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12

在同一條泳線上,我們相遇…

我們在同一條泳線上,不時擦身而過。
你身軀高大魁梧,四肢剛勁有力,教我不得不留意你。
你在我前面時,我會細心估計我們之間的距離,調整速度,配合著你。
你向我迎面而來時,我全身細胞都會警惕,努力維持優雅動作,觀察著你。
猛地﹣﹣你的指尖滑過我肩膀,我渾身顫抖,幾乎把持不住。
啊你令我多忐忑。
我們共處於這條泳線上,越來越有默契,而我始終按捺著,沒有向你表白。
可惜轉過身來,你卻忽然失去踪影,我萬分惆悵,未能及時告訴你﹣﹣

先生,你的泳姿很難看!蛙式不是這樣游的!

***

最討厭的泳客

Tuesday, March 27, 2012

彭浩翔的智慧

《春嬌與志明》明明是一個發生在北京的愛情故事,可是依然滲出濃濃「港味」,彭浩翔是怎樣做到的?

彭浩翔兩年前開始定居北京,關於北上拍戲,他沒有太多包袱──投資電影的資金都往北去,你難道不跟?

但他沒有把自己定位為拍戲給內地人看的香港導演。是,《春嬌與志明》很有北京特色,像北海公園的相親大會,香港人就沒有概念;電影大部份配樂,來自一個叫「曲婉婷」的年輕女歌手,她是哈爾濱人,卻能自編自彈自唱英文歌,在內地當時得令。這些元素配合愛情故事,內地人喜歡看。

然而,主角春嬌和志明卻絲毫沒有被「京化」。他們的對白一如上集《志明與春嬌》,絆嘴的內容、爭執的方式,和大部份香港情侶沒有兩樣。他們人不在香港,但香港沒有離開他們。鄭伊健的檸檬茶廣告和王馨平的《別問我是誰》,不管內地觀眾懂不懂,我這一代香港人,卻必有共鳴。

成功遊走於京港,但沒有喪失自我,電影導演彭浩翔的智慧,遠在許多香港高官之上。

***

曲婉婷/Drenched


王馨平/別問我是誰

Tuesday, March 20, 2012

科技潮物

自半年前換了iPhone4S後,我的私人電腦和電話之間,便不再有任何「溝通」,因為我的Mac型號太舊,追不上iPhone4S的系統要求。換句話說,我無法從電腦iTunes下載歌曲到iPhone,用手機拍的照片,也轉不到電腦裏去。

換iPhone本來很輕鬆,只要把新機接上電腦,舊機就會借屍還魂。但這次,手機和電腦之間的接駁失靈,我手上是一部沒有前生記憶的iPhone。沒有短訊。沒有音樂。沒有照片。自用iPhone以來,從未用得這樣不快樂。

想把舊Mac「升級轉型」,再和iPhone4S接軌,但此路不通,因為記憶體不足。無計可施,只得買一部新Mac,以外置硬碟植入舊機記憶後,再和iPhone同步。換一部電話,得把電腦也換掉。

我有許多科技用品:iPhone,iPad,Kindle,它們帶給我許多方便,但衰老得太快,半年光景,已從潮物變成古董,不能不換。這樣的追逐使人很疲乏,我竟不期然想起希臘神話裏的西西弗斯,啊太自討苦吃了。

Wednesday, March 14, 2012

一張被子

凌晨四點半,我忽然醒了,心想這又將是個無眠的夜,添幾分憂愁。
我躡手躡腳走到媽媽房間,看到房門張著,她睡得正酣。
這麼多年來,她早已習慣了只睡一邊,即使現在另一邊已空著,她仍只睡一側。
昏暗夜色下,我看見媽媽身旁整齊地疊著一張被子。我爬上床,輕輕鑽進被窩中。
媽媽被我弄醒,但她一聲不吭,好像早就知道我會來。她翻身幫我理好被,然後面朝著我,擁著我睡。
我這才發現,這張被子,是媽為我留著的。她料不到哪一天我可能會睡不著、可能有心事,需要找媽媽,所以她總留一張被子在身邊,守候女兒。只要我來,媽身旁總有個位置,可以讓我睡一晚安寧。

Tuesday, March 13, 2012

把握最後一句

參賽企業逐一介紹自己的產品如何與眾不同,評判們坐了一整天,難免有點累,正期待驚喜。

他已差不多完成,表現穩定出色,但在最後兩分鐘,評判提了一個刁鑽問題:你的技術源自某大國,新舊版本有何區別?言下之意,是你不過採用了別人的技術而已。

他不疾不徐地答,這技術在當地沒有得到應用,無商業價值,我們引進後加以改良,成功在亞洲遍地開花,還即將重歸故土。

香港人突破某大國想不到的商業應用,還藉此攻進當地市場,意義重大。這最後的幾句話,聽起來輕描淡寫,卻經過精心計算,令評判們精神一振。

許多人只會忘形地說,錯過時間便草草收場,但一流的演說家永不放過最後的幾分鐘,喬布斯產品發佈會的高潮,總在尾聲「噢,還有一件事」之後。

不止演說,懂計算的人都很會利用這技巧,把高潮留在最後。有個朋友說他常利用電郵最後的「p.s.」發揮關鍵作用,不知是真是假?

Tuesday, March 06, 2012

老細唔易做

朋友跟過兩個老闆,風格截然不同。

第一個老闆很能幹,凡事親力親為,一絲不拘。開會時,他已安排好一切細節,認真分工,毫不含糊。

「有時晚上十點鐘進行conference call,談到零晨一點,累極才散去。還有好幾次早上六點多就接到他電話!」朋友回想起來猶有餘悸。

第二個老闆卻完全不一樣,開會也不指派任務,直接問:大家說該怎麼辦好呢?各人便口沫橫飛,表述強項。散會時,老闆只說一句,大家好好辦吧。各人盡興散去。

這老闆大部份時間都像在閒著,經常四出應酬,不曾見過他緊張。

真令人羨慕!我說。朋友笑我天真,說這老闆曾教過他,一幫人裏面,大部份在忽悠,小部份在做事,他的責任是分辨出誰忽悠誰做事,並在關鍵時刻作決定。老闆表面上不累,但整天在思考,累在腦袋裏,看起來比真實年齡老得多。

兩個老闆,前者著重的是「事」,後者著重的是「人」,其實都不易當!

Sunday, March 04, 2012

如何做老細

我苦思當一個好的老闆應有什麼條件,驀然發現部份答案可以從我的貓身上找到:


1.要站得高

2.沒有要緊的事時,倒頭大睡