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游泳在三號風球下

天文台掛起了三號風球,弟弟勸我不要去游泳,我不置可否,只要泳池仍開放,便去游吧。
不做運動的藉口有千百個,只要屈服了一次,以後便陸續有來。好不容易才啟動了一個習慣,我不想輕易半途而廢。

躍進池中,我驀地發現,在三號風球下游泳,其實有許多好處:

首先,太陽不那麼猛烈。雲層厚厚的,天空很灰,一個小時後上水,皮膚也不會變得黝黑。
其次,閒雜人等大為減少──那些抱著男友尖叫的少女、在水中打功夫的肥仔、把全身遮蓋只露出手掌腳掌的「紫荊俠」、還有無數靠在池邊載浮載沉進行社交活動的「茂利」…統統絕跡。
碩果僅存的幾個泳客和我一樣,都是一心一意來游泳的。我們各自獨佔幾條泳線,放任地游著,沒有誰擋著別人的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暢。

當然,三號風球下游泳是有風險的。比如說,天氣如果突然轉壞,雷暴來臨時我們就要立即上水,付了的入場費是不能退款的;還有,強風有時迎面吹來,阻力很大,感覺便如「扒逆水」,比較辛苦。

游泳在三號風球下,頭腦格外清醒,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有些朋友會跑去創業,做別人覺得危險和笨的事。

明天我答允出席一個有關創業的講座,擔當panel discussion的moderator。我將和四位獨當一面的創業家對談:

章濤。
他目前是商台互動總經理,得意之作是開發了Hong Kong ToolBar,以B2B技術供人上網收聽電台節目。章濤大學畢業後只打了幾個月工便開始創業,做了幾盤大生意,也蝕過一些錢。他其中一家公司UDomain,是全香港最大的網頁寄存供應商,而我認為他最成功的生意,是位於蘭桂芳的私房菜慶公宴

宋漢生。
我在2007年認識他,當時他的anobii還在草創階段,我們經常談到一些不著邊際的事,不曾想過anobii將來會怎樣。今年三月,英國的投資者相中了anobii這個「書友社交網站」的獨特性,彼此展開合作關係。曾把尋找合適投資者比喻為娶妻的宋漢生,如今就像結了婚生了女上埋岸,此刻他腦袋中仍造夢嗎?我很想知道。

黃岳永
記不記得零九年的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裏,有一位男士當了五天清潔散工、住進板間房、只有一部iPhone隨身?他就是黃岳永。半年後黃辭去了謝瑞麟的行政總裁一職,以便分配更多時間,用他最在行的資訊科技扶貧,為最低下層帶來希望。

郭秉鑫。
郭氏大學畢業後在電訊行業打滾了十六年,公眾本來不大認識他,但多得iPhone──如果你是用家,就應該對郭秉鑫的TalkBox不感陌生,它今年一月面世,短短兩個月內被下載超過一百萬次!我沒有「光顧」TalkBox,但依然走不出他的影響力──郭秉鑫公司另一皇牌Hong Kong Movie

寫到這裏,我想起每次游泳後,雖然總會大口大口喘氣,但心裏卻為自己能堅持完成一天的目標而喜孜孜,那種快樂,約莫相等於在大減價時還能買到心頭好,而更持久一些。

***

相關鏈結:
80後創百萬夢特備講座(7月30日)

Wednesday, July 27, 2011

脫節的國度(轉載自韓寒)

脱节的国度

來自韓寒的新浪博客。若不全文轉載,恐怕早晚要被和諧掉。

***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们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们谢罪呢,我们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某些事物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Sunday, July 24, 2011

爸爸的舊書

弟弟收拾家裏雜物,來到最棘手環節:客廳的組合櫃。
組合櫃自我們搬到這兒來便一直沒好好收拾過,裏面不知亂成什麼樣子,而且爸爸不少舊物都放其中,因為怕觸動媽媽心情,更是一直沒有人碰。

這個櫃子頂天立地,寬五呎,最上面那層高一呎半,是完全打通的。我們通常只開靠墻那邊的第一格,其餘三格彷彿深不可深。弟弟這天一打開,嚇了一跳──
「裏面全是書!」

我知道爸爸向來喜歡看書。他小時候在內地,中學階段正逢文革,除了《毛語錄》和一些樣版書,其他書都是被禁止的(最近看余華的《十個詞匯裏的中國》,「讀書」那章描寫當時人們渴求閱讀,對書本饑不擇食,就好像「大躍進」時沒東西吃,連樹皮也要刮下來吃的地步)。他年青,天不怕地不怕,圖書館的書不知何故被充公了(還是準備拿去燒?),別人不敢碰,他就躲著看,一本接一本。知識打開了他的眼界,薰陶了他的思想,令他對時局更是不滿。後來爸爸告訴我,有段時期他尤其憤世嫉俗,就去剃了個光頭,無聲抗議。

三十歲他才移民到香港來,一切重新開始。其後一段好長的時間,忙工作、忙照顧小孩,爸爸看書的時間少得可憐,但他不知從哪裏擠出來的時間,花了幾年,完成一個中醫的證書課程。爸爸常說,爺爺是個全才,琴棋書畫、醫卜星相,無一不精。他學中醫,是要了爺爺的心願,因為眾子女中,竟無人繼承爺爺衣缽。

近幾年爸爸的工作上了軌道,空閒時間多了,他又再開始書不離手,隔三差五就買一大堆書回來,惹媽媽埋怨,家裏哪放得下!的確是,自從我們長大,爸爸的私人空間越來越少,他的書只能「打游擊」,哪兒有空間便往哪裏塞。他離開的時候,三分一的床舖都堆滿書。

弟弟這天清出來的舊書,是爸爸剛來香港時看的,單是自學英語的書,已超過三十本;他的醫書裏,密密麻麻地寫滿筆記,教對學習得過且過的弟弟慚愧不已。

爸爸離開前幾年,有兩件事他一直堅持天天做,一是晨運,二是讀書。弟弟是體育健將,可以天天舉啞鈴、練腹肌,就是不能每天翻一翻書,喊救命;我平時五體不動,看書這習慣倒能堅持。兩姐弟都很不濟。如今弟弟耐著性子,每天外出都至少帶上一本書,我則冒著曬黑成焦炭的風險,定期游泳(見「減肥」「游泳百態」)。兩姐弟不知要等到哪一天,才能望爸爸項背。

Tuesday, July 19, 2011

減肥

我認為,一個沒有成為母親的女性,畢生應致力於三件事:減肥,經濟獨立,不令情人生厭。
減肥未必是當中最重要的,但必然是最多人響應的,無他,因為這最容易讓商人們賺女人錢。

Fancl最近引入一部機器,真是了不起:你只需站著讓微電流通過全身,十來秒後,身體成分就一目了然:肌肉佔多少、水分佔多少、礦物質足夠嗎,我們最關心的當然是:脂肪超不超標。

不但如此,它還會量度你四肢及身體的脂肪與肌肉成分是否理想、腰臀比例正常否、有何針對性建議等。報告附有一個小小的「九宮格」,以體重(BMI)和脂肪(PBF)為兩軸,看你屬於當中哪一類。以我為例:


體重與脂肪都屬正常,教推銷員無計可施(哈哈)。本應感到欣喜,但自己知道,過去我是屬於偏瘦的,從某一年起開始感到新陳代謝大不如前,脂肪就這樣慢慢囤積。真惱火,任誰也知道,減肥這回事是「預防勝於治療」的,到「肥」長出來以後再「減」,就事倍功半啦。

近兩年來開始有規律地做運動,遲是遲了些,但運動永不令人失望:你付出多少,一定獲得多少,一清二楚,絕不含糊。這份報告顯示我的身體年齡比真實年齡少三年,一切努力都值得,更要持之以恒哩。

Saturday, July 16, 2011

三個女孩

華說前男友為了「箍煲」,送了她一張價值不菲的水療套票,次天到期,問我有沒有空陪她一道去。我最愛這個,當然卻之不恭。

我說做完了該吃晚餐吧,有一家雅致的私房菜,正好就在蘭桂芳,水滾茶靚,食物一流,既然你請了我做水療,不如我請你晚餐?華高興極,把玲也喊來。

玲自從信佛後,把酒戒了(哎呀多可惜!),但大家談得高興,她說晚飯後我們一道去「七一吧」好嗎?我請客。於是我們撐著傘,和路人擦著肩,細細碎碎地從蘭桂芳踏上荷李活道。

華和玲都喜歡旅遊,她們愛獵奇,曾一道去冰島,不亦樂乎;我與華一起出門幾次卻很少尋幽探祕,但絕不放過美食──像世博期間我們往上海,就去嚐了吉士酒家,齒頰留香。

三個女孩都寫作,討厭同一個文人,喜歡某幾本雜誌,最鍾意貓。我們在不同的崗位,工作上很少交叠,性格非常不同,但認識一個圈子裏的人,有著相似的價值觀。

這幾天雨總是下個不停,我最愛的人離開了心裏一直墜著鉛,但呷著這杯甜度適中的Magarita,酒吧中鬧哄哄地接踵摩肩,望著玲和華眼中閃動著的光采,此刻我還是覺得幸福的。

Tuesday, July 12, 2011

王維基・之二

敢想敢做的王維基和許多創業家一樣,常抱一種不滿現狀、渴望挑戰現狀的心態。這種人最常問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不?他們不能忍受得過且過、敷衍塞責,別人說做不到的事,他會反問:你做不到,不代表我也做不到!

我覺得這種精神不應只限於創業家。任誰有這分熱情,都可令生活更豐盛充實。那末,如何才能激發這種精神?

王維基說,有一種人,內心有極強的動力,而且目標清晰。他們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不懈地朝目標進發──「有些人本身已經好叻,有好強的推動力,好有夢想,由夢想推動;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向。」這種人很少,我也只認識幾個,他們的確是很成功的,只是往往令自己和最親密的人承受極大壓力,代價不菲。

另一種人,王維基說,像他一樣,有動力,但缺乏方向──「大部分人像我一樣,不知何故地修讀電子系、又不知何故地進入IBM工作,最後亦不知何故地做生意…但被迫、無方向的人並不代表他們缺乏動力,他們只是欠缺方向(…)其實最多人是屬於無方向,但有動力的,我覺得自己就是這種人。亦因為被人迫害,令我們更有動力。」

呵,原來好勁的王維基也和大多數人一樣,會缺乏方向、會不知所措。那末,對於許多剛畢業的大學生,或工作了一段日子的人來說,有時感覺渾渾噩噩,「唔知想點」,十分正常。

然而王維基之所以能克服「方向感」的缺點,關鍵是他常常充滿危機感,覺得四面受敵(「因為被人迫害」),必須奮起應戰,甚至不惜釜抽薪,如此才會激發出動力,保持前進。所以他說,如果你的對手是他這種人,不要迫得太緊,否則對方會作出大反擊──他們本身已充滿動力,只要確定了目標,就會一鼓作氣,全力進攻,不到黃河心不死。

要知道的是,在你缺乏方向時,心中那團火(動力)無法燃燒太久。當熱情冷卻,習慣了生活如常,覺得改不改變已無大分別時,你將不止缺乏方向,更失去動力──同條咸魚有咩分別?

所以,有動力而欠缺方向的人,一定要時時思考一個問題:如何才能幫助自己找到方向?
你要放眼四周,不放過任何得到啟發的機會,認識不同的人,增加自己的見識和常識。持之以恒,或許目標便在不遠處了。

Monday, July 11, 2011

王維基・之一

書櫃上有一本王維基2009年出版的《敢想・敢做》,下班時取來在車上翻閱,不知不覺,讀出興味來。

王維基創立的城市電訊打破了香港長途電話市場的壟斷局面,十二年間市值由零增長到十六億港元,成功絕非僥倖。他本人是個大膽創新、敢想敢做的人,書裏提到他許多想法,有些挑戰常規,有些令人耳目一新:

1.「用人唯信,才幹為次」
用人通常有兩種:用人唯親,用人唯才。「用人唯親」多數出現在家族企業、不中用的管治班子(如特區政府)中,而大部分自稱有制度的大型企業,則總是強調「用人唯才」。

但王維基認為,「用人唯信」比「用人唯才」更重要。因為「才」是鋒利刀鋒,「信」是刀柄,沒有刀柄、或刀柄不易使用,刀鋒再利亦無法駕馭。王維基說:「過往的十一年來,公司面對不少難關和種種問題,也是我的一班『家佣』與我共同渡過。(…)沒有這種難能可貴的互信精神,也許我們早已曲終人散了。」尤其在公司「落難」時,越具才幹的人,便越有本事成為離開公司的第一批人。

有個創業的朋友也是這樣的,喜歡用人唯信,我們常笑他老是把朋友變成自己的僱員或合作夥伴,結果純綷的友誼越來越少。他說要高薪聘用我,我當然不從,因為有能力不怕找不到好老闆,但結交一個朋友靠的卻是緣份,可遇不可求。

2.「消滅敵人是主要的,保存自己是第二位的,只有大量消滅敵人,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
有一句話,叫「保其存者亡」。商場上競爭激烈,如果一方太被動,只守不攻,以為爭扎求存便可,最終往往難逃一死。唯有化被動為主動,消滅敵人,才能真正保存自己實力。

3. 「行銷之道,想要變需要」
王維基有一次去禪修營,聽到聖嚴法師說:「人的生活是很簡單的。真正『需要的東西』很少,『想要的東西』卻很多。『需要的東西』應該要,『想要的東西』不重要。」王維基因此得到啟示,覺得應思考怎樣把旗下的產品,由顧客「想要」的產品,變成他們「需要」的產品。

我最初用iPhone時,只是出於「想要」的欲望,後來一切往來通訊重要資料都在這方寸之地進行,久而久之,我已不止「需要」它,它簡直已成我的「必要」品。「教主」真偉大,我明明成了奴隸,還要感激他。

4. 「最能表達愛的方式,是付出時間。時間是你所能給其他人的最大禮物。」
這是最使我震撼的一句話。王維基說,要知道某件事對一個人的重要性,只要看看他花多少時間在那件事上就行了。

有一段時間,弟弟心情非常低落,跡近抑鬱。我要上班,不能時時陪他,只能每天發一封電郵給他。我會告訴他今天發生了的事、從書上看到的故事、到過的地方、見過的人;忙極了的時候,可能只有兩句問候的話,或者給他一段令人開懷的短片、一首動聽的歌…不管庶務再多,一到該發電郵給他的時候,我便靜下來,謝絕一切干擾,細想這一刻最想告訴弟弟什麼事,然後寫給他。如此維持了四個多月,直到他慢慢地開懷起來。

不要小看每天一封電郵,如果要用心、持續地做,費的心力和時間絕不少。在這件事之前,我不會理直氣壯地說真的很愛這個弟弟,現在可以了。

這句話還可用來考驗你的情人。有些男人說他很愛你,說每一分每一秒都牽掛著你,可是下班後他沒有立即回家、回家總是覺得累、放假永遠要應酬朋友、每個周末只有幾個小時與你獨處、見你時還要接聽數不完的電話…不能為你想方設法擠多一點點時間來,他也許不是真的那麼愛你。

Thursday, July 07, 2011

如何核實中國領導人死訊

真巧,在江澤民死訊傳得鬧哄哄之際,我收到中大新聞系與新聞教育基金共同籌劃新書《獨家新聞解碼》的介紹,內有精采文章,談及當年一間小小的華語電視台傳訊電視,如何率先披露並證實了鄧小平的死訊。

小心求證--如何核實鄧小平死訊

文章引言道:
中國領導人去世的消息,從來都是國家機密,足以影響中國政局、地區金融,甚至全世界政經形勢,沒有一個記者不想率先獨家披露這些消息...
九七年香港回歸期間,鄧小平的死訊被誤傳多次,許多新聞機構派了「等死隊」長駐北京,目的就是為了在消息一旦被證實時,爭分奪秒,搶先報導。那開台僅兩年的傳訊電視,如何贏出精彩一仗?

當年領軍的傳訊電視中天頻道執行總編輯陳慶源憶述,97年2月19日晚上11時,他收到于品海電話:

當時任傳訊電視總裁的于品海在電話裏語氣急逼,透露已經收到鄧小平去世的消息。陳慶源解釋,這個消息並不是一般的流傳,因為他知道于品海的線人,是中共「元老級」,來自一個有地位的「家族」。他立即乘的士趕回柴灣的傳訊電視總部,回到公司,其他的管理層和資深記者已在場。


他說,鄧小平的死訊,那個時候經常流傳,故此要避免錯報,要特別小心地核實。這個晚上,總編輯曹景行與各同事分頭致電和內地有關的線人查詢。他們瞄準幾類人,一是中央級以上幹部、與政治局常委有關連的人,二是中共元老,三是省委級一線領導。


陳慶源形容,記者要懂得分辨,哪些是接近權力核心的「真正的內線」,而不應該向不可靠的線人探口風。最後,其中兩至三名線人都示意,鄧小平是在當晚過世的,時間約在九時許。陳慶源亦指出,他要求同事的消息來源,必須要來自多於一個地方才夠獨立,例如北京的線人證實鄧死訊以外,亦要有上海的線人證實,才算嚴謹。最終,他們得到北京和上海的消息,都同時核實這則死訊。

我相信亞視王征擁有的可靠「線人」,大概不輸於當年的于品海,可惜亞視此番爆料不成反鬧笑話,到底應怪誰?

嗯,這比江澤民死訊本身更引人入勝呢。

Friday, July 01, 2011

馬雲令人失望

看昨天蔡東豪在《壹週刊》的專欄,才知道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最近在國內掀起軒然大波:
馬雲在未經股東和董事局同意下,擅自以低價把阿里巴巴全資擁有的支付寶,轉入自己控制的私人企業…

他接著說:

馬雲是最受內地人敬仰的創業者之一,他言行高調,是內地有影響力的意見領導者,也是少數被西方商界接受的內地商人。內地商人偷天換日轉移資產,踐踏與股東之間的契約,在中外合資企業屢見不鮮,但發生在阿里巴巴這聲譽卓越的中外合資企業身上,內地和外國人同感震驚。這件事成為大新聞不是奇事,奇在這件事竟然存在討論的餘地。從表面證據看,這件事的是非黑白清清楚楚,不存在討論餘地。

我找到文中提及的胡舒立社評《馬雲為什麼錯了》參考,事件的是非黑白更加清晰。胡對馬直斥其非:

此事件最终如何落幕仍有悬念,但其中的是非曲直,公众已有评判。我们赞同多数人的看法,认为马云错了。错在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其后果不可小视。

她接著解釋為什麼馬雲違背市場契約的行為茲事體大:

管理层的单方面行动没有遵守股东之间、股东与经理人之间的契约,违反 了商业社会的基本原则。契约意味着诚信。违背契约导致极大不公正,伤害企业之本。正因此,马云此次错误的代价,不仅是积累多年的个人国际声誉,还包括阿里 巴巴潜在的长远发展机遇(…)

中国企业常有“契约软肋”,由内部人控制的资产腾挪并不鲜见,而事情发生在国内外深受尊重、被视为中国企业家标杆人物的马云身上,发生在中国引以为豪的成 功企业阿里巴巴,其“负示范作用”就更为显著,可能直接影响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信任,形成大范围的“支付宝折扣”。这也是许多往昔喜爱马云、寄望马云 的识者们备觉痛心疾首的原因。
此事引起我關注的原因是,我曾非常欣賞馬雲,他是個充滿魅力的演說家,又有創業家精神,其雄辯滔滔打動人心,直逼「教主」Steve Jobs。但一個人沒有誠信,話講得再好聽又如何?何況他對阿里巴巴、對中國企業的傷害不容忽視。我真的對馬雲好失望。蔡東豪說:「看罷這些新聞,我再一次提醒自己,我對內地的認識是小兒科。」他夠克制的。

有朋友曾經用過一個「墨水瓶和清水瓶」的比喻,來解釋香港和內地的關係。他說,香港是個清水瓶,內地就如墨水瓶。一滴清水掉進墨水瓶裏,起不了什麼作用,改變不了墨水的本質;但只要一滴墨水滴進清水瓶中,整瓶清水就污染了。

香港最寶貴的資產,一是人才,二是制度。前者不是說香港人的DNA特別優良,而是香港能兼收並蓄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而香港之所以有廣納天下人才的魅力,正正在於香港制度完善、重視法治,才會吸引人們到這裏來一展拳腳,建功立業。

香港與內地融合是大潮不可逆轉,但我們千萬千萬千萬千萬要捍衛香港最寶貴的制度基石,不求潔淨一瓶墨水,能堅守陣地,不讓清水蒙污已是大功德了。

***

相關舊文:香港人還有什麼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