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低IQ時代》


翻開大前研一的新作《低IQ時代》,越讀越觸目驚心:談的明明是發生在日本之種種「集體智慧衰落」現象,但對照香港,何其相似。

一窩峰:自己沒有什麼判斷的標準,只會跟隨大部份人的選擇。例如,一本書受到吹捧,所有人都去買那本書看,令它長踞暢銷書榜,一強獨大。電視上說「吃納豆有助減肥」,就忙不迭去搶購納豆,說「早上吃香蕉能瘦身」,又去囤積香蕉。人家說某套電影「很感動」,便千方百計購票進場,在差不多的情節,同聲一哭。

不動腦筋:很多人不想思考,甚至畏懼思考,如果不能想也不想便有答案的,最好二選一了事。這見諸電視台以搞笑和胡鬧的遊戲節目為主打、新書以簡單做招徠,吹噓「三分鐘學會XXX」,「十二小時成為XXX」、填鴨式教育固然受到唾棄,取而代之的是幾近鼓勵不勞而獲的「輕鬆上課」。

凡事情緒主導,怠於研究討論──這在政治上尤其明顯。大前曾經參選東京都知事,與麥肯鍚團隊花了半年時間,精心策劃了一份政策白皮書,可是卻受到冷待。記者看也不看便直批那場選舉沒有政策、沒有結果,上電視台造勢,主持人也只懂問是非題,重視候選人的立場多於內容。此外,政治家為達目的,簡化議題,挑起大眾情緒,然後借勢為己用。

以上是否耳熟能詳?各位不妨自行把香港的種種光怪陸離,一一對號入座。

大前說,日本人個別的IQ可以很高,但當許多人集合成一個團體後,卻出現集體IQ低落,結果迷失二十年不止,還在全球化的洪流裏被甩在後面。香港何嘗不是如此?個別政府官員可能「好打得」,從外面招攬的人才也個個獨當一面,可是這麼多聰明人集合在一起,沒有令施政更有效、令民情能上達,卻每每反應遲鈍,鬧出笑話。

(請登入經濟日報網站觀看全文;2月12日見報)

14 comments:

said...

嘩,just woke up and read your blog (it's 6am in the morning ooooh yeaaa~)

好有同感orz,令我諗起我d flatemate,我就嚟被佢d低b行徑迫癲

集體性iq固然低,不過有一句,個別iq可以很高,我覺其實視乎咩叫iq架啫, 如果考到入大學讀數,但係居然講得出:
1。「全世界人都用洗潔精洗碗(指點解我同我細佬都唔多用洗潔精)」
2。又或者指住我個仲浸緊熱水嘅鍋話「好噁心做乜唔洗?」
咁嘅人算唔算高iq先?我覺得而家d人只係學歷高咗囉。。。

方潤 said...

其實第一點不是今日之事,日本人一窩風向來出名。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漢字系國家的一窩蜂,集體低智素來有名,這又與漢字系國家獨尊儒術有關,因為漢字系國家是不鼓勵獨有之見。

簡單而言,OS出事。

Leona said...

狗:
真的令你有同感嗎?感激!
大前先生必然好錫你

這裏沒有提到,書中反覆強調的是,你要立於不敗之地,就要有三大兵器:金融素養,IT知識,英語能力

又,回應你遇到的奇人奇問:高分低能你聽過嗎?

世澤/方潤:
不經大腦,凡事一窩峰真是反智行為
可是這些不作細心分析便信以為真的現像,我們自己往往不是受害人,便是幫兇...

Ben Crox ( lxb ) said...

這其實不是東方人特有的問題,令人尷尬的是,這跟資訊量關係更大,而東方人一直處於傳言密集的社會(也就是人口密集、關係深密 -> 資訊密集的社會)。

當訊息過盛時,偽誤即使被證,證言本身卻不一定比傳言流動得更快更暢順。更可怕的是,傳言本身可以衍生更複雜的事實,使虛構或低俗的理解突然擁有了生命,令證偽證誤不單失去時效,更無法對應偽誤的變種和影響。

集體活動效應,亦是社會建構出來的真象,本來不覺得感動,但被群眾情緒帶動,那個感動本身並不是假的,即使離開群眾後,你再不能強行感動多一次。

書生論政容易失敗,往往也跟社會現場有一段距離,無法融入群眾情緒理解當下「真象」有關。那怕真象本身是「不合理的」,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said...

靠呢3項... 我咪必敗?死啦~~~
唔知本書有冇英文版,係加拿大買唔買到 OOa

又,apple好多產品都係靠大家嘅集體低能低智屬性而紅啦。而家好多產品都係咁,ie手提電話,遊戲機就係啦。大學marketing/product design應該開番一科,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herd behaviour!(ok冇可能啦咁政治不正確)


又又,大學真係勁多奇人奇事。啱啱收到風噚晚有條友同人爭女大打出手...其中一方慘敗。打嬴嗰位冇人知係邊個,但打輸嗰位嘅名應該冇一個香港留學生會唔識啦。so jokes man orz

Kempton said...

I am not sure about people's IQ level but the general unwillingness to ask questions and the willingness to just accept is certainly a source of problems in HK (and anywhere around the world).

翔記雜貨店 said...

這種思想惰性在香港人中尤其嚴重,大家只做經濟動物,很多東西都不知道或不想去知道。

Elvis said...

你講既野, 我都有同感

Wander Cat said...

日本消失的二十年, 跟當年的資產泡沫, 全球一體化, 製造業遷出 等等複雜的因素有關

這種困局就如榨汁機般的擠壓著單獨的個體, 趨勢的巨輪很難靠個人力量來對抗.

更覺得這種一沉百踩才更是低IQ行為

GuiltySky said...

推薦看看 "狂熱份子:群眾運動聖經"(The true believer), 好像五十年代的書

群眾運動的成因及心理與常人猜想的差異
同樣會令人心驚的

其中有說, 群眾爭取的不是自由, 而是"不用自由的自由", 大概可以解答你的三個問題了 (如果你相信的話)

Alvin said...

政治家為達目的,簡化議題,挑起大眾情緒,然後借勢為己用。

This reminds me of Hope and Change.

ECHO said...

Leona,我認為新一代的人要了解自己喜歡什麼,才能在這社會上生存,因為只有喜歡的東西,我們才會拚盡一切力量去追求。
要學的技巧也不止三大兵器。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因為太長就以博文回應。
http://echo-chow.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13.html

Leona said...

Ben:
讀你這番話,更覺得要既要理解種種群眾行為,又要保持抽離,何其困難。

狗:
“apple好多產品都係靠大家嘅集體低能低智屬性而紅啦“
正確!當社會集體智慧低落時,肯動腦筋的就是贏家。

kempton/翔記:
"unwilling to ask" - 這在香港尤其突出,不知是什麼原因。
唯一的好處時,如果你是肯去思考的人,在這個社會裏就有著數。

翔記,而更嚴重的,是社會過份以經濟成就去判斷一個人成敗,於是很多人更不覺得有必要改變現狀。

Elvis兄:
咁客氣!你也絕不是怠於思考的人啦。我每次看你的文章,都要全神貫注,用好多腦!

wander cat:
“一沉百踩是低智行為“--我忽然想起Jim Rogers教女兒為什麼不要從眾:

記住,根據定義,這世界上永遠有一半人的智商在平均以下。

Guilty Sky:
好,謝謝推薦好書!

Alvin:
奧巴馬直情係佼佼者。

Echo:
“因為只有喜歡的東西,我們才會拚盡一切力量去追求。“這當然。

看了你的博文。能有這麼好的讀書經歷,真是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