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5, 2011

必須嚴懲虐貓兇徒

昨晚我在睡夢中數次醒來,每次重新合上眼,就想起這張照片:



這隻只有幾個月大的小貓,在被虐待致死之際,多麼痛苦,多麼渴望得到拯救。
牠和我家的「新寵」小六長得很相像;我家小六,其實也是一隻寄居垃圾站的流浪貓,只是牠遇上的是好心人。


我不能忍受小動物遭受殘酷對待。我不知道憑一己之力可以做些什麼,但有幾點想說:

第一,請向立法會議員施壓,必須提高殘酷對待動物的懲罰。
根據《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人士殘酷對待動物的最高罰款20萬元及監禁3年。這不足夠。一個殘酷對待無辜小動物的人欠缺基本同情心,你不能憑教育、宣傳、勸勉、講耶蘇…改變他們,必須加大刑罰,才有足夠阻嚇力。
  
蔡素玉議員曾於二零零八年向立法會查詢過去兩年虐殺動物的檢控情況。在零六及零七年間,引用《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的檢控個案總數只有七十二宗,被判監禁的只有九宗,平均被判處六週;而平均定額罰款只是一千六百餘元。

這具足夠阻嚇力嗎?

第二,請向執法者施壓,絕不姑息殘酷對待動物的兇徒。
一個文明的社會絕不能容忍這些不人道的行為。近期數宗虐貓事件曝光後,傳媒的高度重視反映了市民對此深表關注,很多人希望兇徒得到應有懲罰。兇徒肆無忌憚犯案,就是因為這些無辜的流浪貓沒有抵抗力、沒有依靠。執法者能對此容忍嗎?

有足夠文獻證明,連環殺手通常有虐殺小動物的前科,這點警方比我更了解。不說別的,我們談常識:一個會對無辜小動物下此毒手的人,他對怎樣對待其他比他弱勢、欠反抗力的人──小孩、老人、傷殘人士…?

執法有難度,我們能理解,關鍵是警方的決心。不殺一儆百,如何減少類似虐殺事件繼續出現?

陳克勤議員,報載你向唐英年展示了被虐小貓的X光片,對方表示虐貓行為離譜;你亦致電警務處長曾偉雄要求全力緝兇。你比我、其他市民resourceful,希望你盡你立法會議員的本分,敦促當局做出一些實事來。選民眼睛雪亮。

第三,請愛護動物人士不要氣綏,不要放棄,繼續監督執法者,繼續為動物尤其無依無靠的流浪貓狗爭取權益。

我們身邊總有愛護動物的人,大家都可盡一分力:例如,除了餵飼流浪貓狗外,能否想辦法為牠們絕育,減少牠們對人們的滋擾、減少無辜小動物被害的機會?可否發揮監察與守望相助精神,有需要時盡快為流浪貓狗提供幫助,甚至提供線索,幫助警方破案? 

如果你認識立法會議員、認識執法者,請向他們表達這些意見。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能容忍無辜動物遭此痛手,請坐言起行,為牠們做一點事。
我上FB看過,近年每有虐貓事件出現,總有人立即成立相關群組,並一呼百應,很快得到非常多人支持與加入,但不久行動與討論都冷卻下來,無聲無息。這不能改變現狀。想法必須化成行動,並持續不斷努力。請教對此有經驗的人,有哪些關注/壓力團體可以出一分力?如何協助他們?如何集結他們的力量?我會向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反映,他們是一個有心有力的組織。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可靠的壓力團體嗎?

傳媒對此類新聞的熱情冷卻得很快,在沒有傳媒施壓或監督下,執法行動會如何,我不知道。
行動!我們必須立即行動,想方設法,盡力減少類似事件再發生。 

此文倉卒完成,內容粗疏,敬請指正。但我必須寫下,否則不能安寢。

***
朋友留言動物地球向有為流浪貓狗爭取權益,要求加大刑罰,與我的想法接近;但網頁似乎久未更新。仍活躍否?

***

致楊韻:Blogger近日出現故障,你的留言不見了。你十分可愛,對工作充滿熱誠,希望你繼續在崗位上發光發熱。謝謝你的讚美。

4 comments:

Galileo said...

見動物地球一向都有做事,只係傳媒唔多理,義工亦傾向唔報警(見NPV Blog)

應先根治AFCD的撲殺加人道毀滅政策,曾經嶺南試過有貓被扭斷腳,但內地生不知就裡搵左AFCD,救都救唔返。某程度嶺南貓社成立就係要避免因教育不足,學生唔識理貓,又唔識湊貓,結果求救搵錯人,但歸根究底,AFCD的行徑每每都令受傷動物救唔返。

said...

有關阻嚇力一事, 的確不夠, 不過, 大家又可以想想, 如果動不動就最高刑罰, 大家可知道, 打人都可能只是罰幾百元, 比起其他的條例/罪行, 又是否合理? 我們希望嚴懲, 是可以理解的, 但卻不可以因單一事件就把保護動物的條例的罰則加大到比保護人的罰則更大, 所以這方面是要從長計議, 才可更全面地完備保護動物政策.

Leona said...

Galileo: 對,漁農處殺貓多於救貓這事向有所聞,同意要多教育市民,才知如何求助有道。
另,你太愛用acronyms,我知道AFCD是漁農處,但不知NPV為何。你這樣寫,許多人不明白呢。

積,同意,當然不能輕易判處最高刑罰。但對向小動物下如此毒手的兇徒,僅社會服務令或監禁兩周之類,是絕對不足的,亦很難阻嚇再犯,或其他人犯案。「完備」的罰則如何,我不是專家,要交給立法與司法的人好好討論,但提高刑罰這點意見,有必要提出,更希望有壓力團體跟進,向當局游說與施壓。

Hui said...

I agree with 積.

It's much better if we can make animal cruelty to become a "taboo", much like bullying or even murder. Raising the penalty is a resort to reflect that this is unacceptable rather than as a deterrant - as we discussed earlier those who do it do not feel they have the danger of being caught....

Co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