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4, 2011

工作抑鬱

自從開始協助敝報的社評工作後,每輪到我負責寫的日子,一回到公司,心情立即變得抑鬱。
和女友通電郵時抱怨,她這樣回覆:

「冇得寫你仲抑鬱呀!」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經濟學人》不久前有篇探討「快樂」的專題文章引述研究指,失業是最影響美國人快樂與否的因素之一。
這十分合理。因為工作不但是大部份人維持生計之道,也是主要的社交平台、生活的重心。
如果失去工作,每天無所事沒有著落,還要擔心坐吃山崩,壓力肯定不輕。
所以如非必要,實在不能輕言辭職。

而且若遇上丁點挫折便動輒請辭,那和大學畢業、剛踏入社會工作的新人有什麼分別?
我一些已成為中層管理者的朋友說,工作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湊」這些新人。
新人們能力不高,但脾氣絕不小。你好言給他在工作上提點兩句,他馬上使臉色給你看;若你說話語氣重了幾分,他嘴一扁,臉一漲,馬上就要下淚的樣子,不旋踵便端上辭職信。
於是你得說好說歹,使出服侍老奶奶的渾身解數來勸他回心轉意,說不定還要賠小心。
不是沒了他不行,而是換了別個,仍是一樣的貨色,還得一二三重新教起,折騰了誰?

當然,雖說辭職不能輕率,但若真的不適合決心要離開,上班比不上班還抑鬱的話,那就必須當機立斷,絕不能以拖待變。
一個朋友喊辭職喊了足足兩年,但仍安坐在原先崗位上,只是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望之一大股負能量迎面而來,令人避之則吉。越留得久,另覓高就的動力便越低。
相反另一個朋友,在一間大機構裡飽受人事折磨,轉工不到三個月已近情緒崩潰,她毅然辭職,結果舊公司知道後馬上邀她回巢,頂替其前任上司跳槽後留下的空缺!真是罕見的幸運女。

比我小幾年的M最近也受不了轉工,她說在遞了辭職信的那一個月裡,「求神拜佛千萬不要死去」,因為眼見令人窒息的工作環境快要過去,新生就在前面;正式離職那天起,她「求神拜佛千萬不要病倒」,因為她需要好好享受生活。
此後三個月,她日程表滿得密麻麻:旅遊、見朋友、看書、看戲、到大學旁聽、學結他…充電完畢後重新開始,我對她充滿信心。

工作抑不抑鬱,總結就是一句話:切勿又要怨又要做。
如果要抱怨,那就不要做,乾脆蟬過別枝吧,說不定從此海闊天空,你不主動求變,機會永不從天而降;如果決定做,就請勿抱怨,好好發掘工作的意義,在現有條件下儘量增加自己的本錢,做出成績與否還在其次,最重要是千萬不要喪失鬥志。因為到了柳暗花明的一天,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妥當的人。

我也下了決定:每次寫完社評之後感到抑鬱,便到這裡發洩一番。
除了能提升情緒,說不定可以增加產量呢。這樣想又覺得日子還算過得不錯。

***

另一篇更值得新人看的文章:
區家麟:如何在見工時撼頭埋牆

11 comments:

littleoslo said...

因為進退維谷,所以才叫人猶豫不決,這樣才讓人憂鬱,誰不想𤄙𤄙酒酒

NgTingTing said...

從心而行,永遠都對!
有機會寫社論很難得,加油!支持你!

Leona said...

你好,小奧:
所以新人才能說走就走啊,多令人羨慕

TingTing:
沒有你的支持,還真寫不出這文章呢,謝謝。
快上大學線看一百期特輯,鼓勵大家做自己想做的事。

pakman said...

Well, I feel depressed when I am sitting there needing to fill column space with absolutely no idea what to write about.

But! calling ppl to brainstorm is an effective way of dealing with this.

try it next time if you lack ideas...

Also, 寫完,又邊會再抑鬱?haha

立邦毅德.Alpha研究所 said...

同你相反, 寫社評同財經會令我精神一振, 間中寫下抒情文都ok, 而如果日日都寫會輪到我抑鬱。

可能因為咁, 特別鍾意睇你既散文。

tintinbright said...

謝介紹經濟學人的文章。引其中一段

Women, by and large, are slightly happier than men. But they are also more susceptible to depression

看樓上立邦毅德留言,恰好引證了以上論述,不知是否真的是男女大不同的關係,真有趣!

寫社評真有很大壓力,出得街要面對群眾,還要反覆看論點,旁徵博引,次次都好像考試吧?不過我想10,000hr ruIe applies,愈寫必愈好。

"如果決定做,就請勿抱怨,好好發掘工作的意義,在現有條件下儘量增加自己的本錢,做出成績與否還在其次,最重要是千萬不要喪失鬥志。因為到了柳暗花明的一天,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妥當的人。"

寫得對極了,不過現在的年輕人明白此道理的似乎不多 ...

Maximay said...

看完了"如何在見工時撼頭埋牆",我一直很疑惑到底怎樣才叫面試面得好?
基本上我每次面試都是失敗的,僱主永無回頭,真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

Agnes艾麗絲謝 said...

我待業數月. 起飛是可以幹自己想做的事, 過了一兩個月後, 開始急慌了. 到後來更是難忍日子. 最不好受是家人的冷言冷語 (有開聲或無開聲). 恰巧明天要面試, 雖然不是自己最昐望的工作, 但不由得我胡思亂想...

Leona said...

Pakman,
謝謝brainstorming建議,我也經常用這招。
又,「冇得寫仲抑鬱呀」同樣適用於你──畢竟在報紙電視電台都有自己的地盤不容易呀。

立邦毅德,
謝謝你的鼓勵。我已作了計劃,今年散文的產量一定會比去年多,不要錯過。希望你會喜歡。

TinTin,
自問不算「老」,但在「年輕人」心中,這番話相信十分「老餅」,怎會聽得進去。我說給自己聽罷了:)

Maximay,
如果真是這樣,而你又自問沒有犯過明顯的「撼頭埋牆」舉措,或許真的要找一個熟悉你又令你信任的朋友,在面試後好好檢討呢。

Agnes,
如果心裏在發慌,見工是個好開始。祝你有成功!

lam said...

寫社論的壓力確不足為外人道.

共勉!

立邦毅德.Alpha研究所 said...

令人期待,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