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8, 2010

曾余辯

作為一個參加過辯論比賽的觀眾,昨晚目擊笨拙的特首被余若薇輕鬆地打得落花流水時(俗稱「禁住砌」),真的急得替他直跺腳--怎麼他的表現差得好像完全沒有準備過一樣?

我相信特首的幕僚們絕非等閒之輩(俗稱「唔係流既」)。他們度出這道絕世好蹺、讓不擅辭令的特首向余若薇下辯論戰書,冀製造以卵擊石的悲壯效果時,應該反覆計算過,要贏辯論,特首並非全無把握。
純綷從辯論的角度分析,特首想在「香港應通過二零一二政改方案」這辯題上搶分,最少有以下幾項強而有力的論點:

第一,支持通過此政改方案的市民人數,較反對的多(儘管不是一面倒)。
第二,反對政改的公投運動,其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十七,余若薇作為「香港五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難辭其咎。
第三,關於二零一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央已下決定:功能組別與直選議席的比例,必須一致。這是個死框框,特區政府可以做的確實不多,如今方案創意地透過以區議員互選立法會議員的方法(這歸功於「蹺王」許仕仁),令更多功能組別議席具民意授權,是進步不是退步。而且,在新增的四百個特首選委會成員中,七十五席由區議員互選產生,而委任區議員不能參與--雖然微不足道,但也是進步(當然對手可以與之辯論這是否「真民主」,但至少自己先把話說清楚了)。

可惜,直到整個辯論終結,我看不到以上任何一個論點,能被有力、簡潔地提出。不要說攻,特首連守也守不住。
我們只看到他被余若薇連番搶攻問得啞口無言、吞吞吐吐,而那些重覆又重覆的論點,根本無法讓人聽得進去。

特首想模仿台灣的馬英九憑「雙英辯」絕地反擊,欲借辯論爭取更多市民支持政改,繼而逼溫和民主派妥協,勇氣可嘉,大家也對他寄予幾分同情,期待著他向我們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結果卻徹底失望。

真正能做到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反而是勝券在握的余若薇。她的攻擊策略十分清晰:

第一,痛陳功能組別製造社會特權,逼特首承諾取消(而如上所述,由於中央的決定,特首至少在二零一二年是無能為力的,這令他陷於挨打的位置,而余若薇則立於不敗之地)。
第二,以悅耳的聲線、簡單的用語、引起共鳴的例子,打動人心。尤其結尾那個「被無良推銷員再三遊說,最終錯購產品追悔莫及」的比喻,準確無誤地帶出「寧原地踏步也不行差踏錯」的訊息,非常高分(且先不論這有否偷換概念)。
第三,出其不意地挑動特首情緒,例如問他:要由中聯辦出面與泛民談判,特首你顏面何存啊?(我以為特首當場就心跳狂飈,眼前一黑了──他卻能一笑置之,有進步)

余若薇不但辯才遠勝特首,臨場反應也佳,加上對論點掌握得好--簡單、清晰、有力,若略去結辯時的語帶哽咽略嫌過火,幾乎表現完美,是辯論比賽的模範教材。

我真的不明白,特首幕僚們明知老闆天分不足,為什麼不為他作出更充分的準備?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當被問到會否因為推銷政改不成而辭職時,特首明顯被問個措手不及,答非所問。這麼簡單的問題,難道整個口舌便給的團隊,完全沒有預先設想過嗎?如果想過,為什麼沒有替他預備好一個簡單而幽默的答案?
我當下未經細想、最直接的反應是反問一句:公投失敗,余若薇也沒辭職吧?
(這絕不是個好答案,但至少是個最低限度的反擊,比我辯才更高明的人若略動腦筋,肯定可以準備更多更好的答案,令老闆不致毫無反擊餘地。)

聽說為了準備這次辯論,特首有一「祕密武器」--前港大辯論隊成員、詞鋒銳利的政務官劉焱。由她扮演余若薇,與特首練兵。
可惜他們捉到鹿不懂脫角。若由我安排這個角色扮演,必然兵行險著,反過來練:由曾蔭權扮演余若薇,而劉焱當特首。
這樣做,一來激發特首多思考余若薇的進攻策略,知己知彼;更重要的是,利用劉焱的優點,看她如何利用辯才,轉守為攻,從中偷師。

如今政府欲以辯論推高政改支持率的效果未達到,倒令反對者大增,弄得滿盤皆落索,只能嘆一句:超錯!

8 comments:

shizuoka2002 said...

Leona,

咁我好想問一句:繼續增加功能組別議席,如何達致普選?

P.S.請不要做違心之事,妳也要記住自己是有功名之人.......

Daniel.

Kempton said...

睇咗辯論兩次,特首看來理據和準備不足,辯論能力天份有限,被余若薇輕鬆地「禁住砌」。

你說,"第一,支持通過此政改方案的市民人數,較反對的多(儘管不是一面倒)."

當政府用數以百萬元宣傳支持這個方案(不是法例,只是方案)的好處時,這是一個公平公正的比較嗎?

可幸這次辯論不只是一場遊戲或比賽,令市民更清楚事非黑白和更投入自身長遠政治權力是件好事。

寫到這裡令我想到Margaret Mead的一句名言,“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committed people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

高人(身高的人) said...

Leona,妳太睇低余若薇團隊。妳提出所謂三項強
而有力的論點,妳估他們真的不懂回應﹖由特首邀
請余若薇辯論的第一天,就被視為有備而來的辯論
,他們全方位準備,可以說是滴水不漏,惟一始料
不及的就是特首空槍上陣。

s tsui said...

葉劉有個幾好嘅分析:因為綵排時冇人夠膽鬧佢。
http://news.mingpao.com/20100619/gzb3.htm

Leona said...

s tsui:
好合理喎。
她又指所謂的「祕密武器」「只係十幾廿年前鮋辯論隊成員,經過多年官場文化洗禮,又無選舉經驗,所以好聽話」,都幾啱。

我和朋友們討論,還有另一個可能性:特訓團隊出現內部矛盾,一個話咁另一個話咁,於是特首無所適從…

E said...

Hi Leona,

我很認同你所說「不要說攻,特首連守也守不住。」面對著權力比他小的余大狀尚表演得吞吞吐吐,很難想像他面對著他的中央老闆時是怎樣,要他為港人爭取具敏感性的題目更不用說了。唉!

我是你的新讀者,很喜歡你的文字。Keep up with the good work!

notationalist said...

正是朽木不可雕也。減少面黑已是極限了。

其實論題先天不足,很難後天搭夠。隨意就那三點寫一些回應:

>第一,支持通過此政改方案的市民人數,較反對的多(儘管不是一面倒)。

我看這數據並不可靠。靠民調只是估計,真正的諮詢取樣更多,政府卻取巧解讀。要不是民主黨的方案突然被接納,支持者還有下跌中。

>第二,反對政改的公投運動,其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十七,余若薇作為「香港五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難辭其咎。

公投運動是讓全民決定政改,不是反對政改。而運動所花的公帑,絕對比無point的超錯宣傳來得有意義。

>第三,關於二零一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央已下決定:功能組別與直選議席的比例,必須一致。這是個死框框,特區政府可以做的確實不多……

這一點余若薇已指出,特區政府可以做的仍有很多,卻一點也不做。

Vanus said...

Hello Leona,

唔好意思, 想問一下

『被無良推銷員再三遊說,最終錯購產品追悔莫及」的比喻,準確無誤地帶出「寧原地踏步也不行差踏錯」的訊息,非常高分(且先不論這有否偷換概念)。』

偷換概念一點不太明白, 可否相教? 謝謝!

另一方面, 個人認為曾特首不但沒攻亦守也守不住, 他連"演辭"也沒多少內容! 有好幾點是重覆又重覆的, 令人懷疑他究竟有否做功課.. 更莫講"準備多幾手"

至於余小姐的總結, 小女在她還未哽咽前已哽咽了,撇開這點, 在有前面的理據支持下, 她的"動之以情"的內容相信是出自真心而不是做show.

謝謝分享!

Van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