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2, 2011

恨鰣魚多刺

張愛玲說過,人生有三大恨事: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鰣魚多刺,三恨紅樓夢未完。
以前我想不通,多刺便多刺,哪有魚不多刺?這有什麼可恨呢,想必是文人誇張了。
第一次嚐過鰣魚之後,才體會這多刺的鰣魚,原來真的令人愛極恨極。

港人很少吃鰣魚,一來此魚產於長江流域,香港很少見;二來鰣魚一度因水利工程、環境污染、過度捕獵等而於九十年代中絕跡,近年才被成功養殖,重現市場。是以鰣魚不只稀有,價格亦不菲。

第一次吃鰣魚時,根本不知道牠就是張愛玲口中那尾傳奇的魚。朋友在「留園雅敘」請吃飯,說這裏的清蒸鰣魚,做法正宗,味道美極,一定要嚐嚐,「但大家吃魚時千萬不要說話啊,免被魚骨鯁著了。」朋友的太太一再叮嚀。

魚端上桌時,熱氣騰騰,香味滿溢。鰣魚以火腿、冬菇、酒釀等清蒸之,不去魚鱗,只由部長熟練地將之撥開。有人說鰣魚鱗片是脆的,可以細細咀嚼,也有人說鰣魚的脂肪藏於魚鱗與皮膚之間,故應先吮其汁,再吃魚肉,是多重享受。

我先在背部夾起一塊雪白的魚肉,很聽話地細細去掉魚刺,才小心奕奕放進嘴裏,果然肉質細嫰,味道鮮極。我又在近魚腹之處再夾起一塊嚐嚐,啊這口更加不得了!油香四溢,滿口芬芳。此外魚皮也好吃,比我們常吃的桂花什麼的厚多了,膠質豐富。

另一位座上客是杭州人,忍不住提醒我們幾個「港燦」:這蒸魚的湯汁亦鮮甜無比,大家用來送飯,千萬不要辜負了它。

一頓飯下來,其他菜也是極好吃的,可我記得的,只有這尾鰣魚。也許其肉質之嫰,並非獨一無二;其味之鮮,也不算舉世無雙;可是那豐腴的油香,我卻想不到有別的魚可以代替之。嫰、鮮、甘加起來,鰣魚真是充滿誘惑!儘管如此,卻誰也不能肆意地大口大口吃鰣魚,因為魚肉中細刺如毛,必須耐著性子,一一挑去後,才能珍而重之地入口,真是可惱可恨──嘆人生美中不足今方信。

其實現在並非吃鰣魚的季節。鰣魚最鮮美時,乃在春夏之交的產卵期,其時牠體內儲備的脂肪最多。古往今來,嗜吃鰣魚的名人多不勝數,除張愛玲外,另一位代表人物是蘇東坡,他曾作詩云:

芽姜紫醋炙銀魚,雪碗擎來二尺餘。尚有桃花香氣在,此中風味勝莼鱸。

想來大文豪未必是最嗜吃的,但必然是最能把食物寫得活色生香者。

(覺得欲罷不能的朋友,可以看這篇文章:「人生三恨,又見鰣魚」,來自一個叫「吳恩文之快樂廚房」網誌)

1 comment:

seikomatic said...

有刺方可慢嚼嚐鮮。

不過困難中找樂趣就非易事 : 老細炳我可能因為佢生cancer,就死所以將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