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不再讓你孤單》


剛出道時,「性感女神」舒淇沒有什麼女觀眾緣,但現在的她,越來越討女觀眾歡心。最近她在《不再讓你孤單》中演屢遇感情挫折的「港女」李佩如,相信可以令更多女性喜歡她。

李佩如是個好勝的女人。她隻身從香港跑到北京打拼,愛上一個有老婆的男人,對方不但傷了她的心,更騙了她的錢;她遇上方鎮東(劉燁),最初不過當他是「觀眾兵」,在酒醉、失落、孤單的時候, 作為可靠的依賴,但其實她有情有義,在知道鎮東患上「腦退化症」後,反而決心與他廝守,因為她堅信只要和相愛的人一起,日子就不再難過。

電影有一幕,她喝醉了,感懷身世,問「為什麼啞巴都有人要,我卻沒有」,楚楚可憐。她父母不關懷她、卻要她每月供樓,事業不順遂,屢遇挫折…表達了不少「外強內弱」的女性心聲 。角色李佩如和《非誠勿擾》的笑笑有些相似的地方:愛上有老婆的男人,深深受傷,幸好身邊有一個對她一心一意的人,一直守候。不同的是,《非誠勿擾》的笑笑感情至上,而《不再讓你孤單》的李佩如,卻有一番在事業上爭強好勝的心。

關於這點,導演在一個的專訪中,提到他的看法:

「戲中的港女佩如(舒淇飾)又靚又叻,其實有不少弱點和盲點…我自己認識不少在北京工作的港女, 做銀行、開茶餐廳,很成功,勤力是最大因素,所以戲中的命運弄人是虛構的。戲中黃秋生有一句對白:『想不到你們香港女仔咁有情有義。』是我用來讚港女的, 也是描寫香港人,這話雖老套,但我們香港人始終有道義。」

電影的「感動位」不少,其中有這一幕:劉燁決定把房賣了,借三十萬予舒淇開店,好友黃秋生怕他被騙,提醒他:這不是你的責任啊。劉燁說,這不是責任的問題。我喜歡她。

他喜歡她,從第一眼開始便愛上她,所以剛開始時她使喚他、使性子要他隨傳隨到,他沒有怨言。後來有一幕,舒淇說,如果明天我便死去,今天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無憾;劉燁道,其實那天你喝醉了把我吻得一塌糊塗時(指第一次見面),我也已經無憾。他對她原來一見鍾情,真令人感動。

如此角色與劇情,豈不「冧死」女觀眾。少有地沾手文藝片的導演劉偉強(《無間道》、《古惑仔》),這次雖沒有令我流淚(似乎在節奏或劇情推進的拿捏上,仍欠了一點點),但他拍得實在用心。

看電影的時候我常想,一套電影沒有歹角行嗎?原來當一套電影沒有歹角時,命運就會作弄人。就如這套《不再讓你孤單》,男女主角都有情有義、矢志不渝,連配角都好,但他們的路,卻充滿荊棘。

又,看了Wordy的介紹,才知道導演了用了其中一首歌作電影配樂,好聽極了:



(後記:我誤會了,此曲是另一套電影的插曲,但既然好聽,便讓它留在這兒,將錯就好了)

Friday, May 27, 2011

鋤大D

其實沉迷iPad的不止我的貓;最近我也玩得上癮──用iPad App上網玩「鋤大D」。

試過開出來就是一手好牌,四隻2,一對A,只要不亂打,贏的機會率是99%。可惜運氣不佳,是該局最後出牌的,頭三位每人先出了五隻,輪到我時,再好的牌也不能大殺三方,贏是贏了,不過癮。

又試過一手爛牌,pair5, pair 6, pair 7, pair 8,最大只是紅心K,蛇花夫俱無,而且不是第一個出牌,心想只要不「炒」已經額手稱慶。豈知運氣好得離譜,前面出了一對3後,竟讓我有機會連續把所有對都出光,那局成了贏家!

情況最多的兩者之間,牌不好也不壞。但假設運氣好,比如說有街磚3或上局贏了可以先出,那還有一點機會──贏是沒望的,至少不要輸得太難看。又或者上家對你有幫助,你想出對他先出比你小的對,你有花他先出蛇,僥僥倖倖,食正條水,又可以玩得不錯。

最可憐的是一手爛牌,又沒有機會出,乾著急;或者牌不錯,但每每被人「食住」,還是出不了,最終被雙炒。前者若是爛命一條,後者大概是「懷才不遇」吧。

這樣看來「懷才不遇」始終還是牌不夠好。如果牌夠好,如前述的四隻2一對A,無論如何也可以憑己之力殺出重圍。

當然人生的命和運沒有鋤大D那樣簡單。想到這裏,好奇那些會算紫微斗數或八字的人,會否一看某人命格,咦,A夫佬三隻2,最小還是紅心8,也不必再算下去,便斷言:一生順遂,大富大貴。考功夫的大概是那些湊不成組合,或只有34567加一對Q,最大街磚2的,說差不差,說好也好不到哪兒去,很難下定論,只能忽悠,如:有晚福,越往後越順遂;或者,若遇貴人,化險為夷;又或,只要能把握機會,必成大器,之類。

而且八字看來爛得不行的也不一定必輸無疑,若遇合適天時地利人和,說不定峰迴路轉,居然成一時梟雄呢。

貓貓玩iPad

人家的貓貓也玩iPad,但怎麼看也沒有自己的貓貓玩得那樣可愛。
半歲的「新寵」小六,是家裏三隻貓中唯一把iPad玩得入迷的,笨手笨腳的模樣十分逗趣。

Tuesday, May 24, 2011

My Little Airport - 西西弗斯之歌



看到朋友在FB上分享這首歌,十分喜歡。
簡單的歌詞,悅耳的聲線,舒服的旋律,訴說一個「想通了」的故事。

大家都聽過希臘神話西西弗斯的故事。他受到諸神的懲罰,要把巨石推上山,可是每趟完成苦差後,巨石又會滾下,西西弗斯唯有重新開始。他日復一日地推石,天天受折磨。

填詞的林阿P說,後來西西弗斯終於想通,他不能改變自己不斷推石的命運,卻能調整自己的態度,當他不再懼怕推石的艱辛時,就可以蔑視諸神的懲罰,在心中做個自由人。

這一刻或許你因為日復一日的折磨感到很痛苦,想放棄,但你要知道,世上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有「西西弗斯」,只是表現的形式不一樣:有的是健康,有的是工作,有的是家庭。這都是人生的歷練,你無法改變,但你可以嘗試快樂地過。想通了,你就是個自由人。

Friday, May 20, 2011

億元六合彩之夢

Richard Wiseman在Paranormality這本書裏提到,曾有一個電視節目主持人(Paul McKenna)在六合彩攪珠那刻,號召過百萬觀眾,集中意志力在某七個數字上,嘗試「影響」結果。

卒之中了三個字。

今天全城一心想買六合彩,個個都想中一億,這個訊息很強烈;可惜沒有人「整合」大家的意願,即使意志力真的有效,每個人只想著自己的數字,等於個個數字都有機會,結果亦是random。

吖,不過朋友眾多的人還是可以試一試,祝各位好運!

《一個人的經濟》

甚麼水平的人,看出甚麼水平的事。大都會單身人士愈來愈多,廿餘歲女生看到的是將會孤獨終老,忙不迭參加「變身」作戰計劃,目的是要盡快嫁出去;「趨勢大師」大前研一看到的卻是「一個人的經濟」下,龐大的商機。

自九十年代樓市泡沫後,日本經濟低迷了超過20年。日本人並不缺錢,但他們不消費。人們遏抑消費慾,經濟因此喪失活力,更加走不出低谷。大前指政府與企業無法催谷人們消費,因為他們錯判現狀:日本已徹底進入「成熟國家」,若以經濟成長為前提的「開發中國家模式」來制定策略,產品當然賣不出去。

在日本,人們在大多數情況下極之節儉,平日吃穿都是廉價品,但在特別的日子,卻會大破慳囊,犒賞自己。大前形容,這是「平日吃50元的便當、假日住五星飯店」。

我發現香港的情況也類似。許多上班一族平日不過吃大家樂、穿G2000,但周末約在甚麼地方聚會?最時尚的,莫過於在樓高100層、飽覽維港美景的 Ritz-Carlton吃下午茶;連續幾天復活節假期,又往哪兒去?最好是到東南亞吃喝玩樂,晚晚住5星級酒店也在所不惜。

消費兩極化,還表現在另一方面:貴的要獨特,平的要超值。過去日本人崇尚奢侈品牌,但漸發現名牌的價值與其價格未必劃上等號,大眾化品牌一樣能提供優質產品,而且名牌早已不能滿足成熟社會消費者的虛榮心(全世界仍對名牌趨之若鶩的,恐怕只剩中國),故日本人開始追求消費品的獨特性。

只要商品擁有故事、獨特性、好玩等元素,消費者即使一擲千金也很樂意;否則,再割價也不會得到青睞。典型例子?蘋果產品。大前指出,一件產品要賣得貴,絕不能僅提供功能,必須創造「知覺價值」。最平與最貴的手錶,功能一樣,價錢豈止相差百倍?分別就在這裏。

以上是一些成熟國家的消費模式,配合單身人士愈來愈多的趨勢,就發展出截然不同的市場。如果想把握「一個人的經濟」,企業必須重新定位。

香港也正受「一個人的經濟」衝擊,如現在新落成的樓盤,不少都走精緻小巧路綫,瞄準的就是薄有積蓄的單身男女;又如超市開始提供小包產品,方便一個人煮食。但香港同時受另一股更大的消費浪潮牽引,那就是內地遊客搶貴香港,從高檔產品到日常用品都不能倖免,令香港市場全國化。兩股浪潮交織下,香港的消費市場會變得怎樣?港人如何安身立命?希望有香港的大前研一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刊於《經濟日報》

Tuesday, May 17, 2011

今天開始游泳

反正已曬黑了。

喂,小六百厭精,你無份呀!

Sunday, May 15, 2011

必須嚴懲虐貓兇徒之二

接上文必須嚴懲虐貓兇徒

有兩點跟進:

第一,我把有關虐貓的新聞及要求施壓加重刑罰的訴求,電郵了給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的CEO兼創辦人Jill Robinson,得到她的迅速回應,同意香港殘酷對待動物的懲罰極不恰當,並表示會繼續游說工作。

此為她的電郵全文:

Hello there Leona, good to hear from you - I'm responding to your email from our bear sanctuary in Chengdu where I'm here on site until next weekend.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ose poor cats -like you I have several rescued stray cats and cannot bear to think that those you mention have been treated so cruelly.


I can only reassure you that we are part of the lobbying force in Hong Kong appealing for higher penalties which are ridiculously inappropriate at the present time.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depends on people to treat animals well - and papers across the world clearly acknowledge this as part of community stability. That Hong Kong is so behind in levying serious penalties is pitiful and again we encourage more serious endeavours to help our animal friends.

Thank you for helping and supporting us over the years and if I can be of any more assistance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get in touch.

Have a good Sunday, with warmest wishes, Jill
Jill Robinson MBE
Founder & CEO
Animals Asia Foundation

第二,我亦把前文及我與Jill Robinson的電郵往來,轉交予立法會議員陳克勤,期望他會作出跟進。
其助理表示,陳克勤有養狗,也格外關注動物權益,並正敦促當局成立「動物警察」加強執法。
希望一切會有進展。

我知道現在所做的微不足道,說不定虐貓兇徒還躲在一角冷笑,嘲弄一切如此不給力。但一切巨變都由小事開始,我現在行動,希望得到你支持。

又,請教有為動物爭取權益經驗者,如我現在所做的方法不足以對症下藥,請提出意見。

必須嚴懲虐貓兇徒

昨晚我在睡夢中數次醒來,每次重新合上眼,就想起這張照片:



這隻只有幾個月大的小貓,在被虐待致死之際,多麼痛苦,多麼渴望得到拯救。
牠和我家的「新寵」小六長得很相像;我家小六,其實也是一隻寄居垃圾站的流浪貓,只是牠遇上的是好心人。


我不能忍受小動物遭受殘酷對待。我不知道憑一己之力可以做些什麼,但有幾點想說:

第一,請向立法會議員施壓,必須提高殘酷對待動物的懲罰。
根據《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人士殘酷對待動物的最高罰款20萬元及監禁3年。這不足夠。一個殘酷對待無辜小動物的人欠缺基本同情心,你不能憑教育、宣傳、勸勉、講耶蘇…改變他們,必須加大刑罰,才有足夠阻嚇力。
  
蔡素玉議員曾於二零零八年向立法會查詢過去兩年虐殺動物的檢控情況。在零六及零七年間,引用《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的檢控個案總數只有七十二宗,被判監禁的只有九宗,平均被判處六週;而平均定額罰款只是一千六百餘元。

這具足夠阻嚇力嗎?

第二,請向執法者施壓,絕不姑息殘酷對待動物的兇徒。
一個文明的社會絕不能容忍這些不人道的行為。近期數宗虐貓事件曝光後,傳媒的高度重視反映了市民對此深表關注,很多人希望兇徒得到應有懲罰。兇徒肆無忌憚犯案,就是因為這些無辜的流浪貓沒有抵抗力、沒有依靠。執法者能對此容忍嗎?

有足夠文獻證明,連環殺手通常有虐殺小動物的前科,這點警方比我更了解。不說別的,我們談常識:一個會對無辜小動物下此毒手的人,他對怎樣對待其他比他弱勢、欠反抗力的人──小孩、老人、傷殘人士…?

執法有難度,我們能理解,關鍵是警方的決心。不殺一儆百,如何減少類似虐殺事件繼續出現?

陳克勤議員,報載你向唐英年展示了被虐小貓的X光片,對方表示虐貓行為離譜;你亦致電警務處長曾偉雄要求全力緝兇。你比我、其他市民resourceful,希望你盡你立法會議員的本分,敦促當局做出一些實事來。選民眼睛雪亮。

第三,請愛護動物人士不要氣綏,不要放棄,繼續監督執法者,繼續為動物尤其無依無靠的流浪貓狗爭取權益。

我們身邊總有愛護動物的人,大家都可盡一分力:例如,除了餵飼流浪貓狗外,能否想辦法為牠們絕育,減少牠們對人們的滋擾、減少無辜小動物被害的機會?可否發揮監察與守望相助精神,有需要時盡快為流浪貓狗提供幫助,甚至提供線索,幫助警方破案? 

如果你認識立法會議員、認識執法者,請向他們表達這些意見。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能容忍無辜動物遭此痛手,請坐言起行,為牠們做一點事。
我上FB看過,近年每有虐貓事件出現,總有人立即成立相關群組,並一呼百應,很快得到非常多人支持與加入,但不久行動與討論都冷卻下來,無聲無息。這不能改變現狀。想法必須化成行動,並持續不斷努力。請教對此有經驗的人,有哪些關注/壓力團體可以出一分力?如何協助他們?如何集結他們的力量?我會向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反映,他們是一個有心有力的組織。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可靠的壓力團體嗎?

傳媒對此類新聞的熱情冷卻得很快,在沒有傳媒施壓或監督下,執法行動會如何,我不知道。
行動!我們必須立即行動,想方設法,盡力減少類似事件再發生。 

此文倉卒完成,內容粗疏,敬請指正。但我必須寫下,否則不能安寢。

***
朋友留言動物地球向有為流浪貓狗爭取權益,要求加大刑罰,與我的想法接近;但網頁似乎久未更新。仍活躍否?

***

致楊韻:Blogger近日出現故障,你的留言不見了。你十分可愛,對工作充滿熱誠,希望你繼續在崗位上發光發熱。謝謝你的讚美。

Saturday, May 14, 2011

破紀錄

本周天天都要開工,而晚上交稿時間竟一天比一天早,今日破盡歷史紀錄,簡直令人心花怒放!負責的編輯「大頭」也笑逐顏開。
短短幾天充電之旅,竟有如此神效,那豈不要經常外遊才行?
啊那又不行。辛苦工作不過賺點零頭,卻又一口氣花在旅遊上,我要一輩子挨窮啦。

正在看大前研一的新書《一個人的經濟》。他提到一個越來越普遍的現象:消費呈兩極化。
如平時穿UNIQLO,吃大家樂,但假期卻飛往東南亞,住渡假酒店,豪吃豪耍。這在年青人中十分普遍。
像這次我們出門,路上遇到的女孩子都是這樣的。當然,買手信與做Spa都十分豪爽。

所以大家不要以為內地個個是豪客,興許人家在故里也是知慳識儉的,只是來到香港這購物天堂,無論如何要豪一次。

Wednesday, May 11, 2011

記者的風骨

認識一個記者,以「惡啃」聞名。
誰的帳他都不賣,誰的話他都要質疑三分。
每件事他都要尋根究底,每個報道都要得罪一些人。
但他不在乎。

我曾訪問過一個人,事後對方大發雷霆,質問我是否有違操守。
我丈八摸不著頭腦:先生,每一句話都是你親口說的,還有錄音為證,豈是偽造得了?
他反駁:這句、這句、還有這句,我明明都說了的,你不寫出來,斷章取義;這句、這句、還有這句,我以為你只當作參考,豈知你卻句句照錄。這有違互信啊。

這樣的事,每個記者都總會碰上,一時三刻,很難說得清楚。
幸好對方是個明事理的人,我們也總算是朋友一場,經過一番唇舌,終於和平解決,雙方了解更多。
這個經歷讓我知道:得罪人(或被認為得罪人)的感覺,極不好受。
無怪乎不分古今中外,不少記者其實也是公關:四出交際,互通消息,官學政商,都是朋友; 花花轎子人抬人,互相吹噓,皆大歡喜。
誰肯做扒糞的工作,不但惹得一身臭,還要被人嫌棄?

但這個記者不同。
他有使命感。有些事他實在看不過眼,蠢人當道公義不彰,如芒刺在背,千辛萬苦,都要把真相揭露出來。
他去查發水樓的來龍去脈,把幾十年前的地契都翻出來,提出當年官商勾結的質疑;他又去找那些虛構學歷、提交虛假學術報告的人,與他們當面對質;他還戳破人云亦云、直斥弄虛作假…身犯險境,亦在所不計。

我想起幾年前到大學聽一個有關普立茲得獎者的講座,美國戰地記者Peter Arnett便自嘲:

I'm not a popularity hunter.
I'm a tough reporter covering tough stories.
A tough reporter is unpopular…sure…I'm proud of being unpopular…don't worry about me.

他們不惜做不受歡迎的人物,心中必然有更大的使命,才肯不妥協於金錢,不委身於誘惑。
這是一個記者的風骨。

再發達的社會都總有黑暗面、總有弱勢社群,某程度上唯有靠一些鍥而不捨的記者,才能帶來真相,帶來希望。
看過去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Inside Job(港譯《呃錢帝國》)嗎?
金融海嘯威力無邊,可以令一個國家破產(冰島)、無數人失去工作,甚至失去生命,但那些始終俑者──包括政客、高官、銀行家、學者…──卻大多毫髮無損,繼續身光頸靚,富貴逼人。
這個特權圈子盤根錯節,誰敢去搗這個蜜峰窩、去得罪這一大票權貴?

幸好世上仍有死纏難打的記者、紀錄片製作人、和言論自由。

***

補白:
傳媒每天流水作業,筆下的一事一物,一言一行,都是呼吸般自然的事;但對被描述的對象而言,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甚至寫哪句不寫哪句、語氣怎樣,都是天大的事。
一般人很難明白傳媒在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而社會風氣也習慣事事斥責,動輒便說傳媒老作、有違操守,更加有理說不清。
我是傳媒人,也不能淨說傳媒的好話。但我這樣想:每個行業都有良幣劣幣,我們應思怎樣給予良幣更大的生存空間、盡量減少劣幣為禍的機會,而非不問青紅皂白,一棍打死。
讓傳媒良幣蓬勃成長,每個人都有責任:常識、了解、包容,都不能或缺。對嗎?

***

相關舊文:
Peter Arnett:我從戰地來
Julian Assange / Lisbeth Salander

Monday, May 09, 2011

渡假

過了幾天風流日子,幾乎哪兒都不去,只是游泳、閱讀、看電影,和吃,每天睡得早起得也早。
以前去旅行,一味想把時間表填滿,如今覺得只須像平日賦閒在家般便已好極。
最大的不同是:天天換上不同的裙子,好配襯這陽光燦爛的環境。
臨上機前還買了一雙綴滿彩石的拖鞋,把渡假的心情也帶回家。

Thursday, May 05, 2011

新寵

自從小弟把「六六」帶回來後,家裏三貓(S/M/L)的勢力分布出現了變化。


高貴的「貓大人」咪子(L也,牠體型和年紀都最大)首先表現出不滿與憤怒。牠無法忍受在家裏唯我獨尊的地位被進一步攤薄,不肯妥協,勢保地盤不被侵佔。





向來乖巧溫馴的黑子,一度也很焦慮,但很快便接受了六六,而且會和「弟弟」扭打玩耍。但媽媽說,黑子好像意識到自己不再是「小貓」,已成為「大哥」(現在成了M,以前我們除了叫他黑子,也會喚牠作「細貓」),舉止成熟左喎。



至於這隻顛覆我家的小貓(S),非常活潑好動,冇大冇細。
牠來了不久便把另外兩隻貓都惹上感冒,害我和小弟花了兩千大元,帶牠們去看醫生。而每天鍡貓吃藥,成了我和弟弟的社交活動。

診所的護士很喜歡這隻小貓,把牠抱上櫃枱玩,問牠:「貓貓,你留係度幫我地做招財貓好唔好呀?」

回家向媽媽轉述,她說這主意不錯,咪子一定很開心。

Tuesday, May 03, 2011

致區家麟

Hello Allan

剛剛看完你的新書《他他巴》,感覺奇妙,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又不知道哪時候才見面,只好寫下來給你;但剛提筆不久,又覺得一時不能把感想統統寫下,可能還是要等到見了面了,才能延續這些話題。


你的書,我讀得很慢。因為每讀一小段,就有一句話、或一個片段,勾起我無限聯想,於是我不得不停一停,想一想,讓思緒飛,然後才珍而重之地繼續往下讀。要珍而重之地讀,因為我看得出你每個字都寫得很用心,我不捨得一眼關七地速讀過去。

第一個使我停了很久,又想了很久的地方,在第十頁。你說世界上竟有一個「奈特學人」(Knight Fellowship)計劃,貼錢給世界各地的記者到史丹福大學上課,而且不用考試不用交功課,可供選擇的科目包羅萬有,從雕塑到植物學、從談判技巧到太空船設計…因為「記者多是發瘋的,要不斷找些事物挑戰自己」。

這對我而言簡直是無限的誘惑。我在想,假如有一天能成為「奈特學人」,我會挑什麼科目呢?我十分渴望重讀科學,而幾乎肯定自己不會挑選經濟或金融──悄悄告訴你:我每天最大的負擔,是不得不仔細地把一份財經報章從頭讀到尾。我大概也不會挑文化研究吧──除了電影。

最近剛看完一本書,叫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實在精采萬分。你知道嗎,五十年代美國有一位黑人女性叫Henrietta Lacks,她三十一歲時因為子宮頸癌逝世,然而,她當年因為化驗腫瘤而留下的細胞,卻意外地落入實驗室中作培育之用,並不斷地被科學家們大量繁殖,直到今天。這些被用來作各式各樣實驗的細胞,叫做HeLa cells。


在HeLa cell之前,從未有人成功地在實驗室裏培育人類細胞,在它之後,亦沒有其他cell line比它更普及。因為HeLa cells,人類發明了各式各樣的疫苗、突破了細胞之謎、解構了基因圖譜!它對人類健康的貢獻空前絕後,然而數十年來,卻從未有人仔細發掘這一段歷史、這一個人物。

作者Rebecca Skloot十六歲上生物課時首次從老師口中聽到「HeLa cell」,深感著迷,並念念不忘。十餘年後,她開始了發掘Hela cell之旅,再歷十年時間,終於寫下這本集醫學、論理、歷史、傳記等於一身的作品。我不知道該怎樣把這本書分類,這大概和史丹福的課程一樣,是跨學科的吧。

怎麼會忽然扯上這本書呢?噢,我也解釋不了(大概我很想將來自己也可以發掘這樣的故事,寫這樣的書?),而這卻是看你書經常發生的事──因為一句話,一張相片,我的思緒便飛到老遠。每次回到書上來時,已恍如遊歷了半個地球。

你大概不會介意我寫此信時思緒過於跳躍吧,因為你有幾個chapters,也是這樣的。像明明在說東非小國馬拉維的一個湖,卻忽爾跳到加州的無糖可樂;或者前一頁你還在南非一間有牛糞味的民宿,下一節你已住進富豪在蒙特瑞的山間大宅。喂,你明知香港讀者地理常識差勁,還要不依常理地穿插不同國家,把主題解構又重構,這不是刻意挑戰我們的理解力嗎?不過,我蠻喜歡這種新鮮的講故事方式,嘻。

你另一處令我想了很久的地方,來自一幀相片的解話:「人們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現實裏,任你闖蕩到何方,只能處身時空的某個橫切面。行畢萬里路,再讀萬卷書,騎著戰車,在校園呼嘯疾馳,為沿途的問號,尋找歸路。」你還說,「要有一定的知識根柢,才會有好奇心,如果連自己不知道甚麼都不知道,不可能好奇。旅行,是認識一個地方的開始。走過萬里路,明白自己之不知,那些不再陌生的地名,會成為你的好朋友,偶爾在新聞或課堂碰上,彷彿他鄉遇故知,格外關心,亦特別好奇。」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有人把「讀萬卷書」與「行萬里路」的關係說得清楚。那些不支持關愛基金派三千元給基層小孩遊學的人,應該讀你的書,或看你這篇文章「資助苦學生遊學 減貧富鴻溝」。

不知不覺已寫了這麼多,但只談到讀這書的一點感想,看來,真的要碰個面才行。咦,平時朋友聚會,你的話總不多;人人說得興起,你只是面帶微笑認真地聽,偶而才插一下嘴。不看你的書還真不知道,你在旅途上有這麼多見聞!每一個小故事,都足以供大家議論半天。原來你平日刻意收收埋埋,是誘我們來買你的書吧。哈哈,被我識穿了。

請不要停止探索。

leona

p.s.你說奈特學人計劃厲害之處,是不僅會把一個記者全包下來好讓他專心學習,甚至可以包下他的伴侶、配偶、全家。為了把它的好處用盡,我決定若干年後作出申請之前,先找一個情人。放心,我會不斷探索。

***

卡門師姐,我還記得你的信:)希望有一天,我會到加州探望你。

Monday, May 02, 2011

閱行者.愛恩斯坦

今天做了兩件新鮮事。

一是參加了一個叫「閱行者」組織舉辦法的「漂書」活動,「拎得起,放得低」。
所謂「漂書」,是指愛書人把自己一本書捐出來,又從中挑一本帶走,並作紀錄,週而復始,讓好書漂到不同的人手上,有自己的經歷。
來的人還可以隨意坐在草地上翻書,多寫意。

 
目前規模很小,發起人只是四個愛看書的大學生,約三四周才在沙田公園舉行一次,網站也未孚完整,但值得鼓勵。
我帶了《重訪邊城》去,小夥子表現雀躍──「啊是張愛玲!」──說上次還有人帶來《小團圓》呢。
你猜我帶走了哪本?


翻書的時候我聽到不遠處有音樂聲,似乎是梅艷芳的《抱緊眼前人》。我放下書朝城門河畔走去,果然看見榕樹下聚了一群人,一位師奶在唱歌,另有廿多卅人雙雙對對地跳舞,旁邊的單車道上不時有人呼嘯而過,形成充滿動感又不失和諧的畫面,似乎人人都樂在其中。
這樣舒服的日子,不花一文錢,教我愛煞香港。


然後我們轉移地往科學館去,參觀愛恩斯坦的展覽。


除大量真品外,還有不少illstrations將「相對論」深入淺出,我好像重回少年的物理課。
對愛恩斯坦的生平也有詳盡介紹。我感興趣的包括這一段: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其大學同學,樣子非常聰慧,二人育有一雙子女,可惜後來感情破裂離婚收場。


離異前愛恩斯坦給妻子列出多項要求,如「在我要求下必須立即離開書房或睡房」,或「必須保持我的書房清潔整齊」等等,非常苛刻,不近人情。不久之前、只是百步之遙吧,我們才讀過愛恩斯坦追求她時寫的情書,思念的字句如火般灼熱,感情澎湃得令人窒息。呵,舊夢不須記。
偉人十多年的感情花開花落,只佔去旁人幾分鐘。時空如此扭曲,這是否相對論的一種?


離開後我重溫拍下的照片,發現自己最歡它:

「人生就像騎單車,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
Life is life riding a bicycle.  To keep your balance you must keep mo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