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0, 2011

能吃,不要省

農曆新年將至,又是大快朵頤的時候。

說到吃,近年健康飲食文化大行其道,一提到蘿蔔糕、年糕、煎堆之類應節食品,人們首先想到的不是好吃不好吃,而是高糖高鹽高脂等有損健康。

美食與健康,怎樣取捨?

我想起最近剛看完的Julia Child自傳My Life in France。這位「史上首位方太」在六十年代、電視機剛剛啟用時教美國人煮法國菜,對當時習慣以垃圾食物裹腹的美國人而言,貢獻好比發聾振聵。Julia畢生最大愛好便是煮和吃,她丈夫是外交官,二人又無小孩,最有條件周圍觀光四處吃,和結識許多同樣愛吃的朋友。她寫的這本書看了令人很快樂,因為描寫的不是吃,便是見朋友,或者和朋友一起吃。

Julia發現,大部份廚師都很長壽(她本人也活到耋耄,九十二歲才離世)。以現今的健康標準來看,這似乎不大合理,因為廚師都很愛吃,又喜歡喝酒,飲食一定過量,也不見得常做運動,怎可能活得這麼長?

我想最有可能的解釋是:愛吃的人比較快樂,而快樂令人免疫力更強、更健康。
愛吃的人為什麼快樂?一來美食本身就令人愉快,二來愛吃的人也物以類聚,僅夠供應小貓三四隻的食物如何滿足口腹之慾?最好和大群朋友一起據案大嚼──高朋滿座,幌籌交錯,身邊都是你喜歡的人或喜歡你的人…生活常常如此,豈會不快樂?唐代的李白必然深明此道,所以才寫出了《將進酒》的豪情: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記得第一次吃大閘蟹的時候,男朋友教道:一隻大閘蟹已足以令當天吸收的膽固醇超標,既然如此,不如一口氣多吃幾隻,反正吸收不了的也會被排掉,比每天心思思按捺著只吃一隻更健康。這歪理聽來太有說服力,由是從此面對美食,更加肆無忌憚,每每開懷大嚼、想吃便吃、能吃絕不省,更加不會忍。

這樣吃法肯定長胖?呵,不不。面對可口的食物,當然得放開吃,相反,能不吃便不吃。

我有個朋友,中學被送到外國寄宿,學校伙食難以下嚥,自己又無法煮食,怎麼辦?一天他買了大包新鮮蔬菜回來,洗淨了生吃,什麼也不加,竟然美味無比!他吃東西的經驗從此開竅。

另一個朋友,婚後立下志願一年只置若干新裝,省下的錢幾乎都花在食物上,可以的話儘量買新鮮、有機食物,小兩口煮食也清淡。最近她發現新大陸:原來生吃的有機青瓜,很清甜。

我上班的地方在工業區,食肆以茶餐廳為主,且不談食物有多油膩、多咸、多重味精,最主要是太難吃。方圓十里,最好吃的可能是大家樂。半年前一個晚上,我發現自己已連續吃了四天大家樂,滯滯地開始受不了。次日在Citysuper買了一大盒早餐穀物帶回公司,配低脂牛奶,再加一個水果,便是晚餐。剛開始時一到下班時分便飢腸轆轆,不久已習慣,回到家裡也不餓。我挑的榖物全是烘製的麥片、果仁和乾果,完全不加糖不加鹽,又無防腐劑,味道居然不錯,而且吃久了開始有「副作用」:味蕾比以前敏感,開始嚐到食物真味,可是若碰上加工食物,也更加受不了。

你看我寫這文章真是自相矛盾:又說要大吃大喝才快樂,又說要吃得少才健康?其實這和投資的道理一樣嘛,就是要趨利避害:對優質的股票你要貪心,對劣質的自然要恐懼。撇開生存需要,吃東西的目的就是要令自己快樂,覺得吃了更快樂的便多吃,吃不下嚥者當然少吃為妙。

轉眼便是農曆新年,快趁這機會呼朋喚友、開懷大嚼,人生得意須盡歡啊!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Obama's Speech at Tucson Memorial



整整一個星期都抽不出時間好好介紹這段影片,現在才談頗有點明日黃花,但這麼好的演講實在不能不提。

美國亞利桑那州發生槍擊案,六人死亡,一名國會議員重傷。奧巴馬上週出席槍擊案的追思會,發表了一段非常感人的演講。我最喜歡這個演講之處有三點:

第一,對每一名遇害者,奧巴馬都點名簡述了他們的生平,對每一名救人英雄,奧巴馬亦點名稱讚,並讓群眾向他們致敬。這些介紹說得真摯、生動、平易近人,你會覺得在這位總統心目中,每一位美國國民都是獨特的,每一位美國國民的生命都值得尊重。

「These men and women remind us that heroism is found not only on the fields of battle. They remind us that heroism does not require special training or physical strength. Heroism is here, in the hearts of so many of our fellow citizens, all around us, just waiting to be summoned — as it was on Saturday morning.」

第二,槍擊案發生後社會出現想當然耳的分化,但奧巴馬重覆了兩次:That we cannot do。他說,我們不要互相指摘、不要遷怒別人,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療傷、是互相扶持、是加倍珍惜眼前人:

「Rather than pointing fingers or assigning blame, let's use this occasion to expand our moral imaginations, to listen to each other more carefully, to sharpen our instincts for empathy and remind ourselves of all the ways that our hopes and dreams are bound together.
After all, that's what most of us do when we lose somebody in our family — especially if the loss is unexpected (...) So sudden loss causes us to look backward — but it also forces us to look forward; to reflect on the present and the future, on the manner in which we live our lives and nurture our relationships with those who are still with us.」
最令人感動的是最後一部份。奧巴馬說,我們或許並不認識這些遇害的人,但我們從他們身上看見自己(「We may not have known them personally, but surely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這中間有生死相許的愛侶、親切的老太太、盡忠職守的公務員、和對世事充滿好奇的九歲女孩。
尤其是這個在九一一慘劇當天出生、叫Christina的小女孩,特別讓人感到惋惜。奧巴馬說:
「 in Christina we see all of our children. So curious, so trusting, so energetic, so full of magic. So deserving of our love. And so deserving of our good example.
(...)I want to live up to her expectations. I want our democracy to be as good as Christina imagined it. I want America to be as good as she imagined it. All of us — we should do everything we can to make sure this country lives up to our children's expectations.」
奧巴馬再一次讓美國人感到自己是整個美國大家庭的一分子,呼籲大家團結一致。他更以一個小孩的眼光來鞭策自己,表現得謙卑、真誠,愛民如子。最令人激動的一刻,是當奧巴馬提到被槍擊的國會議員首次睜開眼睛時,重覆了四次「Gabby opened her eyes」,語調一次比一次激昂,台下無不動容(其中表現最肉緊的是一直坐在台下的Michelle Obama ﹣我懷疑她和朱麗倩應該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因為她們的老公都是這樣充滿魅力的萬人迷啊)。
如果我是美國人,給我再選一次,我仍會選奧巴馬,因為我實在太喜歡他了。
要不,若Steve Jobs有什麼三長兩短,而奧巴馬又選不上總統的話,我希望他會考慮到蘋果電腦應徵CEO﹣畢竟世上渲染力和「教主」Steve Jobs旗鼓相當的,除奧巴馬外別無他人。何況,連醫改都能推銷成功,賣電話對奧巴馬來說應毫無難度吧。
***

是次演講的文字足本
Obama bouncing back - 偉大的政治家把握每次災難化危為機,對比我們親愛的香港高官們,卻把每個好好的機會變成災難。Can't we deserve someone better?
黃永評論文章:「...當中最觸動人心的,相信是以下這句話:
「在大家的分歧激化之時……我們更須確保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對話,乃用以療傷,而非傷害對方。」 (……in a way that heals, not a way that wounds.) 讀到這一句時,我想起了唐英年那句「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很容易車毀人亡」--兩句說話放在一起,高下立見自不用說,但那是幾近天國與地獄的落差,是「療傷 Vs 創傷」之別。」

Friday, January 14, 2011

工作抑鬱

自從開始協助敝報的社評工作後,每輪到我負責寫的日子,一回到公司,心情立即變得抑鬱。
和女友通電郵時抱怨,她這樣回覆:

「冇得寫你仲抑鬱呀!」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經濟學人》不久前有篇探討「快樂」的專題文章引述研究指,失業是最影響美國人快樂與否的因素之一。
這十分合理。因為工作不但是大部份人維持生計之道,也是主要的社交平台、生活的重心。
如果失去工作,每天無所事沒有著落,還要擔心坐吃山崩,壓力肯定不輕。
所以如非必要,實在不能輕言辭職。

而且若遇上丁點挫折便動輒請辭,那和大學畢業、剛踏入社會工作的新人有什麼分別?
我一些已成為中層管理者的朋友說,工作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湊」這些新人。
新人們能力不高,但脾氣絕不小。你好言給他在工作上提點兩句,他馬上使臉色給你看;若你說話語氣重了幾分,他嘴一扁,臉一漲,馬上就要下淚的樣子,不旋踵便端上辭職信。
於是你得說好說歹,使出服侍老奶奶的渾身解數來勸他回心轉意,說不定還要賠小心。
不是沒了他不行,而是換了別個,仍是一樣的貨色,還得一二三重新教起,折騰了誰?

當然,雖說辭職不能輕率,但若真的不適合決心要離開,上班比不上班還抑鬱的話,那就必須當機立斷,絕不能以拖待變。
一個朋友喊辭職喊了足足兩年,但仍安坐在原先崗位上,只是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望之一大股負能量迎面而來,令人避之則吉。越留得久,另覓高就的動力便越低。
相反另一個朋友,在一間大機構裡飽受人事折磨,轉工不到三個月已近情緒崩潰,她毅然辭職,結果舊公司知道後馬上邀她回巢,頂替其前任上司跳槽後留下的空缺!真是罕見的幸運女。

比我小幾年的M最近也受不了轉工,她說在遞了辭職信的那一個月裡,「求神拜佛千萬不要死去」,因為眼見令人窒息的工作環境快要過去,新生就在前面;正式離職那天起,她「求神拜佛千萬不要病倒」,因為她需要好好享受生活。
此後三個月,她日程表滿得密麻麻:旅遊、見朋友、看書、看戲、到大學旁聽、學結他…充電完畢後重新開始,我對她充滿信心。

工作抑不抑鬱,總結就是一句話:切勿又要怨又要做。
如果要抱怨,那就不要做,乾脆蟬過別枝吧,說不定從此海闊天空,你不主動求變,機會永不從天而降;如果決定做,就請勿抱怨,好好發掘工作的意義,在現有條件下儘量增加自己的本錢,做出成績與否還在其次,最重要是千萬不要喪失鬥志。因為到了柳暗花明的一天,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妥當的人。

我也下了決定:每次寫完社評之後感到抑鬱,便到這裡發洩一番。
除了能提升情緒,說不定可以增加產量呢。這樣想又覺得日子還算過得不錯。

***

另一篇更值得新人看的文章:
區家麟:如何在見工時撼頭埋牆

Saturday, January 08, 2011

我愛劉華

新年與家人去看劉德華的演唱會,中途朋友發短訊問怎麼樣,我毫不猶疑便回覆:

「劉德華真係好靚仔!」

頓了一頓,再補一個:「勁靚仔!」

後來朋友問我,從來沒聽說過你迷劉德華,況且你也不是今天才覺得他長得帥啊,怎麼忽然表現得一如毫無抵抗力的粉絲?

我也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些不尋常,可是當晚的氣氛卻令人情不自禁──我置身於千千萬萬來向劉德華「朝聖」的歌迷中,深受感染。

劉德華一出場,歌迷們便尖叫:「好靚仔呀!」,他擺一個殺死人的甫士,歌迷們又歡呼:「我愛你!」,台上的劉華,非常心滿意足。他問他的歌迷:

「我入行三十年了,我堅持,因為我喜歡當巨星的感覺。可是你們呢?你們的回報是零,你們又為什麼堅持了三十年呢?」

歌迷們以排山倒海的掌聲和尖叫來回答他。劉德華不是在問問題,他是在誠懇地答謝歌迷們的愛,是這點讓他們義無反顧地擁護他。

是,劉德華很自戀。他知道自己長得帥、喜歡聽別人讚美他「好靚仔」,可這又如何?He deserves it。

置身演唱會中,你會發覺劉德華的歌迷是跨年齡、跨階層、跨功能組別的。小孩喜歡他,少女喜歡他,和他一起成長、如今可能已嫁作人婦的「中女」喜歡他──連帶把自己的丈夫或男友也拉進來,還有他們的父母、祖父母,都喜歡劉德華。

劉德華入行三十年,你可能錯過了他在《神鵰俠侶》中演繹的楊過,那瀟灑與痴情後無來者;但你未必錯過《天若有情》的華Dee,他對青春的義無反顧與愛得不羈浪漫,教整整一代少女心碎;你可能錯過《法內情》,不知道他曾演活一個乖仔律師的孝感動天,但你無法忘記《無間道》裡,那混淆自我的臥底警員劉建明。

劉德華參演了超過一百部電影,水準當然有參差,而他擔綱的角色裡,忠奸正邪古惑俠義大人物小人物…都有,但不管台上的劉德華扮演的是什麼人,台下真實的他,非常貫徹始終:人們喜歡他正直、努力、好學不倦、永不言敗。

作為一個藝人,劉德華可能唱歌及不上陳奕迅、演戲比不上劉青雲、舞跳得沒有郭富城好…但劉德華的總得分,一定是他們之中最高的。他雖然出道不久便走紅,可是一路以來荊棘不斷,能攀到今天的位置,憑的不是運氣,是努力。電視台不讓他擔正演韋小寶,他花盡心思演好二線角色康熙;他一開始唱歌,別人便賭他歌途就此止步,可他硬不服輸,歷年下來,他是香港擁有最多歌唱獎項的人;人家說他跳舞不行,他默默苦練,近年還請最好的老師教拉丁舞。他還學變臉、練書法、打保齡球!

這場演唱會裡,劉德華唱的歌不怎麼樣,可是看著他以不同的電影形象出場(啊,尤其是那一身火紅的鐵騎士造型!),我才發現原來劉德華和我的成長歷程這樣密不可分。怪不得電影《金雞2》把劉德華設計成已連任八次的香港特首,他可能是最多香港人喜愛和認同的公眾人物,而他本身也最能表現香港人不問出身、不服輸的精神。

我愛劉華,也不是完全不可理喻啊。

***

看完演唱會後我重溫《天若有情》的片段,才發現它充斥大量代表浪漫的電影符號,難怪少女時代被迷得暈頭轉向。過去以為這電影賣的是不羈的愛情,現在發現它賣的是短暫的青春。最要命的是電影的插曲,原來全部出自早逝的Beyond黃家駒。《天若有情》是香港愛情電影的經典,地位難以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