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Justice》

最近和幾個朋友談起一本書叫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不約而同認為好看但不易看。

真的很深奧嗎?又不見得。作者叫Michael Sandel,是哈佛大學教授,本書是他的授課內容,討論什麼是公義。由於是從課堂內容演變出來的,所以用字並不深奧,只是當中談的題目需要思考,加上有些概念比較抽象,不能當消閒書籍看(雖然我認為細心閱讀帶來的快感,比看娛樂雜誌高多了)。

舉個例子:一位美國白人女生有志報考大學法律學院,可是失敗,她發現有些成績比她差的非裔學生,反而被錄取,於是入稟法院,控告大學遴選不公,對她造成歧視。

校方的理據是要盡量令學生來自不同種族,所以把百分之十五的學額,分配予弱勢社群,這些學生的入學試成績即使比一些白人學生差,仍然可以入讀。

這是否不公?大學不是應該擇優而選嗎?利用類似「配額」的做法,是否對非弱勢社群造成歧視?

本書有趣之處,是通過種種例子,探討主導各種論據的基礎。Michael Sandel選的例子大多處於兩難,各執一詞者源於價值觀和信仰不同。按作者的講法,探討社會公義,歸根究底有三種取向:maximizing welfare, respecting freedom, promoting virtue。即什麼對社會大多數有利、是否尊重個人選擇自由、是否表揚和推廣正確行為,許多理論,如utilitarianism, liberalism, 都可歸在這三大框架之中。在一些情景下,這些取向會產生矛盾。如前述例子,大學訂立「配額」,是以本身利益為最大依歸,鼓勵多元文化;但女生的優異表現,卻得不到應得獎勵。這是第一和第三種觀念起了矛盾。

我把這些討論應用在身處的環境中,再舉個例子:為了鼓勵創意,推動產業發展,政府經常出資舉辦各種比賽,表揚優秀的智能電話應用程式(Mobile Apps)。但有人認為,這實在是多此一舉,因為優秀的產品,自然有許多顧客,何必獎勵?市場是最公平的,難道Facebook是因為得到什麼美國總統頒的創意大奬,所以才瘋靡全球嗎?所以這些比賽根本多餘,訂的諸多要求,也是閉門造車,唯一的遴選標準只有一項:市場表現。

但亦有人認為,市場未必絕對公平,一些小公司根本無力和財雄勢大的巨人在同一市場上競爭,比賽可以幫它們一把,通過專業評判的判斷,告訴市場什麼是最好的,讓一些未被發掘的優秀產品,得到應有的注視。你站在哪一方?你的判斷,正反映了你的價值觀,你信奉的是什麼。

另一方面,如果社會的取態和你的經常相左,或許你除了改變它,只能離開它(所以有些人怎也不回內地掘金?)。

扯遠了。我一些在大學裏唸過哲學的同學,對本書內容不以為然,我想那是因為他們對各種理論都有一定掌握,覺得本書不過是紙上談兵;但對我這種哲學的門外漢而言,卻覺得趣味盎然。世事雖然紛擾,但總的來說不外乎三兩種不同的信仰或價值觀之爭,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掌握了判斷是非的幾個關鍵,就不那麼容易人云亦云,甚至被人利用。

我總覺得社會上太多顛倒黑白、是非不分的人和事,能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判斷力,十分重要。

5 comments:

Jacky Ma said...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絕對是一本好書。而它留下的問題:為甚麼正義可以是一堆互相矛盾的價值?無疑值得深思,建議看"The Righteous Mind: 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 by Politics and Religion" (http://www.amazon.com/Righteous-Mind-Divided-Politics-Religion/dp/0307377903),這是一本很出色的書,讓人明白為甚麼「好」也有這麼多不同的種類。

*celina said...

之前在Youtube上follow過幾堂Sandel上課實況錄影的影片,很多討論都很有意思,從影片當中看到同學之間或師生之間的一來一往,實在很過癮,也帶給我很多觀念上的衝擊,我很喜歡,或許也是因為我也沒有什麼哲學背景的關係吧...

這類的課程就很難有個結論,諸多論點也不可能用對與錯來評斷,所以我很認同你所說的,「不外乎三兩種不同的信仰或價值觀之爭......能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判斷力,十分重要。」同時,我也相信我們應該時時提醒自己,當有這麼一天來臨,我們有機會做出一個足以影響一群人權益的決定,也不應該把這個機會淪為只顧自己贏得價值觀之爭的戰場。

我是來自台灣的小小仰慕者,Follow你的格將近半年了,很開心看到你分享了這本書:)

Unknown said...

其實好多時關於比賽都係探討關於所謂專業評判有幾專業,
如果 Startup 界比賽是由 VC 及 Startup 業界去評定,可能有一定公認性,
但如果比賽是由學界人士及商家去評定,得出來的結果就大大不同,
甚至有行外人選行內人的怪現像,或只選出比賽英雄, 而不是真正創造有價值服務的公司。
後者,甚至扭曲了 Startup 的生態, 變成為了追逐比賽勝利名譽而存在。

Leona said...

Hi Jacky,
謝謝你的推介

Celina你好,
太客氣了:)
我在夏天剛剛到訪過台南,很喜歡它的小城風情和書卷氣息.台灣的讀書風氣比香港強多了,希望以後和你多交流

Betty Lam said...

我覺得這本書很有意思,有許多例子反映一些本來得理所當然的事, 但其實別人不那麼樣想, 而且作決定時很多都是 jump to conclusion, 但 Michael 會令我思考為什麼, 背後的理據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