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9, 2010

杯葛書展

既然書展可以杯葛靚模,我也可以杯葛書展。

今年我到訪書展三次,三次都從入口往左轉,直接轉入會議室和演講廳,迴避了進場買書。

第一次,聽韓寒的講座。沒有進場。
第二次,聽錢鋼和陳婉瑩的講座。沒有進場。
第三次,聽林沛理的講座。沒有進場。

不去書展買書,因為找不到非買不可的理由。而且人實在太多,多得使人卻步。

參觀書展的人有多少?貿發局說七天共進場九十二萬人次。
九十二萬人是多少?
這與上海世博開幕近三個月以來,參觀香港館的人數相若。

我不敢說這當中沒有愛書人,但相信抱趁墟心態的人更不少。
烈日或暴雨下,這些人動輒排隊四五十分鐘進場,不鼓噪,不投訴,不爭先恐後,沒有丁點混亂。
香港人真是世上最笨又最聽話的人。

貿發局把書展打造成萬人空巷的嘉年華、年度的盛事,很成功;但在追求量的同時,是否也可在質方面作出提昇?

韓寒說,這是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地方。
詹宏志也說過,香港是他接觸國際的窗口。兩岸三地裡,數香港的出版物最能兼收並蓄。過去台灣人要瞭解大陸,或大陸人要瞭解台灣,只能透過香港。
近年香港越來越多文化人北上,彷彿一登龍門聲價百倍。但任你身處之地文化氣息再濃厚、文章刊登的平台影響力再大,有一些話題,你不會去碰。

只有香港,真正百花齊放。
可惜香港的最大好處,書展未能好好把握、發揮。

舉例,今年書展邀請了超過九十位作家、參與了二百七十項文化活動。
這當中,Public Sessions by Renowned English-Language Authors非常國際化,這些講者,內地和台灣未必會請,而在香港,一個名作家如Frederick Forsyth便能吸引過千聽眾;
錢鋼、陳婉瑩介紹《中國猛博》,這本書內地沒發售,只有在香港,講者與聽眾都能公開地暢所欲言;
韓寒在內地無人不曉,對他來說,香港只是個小市場,但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市場,可以凝聚國際的鎂光燈。

這些作家的演講,都是珍貴的材料,書展一結束,它們便雁過不留痕,不是太可惜了嗎?
書展不應該只是一個七天的活動;書展可以是年終無休的。
文化活動不僅僅是嘉年華,文化活動需要沉澱、需要反省、需要提昇。
不知道貿發局諸君,可有想過把這些書展講座的錄影在網上公開,讓更多人分享、傳閱?

我納悶,既然香港是自詡創意與自由的地方,兼具文化和地理優勢,為什麼我們不能以成為華文社會的TED為目標?
TED Conference每年分別在美國加州Long Beach和英國牛津舉行,四天內舉行五十多場演講,講者經過精挑細選,講題每每迸發強烈情感或知性力量,吸引全世界許多聰明人前仆後繼參加。
這些講座又會被上載到TED.com上去,免費供網友觀看,感染更多人。

不能怪靚模往書展踩場--閣下成功地舉行了一場每年最盛大的書墟,匯聚大量趕墟看熱鬧的客人,如此天時地利人和,出版商不趁機推出靚模寫真實在太笨了。

如果書展檔次一如TED Conference,還有杯葛靚模的必要嗎?

***

謝謝網友古宜思的分享,貿發局原來有把部份講座放上網,只是不好找:

2010書展部份研討會錄像


***

有關香港書展文章:
林沛理:假像與慾望綁架香港展

8 comments:

古宜思 said...

其實貿發局有放上網的,
不過講座不齊全而己。

可見下址:
http://www.hkbookfair.com/tc/News_FairNewsPage.aspx?id=2014

Hui said...

說得好!!

問題所在:主辦單位--HKTDC 貿易發展局 --沒有意識書展是文化活動啊!!

Connie

方潤 said...

不是沒意識到書展是文化活動,而是文化只是裝飾,實情係做生意。貿易發展局嘛,又不是文化發展局。

sonuscat said...

> 這當中,Public Sessions by
> Renowned English-Language Authors
> 非常國際化,這些講者,內地和台灣
> 未必會請,而在香港,一個名作家如
> Frederick Forsyth便能吸引過千聽眾

台北書展都很努力去邀請國際名作家,
[今年邀請16位法國作家,其中包括
多位超級暢銷作家及文學大獎得主]
甚至有主題,有延伸藝術/音樂活動,
當中的心機勝過香港書展。

http://www.tibe.org.tw/2010/index.php?lan=ch&fun=1&subfun=2

Leona said...

古宜思:
原來TDC真的有把部分講座放上網,謝謝你!
我在這個網站找了許多都沒找到,原來收了在「最新消息」。

可以向TED.com那樣,以dedicated page或更顯眼的方式讓讀者輕易找得到。

Connie:
其實港人做marketing很在行,可惜卻沒搞過很成功的文化活動。
有人說,在香港書看得多的人彷彿是異數,這豈不使人感慨。

方潤:
係喎。貿易呀呵。還能有什麼期望!
不過他們好像也請了一些文化人擔當什麼書展顧問團,也是有誠意的。

sonuscat:
謝謝告知!
香港要搞好文化活動,真的要向台灣學習。至於這些國際級作家的講座,香港實在有很大的優勢去做大做好,我們不做,新加坡也會卻之不恭。

Margaret said...

Leona,

回應妳文章內提及TED, 我o向悉尼o的時候, 參加過ted X sydney... 入面係包括三個ted conference o的 video, 跟住再有三個係當本地學者同名人 o的十多分鐘speech, 入場費係大約AUD25, 同時會全部donate去charity...

香港有咁多叻人, 但係點解ted無ted x hong kong即係無論乜人都可以去o個隻? 我查過香港係有ted x hong kong 但係只係限於年青人...

我去咗今年書展...只係可以話我去咗一個書墟, 點解突破(一個青少年o既機構)對面會係賣周小姐寫真? 點解搞手唔好好咁distribute o個d檔位? 點解唔好好咁劃位? 賣寫真o既咪由佢一個area, 點解要mix up? tdc 係做business development o既平台, 但係點解會有咁o既局限?

香港真係一個好怪o既地方, short run做得好, 但係long run又咁缺乏? vision去咗邊?

Leona said...

Margaret:
你說的,我全部同意。
有人說,算了吧,香港是商業城市,不是文化都會,能強求嗎。
但紐約不是商業城市嗎?倫敦不是商業城市嗎?人家同樣是文化都會。
香港明明有條件,卻不好好發揮,真是浪費。

聽說TED conference有機會在香港舉行。我們拭目以待。

Margaret said...

Leona,

多謝妳o既回應...承妳所言,我期待ted conference o的來臨...

我同意妳所講, 明明有條件, 但係無好好咁運用... 有時候我哋向度諗, 點解香港會係咁? 我哋成日都聽到好多唔同o既noise, 但係點解我哋又成日會聽到人blame其他人同事?

政府唔係一個只係想賺大錢o既地方? 唔係只係一個"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o的地方...係要成為一個中間人, 負責長時間人文素質o既培養, 我哋唔係可以o向textbook度學... 而係o向書, "閱讀"令到一個人可以思考多一d...

歸根究底都係教育問題...有時我諗, 教育唔係只係要我哋學點去背書, 而係教我哋點去思考. (Critical Thinking and Problem-Solving Skills)

記得ted conference內Dr Ken Robinson中提及過一個長遠而有前瞻性o既教育是要包括乜條件, 唔通真是 "School kills our Children Creativity?".

香港點先可以走出框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