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2, 2011

《愛》──張愛玲

周日午後,讀林沛理新書《玩起中文》,其中提到張愛玲一篇備受傳頌的散文《愛》:

張愛玲的散文《愛》只有三百字,但那句「噢,你也在這裏嗎?」卻為愛情得失的身不由己下了一個韻味無窮的註腳。

不記得有沒有看過這短文,上網去找,原來它的斷章片句早已被大大小小文人引用過無數次。一口氣讀畢全文,的確「韻味無窮」。 實在喜歡,把它全文抄下來:

這是真的。


有個村莊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許多人來做媒,但都沒有說成。 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後門口,手扶著桃樹。 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住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的說了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她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各自走開了。


就這樣就完了。


後來這女人被親眷拐子賣到他鄉外縣去作妻,又幾次三番地被轉賣,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老了的時候她還記得從前那一回事,常常說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後門口的桃樹下,那年輕人。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原刊1944年4月《雜誌》月刊第13卷第1期)

6 comments:

Karen said...

想起這首歌~

原來你也在這裡

作詞:姚謙 
作曲:中島美雪 
編曲:屠穎

請允許我塵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過去
滿身風雨我從海上來 才隱居在這沙漠裡

該隱瞞的事總清晰 千言萬語只能無語
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 喔 原來你也在這裡

啊 那一個人 是不是只存在夢境裡
為什麼我用盡全身力氣 卻換來半生回憶

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贖心情
在千山萬水人海相遇 喔 原來你也在這裡

dfpoon said...

這不就是《半生緣》的原型嗎?

舞了 said...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崔護

舞了 said...

又,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欄柵處。"

LungZeno said...

我覺得跟樓上的詩和詞有分別,那短文是很淡淡的,純用敘事傳遞了感覺,用唯一一句對白,對白內容本身也是敘事,對白當中存在兩個自然又淡淡不過的助語字,是一句打開話題用的廢話開首問句,一切都那麼自然,一點都不驀然,只有好的生活設計能媲美,是沒有存在感的設計,短文尾兩段用同樣自然的方式敘出了那份最初始的淡淡情感。

五珍 (Jan Ng) said...

我也在看林沛理的這本書,在這裡看到《愛》的原來,乾淨利落,卻又餘音裊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