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5, 2011

還有別的辦法嗎?

在朋友的面書上,看到這段影片:

年青人 : 我要買樓 !
政府: 「新一代太急進買樓,不應以買樓為人生目標」
年青人 : 我要公屋 !
政府 : 「有能力的大學生或年輕人不應霸佔公屋或以申請公屋為人生目標」
年青人 : 我要居屋 !
政府 : 「居屋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
年青人 : 我要夾屋 !
政府 : 「夾屋破壞房地產市場供求」
年青人 : 我要打份好工 !
政府 : 「年青人不要心頭太高, 要捱得苦, 累積經驗最重要」
年青人 : 我要創業 !
政府: 「年青人不要好高騖遠, 要腳踏實地」
年青人 : 咁我做小販算 ...
政府: 「香港市容整潔很重要, 不準做小販」
年青人 : 咁我去掃街囉 ...
政府: 「年青人不求上進, 毫無理想」
年青人 : 我去死算啦咁!!!!!
政府:「骨灰龕位 供不應求」

***

親愛的八十後請你告訴我,你有什麼感覺?
你說:好到肉!講中哂我地既心聲!香港政府X街啦!七一維園見!

如果你真的這樣想,那也沒問題。因為香港就是如此自由的社會,你有罵政府的權利、也有沉默的權利;你可以力爭上游,也可以等待打救。

而按以上片段的邏輯,看來除了推翻香港政府之外,你實在很難有別的出路。因為你一切都要靠政府,而政府什麼也沒為你做:不讓人住公屋、不幫人買樓、不鼓勵創業、不許當小販;還不准你死。

如果你不認同以上邏輯,那恭喜了!因為你至少還有另一條路可選:

不要問政府可以為你什麼;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46 comments:

Brian said...

適者生存

John said...

邏輯!哈!
推翻香港政府和力爭上游不可以同時進行嗎?

黑人 said...

> 不要問政府可以為你什麼;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很多內地人都深明此道,早前增城暴動、撫州市連環爆炸案,就是市民「問自己可以做甚麼」,自行以暴力甚至性命去爭取基本權益

很多上街的年輕人,訴求不是單純的求福利
例如反對遞補選舉制、反對網絡23條等訴求
很多打傳媒工的人都搞不懂以上有甚麼問題,就將之歸疚成年輕人好逸惡勞貪福利

Maddiamond said...

非常同意黑人所說.

我即時想起早前的雞苗司機先生.

詩白爾 said...

即係咁,你做記者睇野咁膚淺,我幾痛心。一個可以運用第四權o既人思想質素差成咁,係咪應該檢討下?

你講到個政府好似乜都唔應該做,係咪剩係每個月「派錢」俾十幾萬公務員就OK?根據你D「邏輯」你係咪認為政府係唔使做野,公務員係乞丐黎個個月淨係收錢?定係你覺得香港有D人叫「AO」,所以應該有十幾萬「綜援」一個月?

上街抗爭都係想社會利益更平衡更有效率。不過市民想買樓要兩條腿走路,一就支持社會要抗爭爭取權利,令政府政策惠民;二就自己努力達成目標。

Anyway,希望唔會有口痕麻煩友寫投訴信搞到你無左份工。雖然你呢篇野係錯到「0分重作」,但錯不至失業。希望你未來會好好想清楚先寫野出黎。

Leona said...

Brian,
細路你幸運有個好老細。這篇文章也多得宋先生啟發了我。

John,
也許可以。願聞其詳?

黑人,
有些事政府不應做,做了,例如霸王硬上弓的替補機制,我們要大聲說不;
做些事政府應做,卻不做,例如對慫恿內地孕婦湧港產子的中介袖手旁觀,我們也要抗議。
這是我認為對政府應有的態度。

另,瞧你對政府如此不滿而留言也不會被人「和諧」掉,香港是增城嗎?

Maddiamond,


詩白爾,
不勞煩。閣下留言深具參考價值,所以我已轉寄敝報管理層;又,閣下想必想清楚才留言的,不介意我轉寄給更多朋友,好教他們更了解八十後的想法吧?

Ka Yue said...

我看不過眼的是這個政府待人的態度…

蕭愷一 said...

年輕人,肯努力,肯用腦,總能在現實的限制中闖出一條路。

愷一

Leona said...

Ka Yue,
同意政府有許多不是,也有許多地方值得我們鞭韃,但勿混淆政府的不是與政府的責任。

蕭sir,
你是年青人的好榜樣。

Elvis said...

明日殺死香港三百五十萬人, 香港9成問題都迎刃而解。

Galileo said...

看留言,看來敵我分明,階級鬥爭確有市場。

談修身,很記得有次論壇耿春亞的偉論,問到他怎看艾未未嘗試一己之力,做公民紀錄,讓人別忘掉死去的學生,後被打的腦出血,再收監,他言:「做好自己就行了…我相信他不會死!」

去年訪問艾未未,他說的是由自己個人能做的,一步步去揭示真相,做自己應做的事,每個一發一個tweet,力量可以很大。

兩個都是由自己出發,果效甚不同。

片段中的對白,沒記錯是Facebook或是高登中某人的笑話,很超現實,現實卻實荒誕的如超現實。或如同儕訪問一位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伯伯言,爭取到的自己都沒命去享,都是為了之後一代及社會。

有些年青人,實在認為做好自己已不足,再不出來,香港怕且增城都不如 - 增城的民工權利被剝削,甚麼方法試過都不行,派生暴力;香港眼看尚未入宮,或想先行自宮。

To said...

詩白爾,
Excuse me, 恕我睇唔明,但請問Leona 幾時講過政府乜都唔應該做?佢淨係叫我地『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What's wrong about it?想了解如何濫用第四權嗎?睇多D蘋果吧,呢方面佢地比較專業。

香港過去幾十年的成功從來都是靠香港人自己積極進取賺來的。你可以批評公務員人工高,但果D唔係「綜援」,政府出糧亦唔係「派錢」。

上街抗爭無問題,但記得帶番個腦!

VC said...

Bravo, To.

Leona said...

Elvis,
借你的話,comment 只想到一個符號:
!

Galileo,
艾未未的情操絕對值得吾等尊重,他對公義的付出亦毋庸置疑
我更想說的是,切莫將艾未未與爭取政府應為青年提供公屋/置業的人,混為一談

To,
莫動氣,有朋友說出重點:
"有嘢唔明,欠虛心。吹完一輪水之後,佢又唔知自己做乜,好似想undo 佢。這人慣了單向「討論」,不打算接受意見。"
不要對此認真

Galileo said...

觀點與角度吧,爭取改善上述政策,未必單純為求福利,更多是希望扭轉失衡的政策。這些已不單是為自己做些甚麼,而是從宏觀看要求政府怎樣在個人提升之餘,協作提供更佳的社會環境供人發展,可以看成爭取政策「公平和正義」,正如暴力不限於肢體暴力一樣,公義不是只有簡單或單一的解讀,也未必有高下之分。

要求改善政策,被解讀成等打救,或出於倡議者拙於向公眾解釋其行動、見解、政策的一整套論述。比方近年興起的左翼行動,每每集中於肢體衝突,然背後的論述都只限於自己圈子以內,於是你有你示威,你有你指摘只為福利,溝通都拋到不知何處,卻不知大家或抱同一目標、想法,只差那麼一點點的不同。

年青人對社會的積怨,或由「李氏力場」可見一二:有如以往不少香港人視李嘉誠為偶像,今日將打風成或否都算到李嘉誠頭上。社會及經濟條件今日都比李嘉誠發跡年代為佳,但年青人更多是對未來缺乏信心,心感沒有發展機會,只看到不少範疇已被大商家侵佔,或舊人發跡方法已被政府管得死死,難以發圍,而生心怒氣。惟相比之下,港英年代的「官商勾結」及社會的規訓問題或更明顯,但其化氣拆招的功力,似乎現政府就沒學到幾招耳。

觀乎新加坡國會選舉後,實際沒輸掉管治權的政府也學懂了怎樣作勢道歉,即見高下。不少所謂「官商勾結」的指控實難以證明或拆解(如,城市規劃怎樣限制了小販、市區重建如何配合商家…),惟那道氣沒法化解,終會出亂子的。

Elvis said...

我一直都認為, 香港絕大多數既問題, 都係人太多造成。

土地求過於供令樓價貴, 建屏風高樓阻空氣流通, 租金貴難創業, 骨灰龕不足, 路上塞車, 過遂道排長龍, 細路爭崩頭入名校, 產房爆滿, 低技術勞工供過於求攪到要立最低工資, 公立醫院病人太多令其負荷太重, 等等等等問題, 明日殺死三百五十萬香港人, 大部份問題都會得以舒緩。

有人話, 要學北歐模式, 攪福利政策, 但香港彈丸之地, 資源係得咁多, 點樣攪呢? 好似挪威, 全國人口不足500萬, 係香港既7成。最大城市首都奧斯陸只有60萬人口, 連郊區在內人口密度係香港既40分之1。 每人平均可分到既資源, 特別係土地資源, 絕對多過香港多多聲。

要香港人生活質素好, 一定要控制人口先至做得到。

問題來了, 如果真係殺, 咁殺哪三百五十萬人呢? 嘿嘿 ........

張石慶 said...

Elvis: 這是一個離經叛道的想法,但你講中我心聲!

cheryl said...

這裡我主要想回應在相關文章:不講理的議員,發了多個評論的咆哮的鄭丹尼:
其實我沒有上述諸位用"邏輯",各圓其說地延伸和雄辯的能力。只不過對上面自己申報為80後,希望避開過"80後標籤" 效應下的審視,激起起我這個80後不得不發聲。

鄭丹尼你寫下:"交通阻塞難道大過公義"?這樣的陳述,簡直是無理取鬧的詭辯。 簡直是笨,愚不可及。爭取公義的銜頭之下就可以為所欲為?那有這麼奸狡,想用死一招就能解決天下事?

義是要不甘後人地維護,但雞農未到需要到"尋死的地步"才能發聲和抗爭,如果除了死無其他辦法,我同意捨生取義。
為何不用其他方法發聲,為何不可兩全其美,抗爭之餘不阻塞交通?
雞農爬上天橋和自殺無異,你盲目認同雞農的做法,等於引導其他人每遇不義之事就罔顧自己生命危險去抗爭。
雞農雞販行業需要的就是解決謀生問題,而不是去尋死!
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毫不用腦地抗爭,為何不發揮你應有的創意,想個妙計吸引公眾眼球爭取支持?為你那些同伴(如有),想個比站在天橋頂,妄顧人生安全更搶眼更多人留意的抗爭發聲手法?你這種詭辯其實侮辱自己的智慧,更映衰我們一班80後!
鄭丹尼你有這麼多時間在這兒胡亂發炮,不如落手落腳進社區搞社企或活動更有意義啦,別在做個不經大腦就發聲的人,別在以為你被輕視源於你是80後,部分原因可能是你價值觀有問題

cheryl said...

詩白爾,可能你就是和鄭丹尼一樣"選擇性地入他人罪"的同伴?
或你只是單純地患有中文理解能力不足?
因而誤會筆者覺得政府乜都不用做?
如果是後者,還算不幸中之大幸,因為中文有得惡補,但人品同待人接物就比較難矯正,為你痛心!

Leona said...

Galileo,
年青人有氣、有火,都很正常。這種能量若得到好的發揮,才有社會進步,開山闢石。我們搞「新香港人」專欄、出《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一書,目的就是如此(雖然不免是書生論政,好像沒什麼「行動」,呵呵)。反之,這道火這種氣若成了怨、成了罵,對社會沒好處,對誰都沒好處。

Elvis,
我也同意你。資源有限,故享受福利的得有限額,得通過分配──一向以來香港就是以自由市場,來作這種redistribution,行之有效,可惜時移勢易,懂得這遊戲的(如:地產商)能在市場上巧取豪奪,振振有詞搶佔最大資源,於是要求政府干預/參與的聲音日重,但這不代表市場完全失效、個人完全沒有發展空間啊。

你說香港最大的問題之一是資源分配,同意,所以內地人要來香港生仔,要配額,很應該;我認為另一問題在人的思想上,太二元分化──你不是這樣嗎,那你一定便是那樣(那位詩白爾就是一例),對立起來,無溝通,亦無助任何理性討論。

也想不通怎麼會有多人想選特首,如今香港這時勢,這位子哪可能坐得舒服?若如你所言,要下命令去掉一半人,那…!

cheryl:
很高興你不但是個有火的八十後,且有正義之心。希望你能在友儕之間發揮更多正能量;也歡迎你到「新香港人」的空間表達意見(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Galileo said...

是故火氣積果成怨,也得見遠東小城政府的作為何其震古爍今,一次次引爆問題,連溫和的同事也因補選修訂說要去七一,或覺市民開始火上心。

且看今年七一,左翼又如何解釋明擺要阻礙社會運作的行動耳。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唔完全同意;在我睇係原文條友填得個網未夠密,兼且太簡單用政府做單一目標啫。

好macro 嘅經濟/政治局面,同一陣線嘅人未必完全100%互相贊同:香樹輝之流可以投民主黨票、去六四晚會,亦可以同時係「發展派」or whatsoever。單用政府做目標,亦失諸簡化;現實係表面睇唔同陣營嘅人,響某啲範疇有志一同,拎班細路出嚟篤,「左一巴,右一巴」 - 睇落唔似係 orchestrated 嘅 smear campaign,但實際上真係夾得自然到天衣無縫。拉遠小小講,幾年前中大校友評議會+某大銀行高層嘅"I'll use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 事件,殷鑑不遠 - 無錯,純粹針對政府係失焦;事實係有數量不明+掌握大量資源嘅「成功人士」、「社會賢達」唔想有人 upset status quo,而政府響呢方面,係佢哋嘅同路,互為表裡,可以在公在私雙軌並行玩截殺。

原文條友由「打份好工」到「做小販」、「創業」同「掃街」容或太極端太簡化,但如果我補埋廚房水電地盤clerk仔sale屎裝上網揸貨van......etc.,何如?又或者甚至,搵錢唔算少但半天吊嘅大學畢業生,人工有增長但追唔上嘅大小 trainee、專業人士...呢班人已經算係 relatively well-off,出聲又會畀人插(記得早兩年電台節目嗰兩件醫生+律師無?)。將個網填密返佢,先至可能發現,可能真係得班成功炒友同各業cream crop 至可以走甩呢個網。但,如果一個社會問題,只得一班最 cream 嘅精英唔受影響,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出現「此路不通」嘅,再將問題推返去「個人」層面,恐怕亦係簡化。更莫講話,如果抽空咗政府/公權力嘅角色而聚焦於個人/民間自力,亦真係有唔少情況好似作者提到嘅「做小販」咁 - 違反法律,刑責自負,或者係之前電單車賣雪糕位兄台咁,無違法,但畀人四處留難。申訴,又變咗「埋怨」,個惡性循環沒完沒了。

當然,原文作者自己都過於粗疏,畀駁返轉頭亦不為過。之但係個概要真係唔算失實,我寧願 give him some slack。

Galileo said...

Perennial_Loser: 粗疏是故本來是笑話一則,應是周一嶽說骨灰龕供不應求後,有人半開玩笑一Q通曬自己意識/想像/感受/認為的情況,套上政府的公關說辭,竟然又通。

Perennial_Loser said...

Galileo:

其實今朝響FB見到有朋友貼出嚟嗰陣, 都知係當笑話咁講; 不過撞正有其他朋友認真去睇, 咪唯有拚住"輸了" 都照跟囉.

如果要認真, 整個 "社會賢達嘉言懿行振奮人心奇趣錄", 恐怕段 dialogue 寫五萬字都未完.
:P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對,同意「原文條友個網填得唔夠密」,我最看不過眼之處便在這裏:明明是粗疏兼夾唔係好講道理,但眾人回應時卻深表同意,如此不經大腦便支持一條片、一個講法,蠢得交關!
但如你所說的,現在社會是除了一小部份creme de la creme過得舒服外,大部份都有所不滿,倒是真的;我幾個月前寫「富者愈富」,亦是這般想。

Galileo,
你心水清會當作笑話看啫,有一大群蠢人卻不。不能容忍此片愚弄大家的用心。

kismet said...

剛去完歐洲探親, 對於「政府」一詞有很深的感受。

英國:有很多朋友在當地就業,不難發現,即使當律師,他們的生活也不見得富裕,因為稅很重,交通費很貴。大家要知道,每個月被抽 40 % 的稅,即是四萬蚊一個月你才有兩萬四落袋,但那裡是沒有 13 個月糧的!見到很多人都在痛罵政府的教育政策,但大家還是努力地生活著:看看能不能早日儲夠首期買第一層樓,如何儲?就是在出街吃飯時大家都會吃少一點吃便宜一點,又看看有甚麼優惠可令車費再便宜一點。(按:英國的車費,在這幾年間增長了35%!有些人一天的來回車費是數百元)

然後我去到比利時,親戚都是成績很好的當地華人,在那裡土生土長,我問他們對政府有甚麼看法?他們說:「嘿嘿,我們已經一年沒有政府了,生活還是一樣呀!」(按:比利時這一年都未能組成聯合政府)因為稅是 50 %,即使是高收入的一群,他們都決定把生肓計劃再推遲一點,等有錢再算。另外,對於工作的態度: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比歐洲人更努力一點。

總括:兩個地方的 70、80 後朋友都沒有用 iPhone(!)。大家為了自己的目標會想辦法。同樣,為何香港的 80 後不能比 70 後更努力一點?想創業想買樓就自己諗辦法喇!唔好成日撚 iPhone 囉~仲要問政府你點樣先可以生存!唔好玩喇!

p.s. 我是一個靠自己能力已儲夠首期的 80 後,沒有用 iPhone。爸爸媽媽退休前是小販。小時候我每天都要到菜檔幫手。請不要說我靠父蔭,因為我自畢業以來每天工作起碼 10-12 小時!

Galileo said...

kismet似乎沒有考慮到英國最低工資高香港多少倍,醫療NHS包到甚麼地步,工作環境時數差多少,比利時沒有聯合政府但有地區行政機構正常運作,然後就跳到iPhone - 咦,英國O2出白機價錢及月費跟香港相差無幾麻…

英國學生都會上街嘈自由民主黨違反競選承諾支持加學費到最高9000鎊了。

Leona said...

Kismet,
我很高興收到你的留言,分享自己的經驗,並提出港人應惜福.Galileo的回應可補充一些別的看法,你亦可參考,將來作分析更全面一點.

tintinbright said...

伽利略
我想我大概明白Kismet想表達的。我有一同事,中五畢業,在我的部門工作十多年,月薪約萬餘元吧,但她卻擁有兩個物業!當然,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付出的代價是省吃儉用,冇名牌,冇 iphone, 冇新衫買, 簡單早午晚三餐。而其中一個物業收租亦差不多夠供樓。

我不是贊同我同事的生活方式,唯香港可貴的地方正正是你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而西方高稅制地方政府提供種種福利,又是不是每一個市民所認同呢?

我都想揾一個老婆美麗大方有錢有學識有教養有身材入得廚房出得廰堂上得床還要惜我。But we are living in an imperfect world! 政府的政策不可能滿足所有人。不錯,政府近年施政有點進退失據,如補選的修訂就膠得很。大家亦有權選擇表達不滿的方式。但如果買不起樓創業艱難都歸咎政府,有點諉過於人吧?

tintinbright said...

有很多年輕人怨現在機會不多,但真的嗎?Technically 我相信很多人絕對寫得出如Angry Bird 一樣的App. 我亦深信此後有港人寫出廣受歡迎的Apps而發達. 而世界必存在很多上位的機會, 要碰要試要撞, 當中有少數人成功, 但更多人會失敗. 唯祇要嘗試夠多, 裝備得好, 成功probability亦較大.

此前有人提出雞苗先生. 劉生因政府政策而收入減少, 令人深表同情. 劉生以運輸雞苗為業, 但不運輸雞苗又可否運冰鮮雞蔬菜呢?一把年紀的劉生要轉業, 有一點難度. 但年輕人如祇懂埋怨走上一代的舊路而看不到出路, 不是有點像雞苗先生嗎? 現在社會經濟轉型實在太快,年輕人如果好像雞苗先生祇記得政府怎樣對不起自己,不如好好想一想怎樣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及早找一條適合自己的出路吧。

香港整體的競爭力,就取決於大家競爭力的總和。做 loser定 winner,睇你地啦!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我想了很久,沒出聲,一方面我近日己經被家中生意搞到一頭煙,另一方面,林公公等人亦搞出太多膠事。

言歸正傳,我倒過來想,不要問政府為你做什麼的話,你該想怎樣重洗這個混亂牌局,我思考和學習那位仁兄,叫坂本龍馬。

講真,依家困局係,反對政府嘅人,提出嘅論述無突破局面嘅能力,支持現有局面嘅人,亦太過漠過我地眼前嘅問題。我唔會鬧前者,正如日本人從來無人批評西鄉隆盛帶領鹿兒島子弟兵起兵,因為西鄉隆盛確為武士們作出時代的吶喊,儘管他搞軍國主義的路,後來證實都是錯。

Galileo said...

tintinbright, 生活方式每處都可以選擇,惟香港有一種氣氛,一種壓力,一種空氣,你不跟隨大體論述的生活方式,每每被視作怪獸,或「文藝青年」,或不事生產,除非你的生活方式有錢搵,甚至本來從低處拚搏上來的,會轉手指罵正在拚搏的不夠努力,如何浪費,尋找稻草人來出氣。

近年香港都在玩獵巫遊戲,尋找下一個目標,先是政府此處對新移民壓力的負面宣傳,然後是領綜援的,現在看來是年輕人,而且是年輕人批判年輕人,大有階級鬥爭的意味,而忽視現時社會的問題,會否跟社會管治及制度有關,嘗試修身以外,由此方向拆解之。

這不單是青年問題。

Unknown said...

你著眼的是「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我反對的是「不要問政府可以為你什麼」。你認為政府無需為市民的居住需要負責;我認為政府公地屬於人民,你可以出賣圖利,當然要作出補償。你看到的是我要靠政府,要政府做這做那;
我看到的是政府主動阻撓我,不許我做這做那。你看到的是機遇處處;我看到的是限制多多。
做小販?違法
開電台、電視台?違法
自行覓地建屋?違法
在自己家中辦骨灰位?違法
但對著掌握社會資源的成功人士就選擇性執法,人贓並獲也只會判社會服務令。
要受政府監管,但我對政府毫不信任,抗爭,就是突破監管,「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Leona said...

TinTin:
我們有些想法很接近,我也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了

世澤:
你說得對,"依家困局係,反對政府嘅人,提出嘅論述無突破局面嘅能力,支持現有局面嘅人,亦太過漠過(視)我地眼前嘅問題"
只是你愛用歷史的比喻,唔讀書者如我不免有點lost了...

Unknown:
你說的一段裏,總括而言,就是"你看到的是機遇處處;我看到的是限制多多。"
故此,我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也
這個社會可愛之處正在於,你會尊重我的看法,正如我不反對你去抗爭一樣

Unknown said...

Leona:
道不同,不相為謀,在你文中已有提及
重點是為何不同
文中你將之定為有志者質與依賴者之別
我說的是將之分為既得利益,制定規則者,
與受壓迫,欲打破規則者之別
正如有回應者道,是階級鬥爭

LI said...

Leona:

做好自己的本份是最基本的層次,就像(好)學生覺得自己交足功課,考試取得好成績是作為學生的份內事。(雖然有很多人是後知後覺,甚至不知不覺!)

但在做好本份這層次之上,有更多提升的空間。譬如,為了公義。不單單是為了自身的生活所求而發出反對的聲音,很多上街的人,更多是看到了政府處事(身不由己地)缺乏果斷,累及了一班草根階層。

甘願冒雨上街遊行,發出反抗聲不代表他們沒盡本份。惰懶的、怕事的、受壓於中央、下壓至基層的政府高官是"絕對"需要市民從旁督促、加以思考、糾正!

ps. 我一向是你的忠實讀者,明白你的看法。
天行建,君子以自強不息。
我也明白這裡反對政府的人的看法。
能化小我為大愛的抗衡者,是推動社會進步最偉大的一群。

Leona said...

LI:
果然是忠實讀者,謝謝補祝了我的觀點──「在做好本份這層次之上,有更多提升的空間。」
是,一個人不是坐在那兒什麼都不做卻抱怨天沒有給你機會,應先非常努力,盡好一切本份,不果,才有資格喊爭取。

鄭丹尼 said...

陰公,我做咩會係第二篇文度俾人攻擊?lol

等等,等我爬下文先。

鄭丹尼 said...

是的,我現在才來,因為看到Leona這篇文之時是她剛剛post的時候,一個留言都還沒有,後來又沒有追看,所以沒看到這個回應。

逐點回應Cheryl小姐。又,這位朋友的態度不太客氣,不過我還是得首先說:我不是來吵架的。

問>>>"交通阻塞難道大過公義"?這樣的陳述,簡直是無理取鬧的詭辯。 簡直是笨,愚不可及。爭取公義的銜頭之下就可以為所欲為?那有這麼奸狡,想用死一招就能解決天下事?
答>>>第一,那是一個問題,而不是陳述。第二,其實你有沒有看清楚我那個留言呢?我已經解釋了超過一次:並不是在爭取公義的銜頭之下就可以為所欲為,(又講多次)事實上,每次有遊行示威,不論是主流非主流的主辦單位/組織均以把對其他市民造成不便的程度減到最低為大前題,要不然,例如有時堵路,一定都有他們的意思和理由。而我整個留言的大意其實就是想說,示威者是理解其他市民交通被阻是會有所不便、有所不滿的,如非必要,沒有人會那麼無聊故意去阻塞交通,但往往有很多人卻沒有以同理心去理解示威者為何要做出有礙交通的行為;我之所以在那篇文章劈頭第一句便問「交通阻塞是否大過公義」這個問題,是因為近年我實在聽到太多責難示威人士阻塞交通的指控了,正如那篇文章有另一位仁兄 C.M先生 道曰是大義小義的問題,我大膽假設(也許會有人覺得是平等的義)交通方便是小義,爭取公義是大義,那麼當大義和小義有衝突的時候大家怎麼選擇才是最重要的問題--這才是我的意思。

問>>>義是要不甘後人地維護,但雞農未到要需要"尋死的地步"才能發聲和抗爭,如果除了死無其他辦法,我同意捨生取義。
為何不用其他方法發聲,為何不可兩全其美,抗爭之餘不阻塞交通?
雞農爬上天橋和自殺無異,你盲目認同雞農的做法,等於引導其他人每遇不義之事就罔顧自己生命危險去抗爭。
雞農雞販行業需要的就是解決謀生問題,而不是去尋死!
答>>>我想問,你憑何斷言雞農未到需要尋死的地步?坦白說,我不認識雞農,我只能看報道才知道關於他的事,我知道他是經濟轉型下的犧牲者,他得不到賠償又轉不了行,沒有了工作,就沒有收入,可以想像到對他的生活會造成多大的困難--「手停口停」,沒工作就沒收入,沒收入就沒飯吃,那位雞農的生活可能就是如此艱難,敢問閣下,何以見得雞農未到需要尋死的地步呢?坦白說,若然是心靈脆弱一點的人,可能真的會去跳樓自殺也說不定,不過雞農選擇抗爭。其次,我極質疑閣下所言「雞農爬上天橋和自殺無異」,雞農的目的是要周一嶽局長來見他,要是他真的自殺了又怎樣見局長?很明顯,雞農爬得上天橋拉起banner,是預備最後會回到地面的,就算他自己離開天橋可能會有困難,也不代表他就是想自殺,所以你這個陳述並不成立。其次,我那個留言已經說過,雞農是曾經多次以「正途」尋找援助不果,最終才被迫走到上天橋示威這一步,因為「正常手法」被忽略,所以用「非常手段」希望得到注意,這豈不正常不過?只不過雞農選擇用的方法是上天橋示威;我認同雞農的做法的理由在此,可算盲目?第三,我認同雞農的做法,你就說是等於引導其他人每遇不義之事就罔顧自己生命危險去抗爭--抱歉,閣下如此斷言,已經沒有邏輯可言了,再說,我哪敢叫人去送死?請不要冤枉我。這一段中,你唯一說對了的就是「雞農雞販行業需要的就是解決謀生問題」。

問>>>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毫不用腦地抗爭,為何不發揮你應有的創意,想個妙計吸引公眾眼球爭取支持?為你那些同伴(如有),想個比站在天橋頂,妄顧人生安全更搶眼更多人留意的抗爭發聲手法?你這種詭辯其實侮辱自己的智慧,更映衰我們一班80後!
鄭丹尼你有這麼多時間在這兒胡亂發炮,不如落手落腳進社區搞社企或活動更有意義啦,別在做個不經大腦就發聲的人,別在以為你被輕視源於你是80後,部分原因可能是你價值觀有問題
答>>>我敢說,留言之間我一直以禮相待,即使是當時跟我正面交鋒的C.M.仁兄當下一刻被我惹得怒了(我相信我惹怒他是因為他不認同我的言論,而非因我態度惡劣),也未如閣下粗暴,動輒罵我是在「詭辯」、罵我「奸狡」、「愚不可及」、「毫不用腦」、「不經大腦就發聲」,甚至質疑我「價值觀有問題」,卻沒有理據說出我到底如何是在「詭辯」、如何「奸狡」、如何「愚不可及」、如何「毫不用腦」、如何「價值觀有問題」以及如何可以「不經大腦就發聲」,正如我在那篇文章回應時說,我是來提出問題,我是來討論,我不是來吵架的,可惜竟得到閣下如此對待,實在失望;更令人失望的是,如此質素之言論竟得Leona說你有正義之心,真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申報為80後,並非希望避開過「80後標籤」效應下的審視,相反,我是早已預備自己會被標籤效應所影響,所以我才說「沒錯,我就是80後了」;而其實我討厭任何標籤,因為愚以為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年齡相近並不等於就是同一群體,群體之中亦可以有不同的人,正如我跟閣下同為「80後」,想法卻南轅北轍,所以閣下根本不需要覺得自己被「影衰」,我亦不能「影衰」任何人,因為我跟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樣,我不是誰,我不是別的人,我只是我自己,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僅此而已。

最後。「詩白爾,可能你就是和鄭丹尼一樣『選擇性地入他人罪』的同伴?」憤怒歸憤怒,請講道理,我不認識詩白爾,也許「統一戰線」會比較容易對付,不過你這下才實在是「無理取鬧」,請閣下小心一點。

kismet said...

我很同意 Li 及 Leona 所說的 「應先非常努力,盡好一切本份,不果,才有資格喊爭取。」我之前說的 iPhone 也是這個意思 = 就是當英國O2出白機價錢及月費跟香港相差無幾, 但別人都會省下金錢不出 iPhone 去供樓, 他們當然有資格上街嘈學費被加到 9000鎊! 大佬你每個月收我 40% 稅, 車費/學費/乜費乜費都加, 我有乜可能會儲到 $$$ 呀?)。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除了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 我們更應該無時無刻以正面的方法尋求解決問題的出路。我們實在不能既是嬰兒, 又是皇帝。不可能一方面要求政府幫自己置業, 一方面月月清袋, 搵一蚊洗一蚊。當我們在不斷「埋怨」、「狠批」、「炮轟」不同事情之前,為甚麼不也先學學包容和體諒? 負能量太多只會摧毀更多事情。

鄭丹尼 said...

咦,我明明留言了,為何不見了?不論如何,再留一次,如果最後重複了的話,請Leona把多出的留言刪除吧。



是的,我現在才來,因為看到Leona這篇文之時是她剛剛post的時候,一個留言都還沒有,後來又沒有追看,所以沒看到這個回應。

逐點回應Cheryl小姐。又,這位朋友的態度不太客氣,不過我還是得首先說:我不是來吵架的。

問>>>"交通阻塞難道大過公義"?這樣的陳述,簡直是無理取鬧的詭辯。 簡直是笨,愚不可及。爭取公義的銜頭之下就可以為所欲為?那有這麼奸狡,想用死一招就能解決天下事?
答>>>第一,那是一個問題,而不是陳述。第二,其實你有沒有看清楚我那個留言呢?我已經解釋了超過一次:並不是在爭取公義的銜頭之下就可以為所欲為,(又講多次)事實上,每次有遊行示威,不論是主流非主流的主辦單位/組織均以把對其他市民造成不便的程度減到最低為大前題,要不然,例如有時堵路,一定都有他們的意思和理由。而我整個留言的大意其實就是想說,示威者是理解其他市民交通被阻是會有所不便、有所不滿的,如非必要,沒有人會那麼無聊故意去阻塞交通,但往往有很多人卻沒有以同理心去理解示威者為何要做出有礙交通的行為;我之所以在那篇文章劈頭第一句便問「交通阻塞是否大過公義」這個問題,是因為近年我實在聽到太多責難示威人士阻塞交通的指控了,正如那篇文章有另一位仁兄 C.M先生 道曰是大義小義的問題,我大膽假設(也許會有人覺得是平等的義)交通方便是小義,爭取公義是大義,那麼當大義和小義有衝突的時候大家怎麼選擇才是最重要的問題--這才是我的意思。

問>>>義是要不甘後人地維護,但雞農未到要需要"尋死的地步"才能發聲和抗爭,如果除了死無其他辦法,我同意捨生取義。
為何不用其他方法發聲,為何不可兩全其美,抗爭之餘不阻塞交通?
雞農爬上天橋和自殺無異,你盲目認同雞農的做法,等於引導其他人每遇不義之事就罔顧自己生命危險去抗爭。
雞農雞販行業需要的就是解決謀生問題,而不是去尋死!
答>>>我想問,你憑何斷言雞農未到需要尋死的地步?坦白說,我不認識雞農,我只能看報道才知道關於他的事,我知道他是經濟轉型下的犧牲者,他得不到賠償又轉不了行,沒有了工作,就沒有收入,可以想像到對他的生活會造成多大的困難--「手停口停」,沒工作就沒收入,沒收入就沒飯吃,那位雞農的生活可能就是如此艱難,敢問閣下,何以見得雞農未到需要尋死的地步呢?坦白說,若然是心靈脆弱一點的人,可能真的會去跳樓自殺也說不定,不過雞農選擇抗爭。其次,我極質疑閣下所言「雞農爬上天橋和自殺無異」,雞農的目的是要周一嶽局長來見他,要是他真的自殺了又怎樣見局長?很明顯,雞農爬得上天橋拉起banner,是預備最後會回到地面的,就算他自己離開天橋可能會有困難,也不代表他就是想自殺,所以你這個陳述並不成立。其次,我那個留言已經說過,雞農是曾經多次以「正途」尋找援助不果,最終才被迫走到上天橋示威這一步,因為「正常手法」被忽略,所以用「非常手段」希望得到注意,這豈不正常不過?只不過雞農選擇用的方法是上天橋示威;我認同雞農的做法的理由在此,可算盲目?第三,我認同雞農的做法,你就說是等於引導其他人每遇不義之事就罔顧自己生命危險去抗爭--抱歉,閣下如此斷言,已經沒有邏輯可言了,再說,我哪敢叫人去送死?請不要冤枉我。這一段中,你唯一說對了的就是「雞農雞販行業需要的就是解決謀生問題」。

問>>>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毫不用腦地抗爭,為何不發揮你應有的創意,想個妙計吸引公眾眼球爭取支持?為你那些同伴(如有),想個比站在天橋頂,妄顧人生安全更搶眼更多人留意的抗爭發聲手法?你這種詭辯其實侮辱自己的智慧,更映衰我們一班80後!
鄭丹尼你有這麼多時間在這兒胡亂發炮,不如落手落腳進社區搞社企或活動更有意義啦,別在做個不經大腦就發聲的人,別在以為你被輕視源於你是80後,部分原因可能是你價值觀有問題
答>>>我敢說,留言之間我一直以禮相待,即使是當時跟我正面交鋒的C.M.仁兄當下一刻被我惹得怒了(我相信我惹怒他是因為他不認同我的言論,而非因我態度惡劣),也未如閣下粗暴,動輒罵我是在「詭辯」、罵我「奸狡」、「愚不可及」、「毫不用腦」、「不經大腦就發聲」,甚至質疑我「價值觀有問題」,卻沒有理據說出我到底如何是在「詭辯」、如何「奸狡」、如何「愚不可及」、如何「毫不用腦」、如何「價值觀有問題」以及如何可以「不經大腦就發聲」,正如我在那篇文章回應時說,我是來提出問題,我是來討論,我不是來吵架的,可惜竟得到閣下如此對待,實在失望;更令人失望的是,如此質素之言論竟得Leona說你有正義之心,真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申報為80後,並非希望避開過「80後標籤」效應下的審視,相反,我是早已預備自己會被標籤效應所影響,所以我才說「沒錯,我就是80後了」;而其實我討厭任何標籤,因為愚以為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年齡相近並不等於就是同一群體,群體之中亦可以有不同的人,正如我跟閣下同為「80後」,想法卻南轅北轍,所以閣下根本不需要覺得自己被「影衰」,我亦不能「影衰」任何人,因為我跟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樣,我不是誰,我不是別的人,我只是我自己,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僅此而已。

最後。「詩白爾,可能你就是和鄭丹尼一樣『選擇性地入他人罪』的同伴?」憤怒歸憤怒,請講道理,我不認識詩白爾,也許「統一戰線」會比較容易對付,不過你這下才實在是「無理取鬧」,請閣下小心一點。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To kismet:

中國人邏輯好奇妙,要草民包容當權者,當權者有沒有包容草民?

還有,英國首期幾多?英國的樓價幾錢?(唔計倫敦,倫敦炒貴咗n世)

香港晉惠帝同路,倒是不少。

Galileo said...

Martin: 就算倫敦市郊,同等價錢無論呎價、呎數、環境都好太多,雜費跟香港相若(倫敦喎!人工差幾遠?)。以英國大學畢業生人工除稅後實收計,頗肯定無香港咁灰。

重點係,灰!黃毅力今日講到肉:「當你對面前的前景感到絕望時,反問自己的良心會否出來抗爭,如果你對政府沒信心、對自己的事業發展也沒有,以至到未來安居樂業都是一個問題時,我相信每個有志者、有能力的年輕人都會走出來和你鬥爭到底。」

或者如前中央政策組顧問顧汝德講,香港人今日面對係看不到未來:"They can't promise them to be better off than their parents or even their grand parents. They are more educated, according to a government survey, but They suffer from a worse unemployment."

正能量真係不缺。

LungZeno said...

有些香港人的思路很奇怪,甚麼也講錢,在別地,依然只看到錢,口中只有錢,又不說平均生活質素如何,彷似刻意混淆視聽。

如果這人不是能去歐洲探親的人,就又會有人跳出來說他是五毛。事實是,我慢慢發覺這些人是真心的,是真心X,就像那些當年在大陸只知羨慕而來港的長輩一樣。就是有成年人不知道「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就是看不到事情的其他部份,就是不知道自己看不到事情的其他部份。

就是有人叫人要把少了半杯水看成滿了半杯水,而不是叫人先深思足不足夠自己所需!

我真的漸漸發覺這樣的成年人為數不少!

我看熱血動畫長大的,我總是覺得,這些人的所謂「正能量」是「負能量」,你只要分析一下,這些人不斷咆哮叫人要「正能量」,當中的潛台詞、前設、潛設、思想,其實是很灰很「負」的,特別是當中叫人不要埋怨的人,其實是非常充滿怨氣的。真的很弔詭。

這個世界真的那麼灰嗎?今次黃生說得對,行動和突破很重要。幸好有自由軟體。人間有正氣!

龍珠 元素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LungZeno said...

>> Technically 我相信很多人絕對寫得出如Angry Bird 一樣的App.
第一個難,第二個易。看到有人貶低創意的價值就有火。(怒)
(不是價格。)

就好像唐英年竟能說出年輕人為甚麼做不到下一位李嘉誠。人人是超人,超人就不是超人。究竟他懂不懂經濟,還是只會「做生意」?
抱歉,侮辱了做生意。
我不反對,還認同個人努力。但把個別個人努力與社會整體情況混淆,這樣的政府官員,只能用兩個字形容──死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