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4, 2011

ibanker與o靚模

舊同學在投資銀行從事「高頻交易」,他說他們這行,一年有364天都覺得自己over-paid,只有一天例外──

「發花紅那天。人人都估隔籬位得到的花紅比自己多,心理很不舒服。可是明知這在數學上是不可能的。」舊同學說。

舊同學現在常把「數學」掛在嘴邊,但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比較愛談馬克思主義或薩依德。

「我發現除了從事傳媒外,另一個瞭解社會的方式是透過金融市場。而金融市場的核心是什麼?是銀行。所以我一畢業就加入了銀行界。」舊同學解釋。他曾在外地服過兵役、暑期又在聯合國工作過,這樣的履歷,不難在銀行界謀職。

首先在商業銀行當見習生,工作很拚搏,別人早下班了,他還通宵達旦。某天一位曾經在投資銀行工作過的上司,遞了一份報紙給他,舊同學赫然發現原來從事投資銀行,比他當時的工資多五十倍。

「哪怕只有五十分之一的機會,都值得搏。」於是舊同學辭工、回大學唸數學碩士、又到過交易所和投行當實習生,終於成功轉行。

他說投行喜歡聘用中國人的原因之一,是「唔打得都睇得」,客戶見到一張中國人的面孔,知道團隊中有人精通數學,信心就大了。曾經任職雷曼、蘇格蘭皇家銀行的黃元山,也是這樣說的。

當然舊同學也不是浪得虛名,他在彼拜唸書時得過地區性的數學第二名,睇得又打得。但在投行打拚了幾年,舊同學開始發現,這行越來越難做。

「你數學捧嗎?永遠有人比你更捧。你年輕力壯、精力無窮嗎?永遠有人比你更拚搏。」以有涯隨無涯,三十出頭矣,已有退休的打算。

他說投行的職業生涯和別的專業有點不一樣,「你當一個會計師,一邊工作一邊進修,慢慢累積經驗和專業資格,十年八載後,可能會有一次飛躍,如是者又鑽營一段日子,值到退休。但我們這行,最好能在最短時間內累積最多財富,然後上岸。」

聽罷我漫不經心地回應:「這樣看來你們ibanker和o靚模沒有什麼區別啊。行頭競爭激烈,而且永遠有比你更年輕、更拚搏、更有『天賦本錢』的人想入行。最好一炮而紅身價暴漲,卅歲前搵夠上岸,下半生可以印印腳。」所以週刊常拍得o靚模和金融才俊出雙入對毫不出奇──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好容易溝通。

大概是「o靚模」 二字令舊同學情緒更高漲,他頻點頭:「正是、正是!我們這行真的和o靚模沒有什麼區別!」我可能是第一個把他們比喻為o靚模的人。

舊同學又說,假設他不轉行,志願是從事「低頻交易」,「就好像索羅斯那樣,做macro-trading,一年只須入貨一、兩次便夠。」又或者,學陸東,自己打理一個對沖基金,自由得多。

「你還有一個另類選擇,」我笑意盈盈:「不妨為香港最大的財經報章寫寫稿啊。」

希望這筆稿費不必以筆劃計價。

7 comments:

galaxy said...

以前有個朋友跟你的舊同學有一樣想法, 工作拚搏, 想四十歲前退休, 我見他錢是搵到, 但無生活, 不知他現在上岸沒有。

Leona said...

Galaxy,那你的朋友是否享受他的工作?
做人嘛最緊要入對行。

galaxy said...

相信唔享受咯, 每分每秒都見他煲財經投資消息。 佢成日話搵夠轉行或退休。

舞了 said...

以前公司6個股東全都是投行的, 都是30出頭40未至的年齡, 有的還是大行的md人物, 但都感覺到他們在事業上有一天算一天的嚴重危機感.

舞了 said...

Leona, 到底你看到我的覆沒有?很困惑.

ve12291 said...

抗失業潮低不用擔心被裁員
居家網路創業免費試用中
學習簡單全程線上教學
立即加入體驗吧 http://wahez.weebly.com

舞了 said...

我相信我的留言真的被埋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