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9, 2010

勿向弱者抽刃

菲島慘劇發生了才短短一週,舖天蓋地的新聞、評論、感想,我們已看得太多,有許多話,現在都不必重複了。

但是這位李瀅銓小姐的自白,大家無論如何都要讀一讀。
李小姐與其母親,是慘劇發生後,車上唯一無恙的人質。她在報上撰文,全長四千多字,訴說了整件事發生的經過:曾和團友們商量制服槍手,可是因為猶疑和錯估形勢而沒有付諸實行,感到後悔;團友雖被槍手所殺,但無能的菲國政府卻難辭其咎,等等。
更重要的是,在這風頭火勢,李小姐作為受害人,及時說了一番很公道的話:

我明白市民對菲國政府和警察的無能的憤怒,我親身體會,但是,這與菲國人民何干呢?難道我們都忘了被歧視的滋味嗎?
香港曾是長久被殖民的一個社會,華人在體制上和生活上都被所謂的「主人」歧視,現在卻有一些香港人財大氣粗地聲稱「我地請咁多菲律賓人,我地係佢地老細」,以一副「聘用你是恩惠,你卻敢以下犯上」的奴隸主姿態來責備那些和挾持人質事件全不沾邊的菲傭,實在讓人心驚。
菲傭明明就是她們無能政府的受害人,正正因為政府無能讓人民溫飽,無數的菲國婦女才要離鄉別井、丟下自己的孩子去寄人籬下照顧別人的孩子呀,為什麼在香港菲傭反而成為無能政府的代罪羔羊呢?為什麼在悲憤的同時有些香港人會變成種族主義者?
同樣讓人難以明白的是,香港政府竟也在此同時宣佈要把包括菲傭在內的外傭繼續凍薪,使外傭都無法分享經濟好轉的成果,這是我們的政府在渾水摸魚嗎?政府能不能公開檢討外傭薪酬的標準和機制是什麼,在這個時候作這些舉動,給人政府要懲罰外傭的感覺,對消除仇菲情緒沒有任何幫助。
有位友人引了魯迅的一句話﹕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香港人難道是只會向弱者開刀的怯者嗎?

李瑩銓全文:還死傷者公道 不向弱者抽刃
(原刊於八月二十九日明報)


香港市民和官員,在慘劇發生後一直表現得團結、堅強、專業,我們要珍惜這些可貴的社會文化和人文修養。
所以儘管道理在我們這邊,我們也要拿出器量,不要仗勢欺人,更不要混淆了聲討的對象。
悲痛需要表達,憤怒需要發洩,而真相,亦應追究到底。這筆帳,是無能的菲律賓政府欠香港人的,不要算在菲律賓人民頭上。

Friday, August 20, 2010

廣告

近期一些廣告真的使人煩厭到極點。

許志安那個浪費生命的「尖尖尖」牙膏廣告固然是一大經典,另外有個月餅廣告,一個死肥仔不斷重覆「我既、我既、我既我既我既…」簡直令我有揍人的衝動。
新聞室的電視是從來不關的。晚上寫稿寫不出,望著螢光屏發呆,那「我既、我既、我既我既我既…」又在耳邊重覆時,我必須用極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嘔吐。

范曉萱以前有首歌叫《等》,八成歌詞只得一個「等」字,可是那很配合等待使人聒噪不安的感覺,是上乘之作。與這個「尖尖尖」或「我既我既我既」不可同時而語。

香港人的語文能力是否已退化到失語的地步?

但「尖尖尖」加上「我既我既我既」,都不及Fancl這個「提升美的競爭力」廣告使我反感:

請看這段文宣:
一套《女人最痛》、一則「女多男少」的新聞,道出了不少香港女性的憂慮。人生中許多成敗都由自己決定,只要你 ...懂得揀「三肽膠原蛋白」,就是提升美之競爭力的第一步。

必須承認,作為Fancl的Premier VIP(嘿,猜不到吧?),我曾是這產品的捧場客,定期服用,並感覺良好──直至看到消委會對食用骨膠原產品作出全面測試發現無效,並引用一名醫生的話道:「身體吸收了的骨膠原,又怎會聰明得只補充於臉部?」一言驚醒夢中人,於是暫停下來,覺得自己當初真無知。

如今看到這廣告,更覺被侮辱智慧,決心從此不買!
鄧小樺的話說,誇張社會現像恫嚇女性作消費,實在是欺善怕惡
從事廣告的朋友拜託一下,以這種手法宣傳產品只會趕客,遇上不好惹的消費者像我這種,只能說句抱歉了。

***

註:
(1) 范曉萱《等》歌詞: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你不能我不能他不能都不能再等
不願等不要等不想等不能夠再等
等一等等等 等一等等等
等一等等等 等一等等等

(2)說句公道話,一些廣告雖然慘不忍睹,但這個鐵達時的卻拍得用心,誠意可嘉:
鐵達時廣告:Time is Love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絲襪

因為游泳的關係,皮膚曬得很黑。

一天在公司茶水間,女同事望著我的小腿問:

「咦,你今天是不是穿了深色絲襪?幾靚喎隻色。」

很好,我當作是讚美。

Friday, August 06, 2010

效美富豪捐身家 助人亦自助

對「影子社評」工作叫苦連天,這天倒是罕有地卻之不恭,因為是自己想寫的,名正言順「我手寫我心」,感覺真好。

***

股神巴菲特和世界首富比爾蓋茨聯手策動慈善創舉,號召美國超級鉅富捐出一半身家用於慈善,獲積極回應。此舉既幫助弱勢社群,亦緩和民間仇富情緒,值得香港富豪傚法,以捐獻表達對社會的關愛與責任,不止做形像工程。

承諾會捐出九成九身家的巴菲特,和已全身投入慈善的蓋茨,向《福布斯》富豪榜上首四百名超級富豪發出呼籲,希望他們能把個人資產的最少一半捐作慈善用途。短短六週已得到四十名鉅富響應,在網上作出回饋社會的公開承諾。這堪稱史上最大規模的慈善創舉,引起廣泛討論。

香港首富李嘉誠昨亦在旗下集團的業績公佈上,被問及對此事的看法。他回應,「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用之亦有道」,表示歷來已捐出三分一財產予其基金會從事慈善活動。對比美國富豪們,李嘉誠的「用之有道」,是否足夠?

香港和美國相似,都是高舉資本主義的社會,間接鼓勵巧取豪奪,近年亦同樣面對仇富情緒瀰漫。美國過去相安無事,因富人有樂善好施的傳統,但金融海嘯後,政府以納稅人金錢再三拯救銀行業,激起大眾對華爾街肥貓的厭惡。巴菲特等富豪此番慈善舉措,樹立優良榜樣,及時紓緩社會的仇富情緒。

同樣,香港自回歸後,不論是因為公民意識的覺醒、政治參與的提高、抑或貧富懸殊的加劇,社會矛盾已漸被激化。最近樓市熾熱,加重小市民蝸居怨氣,更令厭商、仇富情緒蔓延。如八達通出賣市民私隱縱不違法,但它在壟斷地位下仍如此唯利是圖,毫無社會責任,故即使捐出相關利潤,仍難免受千夫所指。

香港富豪其實向來為善不甘後人,但有時善行只是形像工程。面對社會要求提高的現實,官商巨賈必須自覺反省如何更好地回饋社會、肩負更多社會責任、對低下階層更表關愛,例如思考如何助人脫貧,為青年創造向上流機會等,不然只會招來激烈批評。

響應巴菲特號召之一的富豪說,財富並非終結,而是推動社會改變的途徑。富人的確比一般人,甚至比政府擁有更佳資源去解決社會困難,他們還可傚法比爾蓋茨,將其創意與營商智慧用於慈善,身體力行令社會更美好。富人主動回饋社會,既幫助有需要的人,也可令營商環境更友善,為持續經營創造有利條件,一舉數得。

***

相關舊文:
王文華也搞社企了
Marie So
Marie So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