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9, 2010

杯葛書展

既然書展可以杯葛靚模,我也可以杯葛書展。

今年我到訪書展三次,三次都從入口往左轉,直接轉入會議室和演講廳,迴避了進場買書。

第一次,聽韓寒的講座。沒有進場。
第二次,聽錢鋼和陳婉瑩的講座。沒有進場。
第三次,聽林沛理的講座。沒有進場。

不去書展買書,因為找不到非買不可的理由。而且人實在太多,多得使人卻步。

參觀書展的人有多少?貿發局說七天共進場九十二萬人次。
九十二萬人是多少?
這與上海世博開幕近三個月以來,參觀香港館的人數相若。

我不敢說這當中沒有愛書人,但相信抱趁墟心態的人更不少。
烈日或暴雨下,這些人動輒排隊四五十分鐘進場,不鼓噪,不投訴,不爭先恐後,沒有丁點混亂。
香港人真是世上最笨又最聽話的人。

貿發局把書展打造成萬人空巷的嘉年華、年度的盛事,很成功;但在追求量的同時,是否也可在質方面作出提昇?

韓寒說,這是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地方。
詹宏志也說過,香港是他接觸國際的窗口。兩岸三地裡,數香港的出版物最能兼收並蓄。過去台灣人要瞭解大陸,或大陸人要瞭解台灣,只能透過香港。
近年香港越來越多文化人北上,彷彿一登龍門聲價百倍。但任你身處之地文化氣息再濃厚、文章刊登的平台影響力再大,有一些話題,你不會去碰。

只有香港,真正百花齊放。
可惜香港的最大好處,書展未能好好把握、發揮。

舉例,今年書展邀請了超過九十位作家、參與了二百七十項文化活動。
這當中,Public Sessions by Renowned English-Language Authors非常國際化,這些講者,內地和台灣未必會請,而在香港,一個名作家如Frederick Forsyth便能吸引過千聽眾;
錢鋼、陳婉瑩介紹《中國猛博》,這本書內地沒發售,只有在香港,講者與聽眾都能公開地暢所欲言;
韓寒在內地無人不曉,對他來說,香港只是個小市場,但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市場,可以凝聚國際的鎂光燈。

這些作家的演講,都是珍貴的材料,書展一結束,它們便雁過不留痕,不是太可惜了嗎?
書展不應該只是一個七天的活動;書展可以是年終無休的。
文化活動不僅僅是嘉年華,文化活動需要沉澱、需要反省、需要提昇。
不知道貿發局諸君,可有想過把這些書展講座的錄影在網上公開,讓更多人分享、傳閱?

我納悶,既然香港是自詡創意與自由的地方,兼具文化和地理優勢,為什麼我們不能以成為華文社會的TED為目標?
TED Conference每年分別在美國加州Long Beach和英國牛津舉行,四天內舉行五十多場演講,講者經過精挑細選,講題每每迸發強烈情感或知性力量,吸引全世界許多聰明人前仆後繼參加。
這些講座又會被上載到TED.com上去,免費供網友觀看,感染更多人。

不能怪靚模往書展踩場--閣下成功地舉行了一場每年最盛大的書墟,匯聚大量趕墟看熱鬧的客人,如此天時地利人和,出版商不趁機推出靚模寫真實在太笨了。

如果書展檔次一如TED Conference,還有杯葛靚模的必要嗎?

***

謝謝網友古宜思的分享,貿發局原來有把部份講座放上網,只是不好找:

2010書展部份研討會錄像


***

有關香港書展文章:
林沛理:假像與慾望綁架香港展

Friday, July 23, 2010

韓寒的政治智慧

雖然韓寒說,他不會從政,因為難以忍受「不解風情的人,與在台上唸排比句」,但我發現他實在頗有政治智慧。

忘了在哪兒看到,有人形容韓寒聰明之處在於很知道底線是什麼,而從不踰越。
你看他特立傲行,句句衝著中國政府來罵,有時還以一敵百,力抗憤青的非理性愛國…儘管敢言、影響力大,但最多只是文章被「和諧」掉,他從未因失言被關、被抓。
如果你曾閱讀過陳婉瑩、錢鋼、翟明銘編著的中國猛博,就會發現書中記載的十七名有公眾影響力的博客內(包括艾未未、胡佳妻子曾金燕、維權律師許志永等),幾乎只有韓寒,毫髮無損。

昨天的記者會上有人問他應否平反六四,韓寒是怎麼回答的?

他說:「若你問所有文化人這個問題,都會有同一個答案。」但緊接的是他一聲長嘆,「當然,我說了,又有甚麼用呢?」
(來源:香港經濟日報,記者陳靜儀

這個「答又死唔答又死」的問題,他機靈地避開了。好像表達了某種很深的情緒,但其實什麼也沒說。不管任何一方,都抓不到他半點把柄。
作為香港的政治家──我們親愛的特首──也答過同一問題。那回應不提也罷。

又如昨天在會上面對的林林種種或涉及私隱、或略帶尖銳的問題,他都答得很巧妙,滑不溜手。
這人是輕狂啊,可是很有分寸。我看他不會像李敖一樣,被抓到監獄裡去。
所以才不必過早考慮移民到香港來。

相關文章:韓寒訪港《中國猛博》

Thursday, July 22, 2010

韓寒訪港

下午五時許,書展現場。
會展的一號演講廳已滿座,十多部攝錄機嚴陣以待,許多記者擠擁在台前準備。
然後司儀宣佈:「歡迎韓寒!」

射燈驟地亮了,台下轟然一片歡呼聲,而穿白色短袖襯衣、載黑框眼鏡的韓寒,終於登場。

他只說了一句開場白:「因為這是一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場合,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台下報以掌聲,而韓寒,則立在台上,甚至踏上桌子,讓記者們拍了好一陣照。
他真是明星。

韓寒並無講稿,整個環節悉數交由台下觀眾發問,他坐在台上,接過工作人員和主持人絡繹不絕地遞上的紙條,自問自答。

他很帥。雖然詞鋒銳利,但臉上總帶著一抹靦覥的微笑,可愛地迷死我們(哎喲,這該用來形容「靚」模的不是嗎)。

下面是他和讀者的部份對答。

***

請問你如何處理恐懼?
(他尖叫了一聲)
我是這樣面對恐懼的。

你沒有唸過大學,會否擔心學歷不足,後勁不繼?
感謝唐駿,現在大家都很關注學歷的事,而公眾人物們也紛紛修改了自己的學歷。
我也修改了。過去我自稱高中畢業,後來一想我還沒拿到文憑,所以就改成了初中。

來到香港,有沒有最想見的明星?
有的。張柏芝。

在台上你一直保持著微笑,如何保持這樣的好心情?
其實我昨天晚上和女朋友吵了架,只是內心的酸楚大家不知道。

有沒有想過當父親?
這很難說。有些朋友很想當父親,卻一直沒當成;另一些不過一泡,就成功了。

請問你目前入住哪家酒店?
這個...我也不知道名稱,反正就在這會展旁邊...(這時他站起身,從褲袋中摸出了一張小小的卡片)唔,我的房間號是三...二...其實這也沒什麼意思,因為我馬上就要離開了。

香港的流行文化對你有影響嗎?
我挺喜歡香港。許多人說香港是一個文化沙漠,可是曾經出過這麼多好電影的城市,不會沒文化。我喜歡香港的寬容。香港庇護了很多文化人,尤其是來自大陸的。
至於有沒有受到香港流行文化的影響,有啊,我喜歡林夕的詞,張國榮的歌,還有黃耀明。

你怎麼看書展售賣的「嫰模」寫真集?
我會去買一本看看。

你風趣幽默,正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們可以約會嗎?我的電話是...你說你昨晚和女朋友吵了架,我聽了很高興。你快打電話給我吧。小桃。(我長得很像柏芝。)
(可以想像當韓寒在台上讀出這張紙條時,台下是如何的哄動。此時韓寒站了起來問--)
誰是小桃?敢寫要敢站出來!
(坐在最後排中間位置,一位穿黑衣的長髮少女真的怯怯地舉了手。她捂著嘴害羞地笑,臉蛋紅紛緋緋,果然長得挺漂亮...她會接到來電嗎?)

如果你被關進監獄,只能帶一本書進去,你會帶什麼書?
我會帶聖經,因為可以放進一把槌子。
(請問這是哪套電影的橋段?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我一時想不起了)

剛才你為什麼說「因為這是一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場合,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呢?
因為這就好像男孩子的脾性...對方若半推半就,反而很有衝動;若把衣服都脫光了說隨你怎麼樣,又沒那麼想要了。

你會從政嗎?若是的話,你會先做什麼?
唔...(他自言自語著)欲從政,先自宮...我還是想先留著。
(然後正經起來)我覺得從政很乏味,而且很難忍受那些不解風情的人,和在台上唸排比句。

你如何尋找靈感?
我建議大家回國走一走。大陸這個國度會給你很多靈感。

你有想過離過中國嗎?
會否考慮參加香港的「優才計劃」移民香港?這樣不但想說什麼便說什麼,也可以多生幾個小孩。
我不會移民。有時去其他國家參加比賽,也沒想過要移民,只是我們的國家也有這樣的水平...其實我更希望其他國家的人會移民大陸,但不建議他們現階段來。
若真的有需要移民,我會選擇香港或台灣。
(以上答案綜合了兩道問題)

你為什麼寫?
小時候我想將來當記者,因為可以不平則鳴,把不公平的事曝光。後來才發現記者上面有主編,主編上面還有「相關部門」...
結果選擇了當作家,更自由一些。

你可不可以不那麼快結婚?
(他停頓了一會)不可以。

你如何看張愛玲的文章?
她很有才華,我沒有完整地看過她的小說,但讀過她寫的短文,文感很好。寫作是很適合她的工作;很多人並不適合。

從《三重門》到《獨唱團》,你一直在公眾面前成長。你是如何守住自己的?如何提升自己呢?
其實在女孩子面前,我並沒有守住自己。至於自我提升,一定要多看書,不管是網絡或是紙媒,必須接觸多樣化的資訊。

這樣的生活是你要過的嗎?
用這個問題來作結真有意思──Yes, I do.

***

我沒有錄音,所以只是大概記下了意思,具體的用字也有一點出入。
在一小時的「與讀者會面」環節裡韓寒收到的紙條可能有兩吋厚,他沒法完全回答,但他說,或許以後會挑一些在自己的博客裡回應。
韓寒極有魅力,也很有個性,這個短短的答問環節充分反映了他的機智幽默。你知道,比他帥的人很多、文章比他寫得更好的也大不乏人,但兩者俱備…難怪向來勇於批判的林沛理也說他是「稀有品種」──「一個懂得用腦的行動型男人,或曰不會怯於行動的思想型男人。」

可惜張柏芝未必知道誰是韓寒。
畢竟外型與思想同樣引人入勝的…真是稀有。

***

延伸閱讀:《亞洲週刊》──2009風雲人物韓寒

類似舊文:
我為什麼喜歡韓寒

倪匡
倪匡.詹宏志.讀與寫之一

倪匡.詹宏志.讀與寫之二

Monday, July 12, 2010

長話短說

1. 想減肥不能靠游泳。我的游泳教練泳術精湛,卻是個肥胖的女人;自己最近一個月來每週游泳三到四次,體重還是不變。

2. 但在水中的感覺很好。在一呼一吸、手一劃腿一伸之間,自覺像一隻水中的摩打,爽極了。

3. 我視游泳為運動,但許多人視之為社交活動。搭訕幹嗎偏要泡在水中?討厭。

4. 游泳沒有什麼不好,最不好的大概只是泡在池水中太多,又常洗頭,大大損害髮質。於是趕快買了一瓶弱酸性不含SLS的洗頭水用。女人錢好易賺。

5. 王文華上週來了香港,我卻無法出席他的講座。但不要緊,他說他仍單身。機會還在啊!

6. 看了近期載譽頗多的《人間喜劇》。絕對是一套向電影致敬的電影(「電影是不會騙人的」),但無劇情可言,最有觀賞價值的不過是杜汶澤的演技而已。

7. 頗多阿寬的影子,特別是談及女性的愛情觀,如:「女人總想追求幸福,但越接近幸福,卻越退縮。」

8. 陪我看電影的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友。有她在,銀幕上的三位女角:薜凱琪、Kama、李曼筠,統統失色。

9. 正惆悵這個月的開銷超出預算之際,居然收到一筆小小的意外之財。

10. 上月也收到一筆小小的意外之財,立馬捐了出去,受惠機構是Animals Asia Fund,他們拯救了許多可憐的受虐的小動物,尤其是被不人道抽取膽汁的黑熊。

11. 公開此事,因為想起李連杰的一句話:做人要低調,做善事要高調。

12. 出席「一人一故事」新書發佈會,書一到手,先睹為快。第一篇是區家麟的「漩口」,寫他在內地採訪居民被逼遷但遇上官方阻撓,結果居民合力助他們離開。這些有冤無路訴、幾乎毫無指望的草根百姓只有一個希望:一定要把我們的故事傳出去。在車廂中讀到這段,鼻子都酸了。

13. 於是發短訊給區家麟,謝謝他的分享。想不到他回覆了一段像詩一般的文字:
「說來真巧,昨天剛到過映秀/漩口,山河人面全非,臥龍震央附近,仍是窮山惡水,路難行。收到你訊息時,在XXX草原,期待最溫柔的草原風光,又再覺得我是極度幸運地把握到運氣的人。」

14. 當然,一百四十多個故事裡,除真情流露外,也有不少令人發笑。星島的盧永雄當年作為實習記者,居然一擊即中,訪問了匯豐大班沈弼,做成兩天的獨家新聞。他謙稱成功原因很符碌:只因當年的中文報紙記者怯於英語水平不足,不敢致電訪問洋大班,其實對方很樂意和記者談天。

15. 世界盃終於曲終人散,太好了。

很久沒有更新自己的twitter。總算一次過補回來了。

Saturday, July 03, 2010

岸西

周澄曾在夜總會工作的新聞曝光後,成了這幾天最多人談論的話題。
因為和男朋友賭氣而跑去當小姐,這個女孩實在反叛得不像話。
人人指手劃腳高談闊論,猜不透當年才二十歲的她,心裡想的是什麼。是不是自甘墮落?是不是一時衝動?是不是財迷心竅?是不是…?
世上最瞭解她,而又比她更不好受的,相信只有一個人──周澄的媽媽,岸西。

朋友轉述,曾和周澄面對面接觸過的人說,這個女孩子不但容貌清麗,而且氣質出眾,很令人一見難忘。
我心想,這大概是遺傳起的作用。

我從未見過周澄,卻曾和岸西有過一面之緣。
那年在大學唸書,知道週末有一個和電影有關的講座,和女同學老遠從中大趕到文化中心捧場。
來晚了,全場快坐滿,只剩下最前一排,和嘉賓幾乎臉貼臉。
乍見岸西,吃了一驚:臉上一點化粧也沒有的女人,竟然這樣漂亮,氣質如此清秀。
還記得完場後我期期艾艾地問她,你的劇本寫得這麼好,有沒有想過寫小說?如果你寫小說,一定很好看。
她爽快地笑著回答,小姑娘,我寫小說的時候,你還未出生呢。

她在電視台寫劇本出身,後來當上公關,兼職編劇,為港台寫過不少劇集;曾轉職廣告業,一直做到當創作總監,為了陪女兒到美國唸書才把工作辭掉。
從美國回來後,有人把她介紹給陳可辛,自此開始寫電影劇本。
岸西寫的劇本,我大部份都很喜歡:《甜蜜蜜》、《安娜瑪德蓮娜》、《小親親》、《男人四十》、《親密》…在香港,沒有人寫的劇本比她的更細膩。
電影圈好比銀行業,男人主導,女子要在幕後熬出頭來不容易,何況是專寫小品的女編劇。
不但需要天份與運氣,更需要非比尋常的靭性。

今天我們覺得周澄反叛、任性,當年二十歲的岸西恐怕不相伯仲。
她廿歲結婚,生了長女,兩年後離異,後來再嫁,生下周澄兩姐妹。
本來在元朗唸書,因為會考成績好轉校到女拔萃,可是受不了同學的歧視,中六未唸完就退學了。
往電視台見工,公司要送她到台灣受訓半年,但為了拍拖,不幹。
可見外表雖然清秀斯文,骨子裡卻極有主見,我行我素。
女兒太像她了。

我媽常說母女同心,說我心裡想什麼永遠瞞不了她。她偶爾會很感觸,擔心有人要欺負我。她曾說過,女兒,如果有人欺負你,那可比我自己被人欺負還難過。

如果母女的血脈相連放諸四海皆準,那我想,如今最瞭解周澄為什麼年少輕狂、又最為她擔心的,大概只有岸西。

不愁衣食的美少女,不但投身社運而且一度下海…這個故事,難倒了全香港最優秀的女編劇。

***

參考資料:揚眉女子──岸西(明周專訪
相關舊文:《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