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11

蔡東豪出品



好同事M上月底悄悄告訴我:今天我last day了,蔡東豪找我一起搞project。
什麼project?我問。
M說,現在不能講,到時你就知道了。

答案昨天揭曉,友報頭版大字標題:「紙上金融中心 蔡東豪出品」
的確先聲奪人。
問我有什麼意見、能否放到博上討論,我不敢太早下判斷,只能講一些直覺:
我怕它曲高和寡。

首篇文章《最後一代香港人》這樣說:香港就像一粒被放進中國茶裏的方糖,逐漸融化,失去自己的味道。我們許多引以為榮的legacies:制度、人才、自由、包容、開放...在這杯很大的中國茶中,只怕剩下的不多。

如何保存香港的味道,他們提出兩個字:知識。
資訊氾濫,知識卻不足,「這個年代,代表著香港最後一個由文字閱讀培養出尊重知識的年代」
失去知識,等於失去上進的養份,香港的前景更不妙。
如何把知識傳承下去?靠傳媒,「一個理性社會的形成,由尊重知識的人引導,通過傳媒走向大眾。我相信傳媒在理性社會扮演重要的角色。」
而且現在網上資訊爆炸,紙媒的篩選功能更顯重要--「讓讀者以最少的時間吸收最重要最有用的資訊」,而背景專長各異的採訪團隊,更可避免偏聽,帶來刺激。

以上理念,我全都很認同,但正因為認同,反而有點擔心,怕這個版很難叫好又叫座。

從這篇《最後一代香港人》推斷,我估計他們走高格調知識份子路線、主打優秀分析和評論的機會很高。蔡東豪和我的同事M,都具備這種知識份子的形像與內涵;蔡是找對人了。

一個財經/政經評論版,不爆料、不八卦、不寫冧把、不貼美女照片...至於你們捧不捧場,反正我就捧定了。

可明知已到了「最後一個由文字閱讀培養出尊重知識的年代」,哪去找足夠的讀者,每天看一整版、四段稿?就算全香港的知識精英都被吸引過來,人數恐怕不夠「獎門人」一集收視的十分一。他們足夠引導大眾嗎?我不敢太樂觀。

最好當然是能做到雅俗共賞--如杜琪峰的某些電影,既有藝術成就,兼能賣座--但杜也只有幾齣電影有此水平,因為要掌握這樣的平衡不容易。

希望「蔡東豪出品」更勝「杜琪峰監製」,既叫好又叫座,教我跌眼鏡。

13 comments:

Rico said...

「希望「蔡東豪出品」更勝「杜琪峰監製」,既叫好又叫座,教我跌眼鏡。」----->但願如此。蔡東豪的名字亦令我日日金睛火眼睇實生果報經濟版。

立邦毅德.Alpha研究所 said...

有點期待, 好想看看蔡東豪再次出山的新火花!

Leona said...

Rico & 立邦:
那些錯過了「原復生」的朋友,可以有新期盼。
不知這次又能捧紅了誰?

Hui said...

知識的貧乏+缺乏自知之明是時代通病。今早才與何先生笑談阿美利加茶黨及競逐總統提名之侯選人有如鼓動聯儲局化身97金融風暴的IMF!拜伏!

期待蔡先生的出品。

Leona said...

Hui:
我們那一脫經常在一起吃吃吃的朋友,應該都是蔡先生他們網羅的對象…

chusherry said...

前幾天看了他的〈最後一代香港人〉, 我覺得他是盡他的能力,希望挽回香港人的水平、保著香港人的特色。
香港是需要這樣的人來支撐著,否則,它會消失得更快。

Leona said...

Sherry,
快到facebook加入他們的群組,好時時收到他們的新訊息

Echo said...

Leona 你好,冒昧想請教你有關Kindle&Apple的用後感。
因為我一向有看雜誌/書籍時做筆記(是..真的手寫筆記)的習慣,可是這個方法真的是太落後了...我在考慮轉Smart phone(已經找好Apps:SpringPad)/tablet/Kindle但身邊沒有朋友有定時閱讀&寫作&用Apple 機& Kindle 的習慣和經驗, 請問你介不介意分享一下你的用家經驗,像是E-magazine的種類,可否邊看邊寫筆記(Kindle),謝謝。

Rico said...

「金融中心」個group(實情係page)已成為我每一login FB必到的page,唔會miss post :-)

Leona said...

Echo:
幾乎忘了回覆你--
我的確有"定時閱讀&寫作&用Apple 機& Kindle ",但不知我的經驗對你是否有幫助,因為我很少劃筆記
我有間書習慣,而這方面Kindle是不錯的,翻查也容易
iPad的Kindle App也很好用
對我來說,Kindle對我有兩大好處:
1."書"的重量大為減輕
我第一本以Kindle取代的書,是Too Big to Fail,那本巨著起碼吋半厚
2.購書大為方便
幾乎是想買什麼便立即可以買下來,絕對滿足女人"想要便要"的欲望

可是我很少用以看雜誌(有朋友說用Kindle訂New Yorker很方便,我還未試呢),又很少寫筆記,不知以上幫不幫得了你

Sweden said...

To Leona
謝謝你的回覆呀,看來Ipad好像是不錯的選擇:)

Hoito said...

恐怕不是曲高和寡,而是陳義太高。
「這個年代,代表著香港最後一個由文字閱讀培養出尊重知識的年代」。他不會是第一個提出,更不會是最後一個。他是一方面抹殺了後來者,另一方面不能改變不尊重知識的人,因為他一開始已槍斃了他們。讀者只會局限於已經是同一陣線的人。
「讓讀者以最少時間吸收最重要最有用的資訊」其實是最偏聽的角度。所有資訊都給剪裁掉了,那有最重要和不重要之別?同時又限制了讀者的閱讀時間和需要。
我經常懷疑,這裏有多少小眾?小眾願意付出多少?直接點說,小眾願意為香港/知識付出多少金錢?尊重知識的小眾,願意讀中文嗎?或者這樣說,他們願意用中文獲取知識繼而製造和保護它們嗎?何不cosmopolitan一點?
當出版多年的《地產霸權》要由英文翻譯成中文才暢銷,已證明香港的大眾不太渴求知識,小眾也多不了多少。知識(《地產霸權》)早己存在,傳媒沒有擔負起傳播的責任(居然英文再版不在香港出版。沮喪。)還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書評帶動討論?畢竟,知識傳播是一環扣一環的。還望蔡生的宣傳足夠。

芸生 said...

不怕,愈是曲高和寡,愈能與爽報分割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