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7, 2011

有「鬼眼」的人

看過電影《鬼眼》嗎?
有個小朋友說,我們周遭有許多鬼,可是大部份人看不見,沒事一樣過日子;但長著一雙「鬼眼」的人,卻難以視若無睹,總是忍不住悄悄問別人:我看見了,你真的看不見嗎?

也許社會上混淆視聽的、似是而非的、顛倒黑白的論點,就像鬼一樣,多不勝數,可惜許多人看不見。有些看得見的人,不忍大眾盲目,對非常顯淺的觀點視而不見,難免憂心忡忡,奔走相告:你看見了嗎?

寫了一篇短文「不講理的議員」,收到朋友回應如下,令我好生激動──咦,原來你不但有一對行萬里路的腳,還有一雙「鬼眼」哩!

「我想,不能說凡是「請願」就是為了「公義」,這會令「公義」二字貶值,成為套話,不利社會運動。

也不能先入為主,認為所有弱勢的人都是對的,這樣的思維,
亦不利社會運動,無助喚醒麻木大多數。」

15 comments:

Maddiamond said...

If I look at the mass, I will never act.
If I look at the one, I will.
-by Mother Theresa

相信香港的大多數人和我一樣是look at the mass的人, 正正如此才被政府步步進迫.

再者我覺得社會大多數覺得"弱勢的人都是不重要的, 甚至是錯的".
沒有關注弱勢的人,不利社會運動,更無助喚醒麻木大多數。

請容許我打一粗口"抵撚死"是香港的現況.

S said...

我反而覺得,示威者請願的目的並非事件核心。事主是個受殺雞影響的運輸商,只是為了私人利益請願,甚至你說他是個瘋子在鬧事都好--都不可能把責任歸咎於他,這是無關公義不公義的。你可以說他阻塞交通,可以說他浪費警力,但要是要他承擔警長失足的--即使是一小部份的責任--也都不合理。it is simply too remote to foresee for any reasonable man. 為交通阻塞負責,和為死人負責,是兩件事。道理邏輯都說不通。

當然,陳偉業的言論毫無邏輯可言。我認為事件有太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例如為甚麼警長會冒險爬上天橋,而且零裝備?要檢討的,是誰要他這樣做?誰的order?判斷錯誤才是他枉死的真正原因。

shangri_la said...

There is a certain halo associated with people who stand with the minority. That halo is enough to shut everyone else up, regardless what their actions are.

S said...

i reckon real soberness to be the absence of generalization/ stereotype. to look at details of each case independently. it is not about whether people standing with the minority/ the underprivileged have halos-it is about what actually caused the policeman's tragic death. in my opinion, at least.

willsin said...

1. 請願者請願的手法愚蠢自我, 不代表他就是為了私利才走出來.

2. 就算請願者是因為自己利益受損才走出來, 也不表示這背後絕對不存在社會不公義的問題.

- 正如美孚事件走出來請願打官司的業主當然是關心自己的利益, 但它背後也可以存在地產商壓迫小業主的事實.

shangri_la said...

To S:,

I understand your point and I agree with what you said. I am actually referring to Leona's sentiment about only people with「鬼眼」, as she put it, can see a certain thing. My point is it isn't so much people don't see it, it is more that it is politically incorrect to say it.

Sorry for the confusion.

S said...

willsin: 請願者要求見周一嶽,合理賠償,主要是為個人權益,所以我把它歸類為私利。當然背後可能有社會不公義情況存在,我從未否定過,但這也不是我的重點。我只是認為:

1)他有權請願。
2)警長的死不能歸咎於他。

shangri_la: cool, perhaps i misunderstood. :)

willsin said...

>不能說凡是「請願」就是為了「公義」
但很多的請願都是因為公義問題.
除了民建聯要求盡早公布六千蚊派錢安排這類白癡請願之外.

> 也不能先入為主,認為所有弱勢的人都是對的
但弱勢者之所以是弱勢, 很多時是因為他們的確是受到社會不公平的對待所致.

- 弱勢者的聲音很多時候都有參考價值; 社會資源壟斷者的聲音, 大多時候都完全沒有參考價值.

quitur said...

公義這個字有點抽象,我不贊成隨便亂用,說穿了它其實是一個沒太大內涵的詞語,相當無謂兼無聊及倒胃口(我現在一聽這詞就想遁走),倒不如case by case,返回事實的基本面討論就可以。

殺雞運輸商﹕運送雞苗算唔算直接或間接受殺牌影響? 間接到那個程度,就已超出射程範圍? 唔,這其實和law of tort中的remoteness 概念有少少相似。

美孚新邨﹕坦白說,我到現在未完全掌握雙方的理據及爭拗的核心在那裡,似乎和當初地產商的劏契手法,及當年屋宇署批出圖則時依據有關,估當中有很多法律灰色地帶,學林鄭話齋,香港是法治之區,咪拎上法庭俾個官拆囉。地乜鬼產霸權啫,法律爭拗周不時都有,在地產商A及地產商B之間,在大業主與小業主之間,在小市民和政府之間。但你說法庭是否="公義",咪儍啦,在如此technical的案件中,我諗法官最終只在現行法津框架(land law, Bldg Ordinance etc) 基礎上反覆推敲, 乜都係跟rules去做, 總之,和大家想像法庭是伸張公義(包拯?)這浪漫化的概念是不同。

willsin said...

法律判斷大多時候只是涉及程序上的公義.

Procedural justice: To treat similar cases similiarly.

程序公義不是全部的公義內涵. 因為人可以批評個別法律的設置有本質上不公道的地方.

對不同的案例, 人都可以有豐富的道德直覺對之進行批評. 這些直覺的合理性, 可以被不同的道德理論所解釋, 例如 Kant, Utilitarianism, Aristotle, etc.

如果有權勢者可以隨意在我們居住多年的小社區四周建滿密不透風的高樓大廈, 不管法律怎麼說, 我們都可以批評這種建制, 以及容許這種建制存在的政府.

quitur said...

"對不同的案例, 人都可以有豐富的道德直覺對之進行批評. 這些直覺的合理性, 可以被不同的道德理論所解釋, 例如 Kant, Utilitarianism, Aristotle, etc."

所以我說"公義"根本很主觀,沒有太大內涵意義。 人基於不同的處境和利益,自然對事物得出不同的結論。但畢竟人是活在現實社會中,在顧全大局的考慮下(to quote your example: similar cases treated similarly ---> coherent law, just enforcement,well-managed expectations) 有些東西不是你想點就點,得唔到亦唔代表欠了你。企跳的雞苗運輸叔叔如尋求司法覆核(JR),法律上很可能真是不是站在他一邊。人到中年失業的悲哀? 咁可能要諗﹕不是用法律這把劍幫佢,這樣將劍扭曲遷就一人,禍害更大,用錯工具了,而係用social security/social welfare/community rapport這張被褥幫佢。當然,挖深些看,法律條文的制定,可以話其實是資源分配的問題(誰應就過失負上責任?怎樣制定才能產生最大阻嚇作用兼減少社會成本?)..法律與經濟學環環緊扣..

"如果有權勢者可以隨意在我們居住多年的小社區四周建滿密不透風的高樓大廈, 不管法律怎麼說, 我們都可以批評這種建制, 以及容許這種建制存在的政府." 欸,同一道理發展商都可說真金白銀買地但私有產權被剝奪。我唔係話偏幫邊個,如我上述,這宗案件可能好technical,但你話小業主是否沒有勝算? 又可能未必,一切看法官點判。又,你所說屏風樓問題,我懷疑要和城規條例一併整體去看,牽一髮動全身,地積比、高度限制本是一個敏感課題,你可以話是地產商利益,亦可以連帶影響附近舊區的重建及更新,總之要用邏輯思維+實際角度"通盤"去看(睇漏一樣都手尾長呀),在這課題,我不建議用太哲學性的角度去看,因為根本不是解決緊事情,地球事還是用番地球語言解決算罷。

Ben Lai said...

請掌握整件事的真相材評論吧
五毛同盲毛何其多

Ben Lai said...

1. 先睇各大報紙如何報導
http://kursk.xanga.com/750225815/
2. 了解事實的真相
http://martinoei.wordpress.com/2011/06/18/
3. 聽下陳偉業在網台2011-06-09說過跟進(雞苗)賠償事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VBiK8oj_Sg
4.再聽下陳偉業回應警長意外殉職事件(2011-06-1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g_wRSmbJ5k&NR=1

另外再睇下其他人的評論
http://forum6.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3081377

http://news.mingpao.com/20110619/vzc2.htm

http://news.mingpao.com/20110619/vzc3.htm

Hui said...

「如果有權勢者可以隨意在我們居住多年的小社區四周建滿密不透風的高樓大廈, 不管法律怎麼說, 我們都可以批評這種建制, 以及容許這種建制存在的政府.」

這涉及的是否真的是公義的問題?還是是產權的問題:樓契/地契是否包括所在地皮的周邊環境,是的話,產權可伸延的範圍。

這亦涉及可行性、成本(包括個人/社會整體),和社會上的以俗成約。當中的觀念原則不是一成不變的,這有乃社會建立共識。

世上絕對的"公義"難尋,很多打著"公義"旗幟的人和事,更多的是利益之爭。

因此十分認同shangri-la兄,現今香港充斥著對政治正確的虛偽與盲目。

Elvis said...

comment 只想到一個字: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