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9, 2010

向巴菲特借了一千萬的故事

香港是個「搵食艱難發達易」的地方,自詡靠投資致富的人多不勝數,且紛紛著書立說,擠滿書店空間。我對這類書向來抗拒,看過一些,也是失望居多。
朋友推薦火燎森的《我向巴菲特借第一個1,000萬》,卻令人驚喜。三年前的書了,哪怕被人嘲笑認識他太遲,也要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火燎森說,「我絕對不是股神…我是一個生意人」。
小時候家裡很窮,年紀輕輕已對金錢飢餓,靠按可樂瓶初嚐賺錢滋味,到小學已懂得低買高賣閃咭圖利,無師自通。
大學第一年,買賣中學二手書,和另外三個同學合共賺了四十多萬;
大學第二年,在維園年宵擺檔,貨物全部賣清,又賺一筆;
然後心雄起來,把做生意所得與大學貸款統統投資股市,結果一舖清袋,輸去廿萬。
看到這裡,只是覺得「幾特別」,還未勾起真正興趣──畢竟這類創業故事,坊間講得太多。

令人刮目相看之處在他跌倒以後。
「我開始認真學習」,火燎森說,他不斷看書學習股票,然後發現了巴菲特。
股神的智慧令這個年青人忽然開竅,「佢選股既方法是化繁為簡,只用價值去衡量一隻股票,而且百發百中,要學習投資股票,幹嗎不學最頂尖的人?」
零三年畢業那年,股市低至谷底,「當時市面上投資方面的書基本上我大部份看過,知道巴菲特係一個可靠而且非凡的人」,當知道巴菲特買入中石油(857)時,火燎森深思熟慮後決定照跟,但他沒有本金,於是豁出去,借!

他有八十張信用咭,又主動找銀行借私人貸款,「在其他同學努力interview時,我就努力apply loan,我知往後幾年生活會好得人驚,但我更知道如果857買得少,以後幾十年的生活仲得人驚。」
他一無所懼,因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巴菲特被人嘲笑買「大陸野」的同時,他也大舉買入中石油,結果大學畢業後十個月,已經賺了一百萬;零五年,當火燎森發現股息比人工多出數倍後,他決定辭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曾經採訪過他的《東週刊》編輯陳婉霞說,在辭工後全職投資的兩年,火燎森「沒有終日蹲在電腦幕前篤篤篤」,反而「看了三百本書和八十本年報」,因為他覺得,「有足夠的知識修養,才能承受得起豐厚的財富」。

***

我沒有火燎森那份對金錢的飢渴,更沒有他的冒險精神,但有一點我覺得可以向他學習的,就是他對「財富」的態度。

他說,「任何富有的人都是因為『知識+投資』…以普通人的言行想法作參考,只能有普通成就及財富;以非常人作參考,就一定有非常成就及財富。」

他有幾個看法,對「普通人」來說頗具顛覆性,舉例:

你奉「高風險、高回報;低風險、低回報」為至理名言,但火燎森卻認為,只要用心發掘,「低風險、高回報」並非不可能。

又如大家把「分散投資」視金科玉律,但火燎森反問:「會有人說Bill Gates只集中搞電腦科技太高風險,應該分散搞地產呀、醫藥呀來減低風險嗎?」他認為,「如果一樣東西係你非常清楚行情,你便無須分散投資,此舉只會減低回報又增加風險,而且代表你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再問一個問題:到底借錢的人多些,抑或借錢給別人的人多些?或從另一個角度問:到底富人借錢多些,抑或窮人借錢多些?(我想對這個問題,看過Rich Dad Poor Dad的人應該不陌生)
不錯,窮人把錢借給銀行,換取比通脹還低的利息;而富人則問銀行借錢,不斷投資增值。

他沒有儲蓄習慣,但自問節儉,致富之道是「把握機會,進攻、進攻再進攻!」,只懂儲蓄不懂投資的,火燎森認為那只是「do thing right」而不是「do right thing」。

敢提出這些想法者,在主流社會中多被視為離經叛道,被人挑戰與攻擊不足為奇。有人說火燎森當初以信用咭等方式投資猶如賭博,他卻自問非常謹慎,從未遲還錢,而且反問:好些人連現樓都未見過便糊裡糊塗過早下了置業決定,而且供樓完全是支出,一闊三大,不是更嚴重影響理財方向嗎?

***

《我向巴菲特借第一個1,000萬》的前半部份很有意思,後面談的是投資組合,時移勢易,如今未必適用。看畢全書後我有兩點印像深刻:

第一,火燎森投資的方法看來很瘋狂,但他絕非無知,更不盲目。比起千千萬萬「唔知自己做緊乜」的跟風股民,他對風險與回報了然於胸。

第二,他是個「心中有團火」的人,慾望是金錢與知識。他因寫博而成名,目的不像是自我吹噓,而是「想鼓勵大家,我做得到的話,你也可以!」希望更多人如星星之火,燎亮整個森林。
他有句話說得很市井但很有道理:

「喺香港,我知道有好多人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呀、時不與我呀咁,但自己求學時不用功,工作時不用心,憎人富貴厭人窮,對知識亦冇追求熱誠,理財亦只人云亦云,最後怨天怨地、怨屋企怨埋條命。但永遠不知這是自己一手造成。」

火燎森在一九八一年出生,現在仍很年輕,將來說不定還會犯錯、摔跤、被別人攻擊、對自己懷疑…但若他對生活的態度,與他在書裡寫的是一致的話,我相信他能一一克服。

***

相關連結:
《我向巴菲特借第一個1,000萬》
投資日記 - 火燎森(Yahoo blog)

投資日記 - 火燎林 (骷髏會blog)


看火燎森的故事令我想起一位舊朋友Peter,他們有著相近的背景與志向。久未聯絡,不知道Peter如今如何,想必已更接近夢想了。

Saturday, May 22, 2010

《維多利亞壹號》

電影《維多利亞壹號》的宣傳語是,要在這個瘋狂的城市生活,你要比它更瘋狂。

戲裡的鄭麗嫦(何超儀飾)因為買不成朝思幕想的住宅維多利亞壹號而發了狂,一晚之內殺了十一個人,而每一個人的死狀,都被拍得異常恐佈與血腥。

和我一起看電影的朋友說,有必要拍得那麼可怕嗎?
他說,如果沒有那些異常露骨的殘酷殺人鏡頭,電影拍得接近現實,媲美《新聞透視》的片子(其中綠葉的選角應記一功──比如戲中那兩位被稱為A女/B女的妓女,我們徹底討論過而不敢下定論:倒底她們是真正的妓女,抑或內地某電影學院的fresh grad?因為是新面孔,以前沒有見過的。你說她們是妓女,但卻要演戲;你說她們是演員吧,可是她們主要的戲份…噢,兒童不宜)。

我覺得,那些令人看不下去的死狀是有作用的。
第一它發揮了導演個人的創意。那就是,「你諗到有幾核突就有幾核突」,他非得把腦中的影像發揮到極致,幾乎讓觀眾再無想像空間。
這是導演彭浩翔的風格。想必他是覺得很好玩的。

其次,種種死相與暴力,很適合用來襯托電影想表達的荒謬感:你真的覺得這些死狀不可思議嗎?很抱歉,現實就是如此不可異議與可怕──一平方呎的地皮要賣六萬八千元,難道這不足以挑戰你的接受程度嗎?
那些幾乎讓人嗅得到血腥氣的殘殺場面,就是衝著你來、告訴你,朋友,香港的樓價就是如此瘋狂。
報紙用圖表、文字來表達樓市的瘋狂;至於導演彭浩翔,他用了可怕得接近令人無法相信的影像。
電影的血腥不是message,是medium。

至於第三個作用…well,我發現大部份同場的女生,從頭到尾都是瑟縮在男伴的臂彎裡看戲的。Period。

***

相關文章:譚艾敏──維多利亞壹號

Monday, May 03, 2010

真正的夢想...

"這十年來,我嘗試過各種不同的工作和生活,慢慢了解到自己真正的夢想,是「啟發、激勵、感動、娛樂」別人

十年來的日子,一言以蔽之,是在尋找「啟發、激勵、感動、娛樂」我的人、事、和公司。消化後,轉過頭,去「啟發、激勵、感動、娛樂」別人。

寫《61 x 57》、《倒數第二個女朋友》、《我的心跳,給你一半》是為了感動別人。

每天早晚的廣播,是為了娛樂別人。

平日的演講和《史丹佛的銀色子彈》、《不敗地球人》、《開除自己的總經理》,是為了啟發和激勵別人。

當然這十年我也有失敗的經驗,如主持綜藝節目,初衷也是娛樂大家,但結果不理想。

但不管成功或失敗,每一次嘗試,都讓我更看清我的長處和短處。失敗和短處並不會讓我遠離自己的夢想,只是讓我轉換了切入角度。大浪把我吹得離岸越來越遠,我就換個姿勢繼續游。

如今我確定了自己的夢想,於是想啟發別人找到他的夢想。我想當一個教練,幫助別人發光。 "


--摘自王文華「一生最重要的填空題(夢想故事5-5)

***

很想有一天,可以像王文華這樣,喊出自己的真正夢想。
可是遲鈍的我,暫時只感到「大浪把我吹得離岸越來越遠」,還未掌握「換個姿勢繼續游」的能力。
把這段話置於當眼處反覆背誦,不知可否有幫助呢。

***

有關「王文華」的舊文:
成功如此boring
王文華
愛上王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