好,我們可算是叮噹馬頭──再爭下去可能其它人頂我地唔順……」

這獨門的幽默,你有頭緒了嗎?
該不該等她首肯了,才把她是誰公諸於世?

對一個人太著緊了就是這樣身不由己。嗚呼。

***

今天見報的內容先由在下操刀,下週她接力。
有心人不如買份報紙支持下啦。
說不定有驚喜呢。

Saturday, May 02, 2009

看了多少書

一個朋友問我,你在anobii上那些書,花了多少時間才看得完?

這…我一下子還真答不上來。
朋友這樣問,大概是好奇我每天花多少時間看書,或看書的速度有多快。
但我想看書這回事,有點像做運動,重點不是次數與速度,而是能否持續地做

前一陣子收到新鴻基寄來的《讀書好》雜誌,格外喜歡梁文道訪問黎智英的那一章。
大家猜一猜,肥佬黎這個看來沒有受過多少正規教育的「老粗」,每天花多少時間看書?
我讓你隨便猜,你也未必猜得到──

答案是每天四小時。

四小時!每天!
梁文道還不放心,再追問他,說你每天這麼忙,還能抽如此多時間看書嗎?
黎智英說,我每天就是忙這個啊
這樣的毅力與決心,真教人無話可說。服了他。

而黎智英喜歡看的不是一般的書,而是具份量的、大師級的原著品,如Hayek的The Road to Serfdom(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其實我一直鼓勵宋漢生遊說黎在anobii開個書櫃)。
因為他說,「我習慣了只找大師的著作來看,往往一看便通,因為他是在想通了過後才寫出來的。」
他不愛閒書,偶而「腦袋太實」,才看一下人物傳記。

黎智英不但持續地看書,他的態度更值得學習。他說:

“我不可以形容自己「好學」,但我是一個很自愛的人,我不會讓自己做事做得不好。我很著緊自己做事有否竭盡全力。”

很多人買書看就像買cut flowers一樣,我不是這樣的。我希望將那個作者的想法變成我backyard的garden,我想買個garden回來,而不是cut flowers。因此我會看同一作者的所有著作,還要讀數次...橫竪我看書又不是為了考試

他不是在求知識,他簡直是在搶知識──一如他做生意、追女朋友、學煮飽魚一樣,傾注百分百的熱情。
而且他不滿足於泛泛地吸收知識,他更要將之內化成自己的一部份。
這種人實在很難不成功。

我喜歡黎智英讀書的態度,因為他不是為了取得別人的認同而讀書,而是純綷地想追求知識。
一些沒有錢的人為了表示自己上進,從不吝嗇金錢追買書架上的暢銷作;
一些有錢的人喜歡在家弄個圖書館,即使自己從不踏足那兒。
這些統共不是真正的讀書人。
讀書不在乎數量,也不必和別人比較,你應該按照自己的愛好與需要而看書。Period。
如果你真有閱讀的興趣,看書根本毫無壓力,你也不會刻意審視自己讀了多少書、花了多少時間。

但閱讀最難之處仍是持之以恒的問題。
黎智英能每天讀書四小時,我估計除了興趣驅使外,祕訣是他結交了一群知識份子(Ok,必須承認在某些層面上,有錢人是得享特權的),大家經常交流最近在看什麼書、該看什麼書。

他說,「我很少看朋友沒看過的書。我有一群朋友,他們都是飽學之士,我會請他們介紹某一個範疇的大師、他的哪本書最好。他們看了認為哪本書好,我才會看。」

一如戒毒或減肥小組之類的互相組織,擁有書友最大的好處是彼此嘉勉,且能減少時間在不必要的書上。

我是個經常半途而廢的人,閱讀量亦大不如前,最近終於找到一個方法,幫助自己更恃之以恒地讀書。
那是什麼方法?
這裏先賣個關子,容後公佈。
呵呵,此事將十分好玩。

相關舊文:黎智英
我的閱讀…隨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