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8, 2010

給十年前的自己.之二

上文,只是一點點改變,十年下來,就有天淵之別。
由此推想,如果有機會向十年前的自己提一些忠告,我會說什麼?

1.不要買太多衣服
打開衣櫃,我幾乎可以肯定,其中超過十年的衣服,不會超過百分之十,甚至不超過百分之五!它們的壽命如此地短,可以想像其價值之低。
如果把那些只穿過一季、一次、甚至從未穿過便已回收的衣服省下,十年下來,我相信我可以買得滿手都是港交所(0388)。
從今以後,如果要置裝,我決定(1)只買非常喜歡的和(2)只買質量在負擔能力內最佳的。
還有,儘量不再買黑衣。經過十年的汰弱留強,我的衣物八成都是素淨的黑白灰,這和穿校服有什麼分別?

2.不要買太多鞋子
同上。除了一雙Dr.Martens,都是短命鬼,而且越是嬌滴滴的高跟鞋,越紅顏薄命。
親愛的,你應該比誰都清楚,世上沒有一雙高跟鞋是為了舒適而設計的吧?日子有功,倘腳指姆沒有變形的話,你已成為醫學奇蹟。

3.養成每天閱讀的習慣,越早開始越好
最近我問小弟一本書看到哪裡,他回答說進展奇慢,我問為什麼,他理所當然地回答:無時間呀姐姐!

請容許我列一道簡單的數題:
假設你每天只抽十五分鐘閱讀,一週只閱讀五天,那你一週的累積閱讀時間將為七十五分鐘,即一小時十五分鐘。
一年下來,就是六十五小時。
十年以後,就是六百五十小時。

假設你需要用兩小時看一本不怎麼動腦筋的書,十年後,你就閱讀了三百二十五本書。
若你對自己要求高,愛挑深奧一點的書來看,每一本要花上五小時,十年後,你就閱讀了一百三十本還算不錯的書。
若你只挑最頂尖的作品來看,每本看十小時,十年下來,你已讀完六十五本經典或大師級作品!

六十五本經典作品。想像一下這對你的智慧增長有多大幫助。
經典就是最有智慧的人留下來的、是曆數十年仍有影響力的作品,隨便舉一些例子:Peter Lynth的投資心法、Dale Carneige的How to Influence People、肥佬黎經常掛在嘴邊的海耶克《到奴役之路》、Reminiscences of a Stock Operator,諸如此類。要列一份這樣的書單不難吧。

4.養成每天做運動的習慣,越早開始越好
套一句護膚品品牌的宣傳語:改變不會在一夕間發生,但它的確發生了。
我化粧,但堅信健康是最佳的化粧品;還有,消滅肚腩的最佳方法不是轉呼啦圈和做sit-up,是不讓肚腩有機會長出來, 而這必須靠持之以恆的運動。

閱讀與運動這兩項習慣越早開始越好,因為效率會隨年月增長而提升,越來越輕鬆。

5.不管再艱難,從領第一份薪金開始,無論如何必須每月儲蓄。你一定要這樣做,哪怕一個月只存一千,十年之後,你就擁有十二萬元做第一桶金。
陸東說,他的第一個十萬,是非常辛苦儲回來的。從十萬到一百萬,不難;從一百萬到一千萬,很快;從一千萬到一億,極快。

6.一定要學投資,而且越早開始越好。
第一,蝕得越早,付出的代價越低,而翻身的機會越大。
第二,除了能證明真愛,時間還能證明複利息的威力。
假設你每年讓自己有百分之十的投資回報,十年後,你的財富將增加159%(即原來的二點五九倍)。

今天狀態不佳,暫時寫到這裡吧

Friday, November 26, 2010

給十年前的自己.之一


正在看的一本書叫Talent is Overrated,題材跟Malcolm Gladwell的暢銷書Outliers相似,當時是一併買的。暫時只看到四分一,談到一個概念叫Deliberate Practice,很有趣。

話說有個大型研究,研究員把一家音樂學院的小提琴學生按表現分成Best, Better, Good三組,非常仔細地研究了他們的背景,看是否天分決定了他們的成就。

研究結果首先剔除了天分對成就有顯著影響,接下來只好比較研究對象的背景和行為。然而三組學生的背景也非常接近:他們都在大約八歲開始習琴,十五歲立志成為小提琴家,在研究進行時,均有約十年習琴經驗,而且每週從事音樂相關活動(如上課,練習等)的時間相若。
那究竟是什麼令他們的表現迥異?

研究員發現,雖然三組學生每週都用相若的時間從事和音樂相關的活動,但表現最佳的兩組學生,每週用二十四小時單獨練習,而表現一般的那組,只用九小時。

關鍵就在這裏:單獨練習不是play for fun,不是隨便耍耍,不是集體排練,而是非常枯橾地,孤獨地,費心又費力地,獨個兒反覆練習。
三組學生都認同,在所有的音樂活動中,單獨練習對提升自己的表現幫助最大,可是這也最沉悶痛苦。表現一般的學生,並不願意承受這代價。
於是儘管Good這組學生花同樣多的時間在音樂活動上,但由於其中單獨練習的比例太小,故表現遠不如較佳的另外兩組。

接下來要問的是,既然Best和Better的兩組學生,都如此嚴格地要求自己單獨練習(即進行最有效的練習),為什麼他們的表現仍有巨大差别?

研究員發現,屆十八歲的時候,這些學生們平均的累積習琴時間是(記住,他們都在差不多的年紀開始習琴):
Best:7,410小時
Better:5,310小時
Good:3,420小時
(是否馬上想起Outliners裏提到的10,000小時定律?)
每天不過多花一個小時去練習,十年之後,竟有這麼大的分別!

答案顯而易見,累積的經驗加有效的練習(即deliberate practice),決定了一個人的成就。

這給我們兩個啟示:
第一,努力是不足夠的,關鍵是「正確地」努力。
過去幾個月我曾非常努力地希望達到某些成果,但完全不得要領,最後決定改變策略:先花最大的氣力苦苦找出解決問題的策略,然後才非常努力地執行。雖然這剛開始不久,但效果立竿見影,我希望能持之以恒。

把工作時間填滿不難,難在把時間花在刀口上。朋友,請先思考正確的方法,再去賣力吧。

第二,累積經驗如此重要,以致如果你想在某一方面闖出成就,必須越早開始越好。

我非常懊惱沒有在十年前看到這本書(Ok,我知道它還未出版)。如果有機會給十年前的自己一些忠告,我們會說什麼?

什麼叫理所當然


貓貓永遠理所當然地佔據主人的床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一行禪師

來自法國波爾多梅村的一行禪師,帶著八十多人的僧團,來了香港兩個星期。
他們十一月四日到八日有一個禪修營,我九月份便報名參加,也因額滿而不得要領,好生懊惱。
據說參加者共一千八百人,當中有不少名人,故此報上也熱鬧過一陣子。
一個朋友出營那天便打電話給我,說要告訴我禪修營的種種,後來還送了一行禪師最新的一本書給我,書名叫《放下心中的牛》。

五天四夜的禪修營裡做什麼?籠統地說,就是「乜都唔做」。
「乜都唔做」豈不很空虛、很浪費時間?朋友說,恰如其反,那幾天過得十分充實。
早上五點半便起床,晚上九點半睡覺;儘量不說話,吃素,份量很少,但每一口都要咀嚼三十次;做任何事都很慢,思想很放鬆。
似乎因為掏空了心思,使感覺變得更敏銳。我的朋友說,她看到一些人在聽禪師開示時會流淚,她也覺得比平時容易感動。到出營那天,「簡直捨不得走」。

一行禪師提倡的,是「正念」的生活之道。正念者,包括專注。呼吸時,專注於一呼一吸;進食時,專注於每一口食物;走路時,專注於每一步。
一個人若靜下來,就能培養出專注;專注令人自在,也能產生智慧。

書上說,「最基本的正念練習,是活在當下,將身心帶到當下…當心專注在當下,自然會發展出定力。當我們有了定力、專注力,就能生起觀照力,能夠更深刻體會生命的每一刻。如果生活的每一刻都能夠有深入體會,我們就能增進瞭解,對每一件事會有深入的認識。智慧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是甚麼帶給我們幸福,又是甚麼讓我們痛苦。知道了幸福的因,就可以培養能夠讓我們幸福的因,令自己更幸福;知道了讓我們痛苦恐懼絕望的根源,就可以去除痛苦恐懼的元素,避免產生痛苦。

一行禪師說,許多人以為幸福是迴避痛苦,其實不然。幸福與痛苦是「相即」的關係,通過痛苦,才能找到幸福,就好像因為污泥,才長出美麗的蓮花一樣。No mud, no lotus。
這樣講好像很使人沮喪──必須經歷痛苦才能有幸福?
但反過來想,若你身處痛苦之中,你想到這是幸福的必經之途,你才會有勇氣面對它。

一些宗教告訴人們,在時間和空間上,天國很遙遠;但佛教認為,「天國就在此時此地,我們不須要等到死後才踏足天國。只要全然地生活,我們就能踏足天國。」禪師說,「對我而言,全然地生活就是保持正念、專注和自在。進入天國的護照是:念、定、自在。」

我雖然沒有機會參加那個禪修營,但看了這本書後,發現修習「正念」並不是太困難。每次感到有點不安時讓自己平靜幾秒鐘,覺察當下的不安,已能收效。

《放下心中的牛》最後一章,收錄了上回一些禪修營參加者的問題,其中一道是這樣的:

一個人問,他有許多夢想,很想做得好些,達到美好的未來,過程中有時感到挫敗,不知該放棄還是繼續。

禪師的答案我很喜歡,他說:

你不要忘記,佛陀教導我們要活在當下。
你在此時此刻幸福快樂地生活,擁有美好未來的機會就高很多;如果你此時此刻不感到幸福快樂,就很難有美好的未來。

當我們想到未來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有些假設,或想成為某一種人。你會說,當我做到那件事、當我成為那個理想中的人,我就會很快樂。這樣想,是因為你現在不快樂。你要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看看你現在是否快樂,如果你現在未能感到快樂,那麼當你得到一直追求的東西后,你一樣不會感到快樂。

說徥很對啊。如果你當下沒有覺察、體會快樂的能力,將來也不會有,仍然不滿足。難怪是次一行禪師來港,主題是「幸福是此時此地/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我推薦大家看一行禪師在十一月十四日舉行的公開講座:

幸福是此時此地


希望你會感到更快樂。

Saturday, November 20, 2010

《山楂樹之戀》

兩年前的秋天,在北京的機場,我站在書店裡好一陣子,想挑一本書帶上飛機看。
最後我選了《山楂樹之戀》。
因為書的封底印了作家蘇童一句話:

「老三如此完美,堪稱中國情聖!」

怎樣的男人才堪稱情聖?我真想知道。

下機時剛好把書看完,我把眼睛眨了又眨,擔心會讓眼淚落下,心中也是脹鼓鼓的,非常感動,但是說不出話。

「老三」孫建新和靜秋,是生在文革時期的一對小情人,兩情相悅,可惜相處的時光並不久長。
老三比靜秋大一些,家境也好得多,他憐惜靜秋年紀輕輕便要照顧媽媽和妹妹,總是想方設法,暗暗地保護她、幫助她。
剛開始時靜秋少不更事,三番四次誤會老三,以為他是「紈絝子弟」,只是想「得手」,待她並不真心。
後來才明白老三的至情至聖。

老三離世前,把他的日記、寫給靜秋的信、照片等等都交給他弟弟,囑咐著他,

「如果靜秋過得很幸福,就不要把這些東西給她;如果她愛情不順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這些東西給她,讓她知道世界上曾經有一個人,傾其身心愛過她,讓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遠的愛的。」

老三早逝,無法和靜秋走更長的路,然他傾其所能,儘量把他對她的愛延續下去、支持著她。
這種矢志不渝的愛情故事最使我感動,如亦舒的《朝花夕拾》,如前些日子上映的電影《謎情追兇》
純淨的真愛永遠觸動人心。

老三向靜秋表白時說:「我肯定不是第一個愛上你的人,也不是最後一個,不過我相信我是最愛你的那一個。」
別人說這話難以證明,而單純的老三的愛,卻因為他的早逝而被無暇地保存下來,讓我們知道,哦,原來中國也有情聖這回事。

***

《山楂樹》這小說遇上了好導演。
張藝謀拍「黃金甲」表現得像個暴發戶,然而回歸農村拍這種純情的題材,卻是他的首本戲。
兩個演員也討好,不吃人間煙火的樣子,賞心悅目。尤其是演老三的竇驍,充滿陽光氣息,英姿煥發。絕非林峰黃曉明之流可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