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0, 2009

咪子想不通的一些事

我家養了兩隻貓,一隻叫咪子(四歲,女),一隻叫黑子(三歲半,男)。牠們的性格完全不同。
咪子聰明、敏感、好奇、驕傲,總是用一雙洞悉世情的眼睛靜靜地觀察著我們,好像無所不曉似的。
但經過四年來的朝夕相對,我慢慢摸索到有些事情,咪子一直想不通:

1. 「我愛你」是什麼?你們為什麼經常向我說「我愛你」?「我愛你」是不是一種很好吃的魚?

2. 我不是o靚模!你班「龍友」為什麼整天朝我拍照?日又拍、夜又拍,行又怕、停又拍,吃又拍、睡又拍…連躲起來也不放過。你們沒別的事可幹嗎?Jesus!


3. 為什麼用羽毛棒棒來逗我?我重申:我是一隻真正的貓,我要玩真正的老鼠或小鳥,而不是低能的羽毛棒棒──你以為這能唬弄我嗎?
請為我準備真的老鼠或鳥兒,會自己動的那種。

4. Leona為什麼總是睡到日上日竿?你太懶了,快起來,因為我要睡你的床!


5. 為什麼一到夏天,你們都把門嚴密地關上?我討厭門。非常討厭。

6. 我每天的生活很有規律:起床、洗臉、吃東西、玩、睡覺、起床、洗臉、吃東西、玩、睡覺、起床、洗臉、吃東西、玩、睡覺(我重覆了多少次?)我很快樂。你們為什麼不可以學我?

7.為什麼要換高清電視?以前的電視機很好呀,暖暖的,冬天我喜歡在上面睡覺。

(這是伏在舊電視機上的黑子)

8. 什麼叫「寵物」?為什麼我是「寵物」?我不是和你們是一樣的嗎?
我覺得家裏只有黑子才是「寵物」,因為牠頭腦簡單,只懂討好你們,牠沒性格。但我不是啊,我有自己的一套。
(尊敬的咪子女皇閣下:你不是寵物。你是我們的主人,我們都是聽你差遺的貓奴)

9. 為什麼每次給我吃魚,總是只有一小口?要省,不如不吃,哼!

10. 「生日快樂」是什麼?為什麼今天人人都朝我說「生日快樂」?
還有,為什麼今天有大口新鮮的魚魚吃?──是不是因為「生日快樂」和「我愛你」一樣,都是一種很好吃的魚?
喵嗚,太好了,「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

相關舊文:
咪子的自白
你有許多缺點,我知道
全世界最可愛既貓(圖)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FREE


2006年暢銷書《長尾理論》(The Long Tail)作者、科技雜誌Wired編輯Chris Anderson,上月一出新書Free(暫譯《免費》)便先聲奪人。

首先他得到另一才子、Tipping Point與Outliers等書的名作者Malcolm Gladwell「垂青」,對方以一篇水準甚高的書評向Free的理論基礎提出質疑,遂引發了一場頗文明的筆戰(博客五師兄有詳盡連結),引起不少讀者注意。

其次為表「言行一致」,Chris Anderson宣佈該書可利用Amazon的電子書Kindle及於網站Scribd免費下載(省下US$26.99!),此噱頭大收宣傳之效,使該書一舉登上《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榜。

更重要的是,「免費」之勢由網絡直捲現實,報業正是首當其衝的一員。金融海嘯下全球多份報章不約而同因為廣告收入劇減而精簡人手、瀕臨倒閉(或已經倒閉),而予取予攜的新聞網站或免費報紙卻一枝獨秀,更令人關注「免費」對報業生態的衝擊 ...

(閱讀全文請登入《經濟日報》「國是港事」網站

***

可能有點期望過高,結果覺得作者講的所謂「免費」模式,不外乎「買米送油」、「簽24個月合約可獲零機價」等舊瓶新酒。寫得比較好的是有關Google的營運,真正顛覆我們對「免費」的認知--Google並非「先免後費」,而是真真正正童叟無欺的「一毛不拔」。有IT朋友形容Google大搞一系列「攞你命三千」的免費網上應用,最終會「統治地球」。好驚嚇!

此外,為了complement這本書的不足(我想探討「免費」對報業的影響,但這方面作者談得太泛泛),所以寫作時亦參考了過去看過的幾篇相關文章,有興趣者不妨一讀:

The New Yorker: Out of Print
(2008 Mar 31)
Wired Magazine: Can Murdoch Save Online News? (2009 July 07)
The Economist: The rebirth of news (2009 May 14)
FT: Media's want to break free (2009 May 17)
Read Write Web: Journalism 2.0: Don't Throw Out the Baby (2009 April 30)
林沛理:免費背後的沉重成本

Monday, August 24, 2009

食評與遊記

有兩種文章,我很少寫,因為一向寫得不好。
這兩種文章,也很少看,因為寫得好的不多。
但最近出現例外。

早前談過的《潮池》,是近年看過最好的遊記。區家麟說,幸好他當年不急於發表。結果,文思雅興十多年來點滴發酵,遂成陳年普洱,細閱之下,馥郁醇厚,回甘良久。
(回看自己的第一本書《這雙手雖然小》,頓覺火喉太猛,如今十篇裡九篇令自己尷尬。)

如果《潮池》是年度遊記中的極品,葉一南的《要省,不如不吃》,則是今年食評中的經典。


我是井底之蛙,不知道葉一南原來早在《飲食男女》寫出名堂,又是當年孔少林之一,名震江湖。他的身份撲朔迷離,蔡東豪這樣形容:

「他在名校讀中學,圍繞著他的同學,大都是勤奮上進,一早對自己的人生計劃好:少手時勤力讀書,壯年時努力工作,退休時才嘆世界。可是他一早提出這疑問:假如我這一刻開始俾心機嘆世界,豈不是比你們提早開心四十年?今日他的同學全都封他為偶像。」

這位葉一南實在有趣!細看他的自序,更是字字珠璣:

「花掉了的錢,才是自己的錢。」
(外婆與我爸,也從小給我灌輸這個觀念,結果被媽媽哦到今天)

「誰是最快樂的人?將賺回來的錢,一部份捐去慈善團體,剩下的全花掉的人;
誰是最不快樂的人?以上兩樣都不做的人。」
(有理由相信,內地沒有一個富豪是快樂的)

「食物跟女人一樣,只有好吃,及不好吃;美與不美兩種。是哪一國藉,傳統美或新派美,純種或fusion,有甚麼關係?」
(男人更簡單,只有一種:所有男人都好吃。哪一國藉,傳統或新派,純種或fusion,有分別嗎?唯一的不同是:有些男人對賣相與材料比較在乎,有些不。)

「跟年青人談吃,等於他們跟我談Facebook及Flicker一樣,大家無癮。」
(你沒遇上過癮的年青人而已。不信搵日我跟你談Twitter,你同我講福臨門吖)

「年青人,做愛,不做菜。中年人,做完菜後做愛。老年人,只做菜,不做愛。」
(同意)

「不敢親身去九記吃牛腩及生記吃粥的有錢人,真是『窮得只剩下錢』了。」
(現吃的九記牛腩真係好好味──今天就去吃!)

「不吃也是吃的一種。」
(Absolutely)

以上自白,令我想起一位朋友──表面上他是IT翹楚,實際上他是食家兼茶痴。開了兩間公司,一間做web hosting,一間吃私房菜,座右銘也是「花掉了的錢,才是自己的錢」。我們抓破頭都不知道誰是葉一南,我想他打一通電話給尖沙咀福臨門的保哥就有答案:畢竟外賣鮑汁荷葉飯參加毅行者的熟客,全香港數不出幾個。他本人說不定是其中之一。

***

說到吃,除了我爸與前述朋友外,還有一位是我心目中的食家:師姐Connie。
Connie幼受庭訓,又會吃又會煮──兩口之家擁有全套江獻珠食譜另香檳杯奉客的,你認識多少?

我不大懂得吃,每次夥Connie等朋友大快朶頣,都覺得有點暴殄天物,又怕自己不夠資格談吃。聰明的Connie如此開導:

「不打緊!不會吃,會讚就行了!」我馬上豁然開朗:一大班朋友飲飽食醉,都要有人插科打諢嘛!這個好辦,以後背熟唐詩三百詩才赴約便可以了。

親愛的Connie:下次聚餐,我打算不帶餐酒或水果,改帶這本《要省,不如不吃》+江獻珠入室弟子「大師姐」寫的《全港食材最強》給你,請笑納。

Saturday, August 22, 2009

續談對男人的一些誤解

綜合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周融的《男人手到拿來》,以下還有一些對男人的誤解,值得廣告各位親愛的姐妹 (書不在手上,是憑印像寫的):

(1)不要為了男人減肥
男人介意肥,是介意肥腫難分、令人感覺邋遏的肥,而不是追求「火柴人」的瘦。
只有女人之間才會比併胸骨凸不凸出、鎖骨露不露,男人喜歡有點肉的身體。
你看舒淇多麼骨肉勻稱、周慧敏總帶丁點肉肉的感覺、就算是周秀娜,也是予人感覺健康,而不是乾瘦。

(2)不要為了男人隆胸
男人喜歡大胸脯,是天性使然,但讓他選,他寧可選手感好,而不要cup size大。
不然,你道樂基兒幹嗎隆了又拆?

(3)不要因為男人在其他男人面前吹噓你,而沾沾自喜
恰如其反,你應該感到不快才對。
為什麼呢?
親愛的,男人愛吹噓的,只是他的性幻想對象,或被他視為玩物的對象(例如:「Marketing個大波Candy真係好得」),而非他真心喜歡的女人。
男人不會容許朋友以自己心愛的女人作談論對象,遑論由自己提出。

(4)「講出黎會舒服D」只對女人有效
如果男人受了委曲、遇到挫折、心情不好,請勿絮絮不休,或建議他「講出黎會舒服D」──要講,他會講,屆時你便專心聽,如果他不講,你千萬不要引導他。你不是社工或心理學家。你的提議與指手劃腳,只會令他更煩惱。
靜靜地陪著他,表示你的支持,閉上尊嘴,已經很足夠。

(5)男人好色,所以你別老是讓他吃不飽;他在你面前提及別的女人多麼「索」(記住:這些多半是吹噓),你不要馬上發瀾渣,因為他只是信任你;他對你提出要求,你不要統統say no,要有原則地「有所為有所不為」(至於原則是什麼,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至於他若念念不忘舊情人、時時在你面前提起、一副除卻巫山不是雲的烚熟狗頭的樣子,你要叫他去死──男人縱不得。真的讓你不快時,你必須讓他知道。

***

相關文章:
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 (港燦版)(必看!)
Kursk's Bed - 給單身女士看的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

Friday, August 21, 2009

周融:《男人手到拿來》

聽過這個講法嗎?

一個台灣女人,比得上兩個香港女人;而一個上海女人,又比得上兩個台灣女人。

這個「比得上」,比的不是外貌、身材、見識、智慧、性格…而是應付男人的手段。
再直接點說,如果大家同時搶一個男人,香港女人的戰鬥力,只有台灣女人的一半、上海女人的四分一。噢!
這一點,我們其實心知肚明。但身為港女,一提到「手段」二字,彷彿褻瀆了我們的高貴。
然而形勢比人強,親愛的姐妹們,我們不換腦筋不行了。

周融的新書《男人手到拿來》,據說在書展中賣出了過萬本(比娜姐周秀娜當然差些少;這個我們理解)。我好奇買了一本來瞧瞧,覺得這是香港版的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值得向女生們推薦。

此書對那些自命聰明過人、眼高於頂、聲稱「寧不嫁也勿亂嫁」、最少唸了七年女校的港女來說(即像我這種),更是非看不可。
我一位畢業於名校、又漂亮又聰明又嫁得好的女友甚至說:

“It's useful like a car manual. I considered buying it for several of my girl friends...”

我們推薦這本書,並非認同周融先生「嫁個有錢人」那套論調,而是我們深深瞭解,在情場角力上,香港女人實在太吃虧了!
你不一定需要按照書上的指示制定什麼「獵男」攻略,但至少,你要有一套防守準備──誰知道敵人什麼時候找上門啊?
祖師奶奶張愛玲早有明訓:同行如敵國,而天下的女人都是同行!兩岸三地裏,就數我們香港女生最天真最無心計,所以我們儘管不去惹別人,也萬不可被人家欺負,最好懂一點「手段」傍身。套周融的話說:

“「手段」有如你存在銀行戶口的財富。有足夠財富的話,想用時、有需要時便可立即動用。不識手段者,當有迫切需要時,就等同銀行戶口中空無一物,想做也做不來。”

要將男人手到拿來,有三個階段:首先你必須了解男人、其次你得找個下手對象、最後你要付諸實行。我對第二、第三部份的興趣不大,想向大家推薦的只是第一部份:了解男人。

在女校長大的我們,對男人有太多誤解與不設實際的幻想。其實男人好簡單,比如說:

男人真的好好色。
書中有這麼一段:

Q:男人希望相識女人多久才發生性行為?
A:最理想是馬上!更正,昨夜才對。


是的,肩負傳宗接代重任的雄性生物,無時無刻不在想這個問題。一個男人如果對你沒性幻想,對不起,他真的對你沒興趣,你還是另覓對象好了。

但你要分清楚:好色不等於急色。急色的男人,圖的只是一時之快,也不見得想和你來真的,你必須避之則吉。而好色又願意付出代價的男人,至少是想和你認真的,所以你不要老把別人當色魔辦,否則他若屢試屢敗,久而久之只得放棄你。

性對一段關係重要嗎?周融這樣講:

“男女親密關係中,「性」其實是燃料。當男和女坐上一部感情的車,希望由出發點去到結婚這終點,缺乏了性,便好像汽車沒有電油,推一段短短的路程還可以,但最終怎能到達終點?”

據說不少香港女性都對性不大感興趣,並「認為」得到伴侶體諒。我一位朋友的朋友說,她和男友已兩年「沒幹那回事了」,滿不在乎。
我相信一齣悲劇正在上演。
不管周融,抑或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的作者,都不約而同地說:得不到滿足的男人,一定會(或嘗試)外出覓食,他只是沒讓你知道而已。
性不是污穢的。與心愛的伴侶靈慾合一,是何其美妙的事,姐妹們勿太狷介了。
(我不是色情狂。如今冒著被母親大人趕出家門的危險引述這段話,是因為太明白在女校成長的我們,在這方面,如何比大中華任何一個地區的女子蝕底)

此外,男人也是除非萬不得已,否則不想改變現狀的人。假設你和他一起後,才發現他仍和前任藕斷絲連,你必須清清楚楚地說不(unless you don't mind it),並且逼他立即行動。你若讓著他,他必然拖得一天是一天。

關於男人,還有一些你需要知道的地方,如:

不要妒忌周秀娜。因為,

“第一,男人是什麼女人都會看的。第二,任何在電視、報紙或雜誌上出現的女人,對一般男人來說,都只是另一個做做夢的對象罷了。這和男人口口聲聲說喜歡法拉利沒有分別,那畢竟只是一個夢想而已。”

又,面對誘惑時,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周融說,男人只在想一件事:值不值得犯險(即opportunity cost有多高)。當他認為「值得」後(即:對方吸引力太大、彼此強烈過電、被揭發的機會不高、後果承受得起),餘下已用不上腦袋了(唯一例外的是思考偷食時如何不被揭發)。

有人形容,見多識廣兼風流倜儻的周融寫這本書,是「出賣兄弟」之所為。
也有人說,這是本把女人教壞的書。
我的看法是,香港的兩性關係之所以如此糟糕,是因為我們女生對男人有太多誤解。這本書最好成為女校的通識科教材,並且規定女生合格才可畢業,免將來成為一名失敗的港女。

看畢全書,末章有一句話最得我心:

“行走江湖,做個女獵人,只有兩個結果:你打獵成功,抬著獵物回家;或你失敗,空手而回。千萬不要學男人,一年到晚都是談著那條逃脫了的大魚。”

這句話有兩層意思。第一,女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怕失敗──套Jim Rogers告誡寶貝女兒的名言:男人需要你,遠比你需要男人多得多。

第二,感情的事,還是多點隨緣,少些勉強好,真的讓你使盡手段,把一個男人搶過來又如何?他還不是「一年到晚都是談著那條逃脫了的大魚」?

也是張愛玲的名言:「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你得不到他,但終其一生,你都是他心上的朱砂痣,豈不比家中那早令他生厭的飯粘子好?

Sunday, August 09, 2009

Malcolm Gladwell旋風

The Tipping Point、Blink、Outliers的作者Malcolm Gladwell訪港,首度公開演講,大家還沒探討他的講題,率先被貴得驚人的門票嚇倒--每人盛惠6,000元!

講座在四季酒店舉行,從上午九點開始直到中午一時正,中間有半小時coffee break,有酒店的refreshments提供--換言之,不包午膳,居然也索價6,000元!整件事完全反映了「知識經濟」的精髓:知識有價,而且名氣越大、索價越高、越受追捧。

值得嗎?
這是最多人問我的問題。
Well,我答不上來--因為我不必付錢,也無心情享用小吃。不過呢,有幾點是可以一談的:

(1)我問過主辦單位,其實兩百多個聽眾中,真正付足$6,000的,不足三成,因為很多人都享有早報名的折扣。此外,報名者又以企業名義居多(佔七成是團票),即去聽的大多是由公司付錢的,故此也以管理層為主(像總商會的方志偉、賽馬會的饒恩培等)。

(2)Gladwell此番演講,共有兩個講題。第一個是其首本名作The Tipping Point,Gladwell可以全程(個半小時)不必講稿不用PPT仍暢談自如,可見對題目了然於胸。看過The Tipping Point的人可以溫故知新,而Gladwell也把重要概念重新包裝過,一點也不悶。

(3)第二個題目是解構金融海嘯的成因。他用類似自己寫書的風格,先講一個長長的故事,再解釋其中道理。他認為:過度自信的聰明人犯上兩大錯誤(mis-calibration與illusional control),是這場海嘯的元兇。內容與他五月的一個演講類似(大家請多謝我那通天曉的女友s tsui):

New Yorker Summit (May 5, 2009)

(4)當Gladwell提到Connectors對Tipping Point如何重要時(欲回顧本書內容,請到Gladwell網址,內有reading guide),我忽然產生一個疑問:本書面世的時候(2000年),FB與Twitter等新興社交網絡尚未誕生,Connectors自然都是身邊認識的人。而Connectors之所以成為tipping point的靈魂,是因為這些「咩人都識」的交際好手,能跨越眾多社交圈子,把一個全新概念或產品迅速介紹給眾多不同類型的人(Gladwell稱他們為:「They belong to many worlds they don't belong to」)。

我好奇的是,FB和Twitter之類的social network tools,正有幫人穿透多個社交圈子的作用,那麼,它們是否可以使一個Connector如虎添翼呢(大家該都知道我如何擁抱web2.0精神吧)?

於是我舉手發問:那些在FB與Twitter上擁有成千上萬朋友或追隨者的人,其社交能力(social power)是否和現實世界中的Connectors相若?FB與Twitter,可否把一個本來不是Connector的人,變成Connector?

(5)這個問題,Gladwell答得很有自己見地。有興趣知道答案的,明天請閱報;或者,買一本最新出版的iMoney。我的同事也做了一個非常詳盡的報導。

(6)整個講座唯一的花絮是:我在云云聽講座的行政人員中,發現了一張格外美麗的臉:章小蕙。她就在我前排不遠處,除了不時撥弄秀髮外,聽得很專注,坐足全場。



在o靚模當道的年代,章小姐輕易把自己從鄧麗欣與周秀娜當中區分出來--她畢竟還是個Intellectual呵!

Wednesday, August 05, 2009

Paul Yip教英文

個多月前,我在有線做專題的師妹,想拍一個有關父母教孩子學英語的特輯,問我有沒有人可以介紹。
我幾乎想也不用想,就推薦了我的中學老師Paul Yip和他女兒Grace。

Grace只有十二歲,就讀小六,但她的英文程度(我指懂的生字數目),可能在我之上。
一年前我見她,她說她一天可以讀一本五百頁的小說(Twilight)。
這次從訪問中所知,她現在一天可以完成全套了(每本花一至三小時)。

記者問她,你怎麼可以讀得這麼快?
小妮子答,我不知道喎。好比你問一個人為什麼跑得快,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啊。
記者又問,這麼厚的書,難道沒把你嚇著嗎?
她直率地答,厚書是這樣看,薄書也是這樣看,沒什麼分別嘛。只是前者重些罷了。
再加一個腼腆的笑。

我老師本來是教化學的,但他覺得要幫學生自學,最重要還是要打好英語的基礎。
他說,根據研究,你只須懂三四千個中文字,已可看懂大部份中文作品,應付日常需要;若要對英語有同等程度的掌握呢,則須懂得三至四萬字。
我曾追問,一個英語還不錯的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大約懂多少英語詞彙呢?
他說,約一萬二千到一萬五千左右。而一個土生土長的還不錯的美國高中生,平均來說,懂三萬字。
(上述資料,請參考我老師的網頁:vocablearning.com

為了幫助女兒有系統地學英語詞彙,Paul Yip閱讀了大量有關記憶、學習方法、英語教育、甚至電腦的書,親自設計了一套學習軟件。
Grace就是利用這套軟件,一年內學習了兩千多生字的。
我老師說,現在正在他工作的學校(香港華仁)裏推廣這套軟件,希望多些學生受惠。

我試用過這套軟件,告訴你,它沒有祕密,關鍵只有一個字:discipline--你能否持續每天讀英文書,並鍵入最少十個英語生字?
我這人毫無紀律,經常偷懶,這方面是不合格的。

儘管如此,我還是用兩個多月時間累積了近一千個英文生字,看書的速度好像有些進步。
你可能問:多懂些英語生字,英文就自然好了嗎?這樣說來,背字典不是更有效?

教育理論我不懂,我只知道:
(1)如今閱讀SCMP的速度,和閱讀敝報差不多
(2)用iPhone玩Scramble,得分高些
(3)字典我從來不背,這麼枯燥的東西你找機械人做好了,我老師設計的軟件簡單易用,說來說去只有一個「缺點」:你必須日日做,且這是成敗關鍵。

業精於勤,學不好不能怪別人。
(我又想起Outliers裏面提到的10,000-hour-rule了)

***

有線的訪問片段(《時事寬頻》):牙牙學英語(首七分鐘是關於我老師和他女兒的,後面的我還未看)
Paul Yip的網頁:Paul Sir Home Page

Sunday, August 02, 2009

潑辣/《潮池》

潑辣到這個地步,與之抬槓的話,我服輸。

「鄧才女」究竟做錯什麼?她不過是在那本三十多頁的深情小說裏,寫錯一百零九個別字而已。文盲有罪麼?(…)

再說,那不是證明的確是她親手撰文嗎?何不為她的親力親為而鼓掌?你們究竟講不講理?
據我胡亂猜測,三十多頁如有八千字的話,那「鄧才女」已經寫對七千八百多個字了。對她而言,堪稱一項壯舉(…)

……但據雜誌報道,她已經就此作了詳盡解釋,包括「用國語拼音 打字,誰知揀字時揀錯。」或「一時疏忽及太倚賴校對。」諸如此類。這些掩飾,oops sorry 揀錯字,這些「解釋」合情合理合法,正如我每次踩進水渠,都會理直氣壯地賴身邊那個沒喝住我的人,賴在這裏建水渠的渠務署,賴發明高跟鞋的路易十四。難道自認發雞盲?

有人批評「鄧才女」的大作錯字連篇,教壞細路。但你可有想過,你讓細路看她的書,你閣下才應該去驗一驗腦?


再說,那些別字無傷大雅,反正會買「鄧才女」大作的人,根本不會發現那些錯字。要成功找出那些別字,至少需要小二水平。不要把「鄧才女」的錯字歸咎「她只有中五程度」,不要傷害我們中五同學的感情。他們的心靈好脆弱,不要迫他們去援交索K。


(全文見香港書展與我何干

相關舊文:誰是王迪詩?

***

說到書展,我又想談書。有本書一看就好喜歡:區家麟《潮池》。它從第一章開始便緊緊揪住我的心。我看了幾章後還馬上買了一本送給朋友。

本書真的好正,你不要打書釘,你一定要買一本回家細看。
不日再詳細介紹。這裏引幾段:

“如果你在香港鑽一個無底深坑,從地球的另一端爬出來,你會看到,天空是深邃的藍,荒涼的原野寂靜無聲,步行良久,杳無人跡,你開始呼吸困難、有點懊悔:哎!忘了帶水和食物。

那裏是南美玻利維亞與阿根廷邊境的安第斯山區,鄰近世界上最乾燥的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荒原之上,要放慢腳步,山區空氣稀薄,每口深呼吸都是一個恩典…”(自序)

***

“難民回鄉後,發現家園盡毀,一切重頭開始,他們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冀望:一個家。

(…)他們問我香港的情況。那時,香港經歷金融風暴,經濟「陷入困境」,失業率「高企」,很多人買了幾百萬元的樓,成為負資產…

我通通沒有告訴他們。”(科索沃餘生記)

***

“一聲轟然巨響,我倒下了。當塵土散落,我看見自己身首異處。

倒下來的感覺沒怎樣,接著發生的事才真正讓我痛心疾首。你看見我們眼窩長滿青苔嗎?那是因為我們流過太多的淚。”(摩艾moai之魂)

比起余秋雨的《行者無疆》,我更喜歡《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