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1

拒絕愚昧

"我一定要有擺脫疾病、愚昧、依賴和惰性的方法。

...我要拒絕愚昧,要持恒地終身追求知識,經常保持好奇心和緊貼時勢增長智慧,避免不學無術。在過去70多年,雖然我每天工作12小時,下班後我必定學習。"

很有意思的話吧。
提示:這並非引述自任何一位新科高考狀元。

高考新聞部署

每年兩次公開試放榜,傳媒早有一套新聞部署的公式:

狀元+殘障+勵志+其他

這個「其他」,很視乎個別報刊的風格,和當時最熱的社會議題來定。
比如說,明天是七一,便有可能出現這樣的標題:

「高考狀元:七一上街去!」
「香港憤怒了 狀元也上街」

至於一些未必鼓吹「抗爭」的報章,尤其是強調「公信」的,則有可能用這類題:

「殘障新移民 劏房出狀元」
「新移民無綜援 狀元蝸居劏房」

屬於哪種弱勢不重要(最好集所有弱勢於一身),但一定要住劏房,因為劏房是近期社會熱話嘛。

這都是我們昨晚開玩笑吹水吹出來的,是否應驗,很快就知道了。

Saturday, June 25, 2011

還有別的辦法嗎?

在朋友的面書上,看到這段影片:

年青人 : 我要買樓 !
政府: 「新一代太急進買樓,不應以買樓為人生目標」
年青人 : 我要公屋 !
政府 : 「有能力的大學生或年輕人不應霸佔公屋或以申請公屋為人生目標」
年青人 : 我要居屋 !
政府 : 「居屋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
年青人 : 我要夾屋 !
政府 : 「夾屋破壞房地產市場供求」
年青人 : 我要打份好工 !
政府 : 「年青人不要心頭太高, 要捱得苦, 累積經驗最重要」
年青人 : 我要創業 !
政府: 「年青人不要好高騖遠, 要腳踏實地」
年青人 : 咁我做小販算 ...
政府: 「香港市容整潔很重要, 不準做小販」
年青人 : 咁我去掃街囉 ...
政府: 「年青人不求上進, 毫無理想」
年青人 : 我去死算啦咁!!!!!
政府:「骨灰龕位 供不應求」

***

親愛的八十後請你告訴我,你有什麼感覺?
你說:好到肉!講中哂我地既心聲!香港政府X街啦!七一維園見!

如果你真的這樣想,那也沒問題。因為香港就是如此自由的社會,你有罵政府的權利、也有沉默的權利;你可以力爭上游,也可以等待打救。

而按以上片段的邏輯,看來除了推翻香港政府之外,你實在很難有別的出路。因為你一切都要靠政府,而政府什麼也沒為你做:不讓人住公屋、不幫人買樓、不鼓勵創業、不許當小販;還不准你死。

如果你不認同以上邏輯,那恭喜了!因為你至少還有另一條路可選:

不要問政府可以為你什麼;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Thursday, June 23, 2011

莫文蔚的母親

四十一歲的莫文蔚要出嫁了,對方是她的初戀男友,德國人,曾經離異,還有三名子女。

莫文蔚顯然並非李嘉欣,堂堂明星不嫁富豪,本地娛記哪有追訪經驗,無法用尋常套路追訪她,束手無策下找上莫媽媽。

娛記們怎會安好心,大約也是想套套話,若母親對「離經叛道」的女兒有所不滿,他們就有新聞做了。好一個莫何敏儀,如此應對:

原來莫媽媽與部份親友已一早知女兒結婚,莫媽媽昨在電話說:「個男仔好尊重長輩、好乖,非常有紋路。家庭亦非常之好,佢自己係PhD,父母都係數一數二嘅 數學家,哥哥都係律師。我同個男仔之前見過面。」莫媽媽覺得女兒能跟初戀男朋友開花結果是件幸福的事。昨晚Karen與父母及哥哥到紅館欣賞林子祥紅館個 唱慶祝父親節,心情靚爆的莫媽媽對準女婿曾結婚及有三子女一事說:「乜都知,仲好呀!」

(摘自六月二十日《蘋果日報》) 

娛記們等待的,大概不是這種開明的回應吧。因為他們覺得,一個港女倘四十一歲才出嫁,嫁的且是洋人,不但離過婚,還有三個子女…港女之母一聽,必然激動失控,首先扑通一聲跪下向觀音菩薩直磕頭,然後呼天搶地,猛搥胸口,哭問自己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女兒大好學歷又是明星,四十一歲才嫁都算了,還要嫁洋人,還要當後母!

但莫何敏儀豈是一般港女之母。人家曾任新聞官和電視台要職,當過英文節目主持,是兒童癌病基金創辦人之一,見識遠在一般人之上,平素兵來將擋,應對淡定,豈容擺佈?女兒嫁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彼此情投意合,當然高興。對方離過婚又如何?這年頭誰沒受過挫折?她對自己的教育有信心,對女兒的選擇更有信心,豈有不支持之理?娛記沒新聞可做了。

娛記們還是去追訪張柏芝吧。大家半斤八両,同聲同氣,娛樂性豐富呀。

***

延伸閱讀:
莫文蔚的快樂家庭

Tuesday, June 21, 2011

十個你必須認識的人

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與其花盡心思去結交一個有錢人,不如認識以下十種人,相信對你的用處更大:

1.髮型師
髮型是最影響外型的一環,一個好的髮型師可以令你脫胎換骨,反之可以令你不想見人。我認為一個優秀的髮型師抵得上半打「過得去」的男朋友。

2.家庭醫生
最好是從小看到大、令你十分信賴的醫生;懂治療情緒者更佳,因為大部分女孩子早晚有此需要。
(補記:有朋友說過了三十歲的最好還要認識一個好的中醫,懂針炙推拿者尤佳)

3.Geek仔/電車男
不要猶疑了!想一想你除電腦外還有多少gadgets,還別忘了它們「出事」的頻率越來越高。故哪管他像蒼蠅總是趕不走,但一個「電車男」卻可以在你最無助時給予最直接的幫助,而且不但不收你錢,還很高興你給他機會作出倒貼。

4.股票經紀,或金融從業員
未必需要從事「高頻交易」的那種稀有動物,一個能掌握市場氣氛、會在適當時候提醒你入/出貨的人已足夠。
他們好歹比「財演」可靠。

5.攝影師
即使現在用不著,你拍攝婚紗照時也會很後悔沒有及早認識一個。
又,撇開拍婚照那一刻不算,此人若同時是男朋友的話更佳,有許多機會可以留下你最美一面。

6.基佬
沒歧視成分,想說的其實是「理解男性心理但對你毫無性慾的人」(瞧,用「基佬」更直接吧)。你需要一個肯聽你訴心聲的人,此人若同時是男人的話那無異更美妙(因為你的心聲不外乎男人、男人、男人),可是他若對你有意思那事情就太複雜了--故gay friends成了最佳選擇。次選是仍維持良好關係(但不包括性關係)的前男友。

7.食家
Openrice的資訊有時並不可靠(地址與電話例外),所以你需要食家朋友。蔡瀾有句名言:喜歡吃的人通常沒有什麼機心,因為心思都放在吃上面。何況喜歡吃的人通常比較快樂,而我們需要多結交快樂的朋友。

8.游泳教練
我有個女友說,懂游泳不但有益身心,更重要是有助求生(她從事航空業,是否常擔心飛機出事需要降落海面?),故我們很需要認識一個游泳教練。這點我當然同意,此外,我覺得游泳教練還有一大好處,就是可以讓你客氣地推卻「泳池好好先生」的搭訕(有哪位曾經單獨游泳的女孩,未遇上過提醒你泳術的好心男?我相信沒有)。

即使你不游泳,你也可能需要健身教練,或瑜珈導師。畢竟身體是你最寶貴的資產,值得好好投資。

9.購物狂
親愛的,我不是鼓勵你成為購物狂,但鼓勵你和購物狂交朋友。他們一天廿四小時的心思都放在購物上,通曉每一種面膜的功效、能分辨四十八種不同顏色的眼影、可以說出各種類床褥的優劣、知道在哪裏能以最低價錢買到什麼貨品...不論添置任何衣食住行用品,他們都可以向你提供最詳盡的資訊,和最全面中肯的意見。更重要的是,他們擁有大量連鎖店的折扣卡。

10.乜人都識的人
Tipping Point裏面的connectors。他們不屬於以上任何一類,但他們認識以上每一類人,而他們最大的好處是從不介意把自己的朋友介紹給別人認識,因為這是他們強化自己本錢的最佳方法。公關向你收取昂貴費用可是效果還比不上他們呢。

當然,值得認識的人遠不止以上十類,名單可以無限延續下去,如愛音樂的人、博覽群書的人,等等,視乎各人的喜好與需要。我想,也許將來還可以寫一個「十種最好不要認識的人」,其他九位還未想到,但排第首位的我一定會選「文藝青年」,因為他們一無是處,只會製造麻煩。

劉美君的「原來的我」

買了劉美君最新的專輯Love Addict,最搶耳的無疑是她翻唱的「認唱」,可聽至中途,卻被另一首歌幾句充滿節奏感的歌詞懾住了:

…曾經愛過卻要分手 為何相愛不能相守 到底為什麼
早知如此何必開始 歡笑以後代價就是冷漠

既然說過深深愛我 為何又要離我遠走
海誓山盟拋在腦後 早知如此何必開始 我還是原來的我…

上Google一看,才知這首叫「原來的我」的歌曲,原唱者是齊秦。
先入為主吧,我更喜歡劉美君這個版本,她唱得真正有豁出去的感覺,騷騷的聲線,倒更能展示女子和男友分手後「勇敢地面對寂寞,再一次開始生活」那勁兒。

劉美君「原來的我」

Friday, June 17, 2011

有「鬼眼」的人

看過電影《鬼眼》嗎?
有個小朋友說,我們周遭有許多鬼,可是大部份人看不見,沒事一樣過日子;但長著一雙「鬼眼」的人,卻難以視若無睹,總是忍不住悄悄問別人:我看見了,你真的看不見嗎?

也許社會上混淆視聽的、似是而非的、顛倒黑白的論點,就像鬼一樣,多不勝數,可惜許多人看不見。有些看得見的人,不忍大眾盲目,對非常顯淺的觀點視而不見,難免憂心忡忡,奔走相告:你看見了嗎?

寫了一篇短文「不講理的議員」,收到朋友回應如下,令我好生激動──咦,原來你不但有一對行萬里路的腳,還有一雙「鬼眼」哩!

「我想,不能說凡是「請願」就是為了「公義」,這會令「公義」二字貶值,成為套話,不利社會運動。

也不能先入為主,認為所有弱勢的人都是對的,這樣的思維,
亦不利社會運動,無助喚醒麻木大多數。」

Thursday, June 16, 2011

不講理的議員

一名市民昨早繁忙時分,爬上中環一道行人天橋頂進行抗議,警長劉志堅為了勸阻他,不幸失足墮地,無辜殉職。

這是一宗很令人難過的意外,但除此以外,其實沒有什麼值得「批判」之處。但是,多得陳偉業議員的強詞奪理,令這宗意外有了一個值得批判的角度。

陳偉業說,如果食物及衛生福利局局長周一嶽願意接見這位示威著,警長就不會殉職。

說出這種話來的人不但毫無邏輯,而且極度不負責任。

警長失足,是一宗意外;造成意外的原因,是他要爬上天橋頂進行遊說;他需要進行遊說,因為有個「茂利」妄顧自身安全與其造成的交通阻塞,爬了上天橋頂抗議。因此──

你可以批評那個「茂利」不顧自己和別人安全的行為,間接促成意外發生;
你也可以批評警方給予警長的支援不足,導致他要冒險,結果不幸殉職;
你甚至可以說那位盡忠職守的警長也有一定責任,因為他沒有小心衡量形勢;
我還聽過有人批評那條天橋的建築師,因其設計有缺陷,不便供人攀爬,導致有人失足墮地。

以上除最後一點純屬搞笑外,都算得上是合理推論;但把帳算到周一嶽頭上,卻實在毫無理據可言。高官再不對,也不能事事都怪在他頭上,批評別人也要講道理,要有根有據;如果陳偉業的論點成立,那麼,任何市民,不論其理據是什麼,只要他作出要生要死的行為要脅與高官見面,都應獲得接見,否則,就是高官不對了?這會造成什麼後果?
此話實在歪理,不能不指出。

還有一點想多說兩句。有人說,警長失足是意外,不能把責任歸咎在那抗議的市民身上。此話我同意一半──警長殉職的確是意外,我們再難過,也不能完全歸咎那抗議的市民,相信他也措手不及,深受良心責備。但是,即使沒有發生意外,在繁忙時分爬上鬧市天橋頂抗議難道是合理的行為嗎?這會造成交通混亂,為極多市民帶來不便,事前完全可以預料。明知而為,是漠視他人利益的自私行為,無論其遭遇多麼不幸,也很難再贏取公眾同情。他不能卸責,慫恿他兵行險著的人(如有的話),更無法卸責。

每天發生的新聞很多,牽動個人情緒的也不少,最難的是保持冷靜,力圖看清事件本質、真相,勿被似是而非的說法左右。我也在努力學習中。

***

相關新聞:
周一嶽:多次接觸示威者
「食物及衞生局和漁農自然護理署自2008年起,曾多次派員向該名示威者講解計劃所涵蓋的範圍,並向他解釋如何透過既定渠道尋求協助,而最近一次的會面日期是今年5月20日」

Wednesday, June 15, 2011

這樣也不錯

工作耽誤了,尚未下班,本來是件又累又沮喪的事...但想到今晚凌晨時分好像會有月全蝕,太早回家反而看不到,披星戴月地走,興許有機會在路上碰見一時奇景。

如此也不錯。多有阿Q精神呵。

Monday, June 13, 2011

又到實習

我們旁邊的cubicle空了出來,共有六個座位。上司說,馬上要來一批實習生,安排了坐這裹。
多好,又是一批新鮮的青春臉孔。

當實習記者是一項低成本高回報的生活體驗,我真的沒騙你。
新聞系學生常常聽別人說記者什麼「賤賣理想」、「記者生涯原是X」,這是有幾分真實;但對實習生來說,管他呢?三個月後,你還不是回到青葱的校園繼續那逍遙日子。實習的時光回首一望,都如仲夏之曲,遙遠而浪漫。
好比叫你搬去非洲當然叫苦連天,但讓你在草原上受保護的景區裏體驗一下然後原機送返家,那豈不爽死了?

所以我很享受在報館實習的那個暑假。
當時我在九龍灣上班,男友在九龍塘。下班了我們會去吃頓晩飯、看場電影,然後依依不捨地回家。
有一次和他在公司附近的餐廳吃飯,喁喁細語,第二天回去,原來被同事們發現了,成為取樂對象,羞得不得了(是,我實習那時,仍然會臉紅)。

曾經跟過一個資深的突發記者,關係如師徒般融洽。突發的工作常常要呆等(守在公立醫院外,諸如此類),師傳有時百無聊籟,興緻一到,會驅車和我到飛鵝山兜風,一到山上涼風習習,極目遠眺,心情立即大好。此後我開始明白,有車的男生,追女仔的確事半功倍。

又記得「告別作」是和彭浩翔做的專訪﹣﹣現在我告訴別人此事,對方都作難以置信狀﹣﹣彭浩翔喎。你實習咋喎。
親愛的你不要忘記:是「當時」的我訪問「當時」的彭浩翔。「當時」的地位還未致太懸殊。
所以師弟師妹們不妨記取這經驗:毋須志比天高去叩劉德華的門,有眼光的話你去訪問下一個劉德華。你是實習生,記住你的優勢。

最近還發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幾個月前一位大著肚子的同事笑咪咪地和我打招呼,她說,你還記得我嗎?那年我們一起實習,你在XX,我在YY,跑突發新聞的時候我們經常碰面,可能我大了肚子,你認不出我啦。
這真恍如隔世,我不記得曾和這位甜姐兒一道跑新聞,但記得那是一段美好時光。

這一切,各位實習記者,你即將可以擁有。

***

相關舊文:
實習二三事
彭浩翔
實習之彭浩翔

Thursday, June 09, 2011

八十年代祟尚獨身 今渴望結婚?

黃永昨天在敝報撰文,提及現今的香港中產和八十年代的香港中產有極大分別:

「上世紀80年代之中產,崇尚其時流行的「優皮」(Yuppies)及「DINK」概念:Yuppies中的YUP,代表:年輕(Young)、城市(Urban)和專業(Professional);至於DINK,則為 Double-Income-No-Kids,即「雙入息沒孩子」的意思——因此上一代的中產相當自我,又以單身獨立而感自豪,且好競爭也愛出風頭…《號外》便最能彰顯那時候的中產價值。


反觀今日之本地中產,則較熱衷於香港70年代那時對「4仔」之追求…車仔、樓仔、老婆仔及仔仔——如何獲取「4仔」,更是社會向上流動力之指標…有社會學家提出,這是因為新世代自幼就在父母的呵護及管束下成長,課後也有時間表規範其生活,所以他們自幼便有較強的家庭觀念,也較接受要盡早成家立室。」

正好前些日子我剛看完鄧小宇的《女人就是女人》(那是八十年代《號外》文章的結集),他提到當年的女子很有獨立思想,即想結了婚,仍然極力維持單身女性的形象,抗拒沾上「師奶」的味道;施南生就是其中的典型。

對比如今,傳媒報道女明星時,強調的是誰婚後如何得老公疼鍚唔使做,誰又幸福生子三年抱兩,對比某位形單影隻的多可悲…這些agenda setting好厲害,於是才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也要參加什麼「小敗犬大變身」,以防嫁不出去。我從小讀書,就沒有聽過任何師長強調一個女人最成功之處是「嫁得出」,現踏進社會,卻充斥這種論述,真令人納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

相關舊文:女人就是女人

Sunday, June 05, 2011

令人討厭的小事

香港生活環境狹隘,人與人之間的空間太小,一些本來可以接受的討厭行為,在過分擠逼的時空下被放大,很令人抓狂:

1.  講電話。
聲浪大的固然使人側目,但遠不及坐在你旁邊死唔斷氣的那麼滋擾。我習慣在地鐵車廂看書,旁邊的乘客一旦滔滔不絕,就無法集中精神,十分無奈。
有些地方如「香港會」,是完全禁止使用手提電話的,這值得在更多公眾場合推廣,可惜很難實現啦。

2.體臭。
夏天一到,又是「臭男人」出沒的時候(當然,有些女人也很臭),搭車遇上這種人又無法避之則吉時,除閉氣外別無他法。有次購物遇上一位有強勁體臭的菲傭,很同情她的僱主(要不要買止汗劑給她呢?能不能迫她用?)

3. 放屁。
在公眾地方放屁極其令人討厭,即時沒有氣味只發出聲音也不大恰當,如果發生在密封環境(如:Lift)更加可怕。我也明白有屁不放有損健康,但若問題嚴重,是否應請教醫生?

4. Un-腳。
有些人一坐下大腿便如筲箕般狂抖不止,坐車如是,開會如是──如果能隨時找到鐵鏈把他雙腿鎖上那實在太好了。

5. 啪手指。
同上。做的人通常不自覺,然而重覆性的小動作很容易令旁人神經緊張。有次我搭地鐵,旁邊的女士在做手部健康操之類,搓手五百次、拍手五百次等,口中還唸唸有詞…下車時我幾乎有點暈──下次遇上同樣情況,再累也得離開座位!

6. 冷氣。
香港真的有那麼熱嗎?無論到商場、戲院、超市、地鐵、巴士…冷氣都以最勁的馬力恭候著,如今夏天出門,根本不可能不帶外套或披肩,實在荒謬之極。我想大部份人都討厭這麼猛烈的冷氣的吧,那又是誰堅持要把冷氣開到北極的程度?
其實商場的客戶服務員是完全沒必要穿套裝的。幾個月前我們去蘇梅島入住五星級酒店,服務員一律穿短袖短打,不但清爽可人,更顯活力勤快。拜托,我不會因為服務我的人穿套裝而覺得自己變尊貴了。

很好,一口氣數了六樣使人受不了的討厭事物,心理學認為這有助減輕它們帶來的壓力。現在我舒服多了,今天出門希望不用向陌生人使臉色啦──wait a minute──「啤啤貢」又是否令人討厭的行為之一?

Friday, June 03, 2011

殷實商人搞政治之二

四年多前,我見過一位欲參選立法會的「殷實商人」,今天他已成為議員,感覺上,倒比當日更謙遜。

或者,變得更謙遜的,不是別人,是自己──初出茅蘆時的不知天高地厚,已一如棱角被慢慢磨平。
生活總是這樣吧,一天一點的細微變化,不知不覺已滄海桑田。

舊文:殷實商人搞政治

Wednesday, June 01, 2011

游泳百態

每天早上游泳,於我是一件簡單而直接的事:脫下外衣,載上泳鏡,略做熱身,嘩啦一聲躍進池裏,然後來回游夠四十五分鐘,上水,了事。

我一個人來,一個人走,從不和任何人打交道,但潛在水裏時,還是忍不住八卦。

有人不當游泳是運動,當它是社交活動,三三兩兩擠在池邊,東家長西家短,阻住地球轉,還不肯讓,討厭死了。

但最可怕的還是擁著男友不放的少女,四肢亂蹬、手舞足蹈也算了,還要尖叫。我很想告訴她們:學游泳與誘惑男友是不能同時進行的。

經常遇到一位老伯,泳姿極難看,身體總是側往一邊的,歪歪斜斜,皮膚又鬆弛,像一隻海象。但你別管,阿伯游得很快。

有一個胖小子,我無法斷定他是否懂泳術,因為他從不游--一貫只在水中央載浮載沉著,雙手不斷出拳,腿也在直蹬,好像練功一樣。什麼武功是在水中練的?會功力大增嗎?

有一位女士,常以”紫荊俠”的面貌出現:頭載泳帽,臉蒙面罩,長袖衣褲,全身隨了手掌和腳掌外,完全看不到皮膚。小姐你不出聲,我還以為你是吸血疆屍,曬了太陽會灰飛煙滅呢。

不過看在別人眼中,說不定我也是怪人,常娛樂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