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3, 2011

致區家麟

Hello Allan

剛剛看完你的新書《他他巴》,感覺奇妙,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又不知道哪時候才見面,只好寫下來給你;但剛提筆不久,又覺得一時不能把感想統統寫下,可能還是要等到見了面了,才能延續這些話題。


你的書,我讀得很慢。因為每讀一小段,就有一句話、或一個片段,勾起我無限聯想,於是我不得不停一停,想一想,讓思緒飛,然後才珍而重之地繼續往下讀。要珍而重之地讀,因為我看得出你每個字都寫得很用心,我不捨得一眼關七地速讀過去。

第一個使我停了很久,又想了很久的地方,在第十頁。你說世界上竟有一個「奈特學人」(Knight Fellowship)計劃,貼錢給世界各地的記者到史丹福大學上課,而且不用考試不用交功課,可供選擇的科目包羅萬有,從雕塑到植物學、從談判技巧到太空船設計…因為「記者多是發瘋的,要不斷找些事物挑戰自己」。

這對我而言簡直是無限的誘惑。我在想,假如有一天能成為「奈特學人」,我會挑什麼科目呢?我十分渴望重讀科學,而幾乎肯定自己不會挑選經濟或金融──悄悄告訴你:我每天最大的負擔,是不得不仔細地把一份財經報章從頭讀到尾。我大概也不會挑文化研究吧──除了電影。

最近剛看完一本書,叫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實在精采萬分。你知道嗎,五十年代美國有一位黑人女性叫Henrietta Lacks,她三十一歲時因為子宮頸癌逝世,然而,她當年因為化驗腫瘤而留下的細胞,卻意外地落入實驗室中作培育之用,並不斷地被科學家們大量繁殖,直到今天。這些被用來作各式各樣實驗的細胞,叫做HeLa cells。


在HeLa cell之前,從未有人成功地在實驗室裏培育人類細胞,在它之後,亦沒有其他cell line比它更普及。因為HeLa cells,人類發明了各式各樣的疫苗、突破了細胞之謎、解構了基因圖譜!它對人類健康的貢獻空前絕後,然而數十年來,卻從未有人仔細發掘這一段歷史、這一個人物。

作者Rebecca Skloot十六歲上生物課時首次從老師口中聽到「HeLa cell」,深感著迷,並念念不忘。十餘年後,她開始了發掘Hela cell之旅,再歷十年時間,終於寫下這本集醫學、論理、歷史、傳記等於一身的作品。我不知道該怎樣把這本書分類,這大概和史丹福的課程一樣,是跨學科的吧。

怎麼會忽然扯上這本書呢?噢,我也解釋不了(大概我很想將來自己也可以發掘這樣的故事,寫這樣的書?),而這卻是看你書經常發生的事──因為一句話,一張相片,我的思緒便飛到老遠。每次回到書上來時,已恍如遊歷了半個地球。

你大概不會介意我寫此信時思緒過於跳躍吧,因為你有幾個chapters,也是這樣的。像明明在說東非小國馬拉維的一個湖,卻忽爾跳到加州的無糖可樂;或者前一頁你還在南非一間有牛糞味的民宿,下一節你已住進富豪在蒙特瑞的山間大宅。喂,你明知香港讀者地理常識差勁,還要不依常理地穿插不同國家,把主題解構又重構,這不是刻意挑戰我們的理解力嗎?不過,我蠻喜歡這種新鮮的講故事方式,嘻。

你另一處令我想了很久的地方,來自一幀相片的解話:「人們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現實裏,任你闖蕩到何方,只能處身時空的某個橫切面。行畢萬里路,再讀萬卷書,騎著戰車,在校園呼嘯疾馳,為沿途的問號,尋找歸路。」你還說,「要有一定的知識根柢,才會有好奇心,如果連自己不知道甚麼都不知道,不可能好奇。旅行,是認識一個地方的開始。走過萬里路,明白自己之不知,那些不再陌生的地名,會成為你的好朋友,偶爾在新聞或課堂碰上,彷彿他鄉遇故知,格外關心,亦特別好奇。」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有人把「讀萬卷書」與「行萬里路」的關係說得清楚。那些不支持關愛基金派三千元給基層小孩遊學的人,應該讀你的書,或看你這篇文章「資助苦學生遊學 減貧富鴻溝」。

不知不覺已寫了這麼多,但只談到讀這書的一點感想,看來,真的要碰個面才行。咦,平時朋友聚會,你的話總不多;人人說得興起,你只是面帶微笑認真地聽,偶而才插一下嘴。不看你的書還真不知道,你在旅途上有這麼多見聞!每一個小故事,都足以供大家議論半天。原來你平日刻意收收埋埋,是誘我們來買你的書吧。哈哈,被我識穿了。

請不要停止探索。

leona

p.s.你說奈特學人計劃厲害之處,是不僅會把一個記者全包下來好讓他專心學習,甚至可以包下他的伴侶、配偶、全家。為了把它的好處用盡,我決定若干年後作出申請之前,先找一個情人。放心,我會不斷探索。

***

卡門師姐,我還記得你的信:)希望有一天,我會到加州探望你。

8 comments:

eva said...

o..他出書了!多謝你的分享!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喜歡你看書的層面廣闊,也樂意把獨特的觀點與我們分享,使我這種井底之蛙,常對身邊事物有了不一樣的欣賞角度....衷心的感謝你的分享。:)

hongkieatlarge said...

Like I said, I'm a pretty good host :) I look forward to the day

方潤 said...

> 我不知道該怎樣把這本書分類

一本書怎樣分類,除了看內容,其實還要看讀者群的需要而定。方便你的讀者群找到這本書的分類,就是好分類。

aukalun said...

致leona, 正在《致leona》中,哈哈。

Leona said...

dear eva, go get it now! haha

phoebe, reading is a pleasure; sharing good reads with people is another :)

hongkie sijie: I look forward too

fong yun: very good idea!

dear allan: I look forward to it!!I'm travelling so you may take your time :) oh btw, if every reader writes you a letter, you are gonna be busy - but happily - replying us :)

K. said...

I read Henrietta Lacks too; it is fascinating how Rebecca Skloot became so devoted when she was at such a tender age, and persisted to write such a great book that covers a fair, fascinating account of the HeLa cells.

Thanks for your recommendation and I will definitely read 他他巴 this summer!

aukalun said...

眼已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