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蝸居》

朋友說去年在內地熱播的電視劇《蝸居》很好看,把DVD借給我,我也十分喜歡。可惜沒有時間在家慢慢「煲」碟,於是果斷地把原著小說買下,以便去到哪都可以追讀。

一看才明白,整套劇集的靈魂,就是這部原著小說。
我懷疑如果無線也有一個這樣的劇本,並且克制地忠於原著,它的電視劇將不致於低智到令人不忍卒睹的地步(請參考朋友Maren寫的「《富貴門》劇本十大白痴之處」)。

《蝸居》有兩大優點,罕見於無線的黃金時段劇集:第一,你很難找到一個百分百的「壞人」,因為它把角色設計得有血有肉有層次,不像無線的劇集,人物黑是黑,白是白,個性像紙一樣單薄。第二,它的人物關係與故事脈絡十分清晰簡單,然而無損戲味濃郁。

《蝸居》因為反映內地「房奴」的窘境而引起熱烈討論,然而買不起房子只是故事的一部份,真正的主題,是年輕人如何在大都會中安身立命。

故事從兩姐妹身上展開:姐姐海萍離開小鎮來到大城市唸大學,決心闖一番事業,努力為生活鑽營。她和丈夫的感情本來很好,可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兩口子不管工作再辛勤,還是沒法負擔房子的首期,結果她埋怨日多,又嫌丈夫窩囊,爭吵無日無之。妹妹海藻性格柔弱,本來沒有什麼大志,可是一個有權勢的男人卻對她神魂顛倒,結果她反而過了一段不平凡的日子,再從五光十色中痛醒。

首先引起我興趣的角色是海萍。她是個有理想的人,可是殘酷的現實不斷打擊她。雖然年輕,又自名牌大學畢業,好歹也算中產,可是想在大都會中出人頭地竟難比登天。心灰意冷時她會想,假如我當時沒有選擇留下,畢業後與丈夫回家去安份守己地過日子,生活總不致於這樣艱難吧。但見識過大都會的繁華,她怎麼會甘心。故事發展至中段,我開始同情海萍,她就像你我一樣的平凡人,不管再努力,總逃不出制度的播弄。

另一方面,海藻是個令人爭議的角色,因為她後來和一個有家室的男人在一起,成了最不受歡迎的「小三」。但她是個壞女人嗎?未必。劇情介紹說她為了替姐姐籌措房子的首期,而和一個官員上床,這種描述未免太簡化現實。事實上海藻的每一步「墮落」之路,都在情理之中。

海萍為了買房子四出籌錢,丈夫被她逼緊了,竟然去借高利貸,把一家人嚇得不知所措。海藻很愛姐姐,想幫姐姐渡過這一難關,但她初出茅廬,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唯一的救星,是一位從工作上認識的官員,對方是個有能力又可靠的人,而且不止一次幫過她。就因為這六萬元,海藻開始了與這位官員的交往。

海藻笨嗎?我覺得她不是笨,只是見識不足,缺乏主見。認識了擔任市長祕書的官員宋思明後,海藻的物質條件大大提高,優渥的生活唾手可得,而且最令大多數女人羨慕的是,她得到那個男人的寵愛。姐姐鑽營了十多年也換不了一磚一瓦,她卻能一步登天,這對一個思想簡單的女孩來說,是多大的誘惑。一切既然來得如此容易,還有必要努力嗎?就像書裡所說,天天向上多辛苦,但向下墮落卻簡單多了。海藻倚賴宋思明到一個地步是,當有人因巴結宋而送她一部紅色寶馬時,她竟向宋撒嬌道,車牌我也不考啦,你直接給我弄個證好了,反正我也考不上。

我並不覺得海藻有多壞,我相信大部份人面對與她類似的處境時,都會一步一步走向差不多的路--人的意志如果那麼堅定,就滿街都是偉人了。

那宋思明是壞人嗎?也不見得。與入世未深的海藻相比,宋思明無異相當老練,可是他對年輕的海藻竟產生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激情,無法解釋,而且不能自已。他告訴海藻,其他人對情人不過逢場作興,可是我待你卻像珍珠一樣。他為什麼這樣愛海藻?書裡有這樣的描寫:

「這個小女人,時而膽小,時而死倔,時而無助,時而媚態。她會抬眼看你,她會低眼倪你,她會掩嘴笑你,她會撅嘴不理你。於是你又回到20歲的狀態,如周身散發著荷爾蒙的香獐一般將掩藏已久的慾望完全散發出來。你可以滿足她各種各樣並不過分的小要求,並盡情開發這個原生態。

以前鄙視的行為,宋思明突然間就理解了。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不過是走向中年對青春的羨慕,走向成功對仰慕的承受,走向人生之巔對幸福的又一次追求。於是,每個男人,確切地說,每個成功男人都會犯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中年還能將青春攥在手裡,並肆意把玩(...)他不會是空前,也不會是絕後,他不過是這個大軍中普通的一員,跟上了時代。」

少女帶給宋思明的衝擊,不可能從妻子身上得到:老婆是這樣一種女人,她跟你同甘共苦過來,所以無論你多麼成功,她都不會祟拜。你即便眾人景仰,在她面前,也是當年那個差一分錢憋死的窮漢。」

宋思明的心已經在海藻那兒,但對妻兒仍有情義責任,所以他不會與妻子離異,可惜「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宋思明是個悲劇人物,雖然他有錢有權有地位,表面上既powerful又resourceful,但他擁有的選擇,原來很少。

故事引人入勝之處是,宋思明與海藻作為一對理應受到觀眾唾罵的偷情男女,並沒有落入錢色交易的俗套,而是產生了真感情,於是他們的悲劇結局,反而惹人同情。尤其是宋思明,他是真愛海藻的。當他知道自己即將大禍臨頭時,首先有條不紊地為海藻安排了後路,並盡力將她排除在漩渦之外。在他臨死的一刻,眼前出現的是海藻的翩翩身影,口中努力吐出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愛你,海藻。」怪不得這角色成了觀眾心中的情聖。

我說這故事的人物「有血有肉有層次」,因為他們沒有脫離現實,彷彿都是身邊觸手可及的人。自我的海萍如何被現實逼得歇斯底理、懦弱的海藻如何心甘情願當上第三者、宋思明夾在家庭與情人之間的無奈、宋太太對丈夫變心的不甘…對人性的刻劃,是小說/劇本最成功之處。

前面提到,故事發展至中段,我最同情姐姐海萍,不過看到結局時,海萍已不需要我的同情了。因為作者儘管寫出了一個引起爭議的故事,價值觀到底是保守的。故事尾聲,海萍搬進新房子時,向丈夫說:

「我實在是不好意思挑生活的毛病。我向來把握自己的命運,沒一天受人主宰過。活成什麼樣,我都認了。這個城市,是我要留的,老公是我自己選的,兒子是我自己要的,房子是我自己買的,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是按我的意志來的。你說,我還能說什麼?」

「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是按我的意志來的」。天天向上的姐姐,儘管辛苦,最終守得雲開,而那走了捷徑、把身心都交付給別人的妹妹,失去一切。原來這麼一個複雜故事,說的不過是兩姐妹如何在大城市裡走出迥異的路。

像《蝸居》這種題材,香港沒有嗎?比比皆是。可惜編劇們就是沒有拿出誠意,用心發掘。只要寫好每個人物,套上恰當的場境,故事就能自然地發展下去,不必勞煩編劇們扭盡六壬地設計一浪接一浪的失實情節。觀眾不需要「家好月圓」式七國咁亂的人物關係,更不需要反轉再反轉、悔辱我們智慧的「富貴門」式劇情。《蝸居》值得一讚,如果香港也拍得出一套《蝸居》,更值得高興。

23 comments:

Breakfast Girl said...

只看過《蝸居》的電視,覺得很多地方都挺有意思的,看來小說比電視更細膩。

理智上心理上知道應該要做姐姐海萍,軟弱時想做海藻...

小瓶子 said...

小说应该比电视更好看.因为小说里面描写人物的心路历程, 在电视里面用配音员做直接描述, 手法有点趷凸...

但无论小说或电视剧, 任选一样都是值得一看的.

爆炸頭 said...

講得好

Just Little Something said...

其實TVB的大製作有內地市場的考慮。比故事無線一定被比下去,所以唯有用香港真人真事影射再誇張改篇,以作話題。國內對港式富豪家族商業鬥爭/爭產甚生興趣(仲有之前珠光寶氣/歲月風雲),所以才有此出品。

話說回頭,此片海藻的結局似乎亦逃不過「無間道」國內結局般的道德審查。要說寫實,更多是官員下海從商,找幾年錢買居留連第三者也移民他邦的「團圓」結局。

孜媽 said...

Leona:

讚! 你有沒有發現自己寫這類題材寫得特別好!

我過年去親友家拜年,也感慨良好。他們七十年代偷渡來港,文化不高,最初住在木屋區,後來分配公屋已覺像中六合彩。

如今三個孩子大學畢業,大兒子結婚搬去將軍澳 (無論再說那地方如何不好,畢竟是年青人可以憑自己能力買到樓的地方),小女兒搬出去住了,家人也不太確知她住在哪。而我這親友,也決定退掉公屋(他們住的其實是新一代公屋,相當不錯)搬去附近的私人樓,哪怕要再供多30年。

我就想:真的樓市都靠有米大陸客嗎?不盡然。以前我們那個年代,住公屋的同學都是呀,現在的孩子家長社會都開始以此為意了,是不是?

人在追求一種物質的境界,和另外一種有了錢以後不在乎粗茶淡飯的又是一種心態吧。

電視劇裡的妹妹,該讓好多無知少女羡慕吧,因為她們覺得她們美麗願意付出,可連那樣的機會也遇不上呢。

做為一個媽媽,我更是時刻警誡自己,如何自小將一個我認為正確的價值觀灌輸給我女兒 : )

很久沒留這了,但常常來。

Kempton said...

Sure you can blame the HK TV writers. But I like to spread the blame. One can also blame

1) the HK TV viewers for watching the black & white stories that are boring,

2) TV stations for sticking with formula that work and make money for them.

Can HK support something like HBO or Showcase, may be, I don't know enough to say. But it will be fun to try.

Lo Sam (老 Sam) said...

「這個小女人,時而膽小,時而死倔,時而無助,時而媚態。她會抬眼看你,她會低眼倪你,她會掩嘴笑你,她會撅嘴不理你。於是你又回到20歲的狀態,如周身散發著荷爾蒙的香獐一般將掩藏已久的慾望完全散發出來。你可以滿足她各種各樣並不過分的小要求,並盡情開發這個原生態。」

哈哈, 這一段令我想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neUuAN1tTY...

Leona said...

Breakfast girl / 小瓶子:
電視和小說其實有90%相似,所以小說絕對是電視的靈魂;而正如小瓶子所說,電視大量引用旁白(出自小說),手法不算高明,這更加反映了好刻本的重要

爆炸頭:
謝謝.其實你最喜歡哪部份呢?

JLS:
啊,你這樣說也有道理--難怪許多富豪揭祕式小說在內地遊客出沒的地區與機場書店大賣
但無論如何,這也不是無線製劣質電視劇的藉口

關於海藻與宋思明的結局,同感.所以說香港人更應珍惜我們的創作自由,因為我們沒必要背負這麼多道德框框

孜媽:
謝謝.我想只是因為寫這類題材的人不多吧:)

我很同意殖民地當年的建屋計劃,造福港人不少,現在的年青人如果家裏沒有積蓄,想買樓上車真的很難.

說到樓市,香港是大都會,自然是有米大陸客的目標--一如俄羅斯富豪去倫敦買豪宅,油王去紐約炒樓一樣.關鍵是投資與消費必須分開,要不然苦了市民;真正是長安不易居

至於海藻,人皆有捨難取易的傾向,所以有好的價值觀至關重要.書裏有一幕,海藻的媽媽慨嘆自己沒有把女兒教好,結果讓她輕易被物質誘惑.可憐一個無知少女踏錯一步,最傷心的是母親啊

Kempton:
如果有人批評香港電視劇質素低劣,必然有人說”有怎樣的觀眾就有怎樣的電視台”,我不敢完全苟同,這是推諉之言
觀眾是有要求的,可惜選擇太少,於是很多人就選擇了不看

老Sam:
奇怪,我上不了那video啊,是不是URL有誤?

Leona said...

老Sam:
是"She's always a woman"嗎?找到了

Lo Sam (老 Sam) said...

Leona, 無錯, 就是 Billy Joel 的 "She's Always a Woman", glad you can find it.

By the way, 我好同意妳這個:

"我很同意殖民地當年的建屋計劃,造福港人不少,..."

這也是我一路以來的觀點。

xinhun said...

掛住bo劇不讀書, 都是你害的

Leona said...

哈哈,親愛的Dra,叫定外賣,同老公一齊煲啦!

akemi said...

海藻的角色無論如何還是太官方思維了。這是我覺得《蝸居》還不能算上極好的原因,它關懷的位置和時間極好,我反而相當以商業角度來看待,這就是寫了注定要賣的書(在現今中國城市)。

譴責海藻的人用的是老一輩人和敵對者的想法,而書裡卻完全沒人能理解她,她今日碰巧戀上了已經事業有成早早成家的人,而對方能為她證明愛意的,最輕微也最有價值的便是金錢。對富人來說,那錢微不足道,他們苦思如何能向心儀的對象獻出愛意,而正是令她們的生活無虞。

因為唯有一個無煩惱、無牽掛的女子,才能繼續保有「時而膽小,時而死倔,時而無助,時而媚態。她會抬眼看你,她會低眼倪你,她會掩嘴笑你,她會撅嘴不理你。」這般的單純。

海藻又不知該如何解釋,而她付出的也是真愛,其實受人歧視眼光才最難忍和無謂吧?這算是哪門子錯誤的價值觀?妳們自己同為女子卻又想教育女兒甚麼呢?原來自己也體諒不來女人的景況,街上人不正是如此論斷第三者跟受人愛養在家的女人。

多數人能懂這種角度嗎?所以《蝸居》的價值觀正如你所說,還是傳教士的,可惜。

Leona said...

hello akemi,

你的看法,我大致都同意。

這劇集的結局太過「政治正確」。本來作者對海藻還挺愛護的,從頭到尾,也表現了她和宋思明的相逢恨晚,可惜到了結局,非得讓他們不得善終。

關於如何教導女兒,唉,都怪我說得不清楚。我想說的是,不關二人之間是如何真心相愛,中國人對婚外情、第三者根深蒂固的歧視,不會改變。到泥足深陷了,根本沒有人同情你──海藻被宋太太狠狠打傷失去胎兒躺在手術枱上時,那些護士還在奚落她。誰希望女兒陷入這種景況?屆時最痛的,不是母親是誰?

我說女子要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絕非歧視。你看過林燕妮幾篇談她和黃霑關係的文章嗎?她是過來人,三番四次苦口婆心勸女子要小心。也是這種想法吧。

akemi said...

那是當然, 潔身自愛, 但身為女子, 更要教導自己的女兒, 要寬容, 莫以眼見, 道人是非. 我相信Leona你也是如此, 定必吃過許多女人虧, 女人落得跟小人同等級, 連女性自己都欺嫌, 原因無他, 母婆家姐鄰居大嬸女校同學, 女性惡習多是同性繁殖. 我的想法是, 教出一個不服膺世俗的女子, 也是大德一件, 呵呵.

繼續寫吧, 男女家庭題材你寫得不錯, 不夠狠, 心甜, 應該是跟你經歷性格有關, 但也是一種味道.

hotwater said...

如果宋思明沒有錢, 海藻應該便愛不起來了. 我比較傾向和你相反的結論, 先有錢後有浪漫.

《蝸居》中的中國女性 刊于金融時報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1276?page=1

Hui said...

沒看過書和劇,評不起來!

說到賣身這回事,外人難以置喙。但說其中沒有人受到心靈傷害是假的。

我更不敢岐視賣身男女。自己需要/喜歡$$$不得了,資本主義社會之下沒$$$不行,這是現實。

我只看不起歌頌金錢權勢=一切、以為有錢=高人一等的人。這也是咱們傳媒、低能肥皂劇最大的祸害。看到「富貴門」幾隻字已想吐!

Connie

Leona said...

akemi,
你倒挺了解我的風格呢。像我這種人嘛,想不落於世俗,可惜膽量不足,修行不夠,於是落得不文不火。

hotwater引的那篇文章就寫得夠辣,我還要多多學習才行。

hotwater,
看了你引的文章,作者寫得好。我覺得我們的題材相仿,但角度大相逕庭:關於愛情與金錢的關係,對方站在比較批判的角度,我則站在比較理解的角度。
當然,她寫得深入得多,我還要磨練磨練。

Connie,
林沛理有一篇文章講低能肥皂劇的禍害,我十分認同,與你的看法也相似: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h&Path=219293031/49ah.cfm

想看書或劇不?屆時我倆可以好好討論!

Ivy said...

Hi Leona,

看你的blog已有一段日子了,知道你出書會支持你,知道你爸爸的事也替你難過,但抱歉,那些事只是放在心裡。今天,我決定要留言。我喜歡你寫的文章,尤其是書評。:)

Ivy

Leona said...

Hello Ivy,

謝謝你

看了你近期幾篇文章,原來你愛跑步嗎?雖然我沒有長跑的習慣,不過最近看了一個博客,頗有共鳴,猜想你也會喜歡:

http://www.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以後我們多多交流啊

Leona said...

噢,"不文不火"應為"不慍不火"才對

老是寫錯字

Ivy said...

Dear Leona,

好高興能夠認識你。你的介紹,果然合我胃口,謝謝你的推介呀。

ivy

努力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