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1, 2010

一行禪師

來自法國波爾多梅村的一行禪師,帶著八十多人的僧團,來了香港兩個星期。
他們十一月四日到八日有一個禪修營,我九月份便報名參加,也因額滿而不得要領,好生懊惱。
據說參加者共一千八百人,當中有不少名人,故此報上也熱鬧過一陣子。
一個朋友出營那天便打電話給我,說要告訴我禪修營的種種,後來還送了一行禪師最新的一本書給我,書名叫《放下心中的牛》。

五天四夜的禪修營裡做什麼?籠統地說,就是「乜都唔做」。
「乜都唔做」豈不很空虛、很浪費時間?朋友說,恰如其反,那幾天過得十分充實。
早上五點半便起床,晚上九點半睡覺;儘量不說話,吃素,份量很少,但每一口都要咀嚼三十次;做任何事都很慢,思想很放鬆。
似乎因為掏空了心思,使感覺變得更敏銳。我的朋友說,她看到一些人在聽禪師開示時會流淚,她也覺得比平時容易感動。到出營那天,「簡直捨不得走」。

一行禪師提倡的,是「正念」的生活之道。正念者,包括專注。呼吸時,專注於一呼一吸;進食時,專注於每一口食物;走路時,專注於每一步。
一個人若靜下來,就能培養出專注;專注令人自在,也能產生智慧。

書上說,「最基本的正念練習,是活在當下,將身心帶到當下…當心專注在當下,自然會發展出定力。當我們有了定力、專注力,就能生起觀照力,能夠更深刻體會生命的每一刻。如果生活的每一刻都能夠有深入體會,我們就能增進瞭解,對每一件事會有深入的認識。智慧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是甚麼帶給我們幸福,又是甚麼讓我們痛苦。知道了幸福的因,就可以培養能夠讓我們幸福的因,令自己更幸福;知道了讓我們痛苦恐懼絕望的根源,就可以去除痛苦恐懼的元素,避免產生痛苦。

一行禪師說,許多人以為幸福是迴避痛苦,其實不然。幸福與痛苦是「相即」的關係,通過痛苦,才能找到幸福,就好像因為污泥,才長出美麗的蓮花一樣。No mud, no lotus。
這樣講好像很使人沮喪──必須經歷痛苦才能有幸福?
但反過來想,若你身處痛苦之中,你想到這是幸福的必經之途,你才會有勇氣面對它。

一些宗教告訴人們,在時間和空間上,天國很遙遠;但佛教認為,「天國就在此時此地,我們不須要等到死後才踏足天國。只要全然地生活,我們就能踏足天國。」禪師說,「對我而言,全然地生活就是保持正念、專注和自在。進入天國的護照是:念、定、自在。」

我雖然沒有機會參加那個禪修營,但看了這本書後,發現修習「正念」並不是太困難。每次感到有點不安時讓自己平靜幾秒鐘,覺察當下的不安,已能收效。

《放下心中的牛》最後一章,收錄了上回一些禪修營參加者的問題,其中一道是這樣的:

一個人問,他有許多夢想,很想做得好些,達到美好的未來,過程中有時感到挫敗,不知該放棄還是繼續。

禪師的答案我很喜歡,他說:

你不要忘記,佛陀教導我們要活在當下。
你在此時此刻幸福快樂地生活,擁有美好未來的機會就高很多;如果你此時此刻不感到幸福快樂,就很難有美好的未來。

當我們想到未來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有些假設,或想成為某一種人。你會說,當我做到那件事、當我成為那個理想中的人,我就會很快樂。這樣想,是因為你現在不快樂。你要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看看你現在是否快樂,如果你現在未能感到快樂,那麼當你得到一直追求的東西后,你一樣不會感到快樂。

說徥很對啊。如果你當下沒有覺察、體會快樂的能力,將來也不會有,仍然不滿足。難怪是次一行禪師來港,主題是「幸福是此時此地/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我推薦大家看一行禪師在十一月十四日舉行的公開講座:

幸福是此時此地


希望你會感到更快樂。

6 comments:

San Wen Ji said...

you can join the activities in Plum Village in HK :)

舞了 said...

Leona,

信是星期五下午5點投入郵政箱的, 相信今日之內可以到達.

Leona said...

San Wen Ji(三文治? ^^)
你真幸運,能夠參加這個禪修營
讓我有空慢慢你網誌的記錄

舞了,收到,謝謝

Olive said...

剛好在幾星期前開始接觸 meditation, 我覺得要專注,要掌握到位實在不容易

舞了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舞了 said...

leona,

看到你的確認, 謝謝. 為求謹慎, 我希望你告知我以下幾個問題:

1, 那封信我是怎樣介紹自己的?

2, 信的下款人是怎麼簽署的?

3, 我提示你正視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