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12

從北京到香港.彭浩翔(一)

想不到一場小小的廣東話抗爭,會在書展裏發生。

旅居北京兩年的彭浩翔,這天回到香港書展來。也許他拍的《春嬌與志明》太受內地人歡迎,內地人已不期然將他「據為己有」,為了照顧祖國龐大市場的需要,大會安排了一位操普通話的主持人陳箋(她是香港電台第四台的主持)和他對談。

架墨鏡、化濃粧的陳小姐一開始便用普通話發問,此時台下已泛起輕微騷動,但大家還算克制。彭浩翔的普通話並不流利﹣﹣他打趣道,你們聽我的普通話,想不到我已到了北京兩年哩﹣﹣儘管他說得別扭,還是把問題圓滿回答了。

答畢彭浩翔露出舒一口氣的樣子,問台下觀眾:我看來不必一直用普通話談下去吧?

台下熱烈地鼓掌,個別觀眾忍不住輕喊:講廣東話!

可是主持人不放過他,說現場有不少聽眾,是專門從內地來聽你的講座的,為了照顧他們的需要,請彭導還是說普通話吧,講廣東話他們聽不懂。

可想而知這提議多少惹來港人不滿,台上台下開始就誰該遷就誰輕微地交鋒。彭浩翔很聰明,他發現每次他提到自己想講廣東話時,台下就有觀眾鼓掌支持,於是他問:

「唔識聽廣東話既請拍手。」傳來幾聲零星掌聲。
彭浩翔迅速回應:「你識拍手點會唔識聽廣東話?」台下轟然一片掌聲。終於,國/粵語之爭暫告一段落,彭浩翔開始用他和大部份聽眾都熟悉的語言,談起創作來。

但原來抗爭並未結束。約半小時後,有人給主持人傳來一張紙條,打斷了彭的分享(他正在講當年看Toy Story時,因為一幕關於巴斯光年的情節哭了起來)。紙條上說,廣東話他們聽不懂,請彭導還是說普通話吧。

台下多少傳來失望與不滿的嘟嚷。此時彭浩翔用他的「普通話」正色道:「其實我的普通話很難讓人聽得懂,如果你要聽得懂,你多少要懂一點廣東話。」他應承在答問環節盡量以普通話作答,稍作平衡。彭浩翔講座的國粵之爭,這才算告終。

我和彭浩翔,與許多現場觀眾一樣,在香港生活幾十年,從未想過要在自己的地方講廣東話,竟也需要一再「抗爭」,心中充滿問號和警號。我不明白,說普通話的人到了操其他語言的地區,為什麼要別人講國語來遷就你呢?莫非是因為大英博物館有了普通話導賞,法國LV店請了一位留法的中國女生當售貨員,就代表強國語言世界通行了嗎?抑或,這樣的要求,只會在香港發生,因為諒你香港人不得不屈服?

在書展這場講座上,廣東話「力保不失」,多少因為彭浩翔本人並不願意妥協,而他聰明地維護了自己的意願之餘,還給足了對方面子。(他說年前得知廣東省要求媒體不再作廣東話廣播時,反應很大,因為當一種語言在公開媒體漸漸式微時,下一代就不會願意講,「我不能接受。我好鍾意廣東話。」他說。為此他拍了一齣戲叫《低俗喜劇》,盡情將廣東粗話大講特講。)

我希望多一些香港人像彭浩翔。即使你要討好的是大陸市場,也可以有一些自己的堅持,而這並不一定影響你在國內的叫座力。

多得彭浩翔,今天書展的S226/227會議室,廣東話係主場。

***

相關舊文:彭浩翔的智慧

20 comments:

Keith Li said...

撐廣東話!

Nicole said...

好文,讚!勉強受訪者用不熟悉的語言接受訪問,真是荒謬!

PikachuEXE said...

係香港都要用普通話?咁死得= =

Leona said...

Keith,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卻要去「撐」,真荒唐是不是。

Nicole,謝謝。這篇文章的情緒比較多,如果多花一些時間沉澱應更好。

Pikachu,香港人啊,要爭氣。

calmsound calmsound said...

彭導的應對很聰明,幽默之餘不失風骨。(在自己的地方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想法,在這裡已經是需要風骨的事了)

stripeboy said...

「多得彭浩翔,今天書展的S226/227會議室,廣東話係主場。」頂你,廣東話響香港書展唔係不嬲都係主場咩?彭導唔係好似斯巴達人咁樣宣示主權,已經算係咁!

stripeboy said...

補充一點,「頂你」絕對唔係針對你,而係身為香港人知道響香港境內居然發生呢件事嘅即時反應!真係聽到都忍唔住「啤」一聲!

Arael said...

點會有人唔識想聽廣東話又來聽彭浩翔講座? 他的電影唔用廣東話聽可以睇明幾行?

Bun Bee said...

唔止囗要講粵語,手亦要寫粵文唔寫中文,試問世界上有邊種主流語言唔係我手寫我口?如果粵語淪為一種只講唔寫嘅語言,就註定遲早要消失。夾硬將“我去洗洗個蘋果先“寫成“我先去把蘋果洗洗“,原句粵語冇文字紀錄,過得幾代仲邊有人知道原句係乜?

** 飛雪素素 ** said...

佢啲普通話都唔見得容易聽得明囉,好心佢地就咪迫佢講啦。 see 1:36 「他們,沒關係的人走X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jl_CUb5EvE&feature=relmfu

太公 said...

黎得香港, 就要預咗去既地方只係有廣東話.無人有責任要為少數聽眾講普通話的. (如果係咁, 點解又唔講英文呢?)

正如我去西班牙學跳舞, 老師都係講晒西班牙文, 就算識英文, 最多都係間唔時講少少重點;咁我去得西班牙就預咗架啦, 唔明咪睇身體語言, 唔GUR咪去咪鬼去學留響香港囉....咁同樣道理, 班大陸人聽唔明, 咪咪鬼去聽呢個演講囉. 自己聽唔明又要聽又要迫人講普通話,

Satopig said...

重點係,人地普通話都唔掂,點解要逼人講普通話?
大陸人廣東話唔掂,香港人都唔逼你講廣東話啦。
笑話。

Tom Ka Chun Chiu said...

中國人學了美國人的自大。以前我在雪梨讀書,有美國學生要求澳洲教授講美式英語;現今在香港,有中國遊客要求嘉賓講北方漢語。

Hoito said...

歸根究底,就是「諒你香港人不得不屈服」。又如何?
彭浩翔或許可以問問多少人不懂聽普通話,肯定全場和應。

Erika Wong said...

There is one critical word "RESPECT" which is massively lack of in Mainland Chinese in all aspects. We Hongkongese always speak Mandarin to Mandarin speaking people, speak English to English speaking people and Cantonese to Cantonese speaking people. The interview was taken place in Hong Kong and the guest is a local Hongkonese, the DJ should carry this manner and conduct the whole interview in Cantonese. I guest the DJ is from Mainland China and she does not know this kind of "RESPECT" manner...sigh !!

abm1987 said...

exactly Erika, but the problem is that mainlanders are brainwashed. They all think that mandarin is the only proper way to talk... so, 喺佢哋眼睛裏the one who lacks of respect are the hongkongers...
What a pity... will this be the first world power?

abm1987 said...

撐粵語!!!!唔想講香港人嘅語言就返鄉!

阿湯 said...

如果無看錯,這齣《低俗喜劇》應會大收。
是今年彭氏繼《春嬌》後另一賺錢作。

Alan said...

其實我地應該向法國人學習, 學習佢地果陣對自己文化既堅持, 你用英文問佢, 佢一係就扮聽唔明, 一係就用法文答你. 雖然好多人話咁樣好傲慢, 但另一方面你黎人地地方旅遊, 連問路既法文都唔去學下點講, 傲慢既人應該係你.
另一方面, 即使會場內有人唔識聽普通話, 我亦相信有人唔識聽普通話. 係香港既書展, 一個香港既導演關於一套港產片既講座中, 要講普通話就真係顯得太可笑了.

DanHong said...

You lose the Cantonese culture if you submit to using Mand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