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4, 2012

沒有題材?

不止一次,我想放棄【晴報】的專欄,因為不能忍受自己寫得這樣糟。
從零六年開始寫博,每週一篇短文,毫無難度,可是應用在【晴報】的專欄上,偏偏失效。
苦無題材,每到交稿那天,簡直是五內交煎,坐立不安。拖上兩三小時,好不容易才勉強成文,馬上郵出去,不想再看﹣﹣從前,反覆回味自己的文章,是最快樂的事之一。

是什麼窒息了我的靈感?過去,我的題材主要來自幾方面:

1.有趣的人物
身為傳媒,最大的好處是接觸的人又多又廣。工作使然,我接觸的對象較為知性,與自己個性相配,格外投契,容易溝通。

我交差的文章以評論為主,寫人物完全是個人喜好,所以百分百「編輯自主」,也不需顧慮選材是否政治正確,5W1H是否周全之類,總之用自己最喜歡的角度寫,反而直截了當,不拖拉。

寫一個人最好看的是能勾勒出他最鮮明的一面,別的都是旁枝末節,可以大而化之;或者發掘一個未知的角度,使人意想不到。

我喜歡寫「新鮮」的人,比如說一個到青藏高原從事社企的香港少女,因為這故事沒有人說過,所以怎麼寫都好看。

公眾人物也可以寫出新角度,靠的是觀察、聯想、融匯貫通。多看書肯點有幫助,一來可以多了解人性,二來可從社會/歷史/文化的框架去理解一個人,更有深度。

我開始寫博的時候只寫人物,題材足夠寫兩三年。可是離開了傳媒,這方面的題材大打折扣。

2.閱讀
從事傳媒另一大好處是有許多閱讀的時間﹣﹣有哪一份工作可以容許你上班的時候閱報、上網、翻雜誌?

吸收得多,想法也多,每天看大量文章,總有一兩篇能引發反思吧?有時只是某篇文章的一句話,也足夠刺激起創作慾。我那時一想到什麼提筆便寫,不亦樂乎。

上下班都坐地鐵,來回幾乎有一個小時可以看書,日積月累,效果顯著。

還有講座。我那時經常出席大小講座,熱門冷門都有,許多人在演講中提及某本書,或以某本書為演講題材,我就順帶翻來看,也讀了不少好書。若經常瀏覽TED.com,更有取之不竭的題材。

可惜轉工以後,工作時間再也不能翻書,上下班駕車,也無法閱讀。很使人懊惱。

3.還有一點...
幾天前朋友S到數碼港和我食飯,他是少數愛看書又愛舞文弄墨的男生,我問他為什麼最近寫少了文章,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只是因為懶啦。過一會兒,又腼腆地補充:掛住拍拖囉。

女友比他小十歲,二人日夕相對,如膠似漆,S還哪有時間寫作?我笑他這不是懶,是荒廢。他但笑不語,說自己戀愛的時候總是無法分心寫作,只有單身時才有空間和時間,可以源源不絕寫個不停,填塞空虛。

也不知這是男女不同還是因人而異,我恰恰相反,蜜運的時候格外多靈感,簡直是有寫不盡的題材,隨手掂來都是文章,而且一氣呵成。無他,一個男人把你捧在掌心裏寵著,時刻哄著你說你有多迷人文字多靈巧,豈會不飄飄然自信心膨脹?寫作人總要有幾分自陶醉吧。那幾分陶醉如酒精一樣使人鬆懈,令人下筆更放任,甚至乎更狂妄,才顯出魅力。一個謹小慎微、個性拘束的人,文章不會好看到哪裏去,也是同一道理。

Well,如果戀愛和寫作難以切割,那能否好好寫下去,豈非身不由己了?噢。

2 comments: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說自己戀愛的時候總是無法分心寫作,只有單身時才有空間和時間,可以源源不絕寫個不停,填塞空虛。"

So true...

Leona said...

dear kafka,
and that's why you cease writing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