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香港人的危機感(與相對優勢)

前文從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談起,提及一些港人與內地朋友在價值觀上的分別,不但吸引了港燦兄與一眾讀友留言,更因此得到宋以朗先生閭丘露薇女士轉載,討論一下子熾熱起來。

如果大家仍未厭,不如容我就這題目「斬多四兩」,彼此再交流交流。

先說港人的危機感。我這一代香港年青人對內地同胞的印像,應該和內地人所想像的有出入。與父母那輩最大的分別是:我們不敢歧視內地人;我們誠徨誠恐。

用個比喻來說明:
Clyde Prestowitz (美國華府智庫「經濟策略研究所」總裁,原列根政府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寫過一本書,叫Three Billion New Capitalists,講印度的崛起。書裏提到兒子想游說他合資搞一家剷雪公司,他因此大惑不解,身為高階軟件設計師的長子,為什麼會對如此平凡的行業產生興趣?

兒子說:「爸,他們總不成把雪運到印度去吧!」

Clyde Prestowitz終於弄明白兒子的意思──越來越多大公司把業務外包到印度去節省成本,令即使從事高增值行業的人才,也開始擔心起自己的生計來。

香港人對內地的崛起,就好像美國人對印度的冒起那樣,感到惴惴不安。
Thomas Friedman也在The World is Flat一書裏用上了相同的比喻:過去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連飯都吃不飽呢。現在的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就要搶你飯碗了!

再舉個例子:影星杜汶澤引述他也是演戲的太太(她今年三十歲,屬於「第四代香港人」)說,現在香港的女演員好desperate。開工,擔心工作被內地女演員搶去(香港女演員青黃不接,越來越多港產大片起用內地女明星如周迅、張靜初等);放工,擔心老公被內地女演員搶去(近年許多香港男明星北上娶妻,大家對此不陌生吧)。真是情可以堪。

我們這代香港人,對內地的崛起,感覺就是如此危機重重。

***

再說一個故事,談香港人的相對優勢:

女友以寫作為生,受聘於一家國際出版集團,職務之一,是替內地的翻譯把關。具體來說,出版社先把英文原稿給予內地的翻譯譯成中文,再把這個譯好的中文版本,給我女友潤飾。

不要小看這個「潤飾」的工序!如果沒有這個步驟,整篇文章即便是一個錯字也沒有,還是很難讓人讀明白的(你試過用google translator英譯中沒有?大概就是那個水平)。

女友說,她看一些交上來的文章,即使每個英文字都譯得很完美,但句子仍不通順,她得費不少勁,把這些句子「變成中文」。潤飾的同時,她還需要為這些英譯中寫報告,就內地翻譯的作品給意見,供那家國際機構參考。

不久發生怪事。聘用這些翻譯的內地中介,最近頻向她說項,請她改作品時不要太狠,寫報告也務必手下留情。其言詞懇切,說她若太「大公無私」的話,會令內地一些翻譯飯碗不保。

我問她會不會妥協。她輕輕搖頭,道內地的編輯如果加強把關,交上來的作品水平夠高的話,她自然不必大改,否則,就不能怪她「鐵面無私」了。

我也有類似的經驗。有些作者很想在我們這裏寫專欄,托人請食飯、買書索簽名,盛意拳拳,禮貌週週。可是一些作品真的水平不夠,請對方改了又改,最後還是過不了我們的門檻,專欄沒開成。記得有一次在家和媽媽閒聊時提及此事,忍不住嘆了口氣:「人家又是長輩、又有社會地位,三番四次向我這個『o靚妹』紆尊降貴,不讓他登,好像很沒人情味?」左右為難。

媽媽一語道破:「不夠好的自然不能登!你是專業編輯,如果人家請你吃餐飯你就登了他不合格的作品,這和手上有點兒權就徇私的官員有何分別?」果然薑是老的辣。我豁然開朗,從此知道原則是什麼,不再感到為難。

從這些故事總結了什麼呢?那就是相對內地的崛起,港人至少還有兩大優勢,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輕易妥協了:

第一, Soft skills 。以剛才舉的翻譯為例,內地在「技」(hard skills)的層面,表現可能遠超我們,但在「道」(soft skills)的層面,則仍未完全掌握,譯出來的文章不能令人看得愉快。推而廣之,就是內地可以「平靚正」地縫出千千萬萬件的成衣,但不懂打品牌;內地可以平地起高樓,但物業管理服務做得不熨貼,等等。

第二, Quality control。內地人可能覺得港人太沒人情味,但人無信不立,香港這塊「專業」、「高質」的金漆招牌,可是歷經數十年、幾代香港人辛辛苦苦累積下來的寶貴資產啊。這就是為什麼內地企業要來香港上市、食品檢測要在香港做、學位要在香港唸…的原因。

我從閱讀閭丘女士博客內的留言,還看到港人第三個優勢:訊息自由。我們可以無限制地接收訊息,也可以無限制地發表訊息,你可知道這是多大的優勢!憑這點,第一我們金融的地位保得住(秒秒鐘幾十億上落喎,信息有時差/誤差那還得了),第二我們創作的地位保得住(廣告、電影等設計可以沒有框框,靈活多變,更不必政治正確)。

寫了這麼長,當然不是想說港人多麼棒、內地如何趕不上(豈不太小器了!),我想為感到焦慮的香港年青人打打氣,也希望大家開心見誠,多了解對方的優缺點,彼此砥礪。誠如港燦所言,內地人有許多優點,比如做大事的氣魄、開創的精神、離鄉別井的勇氣……很值得港人學習

抛磚引玉至此。希望兩地的朋友多多指正。

Tuesday, July 28, 2009

轉載港燦留言

在前文《香港華爾街的孩子》裏,孜媽延伸我對曾子墨的看法,就中港兩地的精英,作了如此比較:

"國內同胞有時很可愛,投行也好文人也好,總給我二極化的感覺,要麼極為厚道老實有深度,要麼極為功利膚淺趾高氣揚。但他們總體而言,知識面比同齡香港人廣,關心的事情較為宏觀,普遍追求體面點的東西,所以什麼美女廚房﹑口靚模是不可能在大陸流行。有時侯覺得他們沒什麼誠信,樣樣求求其其。但在大陸又有很多公司經營上億的生意不用銀行貸款,完全靠朋友間借貸,利息比銀行高,沒任何手續,這種信在香港又是不可思議的。"

我有感而發,便道:

"港人有許多缺點,也如你所說,知識面不夠廣也不夠深。只是與內地的精英相比,港人勝在正直(integrity)、專業、守法,公民素養較佳。這些特質,內地精英恐怕很不屑呢,他們似乎太注重以名成利就來衡量一個人了。說到價值觀,港人有其可愛之處。"

沒料到這卻拋磚引玉,引起了港燦的興趣,洋洋灑灑地寫了一段回應下來。我看了又看,覺得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香港既同學只要唔好學以前既我咁,除 past paper,study pack 及雞精書外謝絕所有讀物,一定可以追到內地同學既視野,知識既深度及廣度。響香港無論透過上網,買書,或參加各類活動獲取知識,相比內地方便及自由。關鍵在於,你有無決心去解開各種心障,令學習成為嗜好,心癮,而非負擔。

較輸蝕比內地生,但仍有機會補救既,係生活體驗。

香港同學既生活體驗,大部分源自屋企 、屋苑會所、學校、補習社、商場及康文署管理既場所。佢地有個共通點 - 場所內每個人既行為及活動空間,無時無刻都受高度管理。結果係,就算場所內有任何突發事件,同學們也不用/不能自行諗計應付,因管理者會先行替你解決。

大陸同學呢 ? 上述場所帶比佢地生活體驗所佔既比重無香港既咁大。耕地、魚塘、農貿市場、工廠、礦山、垃圾場、火車站 ... 比到佢地更多生活體驗。呢 d 場所既共通點係,理論上有,但實際無王管。大陸同學響呢 d 場所須隨時自行應付各種意外。年紀小小就要養成一種,響香港呢個處處受高度管理既城市長大既孩子,所欠缺既應付危機能力。

我老婆響大陸出世,讀完初中至移民來港。佢唔止一次同我講,由於內地太多亂規劃 / 欠完善規劃既城市及鄉鎮,每個大陸人響成年前,至少已親歷一次天災/人禍,包括水災、持續兩日 40 度或以上既熱浪、雪災、大旱、走火警、被拐賣、打劫、打荷包、食水污染或車禍。

此外,內地年青人有三樣較香港年青人強既風氣 :

- 較肯自細離鄉別井,告別屋企的 comfort zone,出城、跨省、出國打工或升學,四處流浪找機會,以及愛幾個同學埋班搞自助單車、火車旅遊

- 愛 DIY,山寨,尤其是自製電子、影音器材或配件

- 較敢趁後生創業。我太太話,一個小鎮只要有間啤 cap 帽既廠,就會有個學鄭金鈴自己設計 cap 帽放上網賣既細路

上述三種風氣,令內地的年青人較香港既敢趁後生冒險,靠自己 / 自組團隊解決種種難題

香港既同學可以點補救 ? 暫時想到既,係課餘多點試試各種不同性質既義工,參加各類團隊活動,未搵到工也自行搞些義工團 / 自製兼職 (例如昨日明報報導的 "高登義工補習團" 及自製期刊),唔好獨沽一味呆坐電腦前下載0靚模寫真或漁翁撒網寄 resume。

既然現時讀大學不但不能保証獲取入職敲門磚,連貼錢打工的機會都唔多,何不自細,趁父母未須你供養時,就自己的興趣、網絡及能力,抓機會試試各種雖可能要倒貼車馬費,但可以累積實際經驗,從而測試出自己適合從事那類行業的工作 ?

父母及長輩既壓力,僵化既課程及教學方法,繁重既功課與課外增值班,以及網上由 "四代香港人" 引發的各種,好易令年青人未踏足社會,腦裡已充滿無奈及無力感既討論,使自己細細個就喪失對身邊事物既好奇心及求知欲,找不到目標,失去自信,繼而自閉,再成毒男腐女,甚至開始靠濫藥或吸毒逃避現實。

時刻提醒自己,切勿除0靚模的身體外,對天下萬物失去興趣。

共勉之。"

Monday, July 27, 2009

《香港華爾街的孩子》


如果你在二十歲以下、打算去書展買書的話,除了考慮《Kissy Chrissie》(周秀娜寫真集)與近期大熱的鄧麗欣力作《陪著我走》外,不妨看看這本:《香港華爾街的孩子》
這本書是否好得沒話說,我不保證,但我向你保證兩點:

第一,無胸部特寫
第二,無大量錯字

***

看過一則新聞:記者採訪在小學名校外排隊的家長,問他們希望孩子將來做什麼,出乎意料,除了答醫生、律師、會計外,還有不少答:投資銀行。

反映了香港的「中產」,是何等的對投行趨之若鶩。

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可能是香港少數投資銀行家的自白書(另一本是黃元山寫的),這引起了我的興趣。
昨晚我把它看完後,打算在本周五見報的專欄裏作詳細介紹。今天只寫幾句話,希望讀者在這兩天進書展時,可以考慮它。

如果你看過Michael Lewis的Liar's Poker,對不起,妍宇這本書多數會令你失望。
當年Michael Lewis作為Salomon Brothers的初生之犢,離職後完成此書,把華爾街的貪婪與狂妄描寫得淋漓盡致,使之成為金融財經書的經典。你想真正認識華爾街、認識華爾街的人性,Liar's Poker乃不二之選。

妍宇也是初生之犢,才二十八歲,朝氣勃勃,幹勁十足,但她這本書,並無對人性有深入刻畫。
對投行的描寫不是沒有,但十分泛泛(雖然已足夠供財經報章大寫特寫一番)。這點你不要有太高期望。


但和美女曾子墨的《墨迹》相比,妍宇的這本《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就值得捧場得多了。
妍宇和曾子墨的背景有點類似:從小到大都是尖子,讀書成績好,靠自己努力考進美國頂尖大學,然後一出道便被投資銀行羅致。
但從二人的自傳來看,妍宇顯然比曾子墨有深度得多,情感也豐富、敏感得多。

曾子墨全書最有深度的一段話出現在頁160-161,當時她坐在飛機上,看著棉棉的《糖》,忽然頓悟,覺得上班這樣累到底為了什麼,是不是該把別人的豔羨目光拋諸腦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僅此而已。
曾小姐只知道自己很漂亮、很聰明、很用功,但她好像沒有反省過,其實她很幸運,一直搭便車(或者她有反省過,但沒有寫出來吧;對美女,我們應該疑中留情的)。

至於妍宇,這位香港姑娘的內省能力強多了。
剛才我說,妍宇對投行的百態描寫不多,但她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卻毫不掩飾。她的文筆很好(堪當會考範文),觀察細膩,情感纖細,讓你覺得,如果擁有一個這樣的朋友,會很不錯。
書裏有一段話,我想許多年青人會有共嗚:

“在眾人捧腹大笑的背後,我回頭想:我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小學、中學、大學,反正考到哪一家便去哪一家;畢業了,有投資銀行向我招手,就一直做到現在。我們的人生,真的是如此無選擇嗎?大半輩子後,我也會如此唏噓嗎? 而我呢,則希望在我失去華爾街孩子的童真以前,把這些零碎的記憶記錄下來,將之出版,並把收益捐贈給有需要的孩子們,讓他們也有機會追逐他們的理想。”

妍宇並沒有因為自己精英的身份,便感覺高高在上。她會自省、會推己及人,憑這點,我會給她很多很多分。

我還想說一點。比較曾子墨與妍宇的自我簡介(就是書本封面摺頁那一小段字),你會馬上明白為什麼我喜歡妍宇多些:

這是曾子墨的──
“畢業於「常春籐」盟校之一的達特茅斯學院。畢業後任職於美國著名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參與完成大約700億元的併購和融資項目…”
(「常春籐」、「著名投資銀行」、「700億元」…一疊聲告訴大家「我有幾勁」;她以「成就」來define自己)

這是妍宇的──
“生於香港,擁有八分之一的馬來血統,80年代新移民的獨生女,死心塌地的亞洲人,通曉五種亞洲方言。畢業後一直在香港的華爾街工作,卻始終是不折不扣的狂想一族…”
(她以「根」來define自己,而非忙不迭告訴大家,她先後畢業於「著名的」聖保羅男女與芝加哥大學,且是會考九優狀元)

總的來說,妍宇的《香港華爾街的孩子》很適合中學生:文字好、價值觀正面,值得推介。

書展・周秀娜・楊照

傳媒報導書展,以大篇幅報導o靚模不是問題,問題是為何不能以同樣大篇幅介紹好書好作家?

看周秀娜不是問題,周秀娜派奶也不是問題──這充其量是她個人的選擇,或她那一行的做法──但傳媒翻天覆地都是周秀娜(及相關人士)的報導,這就是社會的問題了。

上周五書展後我去了楊照(台灣《新新聞》總主筆、作家)的分享會,他說,在大紐約地區(人口約一千萬),看《紐約客》(New Yorker)的人數是整個台灣看《壹週刊》的八倍!而New Yorker向以吝惜圖片見稱,整本雜誌都是字。

這反映了什麼?

閱讀文字,讀的人需要集中精神、要高度參與,「你要拿出東西來」;但圖片很霸道,人們看圖片太多,會過度依賴視覺。

眼見香港的書展寫真當道,怎能不唏噓。

Saturday, July 25, 2009

鬥Cheap

師奶讀吃擺下擂台,誠邀各方姐妹「鬥Cheap」,條件如下:

請替你認為是你最近買下最便宜的(自己穿的)衣服拍一張照片(不是拍你自己﹗﹗),貼在你的網誌上。

為了統一格式,出文時請包括以下內容:
什麼時候買的?
衣服類型?
價錢?
牌子(如有)?
對衣服的評語?

我一見這題目,馬上來勁,兼且打孖上(不算犯規吧?)
以下是我的參賽項目(1):
>>什麼時候買的?
兩個月前吧。

>>衣服類型?
好明顯是一條本季大熱的橡筋頭黑色薄紗芭蕾舞式短裙。

>>價錢?
勁囉──$80!

>>牌子(如有)?
完全沒有label,但sales女孩聲稱來自韓國。購自葵湧廣場一不知名小店。

>>對衣服的評語?
穿過幾次,最好看的穿法是配搭一件小小的白色圓頂Tee加平底鞋,時尚高貴活潑兼備,人見人愛(我是說衣服)。
許多人問裙子是否agnes b之類的歐洲名牌。

參賽項目(2):
>>什麼時候買的?
約莫兩週前。

>>衣服類型?
白底藍花及膝吊帶裙,質地富彈性。

>>價錢?
同上。八十大元。

>>牌子(如有)?
冇噃。與前者一樣,購自葵湧廣場。另一不知名小店。

>>對衣服的評語?
質底非常舒適、通爽,十分適合豔陽下穿載。束起頭髮、腳踏平底金色幼帶涼鞋、配帶民族feel的項鍊/耳環已很漂亮。
我一口氣買了兩件,另一件完全同款,為藍底白花,給了媽媽穿。

最巴閉的莫過於穿上它出席設於福臨門的飯局。而師姐讚好靚喎。

***

論買衣服鬥cheap,其實我好勁的──我試過用$35買到100%silk的針織上衣,吼大減價時出手,質地靚、款式大方,百搭之至,我置了黑白各一。
今次「參賽」的兩件不算「cheap」,但勝在可以魚目混珠──扮高檔也。
哈哈哈。

Wednesday, July 22, 2009

為了她,書展還是值得去

愛書的女友s tsui不怕人多,書展首天已擠了進去,巧遇這一幕(女孩捧著我們的新書《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看得津津有味),還窩心地拍下照片傳給我。

未來幾天我若到書展去,這個燦爛的笑容將是唯一的原因,如此專注的讀者深深打動我。
噢小姑娘我真愛死你。

(若對小書感興趣者,可於書展期間(7月22日至28日)造訪《經濟日報出版社》攤位: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展覽館1號 1D16-29, 1D16-31
或在書展完結後於網上訂購。
詳情見此

相關舊文:
《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

關於這本新書,還想多寫幾句。
前幾天和一位年青的上市公司CEO聊天,談到曹仁超論世代交替那個訪問。CEO朋友問我:這個訪問很多人看過嗎?
我答是的。據我所知,不少「第四代香港人」在網上討論過,彼此之間也廣為流傳,心裏不服氣的大有人在。
他點點示意明白,但接著說,以他對曹先生的了解,那番話完全出自肺腑──即曹Sir真心認為自己沒有必要提攜年青人,想上位的話請自己爭氣。 換言之,閣下「嘈生哂」是閣下的事,動不了他老人家一根毫毛。

這位年青的CEO說,和我們這群「嘈生哂」的「第四代香港人」不同,他們作為四十來歲、「水尾」的baby-boomers,對仍然「緊守崗位」、喜歡指指點點的「第二代香港人」有另一套應對之法:
潛龍勿用。
先進駐心儀的範疇,盡一切努力裝備自己、熟習環境,不必聲張。俟一有機會,馬上取而代之。
「嘈生哂不管用的。」他說。

這我明白。他們打滾多年,只要策略運用得宜,時機一到,想見龍在田、或躍在淵可謂十拿九穩;但我們呢?「進駐心儀範疇」的門檻高得離譜,我們連守株待兔的機會也沒有。

於是,一些不夠實力改變制度的年青人,唯有「嘈生哂」,好歹可以發泄一下(所以七一上街的年青人這麼多);而一些有guts、夠實力的,就可以完全不賣帳,視僵化制度如無物,另行開疆闢土、訂立新的遊戲規則──比如說,搞Web2.0──即如我的朋友李景輝、宋漢生、Leon Ho那樣(有關他們的故事,可參閱前作:《創業2.0》科網六子蕩寇誌) 。

因為第二代互聯網對嬰兒潮來說根本是unconceivable的東西,用都未必用得上,遑論馳騁其中。在這裏,嬰兒潮無法指點江山,我們可以無拘無束,不必「聽人枝笛」。曹仁超不是說過「遊戲規則是我們SET的」嗎?Sorry,在Web2.0的世界,閣下那一套不管用了,你得聽我的。

(懂Web2.0概念的baby-boomers,在傳媒界,我數來數去只想到黎智英與俞琤,而他們都很樂意任用年青人:

黎智英對宋漢生的寵愛有加不必我多說;至於俞琤,她把商台的網上業務分拆成CRi、以HK Toolbar把電台節目打入互聯網(兼節省網上收聽的成本),還找了一位叫
章濤的人來主持大局。

章濤是誰?這個人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若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我會說他是宋漢生的「升呢版」,其IT業務從科網熱迄立至今。以後有機會再寫寫他。)


回說與那位年青CEO的一席話,討論至尾聲,他忽地說:咦,你好著數喎。
啊?為什麼?我一頭霧水。
他解釋,當許多「唔知自己想點」的「第四代香港人」只會「嘈生哂」時,若你「識諗」,已比同儕優勝。
其實我從不覺得自己比同輩優勝──三年前加入敝報時,我已選擇了脫離主流的晉升之途。
即使我「識諗」,這也不過是因為幸運,不斷遇上許多恨鐵不成的鋼的師長,對我諄諄善誘。

但細想一下,這間接道出了我們這一代要脫穎而出的一大困難:競爭激烈,你必須成為行內最頂尖的1%,才能「有啖好食」;四十年前,也許你只須晉身首20%,都可以混得不錯。

「對,你們這代『冇得符碌』。」CEO這樣總結。他真是聰明絕頂。

Friday, July 17, 2009

《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柢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一九五七年秋天,毛澤東站在莫斯科大學的禮堂上,向中國留學生如是說。

書名:《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今日香港的青年人怎麼想?》
作者:耿春亞、黃雅麗 、葉宇堃、歐妙玲、鄧曉楓、鄭樂恒、鄭樂捷 
ISBN:978-962-678-587-4
定價:$78
出版日期:09年7月(書展有售)
圖書分類:社會文化/今日香港(通識)
出版及發行︰WHY出版社
規格:185mm(w) x 210mm(h)
頁數:240頁

***
(下文刊於經濟日報2009年7月17日《這時勢、該看什麼書》專欄

五月,一位生於1948年的財經界老行尊接受一本年青人雜誌訪問,談到世代交替時,老實不客氣地說,「點解我要讓個位出來?!對不對?我這個位置月入十幾萬,坐得好舒服,點解要我走啫?!我不單只不走,更專登不讓你上來!」

他還坦言嬰兒潮「話哂事」是理所當然的,「你們在香港一定唔夠我們玩,第一,遊戲規則是我們SET的;第二,我們在香港搵老襯搵了幾十年,財雄勢大;還有,…我們是一群人,不單只這一群,連官都是自己人,都是同一代,都有共同語言的嘛!WE ACT THE SAME,WE THINK THE SAME!」
(訪問全文見此

我們不知道這番話是真心的,抑或只是長輩以激將法逼年青人面對現實:上一代並非「老奉」要讓位,你必須自己努力爭取上位。當這篇訪談文章迅速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時,我暗下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書趕出來,好好回應這番話。

那本書,就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前述老行尊的一番話,並非空谷足音,它可能表達了Baby-boomers對下一代的普遍想法:年青人不長進、不能挨苦、難以委以重任。總之冇眼睇。

香港的年青人真的如此不成器嗎?我不同意。
無疑我們成長在一個物質比較富裕的年代,沒有怎樣挨過苦,但這不代表我們不思進取。我們沒有改善生計的逼切需要,所以追求的目標比較虛無飄緲,也需要多一些時間來想清楚到底自己想要什麼。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鬱悶、會苦惱、會沮喪,我們需要長輩的理解與支持,但許多長輩卻認為我們「不知所謂」。

我們又面對超乎上一代想像的競爭。三四十年前,香港經濟剛起飛,各行各業求才若渴,你只要稍微有一點相對優勢(比如說,懂簡單英語),要找一份工作不大難。接著隨社會的進步,你也就平步青雲了。但我們不一樣。我們從幾歲大便要習慣競爭,否則進不了好的小學、好的中學、甚至上不了大學,最終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少許「相對優勢」哪裏管用,我們必須一生下來就「好打得」,懂不同樂器與兩文三語只是最低要求,還要既獨立又善於交際…(下刪一千字)。大人要求我們是全人,我們開始迷失自己。

年多前敝報《國是港事》版開了一個欄目叫「新香港人」,通過幾位博客,收集年青人對社會和自己的反省,目的正是希望閱報的「大人」有機會聽聽「細路」的心聲。一年下來,「新香港人」累積了八十多篇文章、近三百個網上回應,我們從中精挑細選,再加上新文章與部份讀者留言,輯錄成《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我們不期望一本小書會為社會帶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但至少,我們希望上一代可以聽聽我們怎樣想。正如為本書寫序的呂大樂教授道:

「香港是一個沒有輪替的社會:政治上明顯如此,政治以外也不見得比較好。基本上,在過去十多年裏,我們不斷重複自己,而且重複到一個令人覺得極其納悶的程度。

香港社會需要在各方各面重新開放…將代際輪替閱讀為社會流動渠道淤塞,年青一代爭取『上位』遇上阻力,是片面的理解。真正的問題在於目前香港社會建制沒有放手,學懂欣賞新生代的專長、念頭,讓後者有更多機會憑著新感性付諸實碊。簡單的說,是還未聽清楚他們有何主張,便已經決定沒有必要聽下去。這種態度是當前香港社會求變的一大阻力。」
***

Wednesday, July 15, 2009

新書發佈會

昨天出席了一個星光熠熠的新書發佈會,好不熱鬧。

這是蘋果日報的報導:

金錢之王 股海引路

「五位金錢之王難得聚首,自然成為財經界盛事,昨日吸引了逾百記者到場採訪。招待會星光熠熠,政經界更猛人如雲,鄭大班鄭經翰、太古( 019)中國主席陳南祿、大快活( 052)主席羅開揚及前 I.T.( 999)副主席盧永仁皆畀面捧場,連早前捲入桃色緋聞的龔耀輝亦一早到場,迅速吸引「女粉絲」圍攻。

五位金錢之王近年悉數自立門戶,大打風流工,除林少陽仍然「西裝骨骨」外,其他人一於少理,在炎炎夏日裡盡情解放,在衣著上我行我素。

當中以行政會議成員葉維義以一身「葉問 Look」成為全城焦點,他上身短袖白汗衫,配鬆身褲及布鞋,在眾金錢之王中,成功脫穎而出,成為搶鏡王,連身穿 Polo裇的鍾民穎亦走上前戲言,「好彩你重 casual(輕便)過我」。

招待會主人家為金融才子、精電( 710)行政總裁蔡東豪,他笑言新書是「新歌+精選」,衷心感謝書中被訪者一齊到場支持。

一向守時的陸東為怕搶奪主人家風頭,特意遲 15分鐘到場,但甫踏入會場即人氣爆燈,甚至有讀者專程踩場,拿出陸東年初著作要求籤名…」

這是回來放暑假的細路Justin的第一身感受:

俾面派對

「甫進場便覺得點點怯,覺得這不是我該出席的地方。一邊滿是攝影機和Steno記事簿,另一邊是報紙雜誌上一張張的熟悉面孔。我卻是個來歷不明的死o靚仔, 不是記者亦不是財俊,簽到時Reception姐姐問我有沒有卡片已嚇得我手足無措。是故我只好故作振定亂翻周圍的圖書再偶爾抬頭視察環境。」

Justin也是華仁仔,又喜歡蔡東豪的書,他難得在港,所以我一接到邀請函,便轉告這小子,猜想他必然有興趣。希望沒令他失望。

但話說回來,主人家天大面子,請得幾個財經好友濟濟一堂,好應該來個panel discussion,大家坐下聊聊天嘛。打遊擊、滿場飛,也蠻累的。

又,假如十年後我有幸為「創業2.0」一書搞「增訂本」,必也請一眾好友如宋漢生Leon Ho李景輝耿春亞等到場,事後記者可能這樣寫:

「…其中又以公司市值超過一百億的TNC主席李景輝那「T恤短褲波鞋」look最為搶鏡,連著穿窿牛仔褲的宋漢生都忍不住說:譁,你仲casual過我。
耿春亞向來準時,但為了不搶主人家鏡,刻意遲到十五分鐘,結果一到場即被記者追問對十九大人事變動的看法。
Leon Ho一如既往,甫露面便迅速被女粉絲「圍攻」,而他亦處變不驚…」

發夢冇咁早。哈哈哈哈哈。

相關舊文:最差推銷員

Monday, July 13, 2009

季羨林

季羨林仙遊那天,我從外面回來,爸爸給我說起這件事(其實我已在Twitter上知道了),問我有沒有季老的書《牛棚雜憶》。
我說,有呀,馬上去找。可是翻了書櫃一遍又一遍,還是找不到,才想起好像借了給小弟。小弟背著背包旅行去了,房間亂得不堪,只有等他回來找。

爸有些失望。怎麼辦呢?
我想了一想,覺得要懷緬季老生平,還有一途:香港電台的《傑出華人系列》

http://www.rthk.org.hk/classicschannel/tv_personalprofile.htm

片子攝於零一年,當時季羨林已九十歲了,但做起學問來,仍十分認真。
他說他每天都要寫東西、都要讀書,若有哪天沒寫,就會有犯罪感,覺得好像虛度了光陰。
他形容自己只是個平凡人,沒什麼了不起,最大的優點,「是勤奮」。
像那時他為了寫一部八十萬字的《糖史》,每天都到圖書館去查資料,不管那是攝氏四十度的夏天,還是地上已結冰的冬天。而且凡是和「糖」有關的書,他都翻過。那時候,他已八十多歲了。
真令我們汗顏。

季羨林是古典印度梵文的泰斗──「古典印度梵文」?莫說研究,我聽都未聽過。如此生僻的學問,讀來做啥?
季羨林說,不管做什麼學問,只要學得好,都有用。
儼然到了「道」的層次了。

片子著墨最多的,是季羨林對「知識份子」的反思。
他說,對中國的知識份子來說,天下大事,匹夫有責,於是在文革的時候,他便「自己跳了出來」,結果遭批鬥了整整十年。
在那空前絕後殘酷的十年裡,季羨林說,皮肉之苦不算什麼,被人侮辱也可以置之不理,唯獨對尊嚴的剝奪,最讓他忍受不了。
他引了朋友的一句話講,以前中國人講「士可殺,不可辱」,結果文革卻證明了中國的知識份子既可殺,也可辱。好不悲涼。

文革十年,對季羨林心靈上造成不可磨滅的傷痛。 他把這些經歷寫成《牛棚雜憶》,並說,其他寫過的千多萬字可以不要,唯獨此書不能不要(小弟如果把此書弄丟了,我會叫他好看)。

季羨林曾經形容自己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但偶而也會大膽起來。
他什麼時候膽子最大?
「當大家都不敢說的時候,他敢於講真話。」一個學生這樣形容。
很多人平時聲大夾惡,一到利害關頭,馬上噤聲;只有極少數人,有膽識在所有人噤聲時,站出來講真話。
這是真正的知識份子。

季羨林說,「人生憂患識字起」,而在中國當個知識份子,更是件痛不欲生的事──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做什麼也好,就是不要當知識份子」。
世上有許多飽學之士,講起道理來,滿腹經文,談起理想來,頭頭是道。但季羨林讓我知道,原來這些以精英自居的附庸風雅者,談不上「知識份子」,充其量只是「讀書份子」而已。

片子製作很有誠意,引文部份由曹捷唸旁白,難得語氣毫不輕佻,和他平時做節目的態度大不一樣。若你也碰巧沒有《牛棚雜憶》在手,此片值得一看。

看了以後也可寫一篇感想,當作給大師的最後致敬。

Sunday, July 05, 2009

林燕妮之二

前文提到,林燕妮很年輕便擁有一切:名、利、權、愛情。爾後隨年華老去,她不那麼出名了、她的寫作地盤大不如前了、她賺不回那麼多錢了、她的美麗褪色了…她今年六十一歲(根據維基百科,林燕妮生於1948年)。
和她同齡的女子裡,誰堪與她匹敵,但沒有被歲月打倒?
我想起了蕭芳芳。

蕭芳芳生於1947年,比林燕妮大一歲。
蕭芳芳的美貌與智慧、愛情生活的多姿多采、演藝上的成就,不下於林燕妮。
她也離過婚,也曾錯愛過,但她沒有被擊敗。
她少年上學不多,所以一有機會,便跑去外國唸書,直唸到碩士。
蕭芳芳老了,但她仍然美麗;
蕭芳芳不演戲了,但她仍受愛戴;
蕭芳芳耳朵聾了、她的擁躉不再萬人空巷了、她不上娛樂頭條了…但她生活依舊,幽默如昔。
這就是智慧與修為吧。
(當然,也和蕭芳芳擁完整家庭有關吧。林燕妮孓然一身,又接連失去兩個弟弟…那是很悲痛的事。)

如果在演藝的路上一直走下去,或許蕭芳芳也會出現滑坡,但她棋早一著:轉型了。
她另一著,是從「擁有」變成「付出」。她不執著於她曾擁有過的什麼,反而借助她的號召力,為社會貢獻。
我由衷佩服她。
(兩位都是了不起的女人,我這樣胡謅一番,太不自量力了!)

***

林燕妮生於1948, 蕭芳芳1947,亦舒1946。她們十多歲出道(芳芳是童星,出道時更小),廿多歲就嶄露頭角,卅來歲已名成利就。
那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大陸剛剛改革開放,香港正正如日中天。
彼時維港仍水深港闊、山頂的天空萬里無雲/塵、英人治理下香港得享中西之利。我們當年真如東方之珠啊。
唯有那片得天得厚的、鹹淡水交界的環境,才孕育得出這些靈秀的女子:林燕妮、蕭芳芳、倪亦舒。
怪不得為林燕妮寫序的余家強說,林燕妮的寂寞是香港的寂寞,一段美好年代的終結

林燕妮仍戀戀紅塵,勢不由她,笑罵也不由人。
蕭芳芳發奮、轉型、未言休。
亦舒老早移民加國,樂得清閒,只聞書,不見人。
這是三種態度。香港會走上哪條路?

***

有時說起內地的勇進幹勁,對照香港的老氣橫秋,很令人沮喪。
記得十年前首次冒起港滬之爭時,上海一位高官就說過:上海好比少年,香港好比中年,二者競跑,港人哪有勝算?

Well,這樣比,香港當然冇得比。
你想想電視台的「中女」演員怎麼好跟o靚模爭飯碗?輸梗。人家平靚正,波又大,乜都制。
那次上司和我談起這話題時,他就說,香港要贏,就要打國際波;香港要做張曼玉。
這一說我就懂了。

你看鍾楚紅已49歲了,她出來拍廣告,明豔照人,高貴如寶石,豐滿如水蜜桃。
那群發育不良但胸部奇大的o靚模,怎麼同她爭?
一百個都抵不上她。

你可能反駁:周慧敏不是輸了一著給張茆嗎?她到底41了,她才20。
我說那是人家自己想不通。
像那種除口甜舌滑外一無是處的男人,與發姣發到出面、恨當明星恨到發燒的empty flask,才是絕配。
何必自降身價嘛。

***

繞了一大圈,還是要說說林燕妮這本自傳《往事如真》
絕對是一本好書。林小姐那手流麗的文字,當今沒多少人及得上。

我最喜歡書的第一個部份,她談兩個才華橫溢的弟弟、紅顏薄命的妹妹、堅強的母親、還有未成名的李小龍…真是人物描寫的高手。特別是她寫弟弟的那幾篇文章,我讀得冒眼淚。

下一章,談幾段感情故事,也是別樹一格的。說到戀愛,我特別喜歡她這句話:

戀愛時是男人唯一不自戀的時期,依約相逢,絮語黃昏後。如今月似當年,人似當時否?我只知,徹夜東風瘦。

那份幽怨啊。

再下一章,講電視台種種,又是另一番景象。當年無線的朝氣勃勃、年青員工不問酬勞要把工作做好的精神、高層如何hands-off任之自由發揮給予肯定的作風,羨煞千禧年後才出道的我們。
林燕妮這樣寫:

「那個時代為什麼年輕的人能頭角崢嶸?完全是因為各樣優點:自發性強、責任心強、創造力強、工作要求完美;還有,高層沒有壓抑我們的衝勁。」

「高層沒有壓抑我們的衝勁」。真想把此書寄給友報曹先生。

最末是廣告風雲,談創業與管理,我想打工女郎也會有共嗚的。

總的來說,這書實在好。我誠意推薦。
只是我不打算翻看林燕妮的舊作了。我覺得那會使我不喜歡她。因為,寫此書時她已經歷了這麼多,多少沉澱了一些智慧,尚處處顯得自我感覺良好,映照今時今日,透出苦澀味。她年輕時寫的書,我猜多半受不了。

林燕妮之一

「一段最長的感情,未必是一段最刻骨銘心的感情。我真的沒有想念他,我的腦海從來沒浮起過他的影子,甚至不願意提起他的名字,這個現象連我自己也不明白。兩個人不論曾經愛得多麼好,但分手卻分得那麼壞,一正一負互相抵消,便一切都化為零。」

──《往事如真》.林燕妮


這個「他」,自然是黃霑。

林燕妮真的不願意提起「黃霑」二字。
在書裡,當她細訴這段曲折的感情時,她只管喚他作「他」;說起廣告公司那段歲月,她稱他為「我拍檔」;情逝後回憶,偶而會談到「黃老霑」;唯有提及她倆戀愛之前的日子(彼時她在無線任宣傳部經理,與對方有合作),才會毫無芥蒂地稱他「黃霑」。

她還是沒放下他。甚至,她仍然相信,是林燕妮成全了黃霑的才華──她說,「我們分開後,他根本沒有佳作。」

黃霑有負於她,這是頗明顯的事──她和他一起十四年,那是她最美好的年華,但他什麼名分都沒有給她。
有人說過,你愛一個女人,給她最大的尊重,是娶她為妻。但他沒有做到。
他後來娶了一個內外似乎皆平庸的女人,在林燕妮看來,更是對她莫大的侮辱。
對於這點,作為女人,我對林燕妮十分同情;但我覺得她也不要太執著了。
怨下去,吃苦的還是她本人。

我覺得林燕妮最大的缺點,就是長得太美、人太聰明、家境太富裕。

她長得美,十九歲那年,已經約會過六十多個男生──她強調,「不是人次,而是六十多個不同的人」(就像我們bloggers自我吹噓:不是page view,是unique IP啊!)。
爾後踏入社會,雖然結婚結得早,後來又成了單親媽媽,但追求者仍大不乏人。她說,直到認識了黃霑,對方怪招頻出,把她其餘的男朋友全嚇跑了,萬千寵愛的日子才告一段落。
即使回覆單身,她一直不乏傾慕者。
這就是長得美的好處。

而且她也聰明。
展開《往事如真》,序言後面就是作者簡介,打第一句便是:「林燕妮,十七歲進入美國著名學府柏克萊加省大學攻讀遺傳學…」
她非常強調自己的聰慧過人。
後來提到她在無線任職(出道不久就當上無線宣傳部經理,一把抓)、當廣告公司老闆(廿八歲與黃霑創業,十年後把公司高價賣予Saatchi & Saatchi,賺了一大筆),無一不在暗示:打工時她話頭醒尾、一眼關七,當老闆了她也運籌帷幄、膽識過人。
這點我毫無異議。且不談文學那部份,光是在商場上打滾這一塊兒,我有她十分一本事,已經沾沾自喜不已了。

林燕妮不斷強調她出身很好,言下之意,非現今所謂的「名媛」可比。
她的父親與利孝和、利榮達都有公務往來。年紀輕輕她就出入會所,書中有一段這樣寫:

聖誕派對在哪兒開?香港鄉村俱樂部夠高貴了吧?那是叨家裡的光,爸爸是會員,編號早得是L86。鄉村俱樂部是依姓氏的ABCD排號的。如果你是L860號,你發達是遲了點。上到千號,算你白手興家有本事吧。」

她又說,「我生長在一個高要求的家庭,潛意識中便會有不可以低能的意念」,還提到,在她那個家庭裡,出人頭地是理所當然的事,一無是處反而就彆扭了。
她畢業不久便嫁予李小龍的哥哥李忠琛,原因乃他是個完美的白馬王子,「我仰望著他」
可惜這段童話婚姻只維持了很短的日子。

照理說,一個人生下來便擁有美麗聰明家世,那是上輩子修來的好福氣,怎麼就成了「缺點」了?
因為當你什麼都有時、當你一直順風順水時,終有那麼一天,你會逐一失去。
唉我不是悲觀。這是花無百日紅的道理。恆指都不會直衝三萬點啦,都要轉一轉勢、回一回氣吧。

你想想,我們這些平凡人,樣樣都欠一點點,於是我們只得很努力,點點滴滴地累積,填補自己的不足。只要不被現實打倒,生命軌跡總歸是昂然向上的。
可林燕妮就不同了。她很年經時便什麼都佔全了──名、利、權、愛情──爾後只能看著這些點滴流走。
所以她這麼怕老。所以她這麼強調她擁有過的一切。


(待續)

Saturday, July 04, 2009

Friday, July 03, 2009

Twitter Power:用140字掀起的革命

(Twitter Power: How to Dominate Your Market One Tweet at a Time by Joel Comm)

今年夏天,有一個網絡名詞比「綠壩」更火,你不能不知道:Twitter。

不必拘泥於什麼是”Twitter”,因為說穿了它簡單得令人吃驚。如果Facebook的功能多得令你眼花繚亂,那Twitter再適合你不過了。它只有一個「預設」功能(下文會解釋為什麼稱之為「預設」):利用140個字元,輸入你此刻在做什麼。

Twitter本來只是美國一家IT公司員工之間的「玩具」,誕生於2006年,用法類似手機短訊(所以才以140個字元為上限),唯一不同之處,是這個「短訊」可以同時被多人接收,並且與網絡連結。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當手機、短訊、網絡三者撞在一起後,竟然迸發出驚人的力量。

首先,「我在寫稿」、「今天之內一定要把這本書看完」、「連卡佛大減價開始了」之類「我此刻正在做/想什麼」的訊息,原來並沒有我們想像中「低能」。這些輕短的、無聊的訊息,有點像茶水間或電梯大堂的閒扯,雖然不著邊際,卻在不知不覺間滋潤了人際關係。

更進一步,當一個名人也搞上這玩意後,效果就很立竿見影了──比如說,假設陳奕迅用Twitter說「錄音中,D冷氣好凍」、劉鑾雄寫「今天福臨門的麻蓉飽令人驚喜,我吃了三個」、曾蔭權說「幸好七一人不多」時,你會否覺得與他們拉近了距離?正因如此,美國已有不少明星與政客已開設了Twitter帳戶,作為個人宣傳的一著奇招。

但這還不算Twitter最厲害之處──它掀起了一場真真正正的革命:伊朗事件。伊朗因大選舞弊爆發騷亂,不少參與的群眾(以年輕人為主)依賴Twitter作平台,實時報導事件、發放訊息及動員上街,其效果之龐大,氣得政府截斷手機通訊,甚至宣布軍管互聯網(在中國,類似現象也在悼念「六四」中表露無遺,使政府不得不出手關閉Twitter及類似網站)。專制的政府從中得到教訓:儘管你可以控制傳媒,但當平民的傳播力量得到整合後,反而更加無孔不入,滴水穿石。

Twitter的成功,顯示了手機與互聯網結合後的強勁化學作用。它雖然簡單、每個訊息最長只有140個字元,但在網絡世界,它卻可以無限大:任何可以被一條URL代表的東西,包括照片、影片、網頁…一切,都可以透過Twitter這140字傳播。當一道簡單的短訊能在彈指間被傳予千千萬萬網民後、當普通市民和網民之間產生互動後,強大動員力量由此引發。這種力量,遠遠超過了Twitter的「預設」功能,真正顛覆了社會。

...

(欲觀全文,請登入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www.hket.com/eti/chinahk.do

另推薦這個相當不俗的Youtube片段,介紹什麼是Twitter:
Twitter in Plain English

Wednesday, July 01, 2009

《親密》Claustrophobia

喜歡岸西自編自導的《親密》。

人家說電影悶、節奏慢、沒有明顯起承轉合、倒敘法故弄玄虛…
或許都是事實。
但它在我看來,瑕不掩瑜。
喜歡那份懸在半空的張力與含蓄(令我想起Before Sunset / Before Sunrise),而戲中人的經歷,我想許多城市人都會找到共嗚。
岸西若不是有親身經歷,就是她觀察入微。或兩者皆是。
電影帶一份獨有的女性細膩。這種戲,杜琪峰一定拍不來、陳可辛過於精巧、若交到王家衛手上,well,我恐怕會中途離場。

說這套電影,一定要知道它的英文戲名:Claustrophobia。幽閉恐懼症。
它拍了兩種很普遍、但很少人正面面對的愛情:婚外情與辦公室戀情。

主要的「困室」,除辦公室外,便是車廂。
戲裡有一幕,林嘉欣在八號風球下上了許志安的的士,車子拋錨了,二人無奈,只能坐在裡面等拖車。
忽然許志安冒雨衝了出去修車,弄了好一陣後才回來,並向林嘉欣解釋:車子其實我修不好,但你一個單身姑娘與我一起坐在車廂中,不是那麼妥當,所以我還是藉故離開好些。他十分體貼。
這就解釋了鄭伊健與林嘉欣的愛情。

車廂是個奇妙的地方。
它可以是一個美好的私人空間:一個男人向我說過,回到半山那千多兩千呎的家,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其實不過四五個人),他找不到自己的空間;唯有獨自坐進他的dream car、門嚴密地關上、音響流出喜歡的歌、車子奔馳在公路上,他才完全擁有自己的天地。一個狹小,但寬闊的天地。
車廂也會滋生愛情。
鄭伊健是上司,辦公室地點偏遠,每天下班,他逐一把同組同事送回家。最後一位,是林嘉欣。
電影最後的一幕,便是林嘉欣初初上任時,晚上被鄭伊健送回家,當車子駛進隧道,她與鄭談笑風生──彼時仍然坦蕩蕩,所以能暢所欲言。後來她就靜默了。

電影拍至中途,我們以為是林嘉欣首先對鄭伊健產生微妙的感覺,因為那晚她開車,並對熟睡的鄭說:昨夜我夢見你。
她入世未深,對上司產生幻想,很容易理解。她後來還特意到西貢碼頭去,為的只是去碰碰逢週末便到那兒打高球的鄭。
後來我們才知道,根本是老練的鄭,先對她有好感。天台上,她提到自己已見了一份新工作,成數很高,他知道時,欲言又止。然後電影就出現了隧道那一幕,解釋了他對她生出好感的由來。
鄭伊健比她成熟得多,又是個familly man,為什麼會對她思想出軌?
這個問題,電影沒有逃避回答,還通過曾志偉演的家庭醫生講出來(他和林嘉欣的母親之間,曾經有過火花)。他說:

我也不知道。

***

倒敘的手法有其必要,能為電影增加層次,否則它就太單薄了。
此外,雖然電影對新手來說拍得十分好,但我還是覺得岸西的編比導好──這個故事,通過電影來表達,其實有點浪費bandwidth(你們明白我說什麼嗎?),即有許多電影的特性,沒有用上。
但我想起Love Actually的導演本來也是個資深編劇,但他卻在電影裡展現了超卓的、流麗的導演技巧,並且沒有浪費電影的"bandwidth"。
我信岸西也一定做得到。
她可能是我最喜歡的電影幕後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