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6, 2011

三個女孩

華說前男友為了「箍煲」,送了她一張價值不菲的水療套票,次天到期,問我有沒有空陪她一道去。我最愛這個,當然卻之不恭。

我說做完了該吃晚餐吧,有一家雅致的私房菜,正好就在蘭桂芳,水滾茶靚,食物一流,既然你請了我做水療,不如我請你晚餐?華高興極,把玲也喊來。

玲自從信佛後,把酒戒了(哎呀多可惜!),但大家談得高興,她說晚飯後我們一道去「七一吧」好嗎?我請客。於是我們撐著傘,和路人擦著肩,細細碎碎地從蘭桂芳踏上荷李活道。

華和玲都喜歡旅遊,她們愛獵奇,曾一道去冰島,不亦樂乎;我與華一起出門幾次卻很少尋幽探祕,但絕不放過美食──像世博期間我們往上海,就去嚐了吉士酒家,齒頰留香。

三個女孩都寫作,討厭同一個文人,喜歡某幾本雜誌,最鍾意貓。我們在不同的崗位,工作上很少交叠,性格非常不同,但認識一個圈子裏的人,有著相似的價值觀。

這幾天雨總是下個不停,我最愛的人離開了心裏一直墜著鉛,但呷著這杯甜度適中的Magarita,酒吧中鬧哄哄地接踵摩肩,望著玲和華眼中閃動著的光采,此刻我還是覺得幸福的。

1 comment:

quitur said...

這篇寫得有點意境,仿如親歷其境。

有傷,即有甜。可能到最後,回望半生,大家都只剩下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