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9, 2011

《女人就是女人》

讀完鄧小宇的《女人就是女人》,很感慨。

還沒有買書的朋友我要告訴你,這本書九成以上的文章寫於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裡面描述的風流人物(當然統統是女性),大半你都不會認識,這肯定是「八十後」看《女人就是女人》最大的障礙,因為不知如何對號入座。如果是寫再早一點的名人(比如說六十年代的電影明星),我們會當作看傳奇;近一點九十年代的,週刊仍不時有他們的消息、電視還偶而有他們的演出,今昔比照,我們也會感到趣味盎然。可這本書寫的,偏偏就是夾在中間的、八十年代的名流,像柴文意、鍾叮噹、孫寶玲、Tina Chow、Joyce Ma…這些,我一邊看一邊用iPad搜索她們,惜有關她們的網上資料極少,任鄧小宇把她們描述得多麼不同凡響、千嬌百媚,總是無法引起共鳴,不免有點掃興。

但是──一個大大的但是──也許筆下的名女人有點過時,但鄧小宇首章(Fancy Palette)寫的一些現象,卻出乎意料地毫不過時,且用來看今天的女性地位、形象等,還貼切得很!而且,儘管那些八十年代的名女人離我們很遠,但當年香港的文化界、名流界如日中天,透過她們看香港的黃金盛世,很令人嚮往。

***

第一篇文章「香港的才女制度」(寫於1979年)首先引起我興趣。鄧小宇說,「『才女』可以說是香港的特產,一個新興階層,它人數不算多,不過近年來在本地的文化圈中,卻形成一股雖非主流但仍不容忽視的力量,替這個圈子增加了一點色彩,也平添不少風波。」

接下來鄧小宇便談什麼是才女、不同的才女(亦舒、林燕妮)有什麼特色等。我一邊讀一邊想,按這些「標準」,今天的香港有誰可被稱之為「才女」呢?誰又濫竽充數呢?正看得興緻勃勃、以為他會為才女們歌功頌德時,他忽然筆鋒一轉:

她們這班都是才智兼備、有見識有學問的女孩子,其實都很有條件在她們的事業或專長裡創一番功業,現在叫她們在副刊填些感想,會不會是一種浪費?更重要的是,這會不會是個圈套?

(…)看到這群才女,如此輕易滿足於一點小圈子裡面的風頭,再看看座上的男編輯、男老總,我不禁想起路易十四建凡爾賽宮來軟禁和麻木當時的貴族。

現在,幾個專欄、一些名氣,已能令到這些才女飄飄欲仙、滿足現狀,這不是男人駕馭她們、束縛她們爬上文化界更高位置的最佳方法嗎?

這始終是男人的世界。

讀到這裡,真是捏一把汗!以後看到誰又被吹捧為「才女」時,大家記得提醒她小心圈套。

不過鄧小宇到底不是陶傑,他對女性的憐惜與喜愛是發乎真心的,絕非捧殺,或處處流露男尊女卑。看他接著寫「單身女性」(1981年)和「女強人」(1981年)兩篇文章,都在為伊們說好話。比如說,八十年代已屆適婚年齡而未嫁的單身女性已成「新興現象」(現在當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她們的心情不免有多少鬱悶,但鄧小宇這樣寫她們:

「我指的單身女性,並不是一般的未婚女人,她們是一群來自中上階層、受過一定的教育、有一份薪金相當優厚的工作、如果樣貌唔夠靚都很懂得打扮搭夠的女人,她們未婚,但未婚得很神氣,起碼表面上,她們絕對沒有老處女那種誠惶誠恐和坐立不安。

三十歲、單身,她們仍可以愉快地工作、生活,and most of all ──享受。她們date男人,而且我相信她們的的性生活,可能比已婚的女人更多姿多采,她們好像要向世人宣佈:女人三十歲未結婚,不是世界末日,「重有得玩」。

新一代的單身女性,幾乎可以隻手將傳統對未婚成年人的觀唸作一百八十度轉變,從同情、憐憫改為羨慕、妒忌。」

末了還有這段:

「無論怎樣,起碼在視覺上,這種單身女性的生活是豐富的,她們的人生是充實的──上disco的上disco、去Gaddis的去Gaddis、遊埠的遊埠、公幹的公幹、shopping的shopping、狂笑的狂笑,她們有足夠的自由和本錢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們甚至不用搞到要參加UpClub(是當年一間專門搞活動藉此結識異性的公司)來找社交生活。

不過這些女人的確是做到了引人入勝,看看施南生,她結了婚之後,仍然竭力保留單身女性的形象,沾不上半點主婦味,這算不算是單身女性的一項勝利?」

看到此處不免大為感慨。三十年前鄧小宇寫這篇文章時,女性的地位、教育程度、收入…比今天猶有不及吧,為什麼今天一個單身女性的形象,竟比當年更不堪?女友頌華最近在BBC中文網上一篇文章,正正探討這個問題,她說:「當香港的社會制度愈來愈健全和進步,對男女的權利也有平等保障之時,社會和傳媒對女性的期望卻反其道而行,甚至出現返祖現象。」

她這樣形容:

「在傳媒的渲染之下,女性被塑造成爭奪權力(而非權利)的工具──女性自身是一種手段,而樣貌和身材是武器(要是沒有,就去製造吧,於是,「豐胸瘦身令女人 幸福」的廣告歷久不衰),四方八面的訊息也在教女人如何在男人身上獲得最大的利益和回報。女性成為了機關算盡的捕獵者,要是在過程中出錯無法得到豐厚的利 潤,那她們就淪為「敗犬」和「剩女」,一文不值,最好送去堆填區。」

好一句「最好送去堆填區」。自從我毫無疑問地成為「中女」一員後便經常造這個惡夢。

***

文首說我對鄧小宇《女人就是女人》這本書的讀後感很複雜,因為前三分一的幾篇文章很得我心(如前文引述那些),可是後面那些個別女性的訪問、剪影,卻難以引起我的共鳴。但這絕不是鄧小宇的問題──他寫的每個女人皆各有千秋、活色生香──只能說是代溝,我統共不認識她們。

遺憾的是今時今日,有哪份週刊、有哪位作家,能為現在的出色的女人寫這樣一個「群芳譜」?週刊不是沒訪問這些名女人,可是內容愈來愈八卦、低俗、表面化。以女明星為例,我不敢說她們的話語權被剝削了(說到底她們中間,有多少能清楚地表達自己?),淪至只能以身段和「嫁個有錢人」來表現自己,但怎樣解釋她們今天千人一面的形象?

除此以外,我還懷疑今天是不是有這樣一個圈子/階層存在著。《女人就是女人》描述的女性,不是一般的中產階級、白領高層,而是出身高貴、操流利法文、熱中藝術、往來無白丁、社交手腕八面玲瓏的名女人(比如今天「八十後」還算熟悉的林燕妮,還有書中的宋懷桂、孫寶玲、Joyce Ma、Tina Chow等)。今天的富二代的確很多,但有多少兼具學養與見識?(我想起了近日在「分燊家」中出盡風頭的何超雲。OMG)

也是社會變了吧。今時今日,當外面有一大幫年輕人在電車路上示威、爆發警民衝突、並最終演變成「六七暴動後最大規模的政治拘捕」時,你居然描寫一街之遙有一群紳士淑女如何在「香港會」中談笑風生、飲紅酒食雪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不是太政治不正確了嗎?

香港最美好的年代已隨風而逝,伊人們豈不芳蹤沓然呢。

***

相關舊文:我看中女的真正死因李澤楷和梁洛施分手…林燕妮之二廣告
延伸閱讀:鄒頌華/愈平等的社會,愈倒退的思想鄧小樺/像我這樣的一個剩女

7 comments:

learnedfriend said...

原來你一早在2009年也用上「堆填區」了! 我現在才看到啊! :p

Leona said...

頌華,我們可能是在造著同一個惡夢啊!
:)

Magic said...

I know women who wear addidas crossover and carry Prada bag to join the proest. They might have more than one degree, and know how to pamper themselves. They are among women who are single, proud and care about the society. Don't try to put them in a separate category. I like social movenment as the participants are so diverse that I come to welcome and accept this reality.

Elvis said...

拜讀。

我不禁又想寫一篇。

Leona said...

Elvis,
好啊!
關於香港的女性形象我想再討論下去也是重複舊觀點,我更想知道今時今日,還有人寫得出"女人就是女人"此類書嗎?還有這些值得寫的女性嗎?
我已說了自己的判斷(缺乏寫的人/缺乏被寫的對象/社會風氣轉變),不知你對這有看法嗎?

Hui said...

I think there are a lot of "independent" (over?)achieving women worthwhile to be written. However, working talented women are no longer a selected few as in the 70/80's so they stand out less nowadays.

Have to admit that I don't even like that title "女人就是女人" (but would read it on your recommendation). Yes, men and women are different, but we are all human.

As for 返祖 - indeed. A sad reflection of a society which loves money above all else and short cuts.

Leona said...

Connie,上回你買得夠多書了,還未看完吧,這本我借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