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中東現瑒》

中東局勢持續惡化,我不得不臨急抱佛腳,惡補相關知識,拿起的第一本書,是張翠容在零六年出版的《中東現瑒》



我經常和朋友們說,幸好有翠容,否則香港真是愧對「國際都會」之名。

南方朔曾為翠容的第一本書《行過烽火大地》寫序,他形容她「是華人世界第一個(女戰地記者),而且是唯一的國際型第一線記者」「世界哪裡有事,她就背起那個與她身高相仿的行囊出發。火裡來,水裡去的前往採訪。」

的確,不危險的地方不會得到她的青睞。前天我向翠容約稿,她說她正前往埃及開羅,我一時無言,想說一句「萬事小心」,覺得自己甚是多餘,只好裝出很得體的樣子,請她「多寫些好文章回來」,心裡著實替她捏一把汗。

說回《中東現瑒》這本書,她的自序寫得極好,當中引用了英國《獨立報》駐中東記者Robert Fisk的句子:

「面對不斷生與死的悲劇,我們要作出反應嗎?不,我會說,新聞工作是一項志業,一個記者可以對死亡咆哮,而非站在這裡哭泣。醫生--當然我不是將新聞工作與醫生專業作比較--他們不會一邊為垂危的病人動手術,一邊哭泣。我們的工作是去記錄,把我們的手指向當權者。」

我記得錢鋼老師也說過,記者應時刻提醒自己,心要熱,但頭腦要保持冷靜。這才叫專業。

《中東現瑒》的第一章,就是埃及。原來埃及是現代伊斯蘭基本教義運動的大本營,成立於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也是當代恐佈組織的鼻祖,只是近年已日趨溫和。翠容最新的博客文章「埃及的爭扎」引用了這個章節的骨幹內容,讀者可扼要地瞭解埃及宗教與政治的現況和來龍去脈。

敝報也乘勢推出了一個「中東變天」專版,綜合有關中東局勢的最新消息和深度分析,下周替我們發表評論的,除翠容外,還有曾廣標、莊曉陽(倫敦大學中東研究碩士)和袁彌昌(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等。

翠容在《中東現瑒》的自序裡提到,「翻雲覆雨的中東地區,容不下記者個人的榮辱和天真的爛漫。」值得同業共勉。

***

相關舊文:
張翠容
長井倒下了,我想起了翠容...

6 comments:

雨果 said...

當年她來我學校演講,年少無知不懂她大名,也沒有細心聽她的演講....現在後悔也太遲了

NgTingTing said...

《中東現場》確實是本好書,張翠容是位很有心、很有膽識的記者,記得書中提及她有次為了訪問一位中東大人物(沒記錯應該是Arial Sharon),因而與一群軍人在同一空間過了一晚。勁!

另外,剛好今期Newsweek有篇報道說及曾受傷的戰地女記者,包括CBS的Lara Logan(剛在埃及不幸被性侵犯)以及其他十位。或者您會有興趣:http://www.newsweek.com/2011/02/21/ten-female-journalists-that-risked-their-lives.html

只願張翠容的quota永遠用不完。

Leona said...

雨果:
真是孩子氣,後悔什麼呢?你可以追看翠容的書啊,將來還大有機會再聽她的講座啊!

婷婷:
謝謝你分享的報道,這些勇敢的女性,強靭,堅毅,真令我們尊重
是啊,我也希望翠容的Quota永遠用不完

said...

if there's 1 thing i really want to do right now, it would actually be 做張翠容的跟班跟她去開羅 (if she does keep a 跟班 lol)

Leona said...

狗:
那你要學好阿拉伯語了!
說笑:)
如果你真的好想做翠容的「跟班」,以後你要把握機會去聽她的講座,最好有幾道嚇得吓人的絕活(出生入死都用得上那種),或許能一擊即中!
(喂細路你好朝三暮四喎。我記得幾年前你話過想幫我做intern喎 LOL)

said...

@Leona:

lol requirement係「最好有幾道嚇得吓人,出生入死都用得上那種拿手絕活」?有冇例子呢?

唉~等到我畢業,就算俾我高薪厚職,咪又係個cubicle入面坐到退休?就算我升職有自己office,咪不過係一個大d嘅cubicle?咁樣太無聊啦!

做得intern,横掂都係得雞碎咁多,我無謂係d乜乜叉叉大公司做trainee呀,梗係做d人地一世都冇機會做,可以見到人地一世都未必有機會見到嘅趣事嘅工啦!啫係報館,就幾好呀!但可以去做戰地記者跟班去到開羅的話,咁就唔同啦!張翠容小姐肯帶我去,我聽日就返學校休學都OK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