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1

颱風假

過去從事傳媒,颱風與我無關,再大的風再狂的雨,還是要上班。不過公司也體貼,當天會為我們準備「打風飯」,免費的,只是我總嫌口味不佳,寧願啃蘋果。

剛剛轉工便遇上久違的颱風假,平白多出半天/整天假期,做什麼好呢?
我迅速想到以下幾項:

1. 寫blog
作息時間不同了,工作接手也忙,一直沒有閒心寫作,現在終於可以靜心坐下,寫一寫文章。

2. 做一個詳盡的九型人格測試
平時沒耐性,今天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耐著性子好好KO掉那幾百條問題,多了解自己也是個好主意,知己知彼嘛。
一個當記者的小師妹對「九型人格」很感興趣,愛將受訪者「對號入座」,既可了解對方想法、增進溝通,又能練習自己對「九型人格」的認識,相得益彰。我與她曾把一些共同認識的朋友說三道四一番,很好玩。

3. 打電話給一個舊朋友
故友的定義是:很久不見,仍常在心裏惦記著,而且找對方時,不需要說一番客套話熱身。
朋友之間,本應無事常相見,然而平日總推說忙,今天沒有藉口了吧。

4. 整理衣櫃
這是我最愛的打發時間活動之一。何況要為換季作準備。

5. 看書
很久沒翻書。Amazon向我推薦了Michael Lewis的Moneyball和一本叫Brain Rules的書(看了會不會聰明些?),我用Kindle訂閱了後者,正好趁假期開始看。

6. 把一份報紙從頭讀到尾
平時上班擠地鐵,難得有機會坐下,左邊一杯香濃咖啡,右邊摸著一隻貪睡的貓,舒服地讀讀報。報業大混戰,特首又開跑,內容必定精彩。

7. 到戲院去看《作死不離三兄弟》
近日最口碑載譽的電影,看過的人無不讚好,只是片長三小時,平日哪有空?上天送你半天假,要好好把握。

暫時想到以上幾項,足夠打發一天了吧?最怕颱風說走就走,假期又從指縫溜走,現在正是「花開堪折直須折」呀。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久別早上寫作

換了工作,連作息時間也要重新調整。過去下午才上班,我習慣早上游泳、寫作,中午約朋友在中環見面仍綽綽有餘。如今早九晚六,對大部份人來說是正常,對我來說卻成了「非典」,至今一個多禮拜沒有游泳,連寫作也暫時擱下,不是忙的問題,是不適應。

今早匆匆上班前寫了一個字條,是這些天來第一次早上「寫作」,內容如下:

媽咪:

記得吃早餐。
我愛你。



以後可能也要多依賴這方法溝通。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最動人的短片

正協助籌備一個短片比賽,令我憶起曾看過一個非常扣人心弦的動畫短片叫"Kiwi!":



製作這短片的人叫Dony Permedi,當年只有二十五歲,"Kiwi!"是他的碩士畢業功課,只長約三分鐘,但花了七個月時間製作。
令人震撼的不是他的技巧怎樣,花了多少時間之類,而是那個簡單的故事竟如此觸動心靈。

一隻天生不能飛翔的奇異鳥,花了數不盡的時間和力氣,笨拙地在懸崖一壁豎起了許多顆樹,如同自製出一個和地面成直角的森林。
牠為什麼要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當奇異鳥把最後一顆樹釘好後,牠高興得不得了,牠戴上機師的眼鏡,立在削壁前,迎向那個自造的「森林」,然後,義無反顧地,縱步一跳...
在這個極速墜下的過程中,天生不能飛的奇異鳥,終於感受到生命裏唯一一次飛行的快感。

Dony零六年中把這短片放上youtube,馬上引起巨大迴響,至今,不計其他改編作品,"Kiwi!"已錄得超過三千萬個瀏覽,四方八面的讀者回應更如雪片湧至,引起不少媒體關注。零七年,"Kiwi!"贏得youtube首屆"Most Adorable Video",還有其他無數的短片榮譽。

有趣的是,當被問及"Kiwi!"的靈感從何而來時,這位一夕成名的小伙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他可愛地坦承自己只是一個廿五歲的「大細路」,談不上什麼「智慧」。短片引起的震撼和帶來的能量,竟早已超出製作人本身。

短短的片子,可以帶出微言大義;小小的熒幕,也可盛載驚世之作。
零六年,facebook未面世,smartphone未普及,想像一下這段片子今天才為人認識,會有多少人把它放上面書,或以iPhone瘋傳。


***

"Kiwi!" (Wikipedia)
Interview with Dony Permedi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One Day《情約一天》

看原著的時候感動過一次,心中戚戚,事隔幾個月觀賞電影,再被感動,實在無話可說。

故事簡單,但勝在夠真。 真得就像是發生在朋友之間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儘管情節未必雷同,情懷卻是類似的,所以引起共鳴。

二十一歲,大學畢業,一男一女剛相識已要各奔前程。相逢太晚,緣份未至,但大家都是念舊的人,結果用了近二十年時間,愛情才能開花結果。可惜天意弄人,飛來橫禍…

不,故事不煽情的,只是令人惋惜。它太像現實,是以太多遺憾,太多美中不足(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爬滿了蝨子?)。

故事沒有圓滿結局,男女主角也並不完美。Emma是個聰明有個性的女孩,她有才華,卻未致於驚為天人,年輕的她,際遇並不佳,自信也不足。大學畢業後Emma想當作家,於是自個搬到倫敦居住,希望在大城市闖出名堂,但她並沒有一舉成名,相反被生活淹沒。她做過餐廳、教過書、在最失落的日子裏,她曾當為過別人的情婦(這段情節電影沒有交代),但沒有放棄過寫作。卅多歲,她才得到出版社的青睞,有機會搬到巴黎專心寫作,所寫的兒童小說,終於受到歡迎。

Dexter是她喜歡的男生,她早就看上他,只是他不知道,因為他太能討女孩歡心,而Emma覺得自己過於平凡。Dexter是個家教好的富家子,心眼並不壞,性格很可愛,只是「唔定性」。大學畢業第一年,他跑到印度禪修;第二年,去了歐洲混日子;然後進入電視台,成為音樂節目主持。一切來得太容易,Dexter其實不曾努力過,他也不大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常常迷失。他有許多女朋友,但是沒有情人;表面很風光,但內心很孤寂。媽媽病故,和爸爸的感情又不好,生活一團糟,結果把工作也弄丟。他迎娶了心中的夢中情人,可是妻子愛上自己的大學同學,離婚收場。卒之,經過十多廿年的生活磨練,Dexter才開始成熟、才開始認識自己、才開始發現,原來生命中最寶貴的,一直在他身邊──Emma。

Emma與Dexter不是金童玉女,但是他們天造地設。電影尾聲,Emma的舊男友Ian來找Dexter,告訴他,一直以來,只有Dexter才能令Emma"lit up",令她充滿光采。他說,Emma令你顯得高尚,而只有你才能令她快樂、給她自信。看到這幕,幾乎令我在漆黑的戲院中落淚。還記得大學時期那個男朋友嗎?他是第一個令你感到被寵愛的人。你戰戰兢兢踏入社會,理想與現實相差那麼遠,只有他才能給你信心,告訴你你終會一夜成名,給你最大的支持,教你愁眉成笑眉。

與其說這是個浪漫的愛情故事,不如說它是個寫實的成長日記,訴說一男一女自大學畢業後的二十年,怎樣走出自己的路──她如何由一個土氣的平凡的女孩,蛻變成一個有魅力有才華的女人;他如何從一個玩世不恭的得志少年,磨練成一個踏實的深情的男人。

我覺得這電影很適合改編成舞台劇,因為人物很簡單,而且很多情節可以用對白或場景交代。二十年的故事,就是二十幕。「三角劇團」做過一個很受歡迎的劇目《二人餐》,講的也是一男一女的愛情/成長故事,我曾捧過場,可惜覺得編導們經歷不足,有誠意但欠火喉。也許彭秀慧可以考慮將One Day改編成舞台劇,可能比《二人餐》更成功,而且這故事很適合她。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11

說辭職

我們不是唐唐不是「榮總」,辭職只是輕於鵝毛的小事,豈料同事朋友間也很好奇,七嘴八舌地出現多個版本,十分好玩。

像這天我在報紙室偶遇「中國版」的黃師傅,平素待人最和氣的他笑呵呵說:咦今天就是最後工作天了?聽說你「嫁個有錢人」喎。

吓,我丈八摸不著頭腦,哪有這回事?哈哈,太無中生有了。


又如這晚和兩個比較要好的女同事吃飯,結帳離開時其中一個神情嚴肅地叮嚀:我們這行晨昏顛倒,你以後轉行要好好把握機會,過些正常的拍拖生活,知道嗎。
我還來不及回應,另一個搶著說:大家明白的。做我們這行,不容易結交男友,轉行者不外是為了嫁人,或生小孩…
如同必須犧牲事業才能兼顧愛情,無則便嫁杏無期,語氣說不盡的淒酸。

其實從事傳媒的女孩很可愛,爽快伶利,應對得體又外向,是理想女友之選,以後有機會要多為大家說好話。

但這些誤會總算還在預計之中,以下這通電話就真的出乎意料之外:

「喂,黃小姐,轉工了嗎 ──唐營或是梁營啊?」

都怪這個多事之秋!

***

相關舊文:拉開這扇門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1

拉開這扇門

零晨十二點半,拖起笨重不堪的行李,我來到門口。用力拉開這扇玻璃門,我瞄了一眼不銹鋼門框反映出來的自己的臉,輕輕吸一口氣,再度拖起那包行李,邁了出去。

從此離開這公司了。

晚上十點半,上司拿著用紅筆改好的文章給我時,笑笑說,這下真的收工了。
我也笑笑說,還早呢,都沒開始收拾。

一直以為自己是隨時都可以走的人,經常「持盈保泰」,不用的東西一早便清除掉,沒想到身外物仍然不少。
猶幸一櫃子書上周已送了回家──多得兩個同事合力才能把它搬上車──現在剩下的,都是必須用到最後一刻的東西如文具、一大堆文件(最終看都沒看就扔掉的不少)、兩大盒卡片…等等。

兩大個卡片盒用了五年,一直是「有入無出」的,現在趁機清理一下也好。一邊撥弄那些卡片,一邊在心中迅速搜畫:這人是誰、在哪兒見過第一面、對方現在怎樣了…一半都是可扔掉的,因為接過它後,就和它的主人不相往還,有些連它主人的臉我都不復記憶;有些卡片的主人轉工很頻密,幾年間留下六七張卡片,現在只留一張好了;有些卡主,現在已是熟得不得了的朋友了,他的卡片,還留不留著?有一兩個朋友,曾經寄過書給我,沒見過面的,名片卻留下了,只待將來填補這個留白;最唏噓的,莫過於卡在人不在…

翻出幾張名片:Editgrid的David Lee,Lifehack的Leon Ho、Bullpoo的Simon Lee、Zorpia的Jeffrey Ng…他們曾經是我最熟的朋友、最「朝思暮想」的人物,全是我第一本書(買書往這裏)的幾位主角,當年都是廿多歲的小伙子,開創自己的公司,寫下一個網頁,踏進Web2.0剛剛升起的浪 。

如今,David Lee身在加州谷巴天奴,江湖傳聞說公司賣了盤,幾個創辦人從此不知所縱,因為怕被綁架(江湖傳聞當然只是江湖傳聞);Lifehack更名為Stepcase,Leon Ho仍活躍香港,西進矽谷,北闖神州,天空海闊;輸入www.Bullpoo.com,畫面躍出:“Unhandled Exception”;至於Zorpia,自從為了寫書登入過之後,很少再次到訪;而anobii的宋漢生…這小子從未給過我卡片!可是我們至今仍是經常碰面的好朋友。





人家常說政治一日都太長,網上世界只有更短、朝代更迭更快。在我上班的最後一天,以這個身分認識的最後一個朋友,叫余泳峰Silver,他的公司叫iZense,專注手機App開發,三年前,他還未有自己的公司,卻曾經在這兒給我留過言。他現在二十七歲,有一個「撈偏門」的爸爸,會考考了幾支火箭可是為了練口才為創業舖路,曾經當過軟件推銷員,笑言花過一萬小時在電話cold call上…咦,你對這些故事仍感興趣?不怕,江山代有人才出。

揮一揮手,一大堆卡片悉悉嗦嗦流進垃圾桶,我告別一個階段。
有朋友問,你轉工以後,豈不少寫文章了?
我更正:正確來說,只是少寫社論了,文章,仍然會寫的。

Sunday, September 11, 2011

《情迷午夜巴黎》



Woody Allen的新作Midnight in Paris,香港譯作《情迷午夜巴黎》,我們周五晚上去捧場,都被迷住了。

Owen Wilson演的作家Gil,老是覺得自己生錯年代,他嚮往二十年代的巴黎,認為那才是最美好的時光。

一天晚上,他午夜獨自漫步巴黎街頭,碎石子路「的打的打」地,開來一輛古董車。車門一開,赫然是二十年代的才子佳人Zelda與F.Scott Fitzgerald兩夫妻。他倆領著Gil去參加舞會,夜香鬢影裏,Gil發現自己身處二十年代巴黎的文壇名流中。他後來在酒吧偶遇Ernest Hemingway,又隨大文豪到訪名流/作家Gertrude Stein,並在她家中碰見Picasso!

次天Gil又回到那條石子路上,同樣是午夜時分,街角駛來一輛古董車,又把他接走。Gil再度遇上許多二十年代的文人雅士──這次還有詩人T.S. Eliot、畫家Salvador Dali…他不能想像自己竟夢想成真,更何況他還遇上二十年代的美女Adriana(Marion Cotillard飾),深深迷上她。

可在Adriana眼中,十九世紀初的巴黎才是真正的黃金年代,反而自己身處的二十年代空洞沉悶。某晚與Gil約會時,一輛馬車緩緩駛至,竟把他倆載到1890年的美心飯店去…

故事至此差不多結束,因為Gil忽然醒悟,沒有年代是最好的年代,因為現實永遠不完美,而懷緬過去卻總如夢似詩。一如我們現在老是覺得香港最好的日子在八十年代,才子佳人多不勝數(見鄧小宇的《女人就是女人》) ,而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名流裏,大家懷念的說不定是三四十年代的上海…

Woody Allen一向偏愛巴黎,這齣戲以巴黎作佈景,配以輕快的爵士樂,再加上一大堆現代文學、藝術家大串燒,故事奇幻有趣又浪漫,怎不討人歡心。看完戲後,猶如被巴黎的春雨沖刷一番,感覺清新愉快,雖然我們都知道:戲裏的巴黎總是比現實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