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2, 2011

一個人購物

生活太紛擾複雜,想擠出一點自己的空間,毋須顧及別人感受,不必發表任何意見,我通常有兩個選擇:游泳,或者購物。

在水中默默數著呼吸非常放鬆身心,可惜游泳太麻煩,購物卻幾乎可以隨時隨地進行。

我喜歡留意櫥窗,看它的配搭是否令人眼前一亮。我會感受一件貨品的質地、顏色、手工、剪栽,想像它配襯在其他衣服上的效果。我不放過店舖的燈光、佈置和氣味。我還會不斷在心中進行加減乘除。

這時候,我可只專注於購物本身,渾然忘掉其他,尤其是拋開工作的煩惱。 我想這大概是一行禪師鼓勵的「正念」,只是我的方法不是呼吸或步行,而是購物。

因此我深信購物應該是一個人的事。超過一個人的不叫購物,叫社交,帶上男朋友購物的更是最糟糕的社交。我從沒見過一個陪女友逛街的男人有愉快表情,在他眼中,淺杏與淡灰沒有分別、短裙都是一樣、鞋子要哪麼多幹嗎?

帶上他購物,就失去將來製造驚喜的機會,更加笨得沒話說。與男友購物的唯一好處僅在付鈔那刻,然而我寧肯付那代價,也要堅持一個人購物的快樂。

***

Thursday, December 08, 2011

數碼港的日與夜(二)

數碼港到香港任何地方,都長途跋涉,令人叫苦,但原來交通不便,有時也會帶來意外之喜,如今天。

下午四點十五分,我準備起程去開會,此時電話響起,對方問:Leona,你到哪裏了?
我正準備從數碼港出發呢,我答。這還用說嗎?
噢,是這樣,我想你不用來了,她說,我們的會議從五點改到四點,你可能忘記了(糟!我真是忘了!)現在也不用趕著過來啦,因為R五點鐘就得立即走,我們還是改期吧。

會議改期,我等於平白多出了兩個小時,實在是意外之喜!我第一件事是邁出辦公室,為同事們每人買了一杯星巴克,然後打開後門,走到草坪去。

數碼港有一片大草坪,中間是個巨型屏幕,環境很舒服,平時人少,沒料到這天下午,卻十分熱鬧。
我出去時,太陽快下山,然而光線仍充足,溫度怡人,草坪上三五成群的,大部份是金髮碧眼的小孩和他們的家長們。
我看見一個穿著全套運動服的菲藉少女,牽著一著小小的棕色poodle跑步,她一邊跑一邊喊著小狗的名字:Einestein! Einestein!
又有幾個小孩,打扮得如超人和白雲公主等,不斷追逐嬉戲。
遠遠能望見海,夕照下格外顯得溫柔。
我緩緩地散了一陣步,感受著這一切,感受著這彷如多出來的時間,很愉快。

搬進來一個月,我終於開始對數碼港產生好感,因為這裏有美麗的海,有溫暖的夕陽,還有一隻小狗叫愛恩斯坦。

***

加入我的FB Page

Monday, December 05, 2011

升職?生子?

Jane帶上半歲大的兒子從加拿大回來探親,我和Rita急不及待去見她,三個昔日大學同房談了一個晚上,臨別仍依依不捨。

Jane婚後不久就決定到加拿大攻讀博士,晃眼數年,如今學位到手,又當上媽媽,我們都替她高興。問她會不會回港讓家人照顧小孩,好繼續做研究,Jane搖搖頭,說實驗室的工作太吃力,很難兼顧孩子,何況要在香港找適合的崗位,太不容易。

她笑說當初多虧老公疼愛,放棄工作陪她到加國唸書,如今老公在彼邦有事業基礎,她又生了孩子,正好男主外女主內,暫別研究也值得。

Rita也是能幹女子,收入好,工作又穩定。她婚後也打算要孩子,只是必須面對抉撰:到時該不該辭職,全心全意帶孩子?現在公一份婆一份,生活綽綽有餘,一旦有了小孩,開銷大增,少一份收入如何吃得消?但若又要上班又要照料家庭,卻壓力驚人,實在兩難。

三人之中,似乎只有我在工作上無後顧之憂,可以全力向前衝,而且筋疲力竭下班回家時,還有幾隻可愛貓兒「承歡膝下」。只是我心想,夜涼如水時,寵物到底只能暖在腳上,不能暖在心頭。


***

相關文章:
《經濟學人》最近一個探討職場女性的專題,提到大企業每年新聘的大學畢業生裏,男女各佔一半;若干年後晉身管理中層者,女子少於百分之二十;而位處「財富五百」CEO的,只有百分之三是女性。

Sunday, December 04, 2011

兩條泳線

為了保持游泳的習慣,我付出了一筆可觀的會費,加入一個有室內恒溫泳池的會所。

泳池不算大,而且一分為二:左邊是「慢線」,右邊是「快線」,方便泳客們各取所需。

我用公眾泳池時,為了不被人「阻路」,通常選擇「循環泳線」,一口氣游上半小時、四十五分鐘後才倚著池邊回氣。於是到了這兒,也順利成章選擇右邊的「快線」。

豈知出了洋相。下水不久,就發現身邊水花四濺,不斷被「切線」,游到盡頭,救生員很婉轉地向我說:小姐,不如你換到慢線去,你看這裏都在游自由式,你游蛙式,大家多不便呢。

我知他在說我游得太慢,堵塞了其他泳客。尷尬之下,只好換到另一條泳線去。

好了,慢線的確不錯,身邊不再有人嘩啦嘩啦地切線,我正感舒暢,問題卻很快出現:我被人擋路。

大概用慢線的泳客都有自知之明,所以也份外優哉悠哉,游泳好像耍太極一樣,慢得出奇。我發現自己總是很快就要放慢動作,載浮載沉著,等前面的太太或大叔好整以暇地游遠了,才能放開手腳快游。就這樣不斷地又游又停,很討厭。可是不能生別人氣,說好這是「慢線」嘛,你就不該游得快。當然我也可以「切線」,可惜泳池太小,若有人迎面而游,就切不成了,只能等。

這真令人苦惱:在快線,我太慢,讓人不耐煩,不斷被趕過;在慢線,我卻比其他人快,心裏嫌別人擋路,別人也視我為異類。何處容身?

想在這裏游下去,又不甘心減速,唯有繼續在慢線拼命游,直到泳術更上層樓,膽子練大了,重拾自信了,才能一躍換回快線去,與高手共泳,不再被切線。

***

我的F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