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高登的積極不干預政策

高登討論區是香港三大討論區之一,每天訊息60,000條,瀏覽人次(page view)5,000,000個。
不旦人氣旺,而且凝聚力強,網民之間即使素昧謀面,也會自發組織活動,把關係從線上延伸到線下。
這個討論區非常成功。我以為其管理人每天要花不少精神「煽風點火」,想方設法鼓勵網民互動,才能保持人氣。
原來根本不必。
它的行政總裁Joe Lam說,高登成功之道,概括而言就是五個字:積極不干預

他說,高登從一開始便沒有禁止以粗口或粗口偕音作出留言,令網民更加暢所欲言,從中凝聚了一批忠心的常客。
這些常客的積極參與,維持了討論區的人氣,使不少話題很自然地就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不必假手外力。
可是由於每天交流的訊息太多,一些留言可能觸犯法例,因此高登負責人平均每週接一封律師信,多與誹謗、版權、歧視甚至刑事有關。

曾有人要求負責人審查每個留言,一旦發現有可能犯法的,立即剷除掉。可是Joe Lam覺得這不是個好辦法。
一來人力成本太高。六萬個訊息,即使每個只花兩分鐘閱讀,都要請166個人全天候負責。
二來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他說,99.99%的留言都是沒問題的,值得為了那0.01%有可能犯法的留言,付出這麼大代價嗎?他舉例道:好比為了消滅家裡發現的一隻老鼠,竟出動手榴彈。那炸燬的不止一隻老鼠,還有全屋傢俬電器。值得嗎?

與其讓高登的管理人採取主動,不如把監查的責任交給千千萬萬用家。
他們以「舉報──證據──行動」為管理方針,在大部份時間保持觀察、不作任何干預,而在有需要的時候積極回應、迅速行動。
這樣既維持了討論區的高度自由,讓網民得到充分的發揮(或發洩),也杜絕了大部份可能觸犯法例的訊息。
正如他們很少以高登的名義主動組織活動,但當有用家自發組織起來的時候(他以「高登交響樂團」為例子),他們從旁協助。

(Joe Lam參與了上週六ISAHK的活動,為四位講者之一,分享管理高登討論區的經驗)

從高登的「積極不干預」,我聯想起最近看的一本書叫《中國大趨勢》
其作者Nasibitt引述一個由紐約馬克爾基金會(Markle Foundation)出資做的一個意見調查顯示,「大多數中國人讚成對網際網絡的管制與管理,尤其是由政府來做。」 :

2008年初,被問及網路內容時,2.1億名網友中,有87%認為應該管制色情,86%認為應該管制暴力,83%認為應該管制垃圾郵件,66%認為應該管制廣告,64%認為應該管制對個人的人身攻擊。

真想不到用家也希望被管束!
我覺得類似的調查不會在香港得到相同的結果,因為我們相信自律、祟尚自由,這是香港與港人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與內地在意識形態上最大的分歧之一。
內地的網絡監管是出了名的。想像一下他們要管理一個點擊率百倍於「高登討論區」的網站,並乘以一百,那受聘於「管制」的人手將多麼龐大!

在互聯網的國度,管制能追上發展嗎?
我的意見不重要,但Google的意見具有參考價值──它的founder之一Sergey Brin選擇不作妥協,因為他相信,十年後,他將被證明是正確的:中國不可能一直監管互聯網直到永遠,因為這根本與驅使互聯網發展的創新精神相悖。
(見Wall Street Journal 專訪:Brin Drove Google to Pull Back in China

在其他範圍,也許「中國模式」可以稱霸世界。
但在互聯網,說不定「高登模式」更可取呢。

8 comments:

Shumc said...

我諗起中國古代某D時期既無為而治通常令國家興盛,屎忽閒搞搞震既皇帝(好似漢武帝咁)就令興盛走向衰落。

willsin said...

Sorry. This is something else.

Your essay is hugely interesting.

However, the shining stats label keeps distracting my eyes.

alvin said...

  國家的經營和互聯網是2回事,不能混為一談。積極不干預政策是要看國家存於的時間點,國力,不能一本通書看到老。而互網絡政策上的自由積極是必須的,只有這樣互聯網才能發展下去,跟國家經營不同。

評論國家,人物要從當時的歷史背景去看,而不能單純從一個現代人角度去看。有果必有其因,為什麼一個皇帝,官員會作出一個巨大的政策和行動改變一定要兼看前面而只是單純用該人行為去看。

  就歷史來看,漢武會搞搞震是必然的事。歷史而言,每個朝代大約在第2到第3代會遭遇一個發展上瓶頸位。在一個統一的國家剛開始時會使用無為而治為主政策是因為經過一些大的戰亂,國家因為之前的大混亂,人力物力皆嚴重不足,需要恢復元氣,如秦末漢初,2漢之間,南北朝,隋末唐初等。那個時候,人又無,錢又無乜,邊境又被外族壓住黎打,那當然沒那個本錢去發展去擴張,搞搞震。需要用無為而治的政策令民間充份發展,自然去發展。
到第2,3代時(漢武是歷史上比較罕有,第4代才來的),國家開始有人有錢了,遇上一個發展上的瓶頸位,不能再用無為而治的去管理了,需要有一個正式的制度去管,不然只會導致管理上的混亂。因為這樣,每個朝代在經濟和政治制度上的成熟期都是在第2和3代。

  好了有人有錢了,制度上也開始完善,那下一步就自然是對開始時壓制自己的外族,反擊。成功的,如漢武打匈奴,唐太宗打突(缺),越打越成功,越打就越興奮,心開始野了,那就去擴張,佔領更多的土地,結果連連征戰不止,花錢甚多,結果令國家空虛,收稅不斷,惹起民變,內亂,令國家走向衰落。基本上甚少國家會懂得賺夠就收手這個道理的。漢武之後因沒政治管理上的能人,令國家走向衰落之道。唐太宗之後因為有武照,武則天這女皇帝用無為而治,休養生息,因此唐玄宗時才能有那個本錢再去打外族,擴張。

  打外族失敗的,如晉宋朝,因為沒法跟外族打,那就只能努力賺錢,休養生息,最多內部搞搞震,政治混亂,但錢照賺,人力物力還在。除了開始時盛過外,往後的時間都只能半死不生維持下去。明朝則是開始時,朱元璋定了太多規則加政治制度定得太死,保守主義重,殺功臣太多,令人材方面流失得很嚴重,雖說有休養生息,朱隸有南下南洋,但花費甚多導致國庫空虛。因為政治軍事制度關係和南下西南非的花費關係,明代一直未能向外擴張 只能自保。

paulymh said...

其中一封律師信:

http://forum8.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2079808

懷疑控告高登種族歧視

1月11日,高登admin發出公告,指最近平等機會委員接獲高登會員發表種族中傷的投訴,並要求會員不要再發表任何違法歧視的言論[36]。由於黃世澤曾多次聲言控告高登會員歧視印尼人,加上疑似高登admin分身的腦魔二世也親自披掛上陣屌柒黃世澤,投訴的嫌疑最大[37]。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翁文鏗又一次證明自己是五毛,完。

paulymh就是翁文鏗,他閣下在中大期間幹過什麼好事,大家不難找到。

paulymh said...

黃世澤又一次誹謗他人了,完。

黃世澤在這麼多年來在網上誹謗過多少人、用律師信去恐嚇異見者、不讓異見者留言,只讓自己單方面抹黑對方、向互聯網空間供應商作出威脅,要人關掉異見者的網站、多次公開異見者的真名、工作地點等事跡,任何人也不難找到。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876
想一想也知道了,在極權社會,黃世澤這種人掌權的話,絕對會贊成拘捕劉曉波的;但在有言論自由的社會,黃世澤又沒有權力,他想要人封口的話,也就只能透過不斷用各種旁門左道的方法去要對方封口了,例如:
1.出律師信恐嚇他人
2.在討論區和自己的blog ban掉異見者
3.向互聯網空間供應商作出威脅,要人關掉異見者的網站
4.多次公開異見者的真名、工作地點等(數得出有名有姓的已有兩個),並懷疑對他人作出電話滋擾和死咬唔放

paulymh said...

還有,黃世澤,能不能說一說為甚麼貼過你做過了甚麼,就是五毛?

一方面對高登玩法律,迫高登要處理你這種人的法律事務,不得不去考慮如何把法律訴訟的責任推出去,另一方面卻炒作"高登和民建聯合作"來妨礙高登把法律訴訟的責任推出去,你這種人不是在迫死高登是甚麼?
自己做壞事做最多的人,還好意思用別人的黑材料去逃避自己的惡行,不過是一個長到這種年紀還像小孩一樣輸打贏要,有責任就逃避的人罷了。

jackylee1018 said...

look like no one knows what's 'survivorship bias', there are way too many forum died due to the lack more modulators, just that they dropped like flies without making their way to headl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