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若早知

休養生息了一陣子,是時候重新上路。

我在想,若我是個迷信的人,新年伊始巴巴地跑去找一個「生神仙」算命問流年的話,聽他預測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連串事件,可能當場就嚇得昏死過去。

從年初到如今,個人、家庭、工作、健康,沒有哪一塊兒不曾受到大大小小的衝擊,每每福無重至,吉中帶凶。

若我一早知道會發生這些不幸的事,會不會處理得比現在更好?我懷疑不。更大可能是處理得比現在還差,因為整天疑神疑鬼,計算厄運什麼時候從天而降,結果到它真的來臨時,已消耗了大部份精力。

回想起來,知得早、知得多,不一定是好事。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若福禍根本避不過,早知不會改變什麼,反而庸人自擾。最有效的應變危機之道,莫過於既來之則安之,或曰見步行步。但如何才能在危機來臨時隨遇而安?我想,或許仍得在平時下功夫。

早些日子介紹周融的《男人手到拿來》時,提到他打的一個譬如:應付男人的手段就好像銀行存款,儘管不一定用得上,還是多多少少累積一點傍身好,免到想用時手中無貨。

其實對應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尤其像我們這一代,生活向來風和日麗,對危機毫無扺抗力,如果平時也不多想人情世故,到大禍臨頭時,便註定束手無策。

我想起一個故事:馬雲是個很會說話的人,每次演講都光芒四射。某次演講前,有人問他:你為這次演講作了多少準備功夫?馬雲狡黠地答,沒有。他從不為某一個特定的演講作準備,但腦海裡隨時隨地都在想思考要演講的題材。

我慶幸沒有一早知道那些會發生的事,否則恐怕早就撐不下去了。

Sunday, October 18, 2009

What I Wish I Know When I was 20

偶而在網上發現一本書,叫What I Wish I Knew When I was 20,作者叫Tina Seelig,是一個在美國史丹福大學教書的師奶。

話說在兒子十六歲生日前幾天,Tina猛然醒覺:糟,還有四年,兒子就要上大學了,可是她還有一堆人生智慧未及傳授給他,怎麼辦?
於是她準備了一個清單,列出一些她認為一個二十歲的孩子應該知道的事。

不久,大學請她為一個課程作結業演講,對像也是廿來歲的年青人,總共才卅多人。Tina想既然對像都是年青人,不如因利成便,遂以"What I Wish I Knew When I was 20"為題,把為兒子準備的清單內容,結合一些她平時上課用的村料,做了一個演講。
豈料有人把這小小的演講作了podcast並大受歡迎,Tina因而一下子紅了起來,許多團體--例如西點軍校--也請她作類似的演講。不久,Tina決定把演講內容整理成書,今年四月出版。

我在網上看了兩個片段,一個長約一小時,另一個只有廿多分鐘,都是Tina為宣傳這本書而做的介紹,值得推薦:

這是稍長的片子
這是較短那個

有一個故事不知你聽過沒有。話說Tina曾為學生出過一道難題,給每組同學五元美金與兩個小時,看哪一組賺回來的錢最多,末了每組有三分鐘向全班匯報。

這不是個容是的題目吧?試用一分鐘想想你會怎樣做?
Well, Tina事後發現,學生的表現好得遠超她想像。

有一組同學,在校園內擺檔,為師生的自行車輪胎加氣,免費,但請受惠者「隨緣樂助」。結果兩小時下來,賺到的錢比收費的小站還多。
另一組同學,用那兩小時預訂了校園內所有餐廳晚上的桌子,再把這些booking賣給別人,無本生利。
Tina赫然發現,這些表現好的學生有一個共通點:完全不把那五美元當一回事,反而充分利用那兩小時,這樣才不會被"US$5"的框框所限。
然而其中表現最好的那隊--賺了US$650那隊--竟可把時間與金錢兩個框框都打破。
猜猜他們怎樣做?

他們向一家企業"出賣"在課堂上為同學匯報的三分鐘,讓他們向"優秀的史丹福學生”作招聘宣傳,如此一來竟不費吹費之力,而賺了最多的錢。
這是典型腦力戰勝勞力的故事。
(不過我覺得這活動後來搞得有點"走火入魔",題目由US$5+2hr變成廿個萬字夾或一堆橡筋...)

除了這故事外,我也很喜歡Tina當時為了寫這本書付出的努力。
她為了搜集多些有趣的故事,便列了一個清單(師奶都喜歡列清單嗎?),寫上所有她認識的有趣的人,然後逐一和這些人午飯,每天如是,並把好的故事記錄下來。
這聽來是個頗不錯的點子。

Tina說,這個所謂What I Wish I Knew When I Was 20的清單,並非只適合這個年齡的人,而是一些所有人都應經常提醒自己的事。乍眼看來這些所謂的忠告相當老生常談,所以我建議有興趣的人最好看一看她的演講片段,多聽其中的故事,相信更有啟發。
我尤其喜歡這一句:

Fail Fast and Frequently

既然失敗是人生不能避免的事,不要怕它發生,最好越早越好。二十歲遇上了失敗,摔下來的代價比較低,而彈回去的機會卻比較大。

Failure is fine as long as you learn from it.
我們香港人管這叫"跌落地拿番扎沙",含意雖然帶點嘲諷,但訊息卻是正面的。
最近看雜誌,林燕妮也說過類似的話:

“人生,總有上不完的課,至緊珍惜時光,時間過去了便沒有了。”

既然人生就是上課,那不管成或敗,總要取些經驗才甘心吧。

***

朋友轉告,原來Tina Seelig下周六(10月24日)會來港與年青人作一分享,相信這是個不錯的活動,有興趣者請到訪:

MaD活動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經看・忘不了

有天下午,滂沱大雨,我不知哪來的衝動,要去沙田的文化博物館看一個展覽。
黃金時裳」。

這是其中我最鍾情的幾件展品:




頭兩襲都是英國瑪嘉烈公主的舊衣,真是簡潔高貴得不得了,一看就愛上。
寶藍色那件是絲綢做的,胸位的衣摺手工精細;小黑裙則用上了真絲混羊毛,式樣簡單,只有肩上丁點繡金點綴,低調、大方,但不不失禮。
除了下攞略嫌誇張外(當時都要加綱絲襯裙在內),這兩襲裙子到今天仍然時尚。

中間的花裙子充滿田園氣息,感覺上只要加一頂闊邊草帽,就可以到海邊去。
當衣櫃裡滿是黑白灰藍時,偶而一點俏皮的彩,最合好心情時穿載。

但我最愛的還是那件被稱作「幽谷百合」的象牙白色晚裝。
如果有一天披上嫁衣,這個款式將是我的不二之選。
當天看見這見衣服時簡直久久合不攏嘴,真正歎為觀止!
難以想像在蟬翼般薄的輕紗上釘滿珠片與刺繡後,效果仍如此含蓄;線條優雅,說不盡的高貴。

參觀了這個展覽後,最大的後遺症是逛時裝店時買不到衣服。
這幾件衣裙,除了「幽谷百合」外,款式無論如何談不上複雜。取勝之道不外幾道板斧:質地好、手工好、剪栽適中。
但我在琳瑯滿目的時裝店裡,就是找不到這些簡潔的款式。
有一家小店,充滿「徐濠縈」風格──不知道大家想起徐濠縈時想起什麼,在我腦海裡,總包括以下幾項:黑色為主、上衣膊位起角、貼身legging、鞋子永遠尖頭高跟式樣古怪。
不是不好看──明顯是經過悉心配搭的──可是不經看。

經看。嗯,男人可能對經看的服飾沒有概念。我打一個比喻:
想像一下一架五六十年代出廠的保時捷跑車,它在今天與一眾新款轎車相比,仍俊俏瀟灑有過之無不及。
那就叫經看。

***

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除了設計簡約用料上乘的香車華服等身外物,當然包括愛情。
看高錕教授與夫人接受的訪問,就很使人感動。
高錕真是有福氣:年青時全心全意投身自己感興趣的行業,又有所成;年邁時心態返老還童,生活健康有規律,這還不是福慧雙修?
看他的近照,雖然有點消瘦,但紅光滿面,笑容單純快樂,令人欣慰。
他最幸運之處是有一位好夫人。夫人很有智慧,她說,丈夫患上老人痴呆症後,「已不是那個人了」,她看得開,不追究那位聰明的愛人哪裡去了,坦然接受這個新的他。
只要仍能和他在一起,不管是不是以前那位,已經很足夠。
報上說,高錕忘了自己是「光纖之父」,但忘不了妻子對他好,這多使人動容。

想起一齣電影The Notebook(港譯《忘了忘不了》),年青的戀人幾經波折才走在一起,老來女的患上老人痴呆症,男人不捨不棄,一有機會就向她複述他們的愛情故事…
這套電影與Nicholas Sparks的原著小說絕不欺場,次次令我落淚。

沒想到現實裡也有這麼經得起考驗的愛情。感謝高錕夫妻,讓我們相信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