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7, 2011

我和我的喬布斯

續上文,每人心裏都有一個屬於他的喬布斯,那是「教主」對他影響最深遠的部份,是每次念及總會觸動內心深處的部份。

我認為喬布斯不止是個創業家、藝術家,更是個偉大的推銷員。而他最擅長推銷的,其實不是電腦、也不是電話,而是他的品味,和對生命的激情。

關於我和我的喬布斯,讓我只說三件事:

第一,他在史丹福大學的演講
我相信這個不長於十五分鐘的演講,是史上打動最多人的演講之一,而好好地把這個演講從頭到尾聽一次,也是每個人一生中最值得投資的十五分鐘。

在這十五分鐘裏,喬布斯講了三個和他自己有關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connecting the dots。人往往無法預計未來,不知道今天做這件事,十年後會產生什麼作用。但一旦往回看,今天種種果,原來都有往日因──所以喬布斯說,你要相信這刻的決定是忠於自己的,這才是為明天做的最佳計劃。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第二個故事,love and loss。喬布斯是「少年得志大不幸」的表表者,二十五歲已創辦了自己的公司,身家逾億,卻在三十歲那年被攆出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身敗名裂。但挫折沒有擊倒他,他發現自己雖然離開了蘋果,卻仍深愛電腦這個行業,這種熱愛支持著他繼續向前,終於帶來十年後的「史上最偉大」回歸。
Sometimes life hits you in the head with a brick.  Don't lose faith.  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第三個故事,death。喬布斯第一次被診斷患胰臟癌時是在二零零四年,那是他當時最接近死亡的一刻。那刻他悟道:死亡是生命最大的發明,它逼你做抉撰,逼你審視此刻你是不是在做最想做的事。
almost everything - 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 all pride, 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 - 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 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話說喬布斯經常以「如果今天是我在世上最後一天,我現在還做不做這件事」來作決定。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在停車場發生。那刻他已掏出車匙,準備驅車回公司開會,但同時很想約會一個女人,他就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今天是我在世上最後一天,我該去開會,還是去見這個女人?他選擇了後者,那人後來成為他的妻子,並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關於我和我的喬布斯,第二個值得講的是蘋果產品。

我擁有的第一個蘋果產品是iMac。當時我正需要換電腦,但對於形形色色的型號、功能、更新、防毒…卻完全無從入手,不知怎樣選擇,弄得頭大如斗。其實一部電腦對我來說,只需三個功能:文書處理、上網、看影碟。於是我買了iMac,並且十分滿足。然後,我開始擁有iPod、iPhone和iPad。它們從不令我失望。

喬布斯自己曾說過,他幸運地處於科技和藝術交匯的年代,科技產品在他手上,展現了個性,流露出美感。他最成功的,不是決定做什麼,而是決定不做什麼──電話為什麼不能只有一個按鈕?手提電腦毋需CD-drive;電腦的選擇不要多,專業與家用、桌上與手提各一便好。諸如此類,能減便減。這種簡化的美學,後來演變成一種品味,一種生活態度,一種…精神(說喬布斯是精神領袖,他實在當之無愧)。

第三件值得講的,是喬布斯讓我思考人和時代的關係。

我認為喬布斯是不可替代的。這不僅僅指他的天才和魅力,更因為他身處在最適合的年代和土壤上。

前文我曾引述指,今天不少電腦巨擘,包括喬布斯和其「宿敵」蓋茨,皆生於一九五五年前後。他們二十歲左右時,美國正領群雄之先,開始進入電腦年代,而喬布斯不早不遲,正好趕上這個浪,隨著這科技的興盛,攀上人生巔峰。

而他和蓋茨之間的恩恩怨怨、離離合合,不但為二人的故事添上傳奇,亦讓他倆互相輝映──能夠被蓋茨/喬布斯視為對手,畢竟是一種「認同」。他倆的旗鼓相當,既造就兩個偉人,亦造就一個時代。即使下一個年代有機會孕育出喬布斯,還可以同時孕育出蓋茨嗎?

關於喬布斯,實在有太多值得寫、值得深思、值得懷念的地方。我只寫三件事,留下一點空白,讓你也有空間,寫你和你的喬布斯,反省他如何改變你的生活,作為向他致上的最後敬意。

***

相關連結:
《星火燎原》──教主的故事你又知多少?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喬布斯

7 comments:

Joel said...

http://youtu.be/_5Z7eal4uXI

巳成絕響...但我慶幸在他們同一時代成長,見證他們的成與敗, 此生不枉...

舞了 said...

我是94年開始用PC的, 一開始就是用Mac機, 那時的萍果在市場上的影響力已有如江河日下, 英雄氣短之勢. 當時Microsoft的產品發布會多是在當時最高檔的灣仔君悅舉行, 公關頭兒那份氣焰連記者都感到渾身不自; 但在而萍果我去的是其公司一個不是太寬敞的conference room, 他們的團隊真的很IT, 很隨意, 而demo亦偶有失準. Mac機從來都比用Window的PC機貴, 即使去到那個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萍果給我的感覺就是始終如一 ─ 好有性格.

星塵 said...

saw at somebody's facebook "Three apple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the apple Eve ate, the apple that fell on Newton's head and the apple created by Steve Jobs."
which I believe is very true.

lazyyin said...

我初次接觸電腦,亦是Mac機,是93年。
當時的我連什麼是Hard Disk,什麼是Ram,毫無概念。
當時用的是IIci,系統還是Mac OS7.1。一踫上才知:「乜原來電腦係咁易用㗎?!」,即時愛上了。
感謝Steve Jobs,他堅持各樣產品要簡單易用User Friendly,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他的離去,我那天看著新聞報道,哭了兩三遍。

芸生 said...

喬布斯的人生

早上起床後用Macbook看新聞,獲悉喬布斯已離開人世,坐車上班時用iPhone上網,重溫喬布斯的一生經歷,不知不覺間,喬布斯已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做到老子所說的「死而不亡者壽」。

我要說的不是喬布斯的成就,因為這無法倣效。我要提出實用的一點,就是喬布斯的人生,只要願意,任何人皆可從中吸取智慧,活出精彩無悔的一生。

喬布斯說:「我熱愛我所做的事。」就是如此簡單的一個信念,推動他走出不平凡的道路:退學流浪、創辦科企、改變世界……反觀大部分人受社會既有觀念影響,總會選擇一些「穩定」、「搵錢」的學科與行業,結果發現學習乏味,工作枯燥,度日如年。其實,惟有投身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業,才可能獲得最大的成就與快樂。

不少年輕人胸懷大志,經常嗟怨時不我與。這些人應該撫心自問,定下理想之後,自己是否真的為此付出了足夠努力?喬布斯的人生之路挫折重重,甚至被自己創辦的公司掃地出門,但他沒有因而氣餒,轉而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用實際行動證明成功不是偶然,也不是單靠天分,最重要的是勤奮與毅力。

理想需要堅持、不懈追求、不斷突破,正如喬布斯死在事業高峰之上,終其一生沒有停下腳步。

五珍 (Jan Ng) said...

我沒有iProducts,近日報章專欄也開始論喬布斯的功過,但我對他也是欣賞的,所以也為他畫了一幅畫:http://treasurehutt.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html

hkeric said...

http://techorange.com/2011/10/13/dennis-ritchie-creator-of-unix-and-c-dead-at-70/

人們只認識steve job,不知是可笑還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